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01章 我愿意

第001章 我愿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当你需要勇气的时候,要坚信自已的富有。尤其在这个世界,有着天使和魔鬼相同美誉和恶名的造物主,它让每个人定要具有一颗勇敢之心。因为我们每个人面对的是一个光怪陆离、荒诞不经的世界。正如一片叶子有着多大的闪光点,也有多大的阴暗面。

    ——李胤《新世经·第一卷》

    ︿︿︿︿︿︿︿︿︿︿︿︿︿︿︿︿︿︿︿︿︿︿︿︿︿︿︿︿︿︿︿︿︿︿︿︿︿

    这是一片浓绿带欣的槐柏树,深绿怀翠间蓄养着勃勃生机与盎意,午夜末的星零月光,透过斑驳层叠的裸枝间隙,洒在他跟前不远处的草地上。恬静里稍带着丝丝幽意,沁人心脾。他就这么负着手,如一座雄踞关山,胸怀蕴着万千磅礴,气势迫人。

    “查得怎么样?”

    听口音,他已近中年。

    “段干大学士有些小动作, 昨日二皇子遣了一个人去了围城。”如果不凝神细看,中年男人身后站着的这个人很容易让人忽视。他身形伛偻,在摇曳不定的月光下,显得非常隐晦。

    他的噪子嘶哑,像一口长年破损,得不到应有维护的鼓风机,漏得严重。

    ……

    中年男人听后,一句话不再多说,仍旧负着手,看着上头哗响的纷乱树叶,竟有些出神。

    “要不要让人赶过去?”隐在月荫下的人,佝着身,问道。

    中年男人收回目光,右手一摆:

    “不用了,”转身,看了他一眼,“小家伙的安危,那些老家伙比我们更加操心”

    “走吧。”中年男人看了看夜色,迈步走出槐柏林。

    槐柏树上的皎洁月光,洒在这片朱墙碧瓦间,显得无比贵气、雍容。

    世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思想深刻却单纯。他们把这个世间的所有人简单的分成两种——小姐和杀手。但小姐和杀手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妓院。杀手杀人拿钱为了进妓院,**在妓院敞开白诱双腿,她们为了钱。

    每个朝代和年代,都离不开翠红楼之类的衍生物,比如这个时代的酒吧、舞厅。木儿抬手把烟头扔掉,迈腿走进1987Club。八、九点光景,正是这类场所开门营业的时候。

    1987Club占了锦泰大厦地下一层和地上一层,由于本是作为地下车库的关系,所以这一层反而得宽敞空透了许多,因此开发成了迪厅,二层是KTV。围城在大华国的所有城市里,总体城市现代化和开发程度只能位列中游,它没有京都政治要地的敏感,也没有沧洲做为全国经济重镇的繁华多金。好就好在它在冷清里面多了怡淡贴心的生活气息,成了很多金融巨擘休养起居的首选地。所以这里的消费水平比之京都或是沧洲,亦是不遑多让。

    迪厅大门早就让侍应生从里头打开,里头一股热意扑面烘在木儿脸上,多少让木儿感到些许的青春骚动。就在木儿一晃神的时候,跟在身后一众的男男女女外鱼贯而入,有的面容姣好,体态轻盈绰约;有的显然经过精心打扮,明眸顾盼流离间,神采飞扬绽然生俏;有的穿高跟;有的穿牛仔半裙;有的显然是下班顺路进来稍稍消遣一会儿,还是一副职业衬衫,套裙的白领打扮。

    能涉足这个地方的人,大部分只是为了一天紧张疲劳工作后的纯粹放纵和发泄。

    木儿眯着眼,细细打量着眼前不断向里涌去,又不断涌来的芸芸众生,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诶,你到底进不进去?净杵在这里跟门神似的。”

    木儿回头看了一眼,这女的身材和长相都够得上极致,上身随意搭着一件舒适小衫,下身一件小巧纯白热裤,显得甜美。被热裤紧紧包裹的性感长腿上,套着让人神往的黑丝长袜。女孩子长相身材不错,就是嘴上过于犀利,说话不留情面。这时小嘴微抿着,看上去像是一只不高兴,嘟着嘴的美丽白天鹅。

    木儿微微一笑,往旁退了一步,示意女孩进去。

    “哼……”女孩鼻翼轻轻一哼,表示自已的不满。而后移步进门,拾阶而上,看来她是来唱K的。

    木儿饶有兴趣地缀在她身后,往楼阶上跟着,两眼能看见女孩身后。娇蛮女孩可能因为喜爱,身上打底的是一件露脐装。上楼的动作幅度让女孩不得不露出一大块背肌,异常的柔嫩光滑。虽然只是豆蔻年华,但已经有了九、十性感,妖冶。

