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瞬息万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个鹅黄色身影出现在纪采的余光里,她借着低头看地上瓷瓶碎片的机会侧撩了一眼,门口不远处一个大红和一个鹅黄色的影子。

    明玉早晨穿着一套鹅黄色衣服出去,那么是她来了吗?为什么没听见通报?为什么不进来?

    “如果贵妃娘娘说花瓶是采苹打碎的,采苹只好认罚。可是采苹身属锦绣宫,按理应该交由明玉公主处置,还不用劳烦娘娘!”纪采心中灵光一现。

    “你用明玉公主来压我?那个倒霉的寡妇?一个罪臣之妻摆什么公主的谱,她还入不了我的法眼!”丽贵妃冷笑,“皇上是可怜她才让她继续住在宫中,就等着孤老吧!”

    “就算如此,统领六宫的是皇后娘娘,宫人犯错报请皇后是理所当然。就请皇后娘娘处置采苹,要杀要剐绝无怨言!”

    纪采的不甘示弱激怒了丽贵妃,“皇后?你以为皇后娘娘还保得了你?我丽贵妃要处置谁她皇后只有同意的份!”

    望着丽贵妃狂躁得有些变形的脸,纪采微微一笑,“你不怕我把你的话说给皇后娘娘听?”

    “怕,我怎么不怕?你最好再问问皇后怕不怕我!”纪采的话激起了丽贵妃心中深埋的心绪,她一下子激动起来。“我入宫二十年,为皇上生了一子一女,皇上对我一向言听计从,宫里大小事务哪样不由着我!皇后?一个未能生育的续后,若非仗着娘家的势力,凭什么做得稳皇后宝座!若非她还懂得审时度势,我早就让她后悔自己当了这个皇后!”情绪的发泄使她兴奋,多年的心里话倾泻而出。

    “不管怎样,你代替不了皇后娘娘!”纪采望着丽贵妃因兴奋而潮红的脸,满心怜悯,她开始后悔自己的诱导。

    “哈哈哈,现在给我皇后的位置我都不要!六宫之中哪个不知我与皇后平起平坐!我又何苦去争那个虚名!皇上百年之后我自有儿孙奉养,她就带着她的凤冠给皇上守陵吧!”丽贵妃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假想中。

    “有朝一日贵妃娘娘坐上正宫太后的宝座,只怕皇后更得退后三分!”也许是被丽贵妃的高昂语气感染了,暖月早忘了刚刚的痛,随声附和。

    看着这一对主仆越来越不知深浅的疯狂,纪采心头的悲哀弥漫,她开始责怪自己,明知有人旁听还不断的刺激着她们说出狂言,又岂是君子所为?

    “贵妃娘娘,不要再说了。如果打采苹一顿能解你心头之恨,采苹愿意成全。”纪采疲惫的只想快快了结这一切,不管用什么方式都可以,她不想看到好不容易爬上顶峰的丽贵妃就这样摔回低谷。

    丽贵妃一脸狐疑的盯着纪采,黯然的脸色反倒让她摸不着头脑。面前这个女孩绝不是采苹,不是发生那件事之后就被她三言两语吓得无所适从的采苹!她突然没了把握,隐约感觉今天不仅想错了,而且做错了。不,不是错,是大错特错。

    “你以为我不敢?你以为皇上曾亲自召见过你,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以为皇上会在乎我问责一个小小的宫人?”她眯着眼睛咬着牙,想立即传人把纪采拖出去。

    “区区锦绣宫一个宫人也让贵妃娘娘如此劳神,实在不敢当!”明玉公主的声音突然传来,仿佛在开水中投入了一块冰。

    屋子里呼啦啦跪了一地,“参见皇后娘娘,参见明玉公主。”

    纪采一愣,也赶紧跪了下去,原来是皇后也来了,那么今天这场戏是不是……?

    她偷眼看了一下,丽贵妃浑身僵住,脸上的血色全无,暖月已经抖得如筛糠般。

    “都起来吧。”皇后的声音平和,听不出心情如何,一个大红的裙摆从纪采面前飘过。

    等众人站起身,丽贵妃已经调整好情绪,“你们这些奴才是怎么回事!皇后娘娘驾到为什么不通报!都给我滚出去!”脸上的怒色转变为欢喜的笑容,深施一礼,“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您今天怎么得闲到臣妾这里来了?明玉公主您可更是稀客呢!”

