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凄凄前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嬷嬷僵直的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纪采从没看过李嬷嬷这样寒沉的脸色。虽然老人的眼睛看不见,但每次怜惜与疼爱的语气都感到很温暖,她知道老人一直在为采苹的事操劳奔走。

    望着老人压抑不住的慌张,她意识到今天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了结,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静静的站着。

    李嬷嬷终于摇摇头,语气沉重,“我要马上觐见皇后娘娘,以免事情有变,你呆在这里哪也不许去!雨兰!”

    还没等纪采搭话,李嬷嬷已经由雨兰扶着走了出去。

    纪采颓然的坐下来,李嬷嬷的神情和举动让她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暖月回去一定会添油加醋的恶人先告状,得罪了最得宠得势的丽贵妃,那么自己……这里是封建王朝的皇宫,没有理性没有人性。按照历史所载,得宠的妃嫔想对付一个得罪她的宫女,还不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李嬷嬷已经很耐心教会了她大部分的宫廷礼仪,也讲解了很多宫廷制度。虽然礼仪方面对有芭蕾功底的纪采来说不是难事,用词的生涩也很容易适应,但制度内容的严苛却让她体会到了身为奴仆的卑微。

    以前上班,单位的规章制度都让她感觉到不自由,一心想辞职做自由撰稿人,现在居然身在等级森严的皇宫内苑,必须遵守的规矩何止几十条。

    想起这些,纪采只有唉声叹气,本来对自己这部戏是否演出成功就毫无信心,现在看来能不能演下去都成问题了。

    她一头倒在床上,胡思乱想得头都要炸了,除了弄明白今天的事绝不是简单的小事外,其他的都还是一团乱麻。

    自从苏醒到现在,清清静静的躲在理膳堂,远离了一切,根本忘记自己是皇宫宫女身份,仿佛身处度假村,全然一付休养的轻松,现在所有的平静都将被打破,不愿去触碰的关于年代的恐惧感终于袭来。

    唉!纪采懊恼的翻个身,想起暖月满脸的恨意,不由得哼了一声,要不是大病初愈,凭着自己跆拳道六段的功夫,还不把她的三白眼踢成三黑眼。只是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冲动,从前安静平和处变不惊的心态哪里去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让李嬷嬷都失去了镇定,再一次的酷刑还是直接处死?

    怎么想都是一头浆糊。算了,不想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纪采“呼”的一下坐起来,房间里一片漆黑,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半夜了吧,她边想边下地点灯,一个端坐的人影吓了她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李嬷嬷。

    李嬷嬷一动不动的坐着,窗外的月光洒在她身上一片斑驳,整个人如泥塑般。听见纪采的声音才微微颤了一下,“你醒了?”

    “嗯。您什么时候回来的?”纪采点燃了烛灯。

    烛光下,老人脸上的皱纹似乎又深了许多。

    李嬷嬷颓丧的面容,纪采心里很难过,她知道这是在替自己担心,“李嬷嬷,您不用担心,不管什么事我都应付得了。”

    “我根本没有见到皇后娘娘。”老人的手在微微发抖,“皇后娘娘去了皇上那里。我等到现在,皇后娘娘一直不肯见我!”

    一定是丽贵妃去找皇帝告状,皇帝就找皇后,要求皇后下命令处置自己。既然老天安排自己来到这个是非不分的地方,又怎能让自己不明不白的消失,应该还没作弄够她呢吧。

    想到这里,纪采的心反倒平静下来。

    她轻轻拉起李嬷嬷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暖着,像当初李嬷嬷拉着她的手一样。

    “您放心,”声音里带着自己都陌生的坚强和冷静,“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承受得了,我会让自己好好活下去。”

    “好孩子!”李嬷嬷老泪纵横,“我明天直接去面圣,拼了老命也要保全你!”

    李嬷嬷历经三代君主,在皇宫中有一定地位,连皇帝也会礼让三分。可是一位老宫人的眼泪如何抵得过宠妃的哭诉,纪采不愿再想下去。

    送走李嬷嬷回来,满心疲惫的纪采毫无睡意。

    一个已经死去的人重新获得了生命,有什么理由不让自己坚强的活下去!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既然要活下去,仅仅有勇气还是不够的。这是男尊女卑的封建宫廷,表面的荣华风光掩盖着血泪横流的暗涌,争宠争势、勾心斗角、视人命为蝼蚁是唯一的生存法则。

    争,是自己最不擅长的,从小到大什么也不会去争,一切任由水到渠成,懒得去争。就连爱情,不是争也不想争的放弃了吗?

    纪采喜欢随遇而安的生活,周允浩经常半真半假的批评她太懒散,不求上进。尤其是到了那个陌生的城市,她更喜欢安静而孤独的呆着,哪怕只守着一个人。

    当周允浩越来越多的时间去交友应酬时,她却宁愿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职场上绷紧神经的你来我往纪采不是不懂,可是她不愿意去趟那趟浑水,安然做个看戏的人,看你方唱罢他又登场,自己乐得逍遥来逍遥去。

    这第二次生命里,千年的轮回改变了一切,若不争唯有死,是不是老天爷也怒其不争而用这种方式降下惩罚呢?

    内心沉睡的倔强和坚韧在惊醒,只要不是立即掉了脑袋,就没什么不能面对的!

    我会活着!

    纪采手里紧紧攥着手机,活下去才有可能找到回去的机会!

    哪怕仅仅只剩下魂魄,也要回去!

