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与君别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次去周允浩公司就看见了肖佩佩。

    纪采对会打扮的女生一向很有好感,因为这是自己的弱项。柳星经常取笑她幸亏还算是天生丽质,否则就没得看了。

    那天她刚走进裕升集团的一楼大厅,一眼看到周允浩背对着门口和肖佩佩说话。

    肖佩佩身穿带着一个大大蝴蝶结白底黑花的连衣裙,曲线玲珑,裙摆的长度衬托着腿部很修长,五官轮廓清晰,有点像混血,妆容精致。

    美女,这是她对肖佩佩的第一印象。

    肖佩佩也注意到纪采不时的看她,本来对着周允浩微笑的脸绷了一下,也上下打量了纪采几眼,继续微笑着对周允浩说话。

    大概是因为纪采总是朝她那边看,肖佩佩突然伸手拍了周允浩肩膀一下,又往她这边指了指。周允浩回头看见纪采,轻轻点了点头,扭头继续和肖佩佩说着什么。

    很快,两人结束谈话,一起走过来。

    纪采集中精神,等着周允浩的介绍。

    肖佩佩收起笑容,并不友好的一直盯着纪采,走到她身边并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向前走了几步,才回头对周允浩说,“周经理,徐总那边你盯紧点,注意不要让他们过多接触华鼎。”

    周允浩忙不迭的点头,很尴尬肖佩佩并没有让他介绍的意思。

    纪采搭住周允浩胳膊转身走向门口,不以为然,“她是谁呀,这么牛?变脸速度比眨眼还快。”

    “是我的顶头上司,集团销售总监。”

    “哦,怪不得!”她看着肖佩佩很优雅的钻进等在门口的奔驰车,“的高跟鞋,香奈儿的包,闪亮亮的耳钻!原来不是一般战士。嗯?你什么时候当经理了?”

    后来纪采陆续知道,肖佩佩是集团董事长的二儿媳妇,很受重用,是个商界颇有名气的女强人。原来只是公司的业务员,因为业绩突出破例提拔为销售总监助理,再成为董事长特助,后来就顺理成章的嫁入豪门,一个现代版的灰姑娘。

    她总是不停追问这位女强人的事,直到周允浩连听都懒得听才算告一段落。

    纪采突然想起肖佩佩,又看到周允浩的神态,知道自己猜的没错,“你上班半年她升你做部门经理,还给你配了部车,现在刚两年就送你出国,她对你还真是不错!”边说边故意做出咬牙切齿的表情,用力敲着碗边。

    “你别胡思乱想,我和她就是工作上下级关系!我也是凭个人能力干出来的!”

    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她忍不住笑了,知道周允浩是说不过自己的,自己本来对男朋友也从未猜疑过什么。

    她安慰性的握住周允浩的手,头靠在他肩膀上,嘟嘴,叹气,“浩,你说走就走,我可怎么办呢?”

    周允浩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温存的搂住她,只是苦笑着,“怎么办?记得按时吃饭别饿死就行,我又不是不回来。”

    “你们公司怎么又做起瑞士的生意了?”“什么时候走?”“你们去几个人?”“中间有假期没?”

    连珠炮的提问,周允浩一个也没有回答,抬头看了看窗外,“再等一会儿,雨小点我们也该走了。”

    突然“兹兹”的振动声,纪采很熟练的从他裤兜掏出电话递到他面前,周允浩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挣脱她的手,快步走到餐厅门口才开始接听。

    饭店一楼的就餐区并不大,大概因为天气不好的原因,加上他们也才有二桌客人,整个空间充斥着雨的味道,服务员都难得清闲的躲得不见踪影,所以周允浩那句“车怎么坏了?”的惊问还是隐约传到了纪采的耳朵里。

    周允浩很快收了电话回来,并没有坐下,招手喊来服务员,“买单!”又转头对纪采说,“走吧。”

    “你不是说等雨小点儿再走?”

    “你看这雨也不像能小的样子,总不能等到半夜吧。”

    纪采意兴索然的收拾好包,系上风衣扣子,随口问了句,“谁的车坏了?”