    声音明媚婉转,似嗔含笑,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纪采暗叹一声,就这份临危不乱也非常人所能,丽贵妃肯定是身经百战了。

    “我一直以为贵妃娘娘只是以美色侍奉父皇,原来还如此宏韬伟略,替自己筹划好了一切。也对,父皇已经年过五旬,而贵妃娘娘正值盛年,这样倒是合乎常理,只是不知父皇听到自己的爱妃如此安排他的身后事,该做何感想?”明玉公主凑到丽贵妃身边,慢条斯理的说,“哎呀,我倒忘了,我一个罪臣之妻,倒霉的寡妇,怎么有资格说这些呢!”

    丽贵妃努力维持着笑容,紧紧咬住牙根,控制着自己的仪态。

    “明玉,丽贵妃也是无心之言,不要过于计较,待会儿给你陪个不是算了。丽贵妃,你说是不是?”皇后一番话不动声色,似乎并不知道刚才也曾针对她,反而平心静气的安慰明玉。

    “皇后娘娘说的是。明玉公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给长公主殿下陪不是了。”丽贵妃脸上逐渐回复了血色,声音甜得腻死人。

    纪采冷眼旁观,皇宫还真是个大炼炉,这三个女人转瞬间已经斗了几个回合,表面看来还是风平浪静,仿佛一切都只是笑谈而已。

    皇后身着大红长裙,外罩薄如蝉翼的银花纱衣,云髻高盘,上插双凤金钗,珍珠垂珠摇曳生辉,凤目微扬,黛眉上挑,朱唇紧闭,不愠不笑,泰然端坐。这是她第二次看见皇后,也终于有机会正面观察这位后宫的最高领导。

    “我倒是没什么。”明玉公主掩嘴轻笑,“贵妃娘娘是我的长辈,别说说两句,就是打两下,我这个小辈又怎敢计较。只是……”鹅黄纱衣一旋,站在了皇后身旁,“刚才什么皇后宝座太后宝座的,我不大明白,还得请贵妃娘娘再教导一番。”

    听到这句话,丽贵妃脸上变了几变,争皇后权势可大可小,争太后宝座可是谋朝篡位的死罪,纵使被宠上了天,又如何担当得了?

    “只怕公主误会了……”丽贵妃勉强挤出微笑。

    “四皇子今年也有十五六岁了,确也到了该有所作为的年纪,是师从大学士景琛吧。”皇后轻轻点着头,语气平淡。

    听到丽贵妃耳中却如霹雳般,“皇后娘娘您……”

    “方公公。”皇后并不给丽贵妃说话的机会。

    丽贵妃听到“方公公”三个字如被雷击,脸如死灰,眼里闪过一丝恐惧,身体晃了一下,暖月赶紧一把扶住。

    纪采很奇怪,一直镇定自若的丽贵妃怎么被这个名字吓成这样,几乎完全失态。

    顺着皇后的目光看过去,门口一个中年太监正躬身答应,“是,皇后娘娘。”

    “太子殿下的行程,方公公有所了解吧。”

    “是。太子殿下已先行派人回来,估计再有二三日太子殿下辇驾就会进宫。”中年太监毕恭毕敬的回答。

    “太子殿下回来也就该一切如常了,朝廷政事不是我们后宫可以参与的。是谁这么大胆打碎了御赐的花瓶!”皇后突然话锋一转,好像刚看见地上的花瓶碎片。

    暖月惶恐的看着丽贵妃,丽贵妃还在呆立,没有搭话。

    “暖月!你是怎么做事的!主子的东西都看不好!”皇后转头厉声责问暖月。

    “奴婢知罪!奴婢知罪!”暖月瘫跪在地,连连叩头,“求皇后娘娘饶恕!”

    丽贵妃木然看看皇后,又看看暖月,嘴动了动,可是没发出声音。

    “看丽贵妃身子似乎有些欠妥,就别在这里叨扰了。明玉,我们回去。”皇后从容站起身,摆了摆裙角。

    皇后经过丽贵妃身边时,对着她耳语了几句。

    丽贵妃面部肌肉抽搐,双手微微颤抖,眼睁睁的看着一行人纷踏而出。

    “娘娘!娘娘!”暖月大声呼叫着。

    已经走到宫门的纪采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屋里的人围作一堆,像是丽贵妃晕倒了。

    皇后和明玉却头也未回,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也许对这个结果早就知道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