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太子解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砸,把这里都给我砸了!”明成依旧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在她的指挥下,房间里早已是一片狼藉。夏烟等几个人惊恐的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想劝又不敢劝,不劝又怕自己担待不起。

    明成气呼呼的坐到椅子上,“采苹是不敢来见我吗?”手一指夏烟,“要是你们把她藏着不交出来,有你们好看的!”

    “奴婢不敢。”夏烟小心翼翼的回答,“奴婢已经派人去找了,可是没找着。”

    “哼!她以为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你们站着干什么,给我到处去搜!”

    “公主殿下是找采苹吗?”纪采泰然走了进来,皱着眉环顾四周,“何必这样大动干戈。”

    “好你个采苹!竟敢这样和本公主说话!”明成皱着小脸,一看见纪采进来更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这是一个完全被宠坏了的小女孩,只要想做的事情是不会考虑后果的,纪采无可奈何看着她。

    “公主殿下,你要是自己来找采苹的,有什么事请直接说。要是有人让你来这里这样做,那么你请那个人明天自己过来。”纪采转头看着惊慌的夏烟,“派人把这里打扫一下!”

    “你!”明成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哪里有太多的心机,她所知道的一切就是父皇突然对母妃不好了。

    她奇怪为什么在母妃宫中再也没看到过父皇,问母妃,母妃不肯说,也不让她再问,还告诉她不要出去惹事,最好老老实实的呆在宫中。父皇对母妃一向和颜悦色,现在不但不来,就连母妃去找父皇,父皇也闭门不见,更别说是自己去了。

    今天晚上去仪景宫问安,看见母妃病倒在床,神色萎靡,终于忍不住偷偷问暖月。原来母妃又去求见父皇,在门外跪了一个时辰,父皇不但不见,还让人把她赶了出去,说以后没有他的命令不能再来,否则就废了她。她问为什么会这样,暖月刚开始怎么也不肯说,后来被她又打又骂的没办法,才吞吞吐吐说是因为采苹。她不等听完,立即就直奔敏绣宫,要替母亲出气。

    “哼!你竟然敢去迷惑父皇,我不会让你得逞!”暖月说的不清不楚,但明成估计应该是这样,皇宫里不就是为这种事争来争去的吗?

    纪采不由得一笑,到底还是个孩子,再怎么摆出大人的架势也没用,她怎么会想到事情有多复杂。

    “公主殿下,东西都砸得差不多了,你也闹得够了。现在,你该回去了。”

    “不,我没闹够!”明成跳起来,回身用力掀翻自己坐的椅子,又把宫女捧着的茶杯摔到地上,叉着腰到处看,发现确实没什么可砸的了。

    “你还敢笑我!” 看见纪采竟然没事似的微笑着看她,明成又气又恨,平时自己发起火来,谁不吓得跪地求饶,这个采苹居然不怕她!

    “好你们这些奴才,看见本公主被欺负居然还傻站着不动!”明成上去踢了随身太监一脚,“去,你们都去给我打她!”

    太监宫女都低着头,东西砸就砸了,这要打人,事儿是不是有点大发?

    “回公主殿下,今天有点太晚了……”

    太监的话还没说完,明成上前又是一脚,“什么太晚了,你敢不听本公主的命令,找死是不是!”

    这些人平时就怕明成怕得不行,现在更是左右为难,知道采苹现在有皇后长公主护着不能得罪,可是得罪了明成恐怕后果更严重,只好硬着头皮要去拉扯纪采。

    “放肆!竟敢来这里无理取闹!”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如一声霹雳,吓得满屋子除了明成和纪采,其他人都跪了下去。

    太子怒气冲冲的走进来,明成小脸也吓得白了,没了刚才的气势,咬着嘴唇,心虚的看着太子。

    “你们看着公主胡闹,也不劝着点,怎么当的差!”太子暴怒,她带来的那几个宫女太监噤若寒蝉,只是磕头。

    “带公主回去!”太子看也不看明成,“以后你们要是再由着公主胡闹,绝不轻饶!”

    “不!我不回去!”明成开始耍赖,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委屈的撇着嘴,“不回去!明明是她先欺负我,你偏心!”

    “不回去是吧?十福!去仪景宫把丽贵妃娘娘请来,让她自己把公主带走!”

    十福答应一声,却没动地方,眼睛瞟着明成。

    明成果然心生惧意,一**坐到地上,哇的大哭起来。

    太子根本不吃她那一套,看着跪伏着的太监,厉声呵斥,“公主不走,你们就没办法了吗?”

    一个太监颤着音答应一声,爬到明成身边,小声说,“公主殿下,请回宫!”

    明成哭得更大声,边哭边偷着看太子。

    太子冷冷的站着,脸色阴沉得可怕。

    那个太监一咬牙,得罪公主和得罪太子没什么分别,反正都是死,哆嗦着站起身,抱起明成就走。

    明成气得手脚并用,又踢又打,“死奴才!贱奴才!你敢这样对我!看我不杀了你!放开我!放开我!”

    吵闹声渐渐远去,纪采无奈的摇摇头,“夏烟,赶紧把这里整理干净!”又对太子屈膝致谢,“幸亏太子殿下来的及时,否则真不知怎样收场!”

    “我早来了,她们怎么没找到你?”太子不再绷着脸,微微一笑。

    “我一直在采苹房间。”话说出口才发现不对劲,纪采也只好一笑,扭头看夏烟她们清理现场。

    “我刚才在明珠书房,那些字是你写的吗?”

    纪采突然想起来,下午一时兴起临摹字帖,后来就直接去的采苹房间。本来她从不在明珠书房写字的,每次都是在自己的房间写。

    “是,我忘了收起来。”

    “听说你经常呆在明珠书房看书?”

    “也不是经常,有时闲了会去看一会儿。”

    “你跟我来。”太子不再问,表情怪怪的。

    太子拿起纪采写的字,看着看着突然笑了。

    纪采脸一红,把字拿过来叠起来,又把堆在案头的书全部放回书架,重新将所有书都摆放整齐,故意把自己弄成很忙的样子。

    “你认识字?”

    “不认识字怎么看书?”转头发现太子竟还微笑的看着她,“有什么好笑的?”

    “我教你写字吧。”

    “嫌我写的难看?你写得很好吗?”

    “以后你就知道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