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为谁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纪采渐渐习惯了自己的声音,采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就算是大声说话也还充满着柔媚平和的感觉。

    她也慢慢熟悉了自己的身体,采苹的身材很标准,长腿细腰,十指如葱,双足纤纤,肌肤紧致细滑。

    只是心中依然驱不散那怪怪的感觉,除了思想还是自己的,其它的完全是另外一个陌生女孩的,举手投足都如行尸走肉般。

    十七岁正是花样年纪,应该在读高三准备高考了,想起当年争分夺秒准备冲刺的情形,赫然隔世,这千年的时光怎么就让自己这么轻易的过往,去从如何面对?

    只是始终不敢照镜子,看到自己长着一张别人的脸,无异于看惊悚片。

    雨兰寸步不离的跟着纪采来到小花园。

    正是初春季节,油绿的嫩草,怒放的桃花,一片姹紫嫣红,蔓延成天边的彩霞;鹅黄的柳枝盈盈飘拂,像舞者轻柔纤长的指尖,随风灵动舒展。

    纪采远远离着那一汪清湖,望着叠嶂的山石发呆。

    “雨兰,姐姐长得什么样?”突然的一句问话,把雨兰吓得差点从台阶上跌下去。

    看着雨兰惊愕的表情,纪采温柔的笑了。

    一年能过两个春天,一辈子能活两次十七岁,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帮姐姐拿镜子来。”纪采少有的好心情感染着雨兰,小姑娘满脸灿烂的跑回去。

    她懒洋洋的靠着柱子坐下来,抬头看着天空,没有一丝污染的蓝天上几朵白云在游走,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心里的潮湿已经被晒干了吧。

    “姐姐,镜子拿来了。”雨兰跑得气喘吁吁的。

    镜子拿在手里,却始终不敢举起来。

    这样再活一次没什么不好!我要再活起来!

    尽管铜镜没有水银镜子照得那样清晰,阳光下的纪采还是真切的看到了采苹的脸。

    幽黑的眸子清澈如山泉,睫毛浓密,眉毛若弯弯新月,略微细长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子,鼻头有点翘起,透出可爱灵动的神采,玲珑清晰的唇角轮廓,仿佛永远带着柔美淡定的浅笑。尖尖的下巴,修长白皙的颈部,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垂下来。

    五官总体上跟纪采几分相像,但仿佛是经过了妙手微调,更精致,更美丽。

    她心里略有一丝安慰,因为还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因为还好不是丑八怪。就算带着彻底放弃破罐破摔的心理,也没有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漂亮的。

    “你好!”纪采对着镜中的采苹笑了一下,这一笑如春风拂上桃花面,千朵万朵桃花开。

    怔怔的,呆呆的,恍惚间,记忆的闸门再次开启。

    外面漆黑一片,把餐厅巨大的落地窗变成了一面镜子,复制了室内的一切,又交织着窗外迷离的街灯和模糊的人影。

    “嗨!”正在专心发短信的纪采突然被拍了一下头,抬头一看,原来是周允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对面,“你该先吃的,饿着可不行。”

    不等她回答,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这么凉,你冷吧?”

    她任由他握着,“天气不好,担心你开车出事,吓的。”

    “能有什么事?我没开车来。”

    “你再不来我就要走了。要不一会儿下起雨,想走都走不了!”

    “已经下了。雨大风大,打伞都不管用,秋天的雨下这么大真少见。”

    纪采这才发现周允浩的头上身上都有被雨淋过的痕迹,连忙倒了一杯热茶递过去,“快,喝点热茶,别着凉了。不开车更好,安全。”

    周允浩一手接过茶,另一只手捏了捏依旧握着的纪采的手表示谢谢。

    菜很快摆上来,她抽回手,“吃吧,饿死了。”

    肚子填的差不多了,才发现周允浩正笑咪咪的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你怎么不吃?”

    “我不饿。”周允浩体贴的递过来一张面巾纸。

    纪采擦了擦嘴角,“你不饿?开会还供饭呀?”

    周允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带笑看着她,“我真是奇怪,你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一吃起东西来完全变了。你的嘴也不大呀,怎么就能直接塞下一个鸡蛋?”

    “这叫别有洞天!”纪采自己都忍不住笑出来,“笑话我?你连着2顿不吃饭试试!”

    “你中午又没吃饭?这怎么行,总这样胃都完了!”周允浩一下子就急了。

    “还不是为了你!”她委屈起来,“结果又来这么晚!早知道我就不该牺牲午饭时间赶工!”

    “好了好了,不说了。”周允浩连忙伸过手拍拍她的头,陪笑着,“你说有好事要告诉我,什么事?”

    “不说!”她赌气的别过头。

    周允浩起身坐在纪采的旁边,搂住她的腰,夹了一块鳝片塞进她嘴里,“快说吧,我听着呢。”

    “我看好一个楼盘,期房,位置不错,交通方便。”她把看到的那套房子详细说了一遍,又翻出宣传单。

    周允浩接过宣传单没吭声,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纪采用肩膀顶了他一下,“怎么样,行不行?你倒是说话呀!”

