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戏启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纪采低着头扒拉着米粒,眼睛都花了,只看到白花花的一片。“当皇帝真好呀!”她抬起头,头晕眼花的靠在椅子上。

    李嬷嬷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却知道她闷得发慌。说出去的事情要拖一下,问t愿不愿意先找点事做。

    其实纪采对于出去不出去并没什么概念,本来也不知自己来自哪里,又怎知该去哪里,所以她痛快的答应了,于是被安排在理膳堂跟着赵嬷嬷办事。

    上班的头件事就是拜见领导。赵嬷嬷是理膳堂副主事,主事是一个张姓太监。

    第一次见到这位张太监的时候,他正尖声呵斥一个做错事的小太监,那个可怜的小孩吓得浑身哆嗦,头低得都快垂到脚脖子了。

    看见赵嬷嬷和纪采过来,张太监摆了摆手,两个人走到另一边等着。

    有几个小太监在忙活着,不时偷眼看看纪采。

    整个房间看起来好像是做粗加工的,几张大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各样的蔬菜,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张太监浑身上下枯瘦得除了骨头就是皮,黄里泛青的脸上几道深沟如刀刻一般。衣服就像是挂在竹竿上,随着他身体怒气冲冲的晃来晃去,纪采估计他至少能有七十岁了。

    张太监终于发完火,喝退了小太监,朝她们走过来。

    觉得帽子对他来说也太大,眉毛完全被遮住,只剩下一双眼睛盯着纪采,干瘪的嘴唇因为余怒未消还在哆嗦着。

    望着这位好像从古墓里走出来的老头,纪采有点毛骨悚然。

    好在赵嬷嬷一开口,张太监就不再盯着她了。赵嬷嬷简单说了几句,看见纪采傻站着,忙使了使眼色。

    她恍然过来,应该给领导行礼的,连忙来了个标准的屈膝礼。

    张太监连看都没看一眼,只点点头转身走了。

    纪采长出一口气,从今天开始,一部只有女主角的大戏正式开演:

    剧 名……穿越浮生记

    制片人……老天爷

    导 演……老天爷

    编 剧……老天爷

    采 苹……纪 采 饰

    小太监和宫女们都以崇拜的目光偷眼看纪采。对他们来讲,一言一行稍有差池就会大难临头甚至丢掉性命,像这样能活下来堪称奇迹。所以看见纪采,绝对是羡慕加敬仰。

    只有纪采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那个风雨夜她莫名穿越,恐怕这个采苹也早已被埋到乱坟岗了。

    她在理膳堂的工作并没有被安排具体内容,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别人忙来忙去的。

    整个厨房的工作流程倒是挺现代化的,从生到熟一条龙的布局,粗加工、洗切配、烹饪都是单独的房间,还有一个房间类似现在的备餐间,所有做好的食品都集中到那里等着被送走。大厨就有十几个,口音千奇百怪,专门负责做各类小吃,还有面点师什么的,各司其职。主要的烹饪间很大,每次都是十几个炉灶同时开工,热火朝天。

    看完整个工作程序,纪采体会到了皇帝的奢华。每餐的各式面点和地方小吃固定十二道,有时还会根据太医的方子配些药膳。很多都要做双份,最后挑一个外观完美的送出去。当然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享用了,不过也会送走一些,估计是给上一级领导吧。

    她的体力恢复得这么快,跟这里的饮食不无关系。

    张太监一直没有搭理过纪采,纪采心里也巴不得离他远点儿。一看到他的脸和听到他那与身体极不协调的尖细嗓音,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每次快要到开饭的时间,张太监和赵嬷嬷都很紧张,准备好的一切要反复巡视几遍,目不转睛的盯着众人盖好盖子,再按顺序排好。等在外面的太监排成长长的一排,一个一个进来,再一个一个端着盘子出去,鱼贯着出发。而这二位领导直到送菜的太监影都看不到了,才转身回来,督促大家继续准备下一餐。

    一大早又是谁倒霉了?

    纪采刚走进理膳堂的院子,就听见张太监在尖声训人。

    “这种米拿给皇上吃?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谁收下的米?!”张太监大声质问在他前面低头站一溜的小太监。

    “公公……”一个小太监带着哭腔跪了下去,“小的也说收不得,可他们放下就走了。”

    张太监气得头上的帽子都要晃掉了,上前踢了一脚跪着的小太监,“都给我滚去干活!”

    小太监们一溜烟全跑了。

    纪采看见张太监气鼓鼓看着那袋子米,心想还是躲远点吧。

    刚要转身闪人,张太监喊住了她,“采苹。”

    她只好站住,回过身,“张公公,早上好。”

    张太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好像刚才气得鼓鼓的那个人不是他,“现在有事吗?”

    “没有。”

    “那好,”张太监一指米袋,“劳烦把米挑一挑。”

    那袋米在纪采眼里已经是相当的完美,颗粒饱满,晶莹剔透,一看就是极品。

    张太监抓起一小撮米,摊在桌子上,很耐心的挑出2个几乎完全大小的米粒,“这样挑拣一下,大小不能有差别。”

    看见她点头答应,张太监客气的回应了一下,慢慢的踱开了。

    她只好坐下来,参照样本一个个挑起来。期间张太监又来看了一眼,似乎很满意她的工作态度。

    只是她一看到那袋米就晕得要命,“天哪,这得挑到什么时候?”

    揉揉酸胀的脖子,纪采闭上眼睛准备休息片刻继续战斗。

    “采苹姐姐。”

    纪采睁开眼,看见一张稚气的脸。

    “小六子,今天闲着呀。”小六子是她第一天来时被张太监训的那个小太监。

    “怎么眼睛有点肿,哭了?”看着小六子肿胀的眼睛,她关心的问,“又想你家人了?”

    听小六子说过,他是因为家里十个孩子养不起了,前不久被卖到宫里来的。

    小六子眼圈一红,“采苹姐姐你累了吧,我帮你捶捶。”

    “好,谢谢。”纪采也不忍心再问,任由小六子帮她捶着肩膀。

    “听小李子说最近不知怎么回事,采买监送来的东西很多都不合格,咱们又不敢不收,所以就得清理掉。可东西不够用上面又责怪,张公公这几天正为这事烦呢。”小六子手不停,嘴也不停。

    “怎么回事?吃回扣了呗。”纪采昏昏欲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