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 第二十八章 空粱曾营巢

第二十八章 空粱曾营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天早上,纪采起床收拾要带走的东西,秋影也早早起来,看到她昨晚装在妆奁里的蜘蛛结了网,高兴得又蹦又跳。纪采心里跟着高兴,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等明玉起床,今天是自己最后一天为明玉工作了。

    “我和你一起去敏绣宫。”明玉看着正悉心为她搭配衣服颜色的纪采,“我也很久没去过了。”

    敏绣宫大门紧闭,门外站着几十个太监宫女,看见明玉的轿子过来,跪了一地。

    “你们哪来的?”明玉走下轿子,奇怪的问。

    “奴婢夏烟,奉皇后娘娘懿旨执役敏绣宫,听采苹调遣。”

    高大的朱红宫门被呼啦啦的打开,一股闷凉宣泄而出。

    虽然已是仲夏,可是院子里看起来更像秋天。因为几个月来无人打扫,房檐墙角结满了蛛网,绿草杂生在荒草上,尘土经过雨水的冲刷和成了泥水,再被晒干,形成弯弯曲曲的泥线或泥渦。很多房门和窗子都大开着,门廊下散落着木桶和扫帚,还有一只褪了色泽的绣花鞋孤零零躺在地上。一切都让人想象得到,当时所有人离开得有多匆忙。

    明玉湿了眼睛,缓缓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吐了出来,隐去泪水,坐在为她擦试干净的红木方椅上,看着茫然的纪采,“该如何安排你也不知道了吧?来人,叫扇香过来。”

    扇香开始调配人手,刚才还在院子里呆立的几十人有条不紊的忙起来。

    “扇香,你帮着采苹把这里理顺了再回宫。”明玉看了看纪采,好像要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只留下一声叹息。

    纪采边听扇香的讲解和安排边在心中默记。这里的一切都与锦绣宫相似,连建筑布局和功能安排也大致一样。

    后面花园有些特别,没有传统的假山或小桥流水什么的,只是一个清湖,湖边一大片草地,很开阔,这倒让纪采想起了忘庐。

    太监和宫女住的房间散布在高大的宫墙下,衣服搭在椅子上,梳子胭脂散落妆台,好像主人刚刚离开,一会儿就会回来。

    “这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办?”扇香朝房间里抬抬下巴。

    “都收拾干净,烧了吧。宫里有这样的地方吗?”纪采不愿再看,往明珠卧室方向走去。

    “有。我马上安排。”扇香转身就走。

    “等等!”纪采突然想起一件事,“你知道采苹住哪吗?”

    扇香以遇见鬼的眼神盯了她一会儿,“我,我不知道。”

    纪采自嘲的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宫人的东西先不要动了,一会儿再说。”

    明珠的卧室也是三套间格局,布置得干净利索,色调素净,少了些女儿闺房的温馨。东西摆放得整齐有序,厚厚的灰尘在无言诉说着主人的不告而别。纪采希望能找到些让她了解明珠的蛛丝马迹,但除了看出明珠可能有些男孩子气外,并无所获,也许秘密是被隐藏着的吧,不过她无意去发掘。

    轻轻关上门,她回身去找扇香。宫中哪一摊该由谁负责自己必须清楚,方便日后督促。

    突然,纪采感觉自己的心被敲了一下,瞬间的几秒失去了知觉。她停步,转身,看着紧靠明珠卧室右侧的一个扇形门洞,迎面一株古柳,长条静垂,光影斑驳。

    进去看看吧,会找到你要找的一切……。一个缥缈的声音在纪采耳边虚无的回荡,大脑有几秒钟的空白,她不由自主的挪动脚步,走进门洞。

    从外面看,这里很容易被人误会为是一个院子,但其实里面宽窄仅如高层住宅的电梯厅,只是狭长,左面是一扇紧闭的门。右边墙角放着一个大鱼缸,水已经剩的很少,有死鱼浮在水面上,缸内侧一圈圈干涸的水印。

    纪采打开房门,轻轻踏了进去。

    屋内的陈设简单,左面一张床,一个妆台,右面一个衣柜,一个大大的架子,架子上撑着素锦,一半满是蝴蝶在花间飞舞,一半下面空有百花而无蝶,绣花针针尖垂向地面。

    恍惚间,纪采看见一个宫装女孩浅笑着拾起绣花针,飞龙舞凤般绣了起来。慢慢的,一幅蝶戏花间图完整的展现在眼前,百花飘香远,千蝶展翼飞。

    她不知不觉被吸引,闭目凝神,右手划过绣锦,指尖微动,一只灵动的蝶影飞起。

    “扇香姐,除了公主寝室和隔壁房间的东西,其他的私人物品都拿去焚了吧。”纪采找到正和夏烟交待事情的扇香。“夏烟,以后公主的寝室由你负责,有什么问题就找你了。”

    宫里的空屋很多,纪采给自己找的房间还是地处僻静,孑然索居。随身物品只有几件衣服和简单的饰品,所以很快收拾妥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