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 第二十五章 欲乘风去兮

第二十五章 欲乘风去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纪采爱怜的拍着明玉的背,柔声安慰,“哭吧,使劲哭。哭出来就好了,眼泪会把所有的痛苦都冲走的,哭完了就全忘了。”

    明玉终于哭累了,沉沉的喘息着。纪采衣服已经被打湿了,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她低头看看早就哭花了妆的明玉,哄小孩似的说,“好了啊,不哭了。看你都哭成小花猫了。来,补补妆。”

    这古代的化妆可难不倒纪采,一共就那么两样东西,想不会都难。她轻轻擦去明玉脸上的泪痕,把混了珍珠粉的妆粉轻轻扑匀,在两腮淡淡的补了点胭脂,唇上也涂了些,又重新描了描眉。头发不会梳,只好简单拢了拢,钗子正了正。

    “大功告成,漂亮公主变身完毕!”纪采举着铜镜调皮的看着明玉。

    明玉已经平静下来,忍不住笑了,拉过纪采的手,“我这是第一次和别人提这事,现在心里舒服多了。这几年一直憋在心里,只能晚上偷偷哭。”

    “算了,别去想了。以后皇上一定会补偿你的。”

    “我以后不会再嫁人。”

    “不能这样想,公主。这个驸马你连样子都没见过,干嘛为他守寡呀!”

    明玉的脸沉了下去,纪采心里嘟囔,“说错话了?唉,怎么总是忘了自己只不是一个小宫女的身份?真是的!”

    她刚要说点什么补救一下,明玉摆摆手,“我累了,想歇会儿。你把东西收了吧。”

    “是。”

    纪采把嫁衣拿下来,轻柔丝滑如拥了一怀的红云,她爱不释手,真想看看穿在自己身上是什么样子。

    “怎么就不穿越成公主呢?偏偏是个小宫女,真是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塞牙!”她叠好衣服放回锦匣,刚要盖盖子,一眼看见从地下捡起来的那块白绸,“咦,这是什么?”

    “那是见喜布,这你不会懂的。快收拾好,我想睡一会儿。”明玉有些不耐烦。

    见喜?纪采想起初夜那一说,而自己居然还摆弄个不停,都快把这块布放到鼻子下了,突然感觉有点恶心,手一松,白绸飘落到地上。

    “可是公主,新婚之夜你不是没有和驸马他…他那个,怎么…这布上有红印?”白绸上隐隐现出红痕。

    “什么?快拿来我看!”刚倚在床边的明玉一下子站起来。她接过白绸抖落开,是几行字,纪采也伸过头看。

    白绸上的红字很扎眼,“忠孝难两全,公主完璧还。此情不敢忘,他世再结缘!”

    是血书!看看上面斑驳的字迹,再看看明玉早已煞白的脸,这是……驸马……,天呀!纪采捂住张大的嘴巴。

    明玉的手不停颤动着,死死攥着白绸,青筋都爆了起来。那张因为痛苦变得狰狞的脸,让人不忍再看。

    怎么会是这样?驸马是因为知道跟公主不可能有结果,革命成功不可能和公主生活,革命不成功也不可能和公主生活,所以他根本连碰都没碰公主,更连面也没见一下,是想公主恨他吧,可是又干嘛写下这个东西呢?这样拖泥带水会死人的!

    纪采不知说什么好,也不知做什么好,只好呆立着。

    “把这个,也收回去。”明玉面无表情的递过白绸,回身躺在床上。

    “嗯。”纪采松了口气,把东西蹑手蹑脚的收拾好,拿起被子轻轻盖在明玉身上,转身想赶紧溜出去透透气。

    “采苹,”明玉突然叫住她,把纪采吓了一跳。

    “什么?公主?”

    “你猜驸马留下这些字是什么意思?”

    “嗯,这个…”纪采有些为难。说明他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呗,所以革命才会不成功,不过当然不能这样直说了。

    “他是爱我的!”明玉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其实我和驸马见过面。那年他十岁,我八岁。太后寿诞,说看厌了歌舞,要看看国家的少年里都有什么样的人才,于是就在那天举办了官宦子弟的才艺比试。我不能抛头露面,又好奇,便扮成宫女的模样偷偷去看。他本就是将门之后,舞刀弄剑根本不在话下。他是全场的焦点,不论文武都赢得了满堂彩。”大概因为当天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明玉的语气一下子温柔起来。

    这倒是能想象出来,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看到文武双全的将门虎子,该如何心生爱慕。八岁就想这些?太早熟了吧?自己八岁的时候在干嘛呢?纪采的思绪又飘忽起来,她拍了自己的头一下,继续听故事。

    “后来他们都留在后殿等太后赐宴,我也跟过去。他似乎不太合群,只是一个人站在侧院里。我看周围没有别人,就不知哪来的勇气跑过去,他刚好回过头,吓得我差点跌了一跤。他一伸手扶住我,结果盔甲上有个刺划伤了我的手,他居然想都没想就把我的手指放到嘴里吮了几下。”

