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建立威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纪采泰然站好,冲着傻了眼的阿如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轻松的看着细柳,一脸“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KITTY猫呀!”的神情。

    岂止是阿如傻了,院子里的众人都傻了。除了倒地的几个人的哼哼声,大家都直着眼睛木立无语。

    细柳看看纪采,再看看地上的人,一张胖脸皱了几皱,“你想争我的位置?”

    “我没兴趣!”纪采摇头,“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呆在这冷宫里,不想被骚扰。”

    “冷宫?这是冷宫?”细柳的脸变了形。

    “那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地狱!活人的地狱!”不仅细柳变了调,众人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颓唐。

    纪采迷糊了,不是冷宫是地狱?难怪破败阴森成这个样子。

    “小方子,去,去把6号给我带过来!”细柳胖胖的身体抖着。

    不一会儿,小方子拖了一个人过来,是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罩着一件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大袍子,畏缩的低着头。

    “跪下!”那女人在细柳的喝声中扑通跪了下去,头垂得更低。细柳走过去,一把拽住女人的头发,拽得她痛苦的扬起脸。

    “你知道她是谁吗?”细柳越来越用力,女人开始流泪。

    “你先放开她。”纪采心中不忍。

    细柳手一甩,女人扑倒在地,一动不动。“她是我从前的主子!曾经不可一世的陈妃!”细柳笑比哭还难受,“以为被临幸几次就一步登天,目空一切,还不是被扔在这里,又被下了哑药!上天有眼,让她也入了地狱!”

    她一撸袖子,露出胳膊上的条条疤痕,“这都是拜她所赐!不把下人当人,自己也当不了人!”细柳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你,过来!”她一把扯过旁边一个宫女,“你再看看她,犯了什么错受这样的酷刑!”

    纪采心里一惊,那个宫女左脸有一个巨大的暗红疤痕,皮肤萎缩,左眼和左嘴角都被拉扯得变了形。“这是活活用烙铁烫的!”细柳咬着牙,“这里的宫女太监,哪个没挨过打骂,哪个不是被狠心抛弃在这里!那些高高在上的主子,到了这里和我们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平时作孽太多!报应!还来摆什么威!做什么福!既然老天爷给我这个机会,我为什么不利用!我就是要他们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说到最后,细柳已经浑身哆嗦,泪流满面,在场的宫女太监大都抹着眼泪。

    听着细柳愤怒的控诉,看着他们的眼泪,还有地下那个仿佛死去的陈妃,纪采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采苹被送到这里,不也是想她死吗?

    她扶起被踢得最重还没爬起来的那个太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太监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走到旁边的台阶坐下。

    “所有人到这里来都可能是被人陷害,你们这些宫女太监也好,皇帝的妃嫔也好,都是一样的,就是为了让你们生不如死,或者干脆自己了断。但你们这样生活,或作践自己,或作践别人,或被人作践,不正是称了那些害你们来这里的人的心了吗!”

    一番话让众人忘了哭泣,定定的看着她。

    “所以我们不能这样活着,破罐破摔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不管当时的地位如何,到了这里,确实就是同样的人,既然变成了同根生,又何必相煎太急!我们自己活出个样来,活得更好,让敌人看看,我们不会被打垮,让他们心里不痛快,这才是报仇的好办法!”

    纪采去扶陈妃,但感觉她在挣扎并不想起来,“阿如姐,帮帮忙。”

    阿如赶紧过来,拉起陈妃。

    6号?这个细柳还真是一套监狱里的管理办法。纪采抬手把她乱蓬蓬的头发捋到耳后,露出了一张小巧的脸,长长的睫毛颤抖的低垂着,鼻涕眼泪的糊了一脸。五官很精巧,虽然脸色蜡黄双目塌陷,但看得出来也是个美人。

    冷宫也好,冰宫也好,嫔妃到了这里还能翻得了身的万中无一,熬上几年,恐怕什么花容月貌都要成枯花衰草了。

    “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让自己过得更好?非得把这里变**间地狱?就算这里是地狱,我们团结一心,一起努力,也会变成天堂!”

    纪采慢慢从众人面前走过,目光扫过每一个人,一指大门,“这里平时大门上锁,也就是说根本不会有人来。山高皇帝远,没有人管我们,我们也不用看外人的脸色,完全是我们自己的世界,为什么不把它变成桃花源?”

    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什么桃花源?”一个小宫女怯怯的问。

    “这里获得任命的执事是谁?”纪采对着小宫女友好的笑了笑。

    “我。”一个头发花白的太监犹豫着。

    “贵姓?”

    “鄙姓姜。”姜太监一边回答一边用眼睛瞄了一下细柳。

    “你想怎么样?收买人心?”细柳眼见这些人认同着纪采的意思,怎肯轻易罢休,握紧拳头瞪着她。

    “你想怎么样?不肯认输?你是怎样当上老大的?仗着自己力气大?”纪采反问。

    “是又怎样!”细柳一个箭步冲过来,大手抓向纪采。

    纪采拧身错步,右手抓住细柳的胳膊往前一带,左手用力拍在她的背部,细柳站立不稳,向前踉跄,右腿一勾,细柳结结实实的扑到了地上。

    “好!”众人居然喝起彩来。看样子细柳平时没少欺负人,这些人打不过她只能忍气吞声,现在终于有人肯出头,还不大快人心?

    细柳坐在地上,咬牙切齿,“好,胜者王败者寇!随你处置!”

    “你当这里是山寨呀,在争谁当山大王?”纪采看向众人,“这里的领导只有一个,就是姜公公!”

    姜太监慌得直摆手,“不,不,不是我。”

    纪采把姜太监拽到前面,“就是你,不过我可以给你安排个副手。”她把手伸向细柳,“你愿不愿意做副手?”

    细柳扭头一哼,纪采嘻嘻一笑,腿一弓,手下用劲,硬把细柳拽了起来。

    “我才是真正的副手!”一个瘦小的太监跨了出来。

    “你被撤了!”纪采毫不犹豫,拉着细柳和姜太监并排站立,“以后宫中大小事宜就由你们两个做主,要互相商量,懂吗?”

    “你当你当。我,我,我不行。”姜太监还在慌张。

    “你是名正言顺的正职,细柳姐是民心所向的副职,就都别推托了。你们大家说是不是?”

    “是!”众人一起高喊着,刚才的愁意一扫而光,兴奋的交头接耳起来。“采苹姐,我们都服你,你当老大吧。”不知谁说了一句,大家又都哄了起来。“是呀,应该是你当!”

    “不行!”纪采坚决的说,“我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不过当个师爷出出主意还行。”

    她拍拍手,让大家静下来,“就这么定了!”抬头看看已经黑蒙蒙的天,“天已经黑了,大家都散了吧。对了,这里吃饭怎么办?”

    “我们自己做着吃,外面隔几天给我们送菜和米。”阿如已经把陈妃送了回去。

    “阿如姐,你把柴房的钥匙给我,我今晚还住在那里。”

    “那怎么行?”阿如犹豫着。

    “行,怎么不行?”纪采接过钥匙,“吃饭前带我参观一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