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心清身自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行人默不作声的走着,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

    纪采记不起转了几个弯,过了几道宫门,只觉得越走周围越冷僻荒凉,开始看见路边青砖缝里的荒草,宫墙红漆斑驳脱落的痕迹。

    冷宫能在什么好地方?正想着,脚步已经停在了一个宫门前。

    高大的宫门,漆已经完全脱落,锈迹斑斑,门楣上的字模糊难辨;宫墙由于经年雨雪的冲刷,很多地方已经坍塌,长满蒿草。风也比其他地方大,吹得衣袂呼呼作响。

    李太监朝宫门努努嘴,后面的太监走过去扣门环。

    好半天,宫门才吱吱扭扭的缓缓打开,一股酸腐发霉的气味扑面而来,纪采赶紧捂住鼻子,“这就是修庆宫?”

    “宫人采苹奉旨役于修庆宫!”叩门的太监高喊一声,把一个类似信件的东西交给里面的人。

    “进去吧。”李太监目无表情的看着纪采。

    纪采迟疑的挪动着脚步,心里有些紧张,慢慢走了进去,还没等她再回头,宫门已经吱吱扭扭的关上了。听见“哗啦”一声,转身一看,门上绕着一个大铁链子,一个太监正锁门,原来门是从里面锁住的!

    院子里的残破衰貌让她心惊,更浓更烈的腐臭让她窒息。这就是传说中的冷宫?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冷宫比这里好上岂止十倍?

    院子有半个足球场大,地上的青石很多都已经破碎,两旁像是花坛的样子,塌得没了形,杂草丛生。后面各有一排房屋,破瓦颓垣,残窗断门,满目尘埃。门前间或站着个人,形容枯槁,双眼呆滞。

    总而言之,院子、房子、还有人,全部破烂不堪,惨不忍睹。

    纪采前后左右看了看,被这些蓬头垢面的人看得头皮发麻,真实的冷宫原来是这个样子的,难怪李嬷嬷她们都怕成那样。

    “又是谁来了!”粗重的声音传来,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从正厅走了出来。

    那个女人上下打量着纪采,一呲鼻,“因为什么进来的?”

    一句问话让纪采以为自己是进了监狱,不过看这情形,还真是进了监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纪采的回答让前前后后的七八个人哈哈大笑,“看样子又是一个冤死鬼!”那个好像是领头的胖宫女笑得更是大声,“阿如,把这个小母鸡带到后面去安顿!”

    “是。”一个中年女人答应一声,木然的看着纪采,“跟我来吧。”

    “慢着!”胖宫女喝了一声,盯着纪采背的包袱,两眼放光,“把东西交出来!”

    纪采一退步,双目圆睁,“你们要干什么?”暗暗站稳脚跟,思忖着如果她们冲上来自己该怎么办。

    胖宫女刚要发话,一个人走上前嘀咕了几句,她点点头,横了纪采一眼,转身进去了。

    纪采舒了一口气,跟着阿如往后院走,后院更是阴风阵阵,污秽不堪。

    走到一个破旧的矮屋前,阿如打开锁头,开门往里一指,“进去吧。”

    纪采伸头看了一眼,里面昏暗,好像堆的都是东西,站着没动,“这是什么地方?”

    “新来的人都只能先住这里。”阿如语气倒很和善。

    “谢谢你,阿如姐。”纪采明白自己现在只能听从安排。刚才那些人都不像善人,自己恐怕还要经历一场波折。

    “你……”阿如欲言又止,回头看了看,好像在怕什么。

    纪采笑笑,“你想说刚才那些人会欺负我,是不是?”

    阿如错愕的看着纪采,不知她为何还能笑得出来。等纪采走进房间,阿如关上门,上了锁,趴在门上低声说,“你……自己小心。”

    整个房间不小,堆满了稻草、木条,还有几个缺胳膊少腿的桌椅,应该是个放杂物的地方,估计这就是所谓的柴房吧。

    纪采暗暗给自己打气,现在仅仅是开始,所有的考验还在后面。越是险恶的逆境,就越要坚强,绝不能逃避。

    其实,也无处可逃。

    折腾了好半天,纪采终于把大堆的稻草摊平,舒舒服服的躺了上去。

    翻出李嬷嬷给她的小盒,里面放着三颗药丸,中间一颗椭圆的,左右两颗圆的,倒像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似的,古怪的瞪着她。

    纪采头疼起来,因为忘记了李嬷嬷说的服用顺序,只记得是黑色在最后,但红和黄先吃哪一颗呢?

    她反复回忆着李嬷嬷的话,犹豫的拿起红色药丸,看了老半天,迟疑着放进嘴里,已经来不及改了,药丸很快化开,一股清新甘冽的味道令满口生香,咽下去之后全身舒泰,疲惫尽消。

    李嬷嬷的药太神奇了!纪采想起那个可亲可敬的老太太,心里一阵难过,她一定又开始为自己操心了。

    外面静悄悄的听不见一点声音,纪采翻了个身,眼睛越来越睁不开,看样子只好先睡会儿再说了。

    不行!纪采脑子里闪过刚才那个宫女盯着她包袱的眼神,这些东西千万不能让她们抢去!

