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深宫啼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走了一圈,处处阴冷萧索。

    后面的花园完全荒废,一个小湖,水面被污物覆盖,腥臭难挡,落叶尺深,荒草蔓人,一片凄凉,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似乎春天也远离了这里,几株开着残花的桃树孤零零的立着,根本没有带来一点春天来临的气息。

    阿如指点着住着妃嫔的房间,都是冷森森静悄悄的,看不出生命的迹象,还有很多空房间,蛛网厚尘。

    厨房更是没办法和理膳堂比,堆在地上的菜不是蔫就是烂,锅是破了口的,碗是掉了碴的。

    纪采终于明白为什么细柳说这里是地狱了。这里的确不是冷宫,而是比冷宫更冷。

    妃嫔得罪皇帝被贬后到冷宫居住,皇帝气消了还有可能再出去。而这里住的几乎都是争宠斗争中的牺牲品,或被迫害,或遭妒忌,或是战败,来了就是不可能获得赦免的终身监禁,也就意味着永无出头之日。

    所以被送到这里的妃嫔中性情刚烈的都自杀了,剩下的是没死成或没勇气死的,有的已经呆了二三十年,没人记得她们曾经是谁。反倒是宫女太监要好些,因为有定数,一旦新人进来,以前的人就有了出去的机会。

    阿如是2年前得罪了一个有权势的女官被送来的,因为没钱贿赂管事的太监,只好继续留在这里。

    细柳也是同年来的,不过那时的细柳还真是杨柳细腰,总被人欺负,后来发狠拼命抢、拼命吃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开始欺负别人,反倒根本不想出去。

    陈妃是去年冬天来的,当时就被人灌了药。

    “作孽呀!”阿如摇着头。“她还真是命硬,自己躺了两天活了下来,不管细柳怎么折磨她也一声不吭的受着。唉!这皇宫有什么好。我们是家里穷没办法被卖进来做牛马,这些当嫔妃的哪个没点儿家世,何苦来受这个罪!”

    “都是被表面的风光迷惑!”纪采跟着叹气,“以为进了宫就高人一等,花团锦簇,安享富贵。这些事就算是听人说起,不亲身经历又怎能想得到有多残酷,谁又想到会轮到自己头上。”纪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恐怕这些事也是听过就算了,哪像现在这样感同身受。

    细柳不知躲到哪里,吃饭的时候也没有露面。

    纪采看着浆糊一般的饭菜,没了胃口,直接回到柴房,找出之前藏的东西,重新裹到包袱里。仰天倒在稻草堆上,回想刚才看到的一切,要把这里变成天堂,说起来容易,这么差的条件,该怎么做呢?

    也不知想了多久,她被突然闯进来的人吓了一跳,“阿如姐?什么事这么慌张?”

    阿如上气不接下气,“快,跟我出去,”一把拉住她,“细柳她们商量着要对付你。”

    “真是死不悔改!”纪采怒从心头起,跟着阿如出门,发现原来天已经完全黑了。“等等,躲一次躲不了二次,我有办法治她们。”一挥手里的钥匙,拉着阿如藏到角落里。

    很久也不见人来,纪采揉了揉看蚂蚁搬家看累了的眼睛,小声说,“阿如姐,你是不是听错了?”

    “不会。我起夜看见阿天和宝芳偷偷进了细柳的房间,他们几个是一伙,能有什么好事。我趴门偷听了一会,听见他们商量对付你,就赶紧……”

    “嘘!”纪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有三个人蹑手蹑脚走过来,前面的正是细柳。

    几个人走到柴房前,细柳轻轻打开门,带头冲了进去。

    “快!”纪采一看他们进屋,快步跑过去,一把关上门,飞快上了锁。

    里面的几个人反应过来,拍门大喊,“放我们出去!”

    “阿如姐,你去把大家都喊过来!”

    不一会儿,睡眼惺忪的一群人很不情愿的站在了柴房前。

    “姜公公,这件事您老人家有什么看法?”纪采打开柴房的门。

    屋里几个人拎着棒子拿着绳子,门里门外的人目瞪口呆的对视着。

    “这,这,细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姜太监直拍大腿,“你这是,你这是……唉!”

    “采苹让我们好好过活也没什么不对。”“争来争去也逃不过奴才命。”“就是,欺压别人自己不也还是个奴才。”“我看她们才该打!”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几个人都低下了头。

    “采苹,你说怎么办?毕竟她们是针对你的,由你处置比较妥当。”

    这姜太监真会踢皮球,纪采心里气恼,用力关上门落了锁,“既然姜公公还没想好,那就只好委屈她们一晚了!给你一夜的时间好好想想!”