    细腰将折,纤长美腿,只看得木儿咂着嘴角发出“啧啧”叹声。自已这家Club里头要是有一两个这种水准的领台,早就火爆得一塌糊涂。

    女孩听见身后的木儿在后头发出的咂嘴声,不由得加快几步。这样一来动作更大,五分裤里包着结实丰臀的白色内裤,遮掩乏力,引人遐思的臀瓣在木儿的注目下微微溢出。

    “看够没有?”女孩终于忍不住心火,在拐角扶梯处倏得转身,瞪着凤眼瞅定木儿。

    木儿敛起眼,透着一股异样邪魅,耸肩笑了一下:“你要觉得我跟在你后面只是为偷看你那地方,那你先走。”

    木儿说完,伸手往二楼楼梯出口指了指。

    “下流!”女孩低声骂了一句,一只手压着衣裤交口,一阵急步上楼。

    木儿看着那女孩消失在楼梯出口,低头无声一笑。

    上了二楼,楼梯口一下子放宽。

    楼道外,放着一块“KTV量贩”的广告牌外,还有站着两排穿着略略紧身旗袍的迎宾小姐,靓发高挽,笑意盈脸。旗袍开衩很高,让人想入非非。

    “老板……”迎宾小姐看见木儿后,齐齐弯腰说道。

    木儿略一颔首,向办公室走去。

    隔着最近的女洗手间虚掩着,先前跟木儿闹了小摩擦的女孩站在门后,正好看见这一幕。

    KTV这块地方可说是一个南腔北调的地方,在这里消费的人群里,有五音俱佳的天生歌者,当然也有腔调不全的破锣货;漫天匝地嚎叫声、杀猪声里释放的是对青春落寞的宣泄和渴望**的强悍表达。

    木儿在办公室里坐得有些不耐烦,干脆站起身,也不把脱下的外套穿上,只余着一件白衬衫走出办公室。

    到处充斥的声响更加喧闹,震耳欲聋。过道里随处可见的公关经理,正带着一队队的陪唱MM,鱼贯来去。唯一相同的是,每每与木儿擦身而过时,无不恭敬的朝木儿欠身打礼。

    “老板好……”

    木儿稍微点头示意,继续闲庭漫步。

    在过道转角处,木儿从一间K房并没关上的门缝里,刚好看见一个小妞爬在沙发上佻脱扭动腰肢,一只手把远远不及膝的超短裙高高掀起,揎露出一片雪白肉臀。几乎一丝不遮的肉色上倒是有三只手在游动,目光向旁延展处,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学生模样的男孩,正色眯兴奋地摸着。

    木儿实在有些看不下去,门缝推敞一些,探头进去看了一下,伸手在咖喱色的磨砂玻璃上敲了几下,提醒里面的人注意风化。把里头几个明显涉世未深的小屁孩吓得不轻,惊慌失措里,差点把小姐推到沙发下。如果警察临检后通报校方,后果可想而知。

    转身又下了一层,迪厅远比二楼更要狂热火爆。递侍员在复合式回廊上来来往往,跳舞跳到有些疲累的顾客干脆也在上面小憩。震人心魄的DJ嗨曲夹带着硬金属曲风,让人心血迸张,几近鼓动。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各色活力男女,挤在中间下沉式的舞池里狂性摇摆,这里面白领占了大多数。

    高台上的领舞员衣着暴露,薄薄短短的裙摆完全压不住喷薄欲出的蛊惑,有时曼妙体形一抹一转,能隐约瞧见掩藏在短裙里的那一抹颜色。

    “嗡…嗡…”

    “啪!”木儿把门一关,将嘈杂声响摒挡在外。

    这里是员工更衣室,上班期间自然没有人。开了盥洗盆上的水龙头,轻轻掬水洗了一把脸,才稍稍缓了一口气。外面太吵了!

    忽然,木儿听见更衣室里间好像传来一些碎语。慢慢循着声找了过去。

    越是走近,听入耳畔的声响越是真切,还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听到悉悉簌簌的衣物摩擦声。

    “你爱我吗?”是一个女孩声音。

    木儿这才清晰听出男女抑制不住的喘息。

    “爱。”男的不置可否。

    “你爱…爱…爱…我吗?”女孩有些不踏实。

    男的没有出声,已经有些不以为意了。

    “爱……爱我吗?”女孩仍然执拗。

    “嗯~”回答女孩的,是她自已的一声低叫。

    男的趁着女孩注意力并不在下面,一挺而入。

    木儿听到这儿,头一甩,轻着脚步走出更衣室。迪厅外躁热气浪和震耳音乐迎面又扑了过来。

    那个女孩叫小翠,去年刚从农村来的,很朴实、秀静的一个女孩,工作又认真。听说她一个人要负责小弟的全数学费,这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想想更衣室里传出的声音,和平时那个朴实诚恳的女孩,木儿怎么也不能把两者重合在一块。

    但随后想想,又释然了。每个人都有自已的生活,活出跟别人不同的生活,才叫做人生,不是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