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今为古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纪采早早醒过来,看见其他人睡的正酣,就悄悄爬起来,溜到院子里。

    东方透出一丝微亮,到处都像被上了一层霜,悄然无声,风动荒草,更显凄凉愁苦。

    她凝神静气练了一套品势,收势之后静立片刻,怕被别人看见,赶紧回到房间,

    拿出黄色药丸放进嘴里,来了个莲花坐姿,闭目冥想。等再睁开眼睛,发现屋里的人都呆呆的看着她。

    纪采笑意滑过嘴角,“各位早上好!”不等她们答话,自己跳下床,走到门口,“别发呆了,开工!”

    刚才的打坐,使药丸更好的发挥了功效,她只觉神清目明,精神倍增。管理一个小小的修庆宫有何难?

    纪采把柴房钥匙交给跟在后面的阿如,“阿如姐,你先帮我找姜公公来,再把细柳他们放了。”

    “姜公公,细柳的事您老人家想好怎么解决了吗?”纪采明知故问。

    “采苹,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你看行不行?”

    纪采早知是这样的答案,姜公公毕竟是被细柳挟持久了,又怎么敢出头。

    “好,那就由我决定吧。”她看着低头走过来的细柳等几个人,丢给姜公公一句话,跟着细柳走进了房间,“细柳!”

    垂头丧气的细柳吓了一跳,回头看着她,“你还想怎么样?”语气满是戒备。

    我是来讲和的。”她友好的一笑,要想管理好修庆宫,必须依靠细柳的力量,自己也没兴趣做这个空降兵。

    从她一踏进修庆宫,细柳从头到尾的阵势和对那些嫔妃的管理,已经证明了细柳不是单单只靠武力,还是有一些管理方法的。何况并不为争什么权力,而是这里所有人的困境激起了她深深的同情。

    她知道,如果她不提供新的思想和方法,那么这些人永远不会知道,这里其实是天堂,不是地狱。

    细柳不信任的看了纪采一眼,把头扭到一边。

    “细柳,我知道你是认为我在跟你争权力,”纪采明白细柳是在防备着自己,她拽过一把椅子坐在细柳对面。

    “所以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再说一遍,我不要这个权力,它还是你的。但我不想让自己生活在地狱里,我想生活在天堂里。我想这也是你争这个权力的原因,只不过是希望自己生活得好一点罢了。”

    “但是,如果你想过上你想要的日子,你就必须要认同上面派下来的领导,让他保留应有的位置和权力,这样你才能毫无后顾之忧的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取而代之只能自寻死路,我想皇宫里的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纪采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在等待细柳想明白她所说的话。

    “那么……”细柳的语气犹豫而艰难,“你想怎么做?”

    “我只能说而已,做必须你来做,”纪采舒了一口气,细柳果然不笨。

    “因为你已经建立了你的威望。你首先要做的就是重新把姜公公摆上他应该在的位置,通过他发布命令,那么一切就都名正言顺了。”

    细柳回过头盯着纪采,纪采并没有回避,两人对视着。

    “也许你是对的。”细柳挪开目光,语调缓慢,“没有人愿意生活在地狱里,我是一股怨气蒙了心。除了让自己发狠发狂,我不知道我该怎样活下去。”

    “哭是一天,笑也是一天,你会怎么选?”

    正如纪采所预料的,细柳很快改变了她的敌对态度。

    其实像细柳这一班人并没有什么远大目标,要的只是吃饱穿暖。因为一直被人奴役,所以她们认为的好日子也是奴役别人,这是一种扭曲的心态,但也证明了她们思维很简单。

    当一个自由安乐的桃源生活画面展现在眼前时,很快获得认同是必然的,只是人人平等在这里并不适用。

    当纪采和细柳一起找到姜公公时,他先是疑惑的看着有商有量的两个人,再听完她们的计划,已经完全只有点头的份了,原来日子还可以这样过。

    会有人拒绝把日子过好吗?

    大家都已经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当在前厅聚集后,更多的目光投向了纪采。

    纪采望着这群表情呆钝一脸菜色的宫女太监,凄凉与无奈涌上心头,她想起公司开会的情景,那些穿着时尚神采飞扬的同事,总是一片欢声笑语,哪如这般死寂。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拥有传奇的人生,有不一般的生命历程,可是当危险、死亡、不可预知通通降临时,谁又能真正的泰然面对一一击破。一句平平淡淡才是真,恐怕只有在头破血流之后才能领悟的。

    那么,我的人生,已经如此,离奇也好,轰轰烈烈也好,骨子里隐藏的冒险意识是不是足以抵挡这一切?当生命中一个又一个不可预知来临时,将如何面对?自己准备好了吗?

    “采苹,你怎么哭了?”阿如惊醒了纪采,她才发现自己在呆想中不知不觉泪落沾襟。

    “没什么。”无从解释。“人来全了吗?”