    阿如带着纪采来到她睡觉的房间,屋里一个大通铺,“采苹,今晚只能先将就着了。”

    “没关系,阿如姐,人多热闹。”

    “采苹,我叫巧应,她叫阿宝,她叫蕙兰,她叫文如……”巧应坐在纪采身边,热心的挨个介绍着,“我就是看不惯细柳那副样子,说陈妃狠,她虐待陈妃更狠,我们都看不下去。要是换成她是陈妃,可能还不如人家呢!只是我们都打不过她。今天你可真威风,替我们出了一口气!”

    “细柳原来也不是这样。”阿如帮纪采整理铺盖,“她刚来时还不是总被宜兰欺负,后来发狠把宜兰打得见她就躲,大家也不敢惹她,就变得很霸道了。那时还好,只是不干活,争点吃的什么的。直到陈妃也来了,她开始使劲折磨陈妃,才越发的不像样起来。她们主仆在这种地方也能见面,这份孽缘实在够深的。唉,说来说去还不都是苦命人。”

    “这里到处没个像样的地方,简直就是个苦窑,”纪采皱起眉头,“也难怪大家都破罐破摔。看样子第一步就是要改善环境,环境好了,心情才能跟着好起来。”

    “还有饭菜!”文如也凑了过来,“要不是饿极了谁吃得下!原本是饿得吃不上饭才进宫,谁知道不但挨打挨骂,吃的更像猪食,还不如在外面讨饭!”她这一席话,把几个人的眼圈都说红了。

    “这也是没办法。送来的菜什么时候像样过?”阿如连声叹气。

    “那些嫔妃都是被皇帝下旨关在这里的吗?”纪采看她们伤心,赶紧改变话题。

    “好像有的是有的不是,”巧应抢着回答,“陈妃来的时候就听她骂什么贵妃贵妃的,后来喝了药就说不出话了。”

    “后宫不是皇后说了算吗?”纪采很奇怪。

    “你怎么会不知道?”阿如更奇怪,“这后宫有两位正主,皇后娘娘根本不大管事,真正管事的是丽贵妃娘娘,皇后娘娘只不过是个干点头的泥菩萨。像我们这样无品无位的宫女太监,被人看不顺眼或得罪了谁,上面的女官或执事太监就有权给发配到这来。那些妃嫔可都得经皇上或皇后娘娘下旨才来的。宫人由皇后亲自下旨的还少见,你原来是女官吧?”

    纪采真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看样子她们还不知道明珠公主的事。这里的人原也都是干粗活的最下等宫人,很多信息根本传不到他们那里。

    “不全是那样的。”阿宝压低声音凑过来,“我在这呆了六年了。别用这种眼光看我,我是自己不出去的,在这吃不饱穿不暖总比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打死强!”

    阿宝的话引来一片叹息,“有的是不知被谁偷偷送来的。前几年有个采女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就被带了来这,足足哭了一晚,哭完就上吊死了。那姑娘美得像个仙女,肯定是遭人妒忌。听说老早以前还有怀着龙种的,被打胎后因大出血而死,不过我没碰到过。所以呀,这里到处都是冤魂!冤气太重呀!”她声音发颤,看看四周,缩了缩脖子。

    “啊!吓死人了!”巧应一把抱住纪采,倒把纪采吓了一跳。

    纪采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听着这些残酷的事实,她不知该怎么说,说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徒劳的。

    身在皇宫,这些事都只是家常便饭而已。只要你够狠,就可以踩着别人往上爬,否则就只能等着被别人踩,现代的职场不也如此吗?不是利用别人就是等着被别人利用。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或明或暗,都摆脱不了一个争字。

    “还不是因为皇帝太好色!弄上百个女人就为了满足他一个人的**。再宠幸一个妒妇,建一个人间地狱,让别人都跟着倒霉!”纪采越想气越不打一处来。

    “唉呀,快别说了!”阿如吓得直摆手。

    “我听以前的老宫女说,最早可不是这样的。”阿宝继续说,“这里原来住的都是那些已经生育过又被废了封号的妃嫔,念在她们给皇家留了子嗣,不好赐死或撵出宫,所以就建了修庆宫让她们住,还派宫女太监伺候。只是历经几代后不知道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得宠得势的看谁挡路就想方设法给踢到这来。”

    “我想起你是谁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文如惊叫起来,“敏绣宫采苹的绣艺连外面的绣娘也甘拜下风,技绝天下,说的就是你吧?”

    “噢,我也想起来了,在宫里可有名了!采苹,有空教教我们吧。”阿宝眼巴巴的看着纪采。

    纪采早已头大如斗,采苹绣艺绝天下?可怜自己连绣花针有几个针眼都不知道呢。

    “这里的冤情一辈子说不完,我的事几辈子说不清。”她打个哈欠,“闹了一晚上也累了,大家快睡吧,明天任务艰巨着呢。”

    巧应还拉着她不肯放手,“采苹,你就说说,明天怎么治细柳她们几个?”

    “行了,睡吧。明天的事明天说。”阿如把巧应拽了起来,“去吧,我也要睡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