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弱柳临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当纪采把与皇帝见面的情形原原本本告诉明玉后,明玉一双秀目瞪得溜圆,“我不信,你骗我吧?”

    “采苹怎么敢骗公主?不信您可以去问皇上呀。”

    明玉连连摇头,“我才不讨那个没趣。”一副有多远躲多远的样子。

    “公主,我想去看看李嬷嬷。”

    “去吧,去吧。李嬷嬷为了你可真是殚精竭力,应该去看看。”

    纪采已经从秋影那里知道了李嬷嬷以前的事情。李嬷嬷是太皇太后的陪嫁丫头,后来跟着太后,太后又把她给了已故的皇后。新皇后来了之后,李嬷嬷改为专门负责新来宫女的筛选和培训。几年前失明,自请退职,皇帝赐了单独的住处。

    从采苹刚一进宫,李嬷嬷就一直对她另眼相看,颇为器重,配到敏绣宫之后,也时常加以指点。而太子和明珠从小到大都曾由她亲自照顾起居,关系亲密。

    明珠离宫,采苹出事,本是想去哭送一程,没想到竟发现采苹没死。为保住采苹,老太太不顾自己年老体衰,上下奔走,最后终于将其安排在明玉宫中,希望在这位身份经历都特殊的长公主身边能够安身立命。

    李嬷嬷身体看起来虚弱了许多,纪采看得心疼。

    “嬷嬷,你的身体还好吗?”她把李嬷嬷给她的那包东西放在桌子上,“东西我用了些,剩下的还给您。”

    “你留着。嬷嬷用不着这些东西了。”

    “嬷嬷……”纪采湿了眼睛,哽了话音。

    老人不遗余力的帮助采苹,并不为求回报,只是凭着与采苹的师徒情缘。而自己对老人也产生了如亲人的感觉,把她当成了最疼爱自己的祖母的化身。“是采苹连累了您。”

    “孩子,咱们有缘。”李嬷嬷摸索着欲握纪采的手,纪采忙把自己的手递过去,老人的手冰冷,更枯瘦了。

    “自你进宫,我就知道你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一直以来你虽少言寡语,但嬷嬷心里知道,你是最安于自己身份的,从未仗着自己的容貌有过非分之想,一心全在刺绣上,别无杂念,这也是我为什么放心的把你搁在敏绣宫的原因。”

    “只是这宫中的是非,躲都难躲呀。以后嬷嬷没能力照顾你了,你自己万事都要小心。心思少些,才安全些。”

    李嬷嬷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已经累的有些气喘。

    “您放心吧。采苹现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只是您要小心自己的身体,不要再操劳了。”

    “我一辈子都是这样了。在修庆宫受委屈了吧?”

    “没委屈。”想起在修庆宫那段时间,倒是纪采深陷皇宫后最自由快乐的日子,不觉失笑。“说来也怪,自我去了之后,伙食就变好了,所以没饿着。”

    李嬷嬷默然,又了悟似的笑了,“一定是张公公这个老家伙干的。”

    纪采也明白过来,理膳堂的张太监负责厨房这一摊,跟往各个宫中分配食物原料的人一定很熟络,自然是他打了招呼,那些人才没有再为难修庆宫。

    “有时间我一定拜谢张公公。还有,您那几丸药真是神药,我吃了之后不但不用吃饭,还神清气爽精力十足。”纪采说完,才感到自己真的亏欠李嬷嬷太多了,“嬷嬷,您不该把药给我的。”

    “嬷嬷已经老了,油尽灯枯是躲不了的。”李嬷嬷拍拍纪采的手,“就是吃了那药,也多捱不了什么时日。”

    直到李嬷嬷多次催促,纪采才依依不舍的告别离开。她不想回去,只有在这里,才觉得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

    回到锦绣宫,天已经大黑。纪采不想立即回房间,信步走到后面的花园,靠在假山石上发呆。

    “快点,什么好东西让我看看。”突然传来低低的声音。

    “你小心点,弄坏了就不值钱了。”

    纪采扭头看过去,是一个宫女和一个太监蹑手蹑脚的走过来,看看四处无人,凑在一起翻看着什么东西。因为自己站在假山的阴影里,所以他们并未发现。

    “这个珍珠成色不错,能换个好价钱。”太监提起一串项链,对着月光看。

    “这还算好?你没看今天公主赏给采苹的那串,那才叫好呢!”宫女有些叹气。

    “有本事你也让公主赏你。快让我看看还有什么?”

    宫女又拿出几样东西递给太监,“你说这采苹还真是命好!没被打死不说吧,皇后贵妃公主都帮着她,还被皇上召见。明珠公主原来也对她极好,来这咱们公主也护着她。”

    “这回东西还不错,过两天我就让他们**去换些银子。”太监把东西塞在怀里,哼了一声,“明珠公主自己跑了,扔下她不管,不就明摆着把她往死里送!那还叫对她好?好的是没摊在咱们头上!”

    “是呀,你说的也对。主子对奴才好,恐怕也就等着有朝一日替她卖命!”

    “快走吧,一会儿被人发现就更好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纪采的心被搅得浑起来。

    纪采从未想过关于明珠和采苹的事,但刚才两个人的一席话却让她不胜思量。他们说的很对,明珠应该知道离开的后果,知道采苹唯有死,恐怕采苹也心知肚明,是心甘情愿还是迫不得已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同性也好,异性也好,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的事,很多都是一来一往你情我愿的,有着理还乱的情结,外人如何明了?只不是空议论些是非而已。

    明玉公主一大早就到皇后宫中去了,秋影来找纪采去看新绣的花样。

    纪采不肯去,秋影拼命地把她拽到院子里,两个人正拉拉扯扯的笑闹着,一个宫女慌张的跑过来,“采苹,仪景宫派人来找你。”

    两人都吓了一跳,仪景宫是丽贵妃的寝宫,派人来找她能有什么好事。

    “就说我不在,随公主出去了。”纪采可不愿意把自己送进虎**。

    “贵妃娘娘宣召由不得你不去!”几个健壮的仆妇跟着闯了进来。

    “这里是明玉公主的寝宫,岂容你们擅闯!”纪采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了。丽贵妃找她去,派个人过来说一声就行了,干嘛特意让这些膀大腰圆的宫人来,摆明了她不去也得押她去。

    她一边呵斥着那几个宫人,一边给秋影打了个眼色。秋影会意的点点头,溜着边儿跑了出去。纪采脑子飞快的转着,一定要想办法拖住这几个人。

    “好,你们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纪采转身就要走。

    “你个奴婢还换什么衣服!”两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换件正式点的衣服去见你们贵妃表示尊重她,懂不懂?”纪采看着堵在眼前毫无表情的脸,“我重新梳梳头总可以吧?春巧,去帮我把梳子拿过来!”

    一个黑胖的宫人过来就拽,“快走,少在这摆谱!”

    纪采一躲,顺势踉跄了一下,“哎呀,你怎么这么凶!我脚崴了。”

    她一跛一跛的走到台阶前坐下去,呲牙咧嘴的揉着脚。

    那个黑胖宫人干笑两声,“在我面前装样你还嫩着呢!”几个人就要冲上来抓纪采。

    “慢着!”纪采大喝一声,知道要真闹得没法收场吃亏的还是她。“我揉两下就跟你们走。”

    她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明知是火坑也不能不跳了。

    春巧还真的去拿了梳子出来,纪采接过来,慢条斯理的梳了梳,看也不看那几个人,“劳烦各位带路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