第四章 穿越浮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房间的气氛陡然凝固,沉寂得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

    李嬷嬷挥挥手,“赵嬷嬷,你带她们几个先出去吧。”

    房门被轻轻关上后,李嬷嬷才低声说,“这样也好,那些事你本来就应该忘掉。”

    纪采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双手握成拳头避免继续发抖。

    一切问题必须有个答案,不管怎样,她都要知道。“告诉我,发生过什么事。我,是被你们从哪里带回来的。”

    李嬷嬷的眼神让纪采觉得很怪,像是在看她又像是没在看她,明明是一副很关心她的语气,可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却是无动于衷。“忘了就算了,何苦再提。”

    “不!”纪采激动的大喊,力竭声哑,“我要知道!告诉我!”

    “好好好,告诉你。”李嬷嬷安抚的拍着她,重重叹了口气,“你叫采苹,今年十七岁,是敏绣宫宫女。一个月前,明珠公主突然不知所踪,整个皇宫都翻遍了也没找到。皇上龙颜大怒,将敏绣宫四十余人全部带走拷问,终于问出公主是离宫出走。”

    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什么,但还是搞不清问题关键所在。

    “作为明珠公主的贴身侍婢,公主若计划离宫出走,你怎会不知详情?她一个人又如何出得了皇宫?何况当日是你推托公主身体不适,两天没有露面,所以……,”

    “所以你一直被严刑逼问。”李嬷嬷好像下了很大决心才能继续说下去,“你只呈上公主留给皇上的辞别信,说了一句‘采苹不知公主身在何处’就再也不肯开口。皇上震怒之下,下令将敏绣宫宫人全部杖毙,一个不留。”

    纪采感觉全身像被上了麻药,没有一点知觉,只呆呆的听着。

    李嬷嬷顿了一下,摇摇头,“那天晚上电闪雷鸣,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风和雨,整整下了一天一夜,宫里很多地方都淹了或是刮坏了。因为风雨太大,被打死的太监宫女尸首没办法运出宫,只好堆在一个废弃的宫院里。唉,真是冤孽!”声音发抖,似乎见到了什么恐怖的场面。

    “第二天雨停了,净清监的太监们去搬运尸体,发现你竟然还活着。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正好我赶到那里,就把你带了回来。”

    纪采头皮发麻,手脚发凉,越来越感到自己的直觉是正确的。她觉得口很干,嗓子里有团火在燃烧,心已经不是一下一下的跳,而是不间歇的剧烈抖动,想问却不敢问,张着嘴定定的看着李嬷嬷。

    “那天把你带回来,也不知能不能保得住你,只好走一步是一步。”李嬷嬷的声音有些呜咽,“对了,赵嬷嬷说当时你手里死死攥着这个,费了好大劲才拿下来。”

    李嬷嬷摸索着掏出一件东西,递给纪采。

    是自己的手机!她颤抖着接过手机,一把攥住,全身都抖了起来。

    李嬷嬷似乎体会到了她的心情,握住她冰凉的手暖着。

    纪采终于崩溃了,这些天来积聚的坚强彻底瓦解,眼泪扑落落的滚落,泣不成声,几乎无法呼吸。

    她完全明白了一个事实,一个她根本无力回天的事实:那个电闪雷鸣的晚上,她和周允浩吵起来,一气之下只身跑到大街上,被一辆汽车刮倒,然后就被那个把她笼罩住的白光球带来这里,让她变成这个在莫名年代里其实已经死去了的采苹。

    不!怎么能这样!她的心在不停收缩,挤出了最后一滴血。

    为什么要在那个下雨天吵架?

    为什么一个人跑到大街上?

    为什么那辆车就撞到了她?

    这一切我要

    再睁开眼,纪采发现还是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天已经黑下来。

    她连动个手指头的气力都没有,头疼得仿佛要炸裂。

    “李嬷嬷……”声音低得自己都听不清楚。

    “姐姐,你要找李嬷嬷?我马上去。”是雨兰。

    “采苹。”李嬷嬷虽然年纪很大了,声音还是很年轻。

    在李嬷嬷和雨兰的搀扶下,纪采终于坐了起来,软软的靠在李嬷嬷身上。

    她努力闭上眼睛,感觉着簌簌毫无节奏的跳动的心,强迫告诉自己这是在梦中。

    李嬷嬷身上有股淡淡的幽香,很像妈妈的味道,这熟悉的味道使她再一次崩溃,心里充满绝望,任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

    难道真的从此就这样孤苦伶仃远离亲人?