    “126平,是不是大了点?四十五万,付完三成首付,存款就一分不剩了。”周允浩漫不经心的翻看着宣传单。

    “一点也不大,正好用!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客房。你要是欺负我,就把你踢到客房去!”

    看见周允浩没什么反应,她接着说,“你担心首付呀?我想好了,跟我家说一说,让他们先借我首付的钱,我们自己还月供,一个月不到二千块钱,应该没问题。剩下装修费我们自己的钱足够了,也不要什么豪华装修。家俱先把急用的买了,其他的再慢慢添。”

    “这不好吧?管丈母娘家借钱娶老婆?还不被人笑话死!”

    “谁笑话你呀?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又不是不还!”纪采知道周允浩就怕和他家里人提起钱的事,所以早就打算好了,不想让他为难,至于他家是有钱不愿意拿还是真没钱她也没兴趣知道,反正自己的父母肯定会痛快的借给她的。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周允浩只是一口一口的呷着茶,纪采拎着筷子来回翻腾菜。

    察觉周允浩还没有说话的意思,纪采忍不住了,她最生气周允浩这种不说行也不说不行的样子,“你到底怎么想的呀!地理位置好的房子这个价钱算便宜的了!而且现在交首付送厨房装修,也能省不少钱呢!”

    一直是周允浩催促她去看房子,现在居然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要不?买房子的事先等等再说吧。”周允浩慢吞吞的说。

    “先等等?”纪采歪过身子盯着周允浩,“为什么?”

    周允浩并没有看她,只是不停的转动着茶杯。

    纪采叹了一口气,转眼看向窗外,雨下的很大,被风裹卷着重重敲击着玻璃,一道刺眼的闪电过后,雷声似乎也变得犀利刺耳。

    她感觉很泄气,从周允浩开始提议看房子到现在,东奔西跑了一个月,带着即将开始新生活的幸福感几乎走遍了全城,结果现在就这么轻松的来一句“先等等”。

    自从开始和周允浩谈恋爱,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小女人,什么事都听他的,迁就着他的意思,还放弃曾经的理想跟着他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工作。

    她突然开始有点恨自己,不行,绝对不能总这样下去。

    回头看见周允浩依旧低着头摆弄着茶杯心事重重的样子,纪采的心又软了下来。她趴在周允浩的肩头,柔声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家里反对你和我结婚?”眼前是他妈妈那一副耷拉着眼皮不冷不热的模样。

    周允浩还是没吭声,纪采再叹了一口气,仿佛又看到自己父母当初知道周允浩的失望。

    漂亮的女儿找了个相貌平平又是普通家庭出身的男朋友,毕业也就不过是个工薪族而已,还放弃了打算已久的出国深造计划,跑到千里之外的城市工作。不过爱女儿的心让他们最终接受了现实,现在她一回去就张罗买这买那的硬塞给她,不肯让她花自己的钱。

    “你自己的钱,攒着。爸爸妈妈还花得起!”妈妈总是这句话。

    纪采并没有太在意周家的态度,反正不在同一个城市,不用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按柳星的推断,“他妈妈一定是嫉妒你又年轻又漂亮!不过你得小心,这样的人容易有恋子情结,心里都有点不正常,肯定到时得跟你抢儿子!”当时纪采还笑她才是一副巫婆的样子呢。现在看起来,也许她说的有一定道理,毕竟旁观者清。

    “算了,不买就不买吧。” 纪采不明白,怎么弄得好像是她恨嫁似的。

    “我想先把事业巩固一下。”周允浩终于开口了,“公司要派我去瑞士和厂家合作一个项目,大概得一年时间。”

    “瑞士?合作项目?要你去?你又不是技术人员,你们销售部改成技术部了?”

    “销售也得懂技术,不然跟客户怎么说得明白?”周允浩低着头,好像话是说给茶杯听的。

    “下个月6号星星结婚,在海南办。”纪采已经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也开始低下头摆弄茶杯,“你请几天假吧。”

    柳星现在是海南一家报纸的体育记者,准新郎就是她大学时的男朋友。

    “我下个星期就出国了。”

    纪采并没有喝水,可是却像被水呛着了似的咳嗽起来。她瞪大眼睛看着周允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周允浩还是不看她,“别瞪了,本来眼睛就大,一瞪起来像要吃人似的!”

    “下星期就走?手续都办好了?护照?签证?”

    “我也是刚才知道。公司给办的,速度快。”

    看着周允浩反常的举止,纪采的脑袋飞快地转着,一张妆化得相当精致的脸浮现在眼前,还有一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神情。“公司办的?肖佩佩帮你办的吧?”

    周允浩手里的茶杯陡的震了一下,扭头看了她一眼,不自然的笑着,“你的小脑袋瓜又开始编故事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