    她一骨碌爬起来,把包袱打开,几块大的银元宝,一堆小碎块的银子,也不知道是多少钱。首饰有金有银,还有镶玉镶宝石的,古朴大方,做工精美。这些东西要是能拿回到现代,一定价值连城,自己就有钱周游世界了,能游遍全球可是她最大的梦想。

    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不过怎样保全才能这些东西?带在身上肯定不保险,得藏起来。这是李嬷嬷几十年的血汗钱,绝不能被人抢走!

    纪采站起来查看了一圈,发现想在这个屋子里藏东西实在容易,到处都是杂物,落着厚厚的尘土。

    她把包袱系紧,刚要塞到墙角的一堆破砖瓦下面,转念一想,自己进来的时候被人看见背着包袱,待会儿出去没有了,肯定被怀疑是藏了起来,还不很快就被翻出来?她又赶紧打开包袱,拿出一块丝帕,只留了3个小块银子和2个银钿,把其他的都包在丝帕里,系好之后再小心的藏起来。剩下的东西连衣服照旧包好,当成枕头躺了下去。

    厚厚的稻草堆很软,纪采把自己摆成了大字型,安然的躺着,摆弄着装药丸的小盒,不由怀念起前一段游哉优哉的日子来。能在理膳堂工作,也算是个美差了。虽然工作很累,有时因为皇帝突发雅兴还要半夜起来干活,但经常可以蹭皇帝的饭,尝尽天下美味,不知要比这里好上多少倍。

    纪采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难以支撑。她把药盒放进怀里,闭上了眼睛。

    啊!纪采梦中惊醒,腾的坐起身,茫然看看周围,老半天才清醒了些。长长吐了一口气,站起身抻了个懒腰。

    外面还是静悄悄的,是不是把自己忘了?乐得清闲,她又倒了回去,双手垫在脑后,看着房顶出神。

    外面开锁的声音,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阿如。

    纪采对满脸诧异的阿如甜甜一笑,“是不是我可以出去了?”说罢站起身,又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傻丫头,你怎么还能这么轻松?” 阿如一脸的焦虑,“一会儿你千万不要逞强,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千万别逞强。”阿如边在前面走边小声嘀咕,她在后面哦哦的答应。

    太阳斜斜的在房檐处露出半个大红的脸,拉得两个人影子好长。这么说已经快到晚上了?我早饭午饭都没吃,怎么一点不觉得饿,还精力充沛?

    纪采摸摸自己的肚子,一定是李嬷嬷的药丸的作用。这么好的药给自己服用,李嬷嬷实在太好了,真不知该怎样感谢这位老人,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表示谢意。

    “到了。”阿如停下来。

    原来是来到了前院,只是不再冷清,而是热闹的很。院中央摆着一个高背椅,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正是早上那个领头的胖宫女,努力摆着一副我是老大的POSE。

    周围站着十来个人,有宫女有太监,一个个面色萎顿无精打采,很多人衣服上都打着补丁。

    纪采明白这阵势是做给自己看的,完全是电影中监狱里的一套,把自己吓软了以后就只能俯首听命,不过这群人蓬头垢面的样子怎么看都更像是丐帮的。

    “跪下!把事由报上来!”一个站在前面的小太监尖声喊了一句。

    “报什么事由?你们不是都应该已经知道了吗?你们倒是要报给我听听。你叫什么名字?”纪采冷眼看了看坐着的胖宫女,想起早晨过来时太监曾递过一封信,估计应是介绍信之类的。

    站在对面的阿如拼命打眼色,她只当没看见。

    “你!”胖宫女气得一指纪采,“你叫采苹是吧,”又放下手,嘴巴一努,“小方子,说给她听。”

    刚才说话的那个小太监马上应声,“这位是细柳姐,统领宫中一切事务。我叫小方子,专门服侍细柳姐。新来的人要交出所有东西,听从细柳姐的安排。”

    “细柳?”纪采忍不住笑出声,越想越好笑,这位膀大腰圆看不出腰在哪里的女人居然叫细柳?

    “小丫头你身痒是不是?”细柳被气红了脸,“你,你,你,给我好好的教教她,看她还笑不笑!”

    纪采收起笑,看着她点的那几个人走过来,应该算是打手之类的吧。她留意到阿如脸色苍白,吓得捂上了嘴。纪采点点头,做了一个让她放心的示意。

    现在只能横下心,过了眼前这道关,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就听天由命吧。

    几个人直扑过来,纪采左脚退后一步,身体斜向前方站好。等他们快要近身时,右脚略进半步,抬起左脚正中第一个冲上来的太监腹部,他“啊”的一声**坐地,痛苦的捂着肚子。连续几脚,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全部撂倒在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