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端祸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们看看,这位不是采苹吗?”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吓了两人一跳。

    回头看去,门口站着一个衣饰光鲜的女子,后面跟着两个女子,手里捧着盒子。

    这是纪采第一次看见理膳堂以外的人,不由得细细打量起来。

    直接到这里来应该也是宫女身份,身着罗衫头上珠翠,说明有一定的地位。

    前面的宫女尖细的脸庞,一双眼睛白多于黑,故意扬起头斜睨着她,“没想到你穿起下等宫女的衣服还是这样漂亮。”语气可没有一点夸奖的意思。

    这个三白眼,怎么上来就一副找茬的样子。纪采没理她,低头接着挑米。对于要找茬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置之不理!

    三白眼摆出不罢休的架势,“主子不知跑哪去了,自己倒端起主子架了!”

    纪采一点儿也不气,就算和采苹有什么过节,也不关自己的事,根本没办法搭她的话。

    小六子吓得缩回了手,一溜烟跑了。

    “哎!采苹现在面子大得不理人了!” 三白眼挑衅似的走近,“连皇后娘娘都替你求情,以前真是小看你了!”

    “我认识你吗?”纪采无奈的抬头看着三白眼,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的给暖月姑娘请安了!”正在挑拣干菜的刘太监过来解围,“姑娘您这次来有什么事儿吩咐?”

    暖月恨恨的瞪了纪采一眼,转身一指后面宫女手里的盒子,“贵妃娘娘吩咐送过来的血燕和上等白芨,娘娘说只有你们这里才不会糟蹋这些上好的食料。”

    “请暖月姑娘放心,”张太监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冰糖燕窝做好了马上给娘娘送过去。”

    “娘娘特意嘱咐,一定要把白芨也加进去,请张公公费心。”暖月脸色和语气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这……,”张太监语气透露着为难,“贵妃娘娘的吩咐小的不敢不从。不知是哪位太医给开的方子,小的留下做个记录。”

    “这是娘娘的亲口吩咐。”暖月挑了挑眉毛,“张公公要是不信,自己去问娘娘好了!”

    “小的不敢!”张太监满脸堆起了笑,“娘娘要冰糖燕窝当然没问题。可是添加药材,就算是做给皇上的,没有太医的方子,晓得也不敢乱来呀!”

    纪采突然反应过来他们所说的贵妃娘娘是谁了,一定是那位据说很得宠的丽贵妃。本来理膳堂只负责皇上的饮食,间或会给皇后做些茶点和宵夜。丽贵妃却以自己宫中厨师做得不地道为名,时常要求给做这做那的,理膳堂却不敢不应,如此可见这位后妃得宠的程度和威势。

    想起这些,她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暖月,一副变来变去的张扬神态,有其主必有其仆,恃宠而骄的丽贵妃定非善类。

    “这让我回去怎么交差呀。”暖月似笑非笑,“皇上特许敬贞夫人进宫与娘娘小住几日,这是娘娘孝敬母亲的心意,张公公不会不成全吧?”

    “小的也巴不得有机会孝敬敬贞夫人,实是宫规不敢违,请娘娘体谅。”张太监依旧满脸堆笑,“小的还想留着这项上人头多伺候皇上几年!”

    暖月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了几变,“公公先留下这些东西,我再回去请娘娘示下。”

    “东西还是请姑娘带走,如有闪失小的担当不起。”

    “公公不会连贵妃娘娘的面子都不给吧?”

    张太监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小的不敢。理膳堂胆敢坏了规矩,不是就等于辜负了皇上的信任!”

    看着张太监左一句皇上又一句皇上的压得暖月不敢反驳,纪采“噗哧”一下笑了出来,那位丽贵妃一定是想在老妈面前展示一下自己怎样得宠,这下恐怕要落空了。

    暖月扭过身,恼羞成怒,“小贱人,你笑什么!”

    虽然知道她骂的是采苹,可纪采还是气得腾地站起来,“你骂谁!”