    “你现在怎么这么罗嗦!快点!”周允浩极不耐烦的皱着眉催促。

    这样生硬的口气和表情就像是一块石头,把纪采已经低落的心情彻底砸到了谷底。她重新坐下,放下包,带着气,“你有事你先走,我一会儿再走。”

    周允浩也意识到自己态度有问题,赶紧坐下来缓和语气,“这么大的雨,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走,我先送你回去。”

    “我问你,谁的车坏了?”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他的目光在闪躲,“公司的车。”

    “公司的车坏了找你?那么多司机干嘛去了?为什么不给售后打电话?”

    听着纪采不依不饶的口气,周允浩放弃了耐心,腾的站起来,“我先走了!”

    “是肖佩佩的车对不对?你根本不是开会,而是和肖佩佩在一起对不对?你没开车来是因为给肖佩佩开车对不对?你出国也是因为肖佩佩对不对?”

    纪采刚才曾瞥了一眼电话,分明显示的是“MISS 肖”。

    本以为会听到周允浩的辩解,可是周允浩只是愣愣看着她。

    “她很漂亮很能干很吸引你是不是?你工作忙也是为了她忙是不是?你别忘了她是有夫之妇!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出卖自己!”纪采虽然平时理智温柔,可是一生起气来就相当急躁和霸道。

    看见男友紧紧抿着嘴唇,脸色发青,她意识到自己说重了,又不愿意示弱,只好默默坐着,心里却期待他还是会像平时那样笑着说她无理取闹,她也会笑着把头埋进他的臂膀,一切马上烟消云散。

    周允浩一言不发,僵立片刻,转身就走,一个茶杯被他的衣角刮落在地,“啪”一声,碎片散落一地。

    “你走我们就分手!”纪采怒极,同时碎掉的还有她的信任,早已顾不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周允浩顿住脚步,回身看着纪采,微眯的眼睛透着寒光,表情冷硬得发僵,这是纪采从未看过的陌生神情。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一下一下的被抽紧,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凉,这次是真的和周允浩站在终点线上了吗?

    “随便你!”周允浩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纪采的心顷刻间跌落到地上,碎成了一片片,如同那个茶杯。

    眼前已经不是那个宠她爱她一吵架就软语温存哄她的周允浩了,事业的顺利发展让他意气风发,在她面前常常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气,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牵着手逛街的日子早就不复存在。

    她不是没有感觉到这种变化,可是她一直都信任他,相信着他们的爱,愿意包容这种变化。就算也有过失望灰心,但即将开始的新生活还是让她充满了期盼。

    眼前那双曾经充满暖意的眼睛结满了寒冰,纪采心灰意冷,失去了坚持的勇气,不是所有的变化都能包容。她颤声却语气坚定的直视着周允浩,“好!分手!”

    说完这句话,泪水已经夺眶而出。她不愿意让周允浩看到,头也不回冲出了饭店。

    她在将天地连为一体的大雨中哭泣着,越哭越委屈,越委屈越哭。

    敏姐的妹妹曾经在裕升工作,所以当敏姐得知她的男友在集团销售部后,就热心的讲了很多她听来的事,说得最多的都是关于肖佩佩的:家在农村,初中毕业就进城打工;为了嫁入豪门甩了前男友;老公身体不好,常年在国外养病;某高管辞职,实际上是因为和她过于亲密而被T的;和某政界要人关系不一般等等诸如此类。

    她都是一笑了之,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这话实在有道理。

    敏姐有一次半开玩笑的让她看好男朋友,她丝毫不以为然。

    她相信周允浩。

    可是今天看到周允浩冷漠决绝的样子,难道真的是自己相信错了?自己怎么没能察觉到他的变化?

    哭累了,站起身,却不知道身在何处,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满耳都是哗哗的大雨声。硕大湍急的雨滴砸在地上,激起一阵水雾,昏黄的路灯加深了雨夜的凄冷。

    然后是那辆仿佛来自地狱之门的大车。

    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听见自己的声音,“浩,再见!”

    “姐姐,咱们该回去了。”

    纪采陡地一颤,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目光凝定,脸色苍白得透明。

    “你哭了?这……姐姐,你别哭呀!”雨兰声音呜咽起来。

    “没事,回去吧。”纪采一笑,滑落两道泪痕。

    苍茫而奇异的笑容让雨兰不敢再问,颤颤的跟在身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