    他没抱着你再转几圈?纪采想起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初见的经典场面,勉强忍住要问出口的话。

    “我的心砰砰的快要跳出来,窘的不知成什么样子了。他大概也发觉自己太唐突,赶紧放开我的手,颠来倒去的解释不这样手会发炎溃烂,说士兵们都是这样做,脸红的像涂满了胭脂。”明玉的脸也红了,眼睛发着光,微笑着,一副小女孩看见心仪男孩的甜蜜样。

    “我点点头表示相信他的话,他才如释重负,问我是哪宫的,赶紧回去包扎一下就没事了。我当时脱口而出,‘我是明玉公主。’他一下子就呆住了,脸先发青,然后又发白。”

    明玉噗哧笑了出来,“我还记得当时他的样子,完全傻了。”

    纪采也忍不住笑了,这个楞头青把皇帝长公主的手放进自己的嘴里,还不死定了。

    “我看到他那样子,一下子就笑了,他也清醒过来,赶忙低头跪下来。他刚要说话,我就听见太监宫女走过来的声音,吓得赶紧跑开,回头还看见他愣愣的跪在那里,张着嘴呆呆看着我。”明玉已经完全回到了当时的情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后来,我知道父皇把我许给了他,不知有多高兴。一心只想问他,当时知道我是公主后,有什么话跟我说!十年,我整整想了他十年,以为终于可以再见面,谁知道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

    纪采赶紧跑过去,怕她又哭个不停。明玉自己抹了把泪水,屈起双膝埋着头。

    唉,这就不怪当时驸马的奇怪举动了,他一定也是痛苦万分。老爸要闹革命,他要是不从就得出卖老爸,要是从就得背叛爱情,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又不甘心,只好留下这么个遗言,可怜这位悲情公主几年后才明白一切。可是到底是让她知道他爱她好呢还是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好呢。

    “采苹,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就想不明白这些事。现在我知道他也爱着我,也不枉我爱了他这么多年。”

    “这回公主解开心结了吧。驸马爱你也很深,现在一定在天上看着你呢。当年他要说的那句话你也听到了,所以你一定要快乐起来,这才是他的最后心愿。”

    “在天上?早不知跑到哪里投胎去了!”明玉一下子开朗起来,跳下床,拉起纪采,“陪我去园子里走走。”

    望着在花园里开心得走路都要飞起来的明玉,青荷她们几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一脸疑问的盯着纪采,纪采微微一笑,“这是秘密!”

    这一天终于有惊无险的过去,纪采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因为她知道自己成了棋子,正站在皇后与丽贵妃对弈的棋盘上。

    本来一直僵持着的双方,因为纪采不经意的出现,终于有了胜负的分配。

    今天这一役,胜者是皇后,但她能不能笑到最后,却没有人知道。

    看似输赢只在寸阴之时,却是经过了几番千思万虑。

    皇后仔细分析皇帝最近的举动,明白他对采苹是另眼看待的,丽贵妃始终不依不饶找采苹的晦气,正中下怀。天赐良机,怎能放过?保得下采苹,说明皇后宽容仁厚,体贴圣心;保不下采苹,说明丽贵妃骄横霸道,忤逆上意。因此皇后不但亲临仪景宫,还要带着皇帝近身太监,至于采苹如何根本无所谓,关键是让皇帝身边的人看到丽贵妃是如何的不谙圣思,回去汇报后至少也能让他堵心,虽说万般宠爱,此时多少也能对这个女人添些厌意。

    而丽贵妃岂会不知皇帝的心意,纵然是他动了心,她还是有把握,皇帝不会因此责怪她。即使有天大的不满,她也有能力完全化解。多年来皇帝的恩爱不绝,不管她要怎样做都会点头应允,是因为一个男人想从女人身上得到什么,自己了如执掌,也完全给得起。一个小小的宫人所惹起的风波,又如何影响得了她的乘风破浪?

    只是谁也没想到,阴差阳错中,较量的过程与结局都如此令人难以置信。

    虽然表面安全了,但纪采已经深深陷入漩涡当中,随时都有被吞没的危险。

    绝不是简单女人的皇后,不会容忍别人的灵动敏思在她之上,作友,死,为敌,死;

    不可能甘心失败的丽贵妃,暂时偃旗息鼓,却觊觎着每一个反扑的机会;

    绵里藏针的沁贵妃,再发射出来的也许就不是针,而是一颗炸弹。

    万紫千红的皇帝后宫,每一朵花可以变幻为一把利刃,在你目眩神迷的欣赏着它的时候,微笑着,**你的心脏。

    况且皇宫里等级森严,宫规繁复,禁锢得纪采都要窒息了。

    所有的一切,都比从历史或影视作品中所了解到的还要严酷一百倍。

    一定要逃出去!纪采暗暗发誓。尽管不知跑到哪里去,至少在民间要自由自在得多吧。

    她时刻注意着混出去的时机,也不禁开始琢磨明珠是怎样出去的。

    好在一系列事件之后,没人再来找她的麻烦,每天工作完毕,任由自己独自呆想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