    “啪”的一声,纪采眼前一花,一个趔趄,脸上火辣辣的疼。

    “小贱人!还以为自己是半个主子呢!”

    从小到大爸爸妈妈连手指都没碰过她一下,现在居然被人扇了一耳光。纪采只觉得怒火直冲头顶,一阵头晕,她勉强扶住桌子站稳。一只手碰到装米的箩筐,她抄起箩筐,用力砸向那张讨厌的尖脸。

    “啊!你……”暖月惊恐的退后几步,胡乱拍着撒了一身的米粒。她没想到对方敢反抗,气急败坏的大喊,“来人,把这小贱人给我带回去,请娘娘发落!”

    身后的宫女答应一声,上来就拉纪采。纪采用力推开她,“谁敢碰我!”

    “上次没打死你,这次我不信你还死不了!”暖月一把夺过另一个宫女手里的盒子,“去,把那贱人给我带走!”

    纪采身体刚刚恢复,这一动怒只觉得头晕目眩,站立不稳。但她明白绝不能就这样被带走,瞄准脚下的椅子一脚踢过去,正中一个宫女的腿,疼得她咧着嘴蹲下身。

    旁边的太监赶忙过来又拉又劝,刘太监一边“息怒息怒”的说着,一边有意无意替纪采挡着。

    眼看2个人都拉扯不过,暖月恨恨的把盒子一放,也冲上来帮忙。

    “都给我住手!”一声断喝,推来搡去的一团人都住了手。

    雨兰扶着李嬷嬷站在门口,小六子探头探脑的跟在身后。

    暖月似乎有些忌惮李嬷嬷,脸上挤出笑意,口气软了许多,“李嬷嬷,这小贱……采苹刚才侮辱贵妃娘娘,我实在气不过,只好把她带回去请娘娘问责。”

    李嬷嬷面色冰冷,语气更冷,“看来暖月姑娘认为我这个瞎子不但眼盲,连耳朵也听不见了。”

    暖月一时语塞,笑意僵在脸上。

    “采苹是皇后娘娘懿旨暂拘押在理膳堂的戴罪之身,正等皇后娘娘发落,谁也不能把她带走,所有事情请暖月姑娘向贵妃娘娘如实禀告。”李嬷嬷表情刻板的说。

    “由我把她交给贵妃娘娘,贵妃娘娘自然要请皇后娘娘懿旨。”暖月不肯罢休。

    “那么这是贵妃娘娘替皇后娘娘下的懿旨,还是暖月姑娘自己替皇后娘娘下的懿旨,还是暖月姑娘本来就带着贵妃娘娘的口谕,还是暖月姑娘自己给奴婢下的命令?”李嬷嬷这一口气的问话让暖月不知所措。

    “当然是贵妃娘娘……”暖月意识到失言,马上住口。她看了看周围的人,知道在这里占不到便宜,心有不甘的瞪了一眼纪采,回身快步走了出去。

    “您的东西。”刘太监追上去把盒子递过去,三个人脚不点地的离开了。

    纪采一**坐在椅子上,刚才的撕扯完全是凭着一股怒气,现在才觉得口干舌燥脚软手软。

    她对着那几个拉架的太监勉强笑了一下,知道他们刚才都是明拉暗挡,“谢谢你们,不然我就吃大亏了。”再看着撒了一地的米,可惜自己半天的工作成果全部报销。

    小六子蹭过来,“采苹姐姐你没事吧?”

    “谢谢你,小六子。你还真机灵,是你找的李嬷嬷吧?”

    “嘿嘿,”小六子不好意思的笑了,“我看她那样子就不像好人。再说李嬷嬷说过,让我看着点,你有什么事得马上通知她。”

    李嬷嬷面色凝重,用少有的冷漠口气对纪采说,“你跟我来。”

    “是。”纪采一吐舌头,对着众人再一次点点头,跟李嬷嬷来到她的房间。身后是众太监摇着头无声的叹息,仿佛大祸即将临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