    “嗯。有三个废妃不肯来,还有两个是来不了。”

    纪采顺着阿如的目光看见了对面站着的七八个人,都穿着宽大的布袍。其中一个痴痴呆呆的样子,一个老得干枯佝偻,颤颤巍巍的站着,另外几个也面无表情。陈妃低着头畏缩的站在后面,头发完全挡住了脸。

    “姜公公,我能先说几句吗?”纪采刚要继续问下去,就听见细柳的声音。

    姜太监点点头。

    “我细柳首先要向在场的各位赔罪。”细柳不同往日的口气让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她。“姜公公,请您原谅细柳以往的不敬之罪。”细柳对姜太监深施一礼,又对众人行礼,“也请大家原谅细柳从前的所作所为。”

    鸦雀无声是对细柳的回答,满屋子的人都呆呆地看着细柳,不知她的用意,猜想着是不是被纪采给吓怕了,所以所有人的目光又不约而同的集中到纪采身上。

    “以后修庆宫的一切事宜均听从姜公公吩咐,姜公公已经有了新的安排。姜公公!”细柳拉了一把也呆了的姜公公,“请你把新的部署说一说吧。”

    “哦,哦。”姜公公咳咳的咳了两嗓,“是这样的,鉴于修庆宫目前的情况,人员分工需要调整,这个调整……调整……,我已经安排给了细柳,就由她代我说明。”

    “是。你老人家先请坐。”细柳扶着姜太监坐下,“阿天,宝芳,让几位……娘娘……也坐下吧。”

    几位废妃呆若木鸡,木头人似的被扶着坐下。

    纪采偷偷一笑,这位细柳还真是位人物,不仅很快参透她的意思,做起来更是自然圆滑,要是放在现代,一定大有前途。

    “现在修庆宫司职太监8人,宫女10人,分工会略作调整,住处重新分配……”细柳的一番话把在场的人都说直了眼,一副听神话故事的表情。

    其实一切在纪采看来很简单。

    先是关于吃的方面,原有1位厨师留任,再配1个人打下手,早中晚吃饭前后要另调2个人到厨房临时帮忙。

    其次是环境卫生方面,2人专职女浣,其他人负责保洁,固定的职责和分区,前后院包括花园每两天洒扫一次,修剪花草,清理湖水,平时地上不允许有垃圾出现,跟清洁工的工作差不多要求。

    再次就是住宿,十二个废妃每人一个房间全部安排到后院居住,前院留给宫女太监居住,每2人一个房间,空下来的房间大些的留作娱乐室聊天室之类的,小些的也收拾好备用。

    “一切就这样安排。”细柳并未注意众人懵懂的模样。“还有一点,”目光投向几个废妃,“自己的房间要自己打扫,衣服自己洗,其他的由专人负责浆洗。”

    让那些曾经的贵妇自己的事自己做,是纪采强调的。因为到这里来,不管原来地位如何,现在也不过是普通人,让他们依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并不现实。每天无所事事,容易感怀往事,情绪低落,身体虚弱,只是在等死而已。所以要让她们动起来,有事做,换一个活法试试,忘掉以前的一切。

    “以后不会以数字相称了。”细柳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办法按以前的封号称呼各位,暂时称夫人怎么样?”

    面对细柳的问话,几个人很愕然的表情,没有人开口。

    细柳径直走到陈妃面前,“从前那样对你,是我不好,对不起。”

    陈妃没想到细柳会说出这句话,抬起头时已经满脸泪水。

    “是我,该遭,报应!”陈妃艰难的说出一句话,声音嘶哑破涩。

    “你还能说话!”细柳惊住,“那你以前为什么一声都不吭?我还以为……”细柳也忍不住掉下眼泪,“以后奴婢就称你宛莹夫人,这样直接称呼名字,你不介意吧?”

    陈妃拼命摇头,“不,不……”

    “那就这样,都遵此方式。”细柳抹干眼泪。“今天就开始清理宫中的房间,等打扫干净后就可以搬了。姜公公,你看还有什么事要补充的?”

    “这个,没有了。把所有人具体安排下去吧。”

    纪采连忙不断的给细柳做画圈的手势。

    “啊?哦,对了,还有今后要实行……轮……休制和什么制来着?”细柳向她求助,“还是由采苹说吧。”

    “是轮休和轮岗制。”本来不想发言的纪采只好走上一步。

    “什么轮呀轮的?”“是呀,什么轮休,轮岗?”“行了,别说了,不懂就听着。”大家议论纷纷。

    “安静一下,听我解释。”纪采提高了声音,“轮岗就是每项工作不会只固定一个人做,定期轮流更换,换着做不会感觉枯燥。当然,姜公公和大厨的工作是不能轮着做的。”

    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细柳心里一丝嫉妒,一丝解脱。

    “轮休就是大家不是一天到晚不停的干活,而是有休息的时间,工作做得好也有放假的奖励。”

    话音未落,下面又是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进了宫就是365天的做牛做马,除了睡觉,还有不用干活的时候?简直闻所未闻。

    “除了厨房和女浣,其他人分为2组,第一组从卯时开始至申时结束,第二组由申时开始工作到戌时,连续2天后二组时间互换2天,然后第一组休息一天,第二组由卯时工作到戌时,休息一天,第一组由卯时工作到戌时,下一个循环由第二组开始。就这样轮回,每天中午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明白了吗?”

    纪采看到很多人都圆着眼张着嘴抻着脖定定的看着她,估计是都没听明白自己的话,感觉自己也绕糊涂了,本来卯时戌时的就记了好久才记住时间的分割,她停下来在想自己说的有没有错。

    “我明白了!就是每组工作4或5天后,可以休息一天,每天中午还能歇着。真的是这样吗?太好了!”小方子第一个大声喊起来,满脸兴奋。

    有的人点头,有的人摇头,有的人木然。

    “算你聪明。”纪采拍拍小方子的肩膀,“以后会发给大家一个铭牌,是工作编号,每个岗位也有一个岗位编号,工作编号对应岗位编号,稍后会张榜公布,轮岗时大家自觉交换铭牌即可。”

    “好了,就这样。”姜太监站起来,抬手示意停止嘈杂的议论。“一切以张榜为准。用过早饭后正式公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