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飘零衰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采苹,你说的那些可行吗?”阿如还是不相信。

    “没问题。这里本来也没什么规定,当然咱们自己说了算。” 纪采心里一下子冒出动感地带“我的地盘我作主”那句广告语,嘟嘴忍住笑。

    “可是……”

    “好了,阿如姐,没什么可担心的,能实行一天我们就自由一天。如果上面真有明文规定说不行,那就再说。”她皱起眉头,“你说今天还有几个人没来,什么原因?”

    “有3个废妃跟细柳有抵触,细柳占了她们的房间。唉,也是一天到晚争来争去的,谁也不服谁。还有1个是瘫了,另一个足不出户,跟瘫了没两样。”阿如满脸戚色,连连叹气。

    “一会儿吃完饭你带我去看看。”纪采沉吟片刻。

    她没有去吃饭,也没想好该怎样解决吃饭问题。菜和米是外面送来的,好坏无从挑选。

    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让他们送些好的来,那么看来只能出钱贿赂来人了。这一招历史还是真悠久,纪采陷入沉思。

    “采苹,你来了就没吃过饭,这样怎么行?”阿如吃完饭回来,看见纪采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我不饿。阿如姐,什么时候会送菜来?”

    “这一两天该来了,也没个准。这次早饭就好多了,以前有好的都被细柳她们先抢了去。”

    “以后会更好!走吧,带我去看看那几个没来的废妃,她们以前是哪一级的?”

    “刘氏,钱氏,吴氏,只能这样称呼她们。另外2个,戚氏,韦氏。”

    纪采和阿如走进房间时,刘氏、钱氏和吴氏正低声议论着什么,看见她俩进来,马上正襟危坐,扭过头就当没看见。

    屋子里凌乱不堪,三个人挤在一起住,显得非常局促。

    “难怪你们生气。”纪采环视了一圈,“住在这样的地方我也会生气。”

    “不过,情况马上就要改善了。”屋里连一把多余的椅子都没有,她也不想多说,“等后院的房间收拾好,你们就会搬过去,一人一个房间。自己收拾房间卫生,自己洗衣服。”

    床上的被褥很久没洗的样子,“劳动能使人快乐,对不对?不过,被褥之类还是由我们负责浆洗。”

    “站住!”纪采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阿如,阿如声音极低,“刘氏。”

    “你就是刚来就闹得满城风雨的采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明珠公主的近身侍婢,怎么也来了这里?”

    “说来话长。”她们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你们的问题是目前需要解决的。”

    “解决我们的问题?”刘氏轻蔑的哼了一声,“你们这些奴才爬到主子头上吆五喝六的,哪还有一点儿规矩!你们才是大大的问题!”

    纪采瞳孔微缩,静静盯着刘氏,一字一顿,“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这句话你听说过吧?”

    她吹了吹梳妆台上的灰,一下子坐上去,语气平淡,“头上的光环消失了,身上的锦羽褪掉了,从高高的云端跌落地上了,你还以为自己是谁?”

    “你!”刘氏气得腾的站起来,“你好大的胆子!”

    “在这里,再怎么争又有什么用,”纪采悠然的晃着双脚,“争赢了,你又能得到什么?”

    一句话问得刘氏瞠目结舌,心中一阵悲凉,无力的坐了下去。自己进宫原为光宗耀祖,不期遭人陷害,被贬为庶人发配至此,一切希望付之流水,反令祖上蒙羞。只是心里难以放下自己是四品官家小姐的身份,现在想起来,那个势利的父亲怎还肯认这样的女儿?恐怕早已被宗祠除名了。

    “你们现在是站在一堵高墙前,”纪采跳下梳妆台,拍拍衣服,看着颓然无语的三个人,“退后一步,才可以看见蓝天,看见绿树红花,世界依然很广阔。所以,不要执着于原有的身份,忘记吧。新的生活没有争斗,没有算计,只有自在、自由。”

    “咱们走吧。”走出房间,纪采深吸一口气,舒缓了一下心情,“阿如姐,那个上锁的房间里是不是还有一个人?”

    “是,我倒把她忘了,吕氏,听说已经疯了十几年了,见人又打又骂,只好锁起来。”

    “那就不去她那里了。去看另外2个吧。”

    阿如一推开房门,纪采就闻到一股发霉酸臭的味道,“这里住的戚氏,跟向氏一样,都是大行皇帝年间的,一直瘫在床上,已经有三十几年了。要不,咱别进去了。”阿如看着她为难的表情。

    纪采摇摇头,一咬牙踏进了房间,被萎坐在床上的一个人吓得定住了脚步。

    花白的头发乱蓬蓬披散着,眼窝塌陷如2个黑洞,嘴唇干瘪的几乎盖不住牙齿,枯干的皮肤像被揉皱了的纸。

    如果不是看见一双眼珠慢慢移到自己的身上,纪采简直以为这是一具干尸。

    “没人管过她吗?”纪采看着她的衣服和床上被褥已经破的不成样子,沾满了污物,硬得如铁板般支楞着。

    阿如摇摇头,叹口气。“饭菜端来她自己吃,我们再把空碗拿走,其他的就……”

    这样过了三十几年?纪采惊于如此超强的生命力。一个人这样都可以活下来,作为一个正常人,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以后不会让你这样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她抑制住胃里的翻江倒海。

    戚氏的嘴唇动了动,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们。

    “从来没人听她说过话。”阿如扯了扯纪采的袖子,示意离开。

    一走出房间,纪采终于忍不住呕了起来,阿如急忙抚着她的背,“回去休息吧。”

    “没事。”纪采直起腰,做了几下深呼吸,“还有一个是吧,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这又是一个让纪采吃惊的房间,干净得看不见一粒灰尘,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被褥叠放整齐。一个女人面西跪在蒲团上,对着挂在墙上的观音画像手捻佛珠,默默的念叨着。

    纪采站了一会儿,看对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过几天搬到后院的房间,衣服自己洗,房间自己收拾。”虽然觉得有点多余,她还是重复了一遍,知道不会有回答,说完就走出门外。

    “刚才是韦氏,平时从没见她走出过房间。”阿如正解释着,就看见小方子急急的奔过来,“采苹,细柳正找你呢!”

    “什么事,瞧你急成这样!”阿如看着满头是汗的小方子,“到底还是个孩子。”

    “我可是找了一大圈才找着你们。那地方……”小方子缩了一下脖子,“你们也敢去?”

    “那什么,那地方以后就归你负责了。”纪采边走边严肃的说。

    “采苹姐,你还是饶了我吧。阿如姐……”小方子看纪采板着脸,不敢多说,只好不停拉扯着阿如的袖子。

    纪采不再理他,快步走了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