    整晚没睡的纪采天还没亮就来到院子里,一夜的思考让她开始重新审视着自己的一切,千招万招,第一招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她深吸一口气,凌晨的空气清冷得让她精神一阵,“嘿”的大喊一声,练起了跆拳道最基本的太极套路。

    一套品势下来,全身热汗,气喘吁吁。

    看样子不坚持练是不行呀,还得继续每天的晨练,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

    纪采一转身,雨兰端着盆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

    她抹了一把汗,接过盆,笑着,“怎么了,傻了?”自己把盆端进屋洗脸。

    雨兰跟进来,递上擦脸的丝绢,还在惊愕中,“采苹姐姐,你好厉害,还会功夫!什么时候教教我吧,好不好?”

    “好,有时间一定教你,不过你要保密知不知道?”雨兰仰慕的眼神让她心情大好。雨兰乖巧的点点头。纪采一把搂住她,“走,看看李嬷嬷去。”

    李嬷嬷的房间让给了纪采,自己住在外面院子里。纪采和雨兰刚走出来,就看见她和赵嬷嬷站在院子里。

    纪采一脸的轻松笑容让赵嬷嬷有点诧异,“傻孩子你……”

    后面的话被李嬷嬷打断,“快点,雨兰,咱们走。”

    纪采知道这是急着去见皇上,刚要说话,外面传来一声尖细刺耳的高喊,“皇后懿旨到,敏绣宫采苹接旨!”纪采倒没觉得什么,李嬷嬷和赵嬷嬷却脸如死灰,僵在原地,雨兰一脸惊恐,单薄的身体微微发抖。

    看到她们的神情,纪采明白过来,一切都已成定势。皇后的命令天还没亮就过来传达,就是不想给她们翻盘的机会,丽贵妃的威势的确不可小觑。

    事到如今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她暗暗深吸一口气,“李嬷嬷,我是不是应该自己出去?”

    “皇后懿旨到,敏绣宫采苹接旨!” 尖细刺耳的高喊再一次响起。

    李嬷嬷机械的点点头,“你,一个人,赶快去!”

    外面站着五个太监,领头的是个胖子,脸上的肉把眼睛鼻子嘴都挤到了一起,眼睛小得看不出是睁是闭。看见纪采出来,嘴巴周围的肉开始颤动,“敏绣宫采苹接旨!”

    纪采规规矩矩的跪了下去。

    胖太监有点破音的宣读让她浑身不自在,除了第一句“兹原敏绣宫宫人采苹未能恪恭职守……”和最后一句“即日起役于修庆宫。”听清楚了之外,其他都听得稀里糊涂。

    念完了?胖太监没了声音。纪采抬起头,看见胖太监正满脸疑惑的望着他,圣旨背面两只展翅飞翔的凤凰好像也在瞪着她。

    她一时怔住,忘了自己应该怎么办,只好直接站起身。

    胖太监脸上的肉动了动,一挥手,“把人给我带走!”

    看见他身后的太监直扑过来,纪采连忙退了一步,“我自己会走!”

    听到纪采强硬的语气,胖太监脸上现出奇怪的表情,也许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不肯让步的决心,胖太监又挥挥手,示意2人退下,转身就走。

    纪采知道这一去再也回不来了,刚想回头和众人告别,就听见李嬷嬷的声音,“李公公,请留步!”

    李太监回身站住,并没有说话。

    “李公公,请看在奴婢的薄面上,容奴婢交代采苹几句。”

    李太监迟疑了一下,轻轻点点头。

    “雨兰,跟我进来!”李嬷嬷不容李太监反对,拉着纪采快步走了回去。

    李嬷嬷双手颤抖着打开衣柜里的箱子,翻出一个包袱,打开摊在桌子上,“采苹,嬷嬷现在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纪采一看,是堆散碎银子和首饰。

    “你快出去,把银子给李公公!”李嬷嬷摸出几块银子交给雨兰,雨兰答应一声,跑了出去。

    “到了那里,只有自己靠自己了!快!再添两件换洗的衣服。”

    “修庆宫是什么地方?”

    这一问让李嬷嬷打了个战,哆嗦着嘴唇,“那里……是一些犯错嫔妃的住所。”

    “哦,也就是冷宫呗。”纪采释然,觉得倒是个好去处,肯定没人骚扰。

    “这些东西你带上。”李嬷嬷摸索着系上包袱,递给纪采。

    这些东西也许是李嬷嬷一生的积蓄,纪采怎么肯要,“您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不要。”

    “拿着!”李嬷嬷严厉起来,“修庆宫不比其他地方!没这些东西你活不了!” 她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放到纪采手里,“这里有三颗药丸,记住,黄红黑三种颜色分三天依次服用,不要忘了!快,放好!”

    纪采还要推让,雨兰跑进来,“嬷嬷,公公催呢!”

    李嬷嬷用力把包袱塞给纪采,拉着她就往外走。外面站着一群人,小六子和几个平时最爱围着她打转的小太监小宫女正抹着眼泪,看见她出来,一下子都大哭起来。

    这些孩子只有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露出与年龄相衬的笑脸,自己一走,他们就又恢复到刻板枯燥的杂役生活,不知什么是快乐。想到这里,纪采的眼睛也湿了。

    李嬷嬷拉着她的手越攥越紧,那早己熟悉的慈爱面庞就像是祖母不舍得远行的孙女,纪采心头一酸,紧紧抱住了老人。

    “孩子,去吧。”李嬷嬷轻轻拍着纪采的背,“嬷嬷不会让你在那里呆太久的。”又轻声提醒,“千万不要忘记服用药丸!”

    李太监咳嗽了一声,李嬷嬷松开纪采,点点头。

    纪采对来送别的人露出微笑,不舍的挥挥手,转身看着李太监,“走吧。”

    身后的一切越来越远,纪采知道现在走着的是自己新的人生路,只能一个人走的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