    难道真的穿越了时空回到这陌生的古代?

    不,这一定是梦,一场噩梦,醒了睁开眼就没事了;或者按下CTRL+Z一切就会恢复原样。

    她虚弱的喘息着,心里一遍一遍的对自己重复这几句话。

    现在是四点四十五分,窗外阴沉得一片昏黑,自己无聊的等待下班的那一刻!

    不,不是,是自己正坐在康家美味居点好了菜等着男朋友的到来!是的,一定就是这样!

    鼓起勇气抬起泪眼,看见房间的陈设,看见李嬷嬷和雨兰,一切都还是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样子。

    事情真的发生了!这是她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看见纪采的伤心无助,雨兰也跟着哭。

    李嬷嬷呵斥道,“你采苹姐姐自有她的伤心处,你跟着哭什么?出去!”

    纪采已经哭不出眼泪了,眼睛像针刺似的疼。

    李嬷嬷把被子垒起来让纪采靠着,给她倒了杯茶,“孩子,不能再哭了。要是总这么下去,会像嬷嬷这样变瞎的。”

    “看不见?”事到如今,她只好认命,勉强吞下一口唾液,“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伤恢复的很好,已经完全不影响纪采的行动了,在雨兰的陪伴下逛遍了所有能走到的地方。

    除了李嬷嬷所住的这个院落和后面小巧的花园,她唯一能去的只有理膳堂。

    理膳堂是专门负责给皇帝做各地小吃和糕点之类的小厨房,应该算御膳房的分支机构。皇帝临幸到哪一宫,就跟着给做到哪一宫,早膳中膳晚膳夜宵点心全包,所以基本上都能知道皇帝每天晚上在哪里过夜。

    这里的分工很细,每人做什么都有严格的规定。皇帝皇后和每个后宫嫔妃的口味喜好忌口都有详细的记录,内宫太监还要天天把皇帝的身体状况和喜怒哀乐报告过来,以便随时调节饮食的口味。比如皇帝今天刚发完火,那么就要做些清淡败火的饮食;皇帝今天有点打蔫,就得做些提神醒脑的饮食。

    总之一句话,一切以皇帝为中心。

    雨兰倒是颇有耐心的讲解,可是纪采并没有完全听进去。整个区域除了厨房就是仓库要不就是宿舍,看一圈没兴趣看第二圈。李嬷嬷嘱咐她千万不要走出理膳堂的范围,所以对于想出去看看的好奇心也只好压抑下来。

    理膳堂大概有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太监,其中一少半都是十来岁的孩子。

    纪采第一次看见真正的太监,真的没有胡须,连个胡茬都看不见,也没有喉结,皮肤光滑,嗓音尖细,行动扭捏。

    那些十几岁的小太监不管是神态、身材还是声音都和同年龄的女孩差不多,只有眉眼还是男孩的样子,

    看到他们早就没有了少年的神采,只能整天小心翼翼的劳作,纪采才体会到生活在现代社会是多么的幸福的一件事。

    接触到这些不知应该算男人还是女人的人,心里激起的同情与怜悯让她暂时忽略了自己更为尴尬的处境。

    还好没穿越成太监,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吧,总比变成真鬼强,纪采每天睡觉前都要这样安慰自己。只是一睡着就仿佛听见爸爸妈妈的声音,被明晃晃的灯照着,身体却完全不能动,很多人影在眼前穿梭,恶心的直想吐。

    每每被惊醒就再也躺不住了,她只好坐起来反复摆弄着手机。看着这个已经不能打开的现代化设备,她的心像被无数的针扎了一样刺痛,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灵魂已经飘转千年,那么身体是不是早已灰飞烟灭?

    只是,为什么不是千年之后,也好领略科技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境界?

    ……就这样边哭边胡思乱想到天亮。

    后来已经无泪可流,只能呆坐着,看窗纱一点点的变白。

    有时看看夜空,从未看过天上这么多的星星,像一块墨玉上密密的嵌满了钻石,璀璨而静寂,月亮的光华散成一片迷雾,笼罩着天地,朦胧如梦。

    父母和柳星等好朋友还有那些同事总是很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一件事一件事的想起来,让纪采心悸到疼,她就开始数星星,让每一件事都对应着一颗星星。

    可是不知为什么,周允浩的面貌每次都是模糊的难以分辨,想起他反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难道,那一天,真的是缘的尽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