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02章 失身

第002章 失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欢乐时光总是易过,3点整,1987Club打烊了。

    木儿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愉悦。因为家里有个她,也正因为她,把原本一个冷冰冰的家,粉妆成一个让自已翘首以盼的天堂。

    拐了两个弯,到了小吃街。说是小吃街,那只是一个美其名曰的名字。这里只是一条靠近贫民居住区的马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些人推着简易小车在这里摆上流动小吃摊。白天做正职,晚上则做些边职,补贴家用。这是这个阶层所有人,普遍对于生存的简单理解,实在而有效。

    淡嫣然开着宾利ental GT个性车,慢慢跟在离木儿七、八十米开外。舒适小衫已经换成一件粉色露背装,似乎这副打扮才能真正搭调这个肆意挥洒青春的夏季,她就像一只有着致命好奇心的小猫。

    这个像迷一样存在的男人,他究竟有多少种可能让人猜测呢?

    “啊!”

    就在淡嫣然胡思乱想后的一抬眼,才发现自已愣神间,已经被那个该死的家伙发现了!他正站在跟自已不出十米的距离,不以为意的笑着,带笑的眼神看着坐在车里的自已。淡嫣然咬着嘴唇恨着自已的粗心大意,怎么就给发现了呢?

    木儿两手抄兜,看着这位有趣并且性感的美人儿把车开到路边,看着她心不甘情不愿的下车,嘴嘟得鼓鼓的,不满意思明显。

    “跟着我干什么?”木儿看着她那副表情,一阵好笑。

    出乎意料的笑意倒让正在嗔怨气头上的淡嫣然有些不安,讪讪对木儿瞪一眼:

    “你,你笑什么?”

    “嘿,”木儿深深吸一口气,缓了一下脸颊有些僵的脸肌,“我在笑你也太不专业了,从Club跟了我一路,这 一路下来,真是谢谢你的光照。”

    淡嫣然看着眼前男子那双有些邪魅的笑脸,转身再看看自已车子的车头,羞红渐渐漫上脸。

    自已的车头灯一直开着,居然“光照”了人家这么久。

    “什么…什么呀,这路是你家开的吗?”失措的淡嫣然强自狡辩道。

    “嘿…”木儿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跟她多做纠缠。

    伸手指了指不远外的烧烤小摊问道:“饿了吗?”

    这一路的烧烤摊,就数木儿指着这家生意最好,摆放着不下5、6张的小方桌,全部让食客占满。人人都在忙着扯肉嚼咬,大口大口灌着冰啤。美味滋爽的口感,让路人都能感同身受一般。

    木儿看得出这位一身透着娇蛮野辣,却戴饰不凡的少女出身绝对非富即贵。

    少有大胆的淡嫣然却在这时鲜有的扭捏起来,看得出她从来没有吃过路边摊。正犹豫不定时,一声轻巧巧的“咕噜”声响起。

    ……

    气氛多少有些尴尬,木儿带着勃勃兴致低头打量着她那处精致小肚。

    淡嫣然的脖间还有耳根处,泛着妍红。愤恨的表情里又像是寻找着自已刚刚丢失的勇气,狠狠的一跺脚,朝唯一一张留有两个空位的桌子走去。

    整个马路牙子上的人,全都睁圆着眼看着。女孩的美惊艳着全场的食客,那是一种脱离出他们生活层次的娇妍。雍容华贵的气质,还有精致到极点的美冶,无一不让人触目惊心,或者用惊心动魄更加契合!从发现美,到希望,到奢望,到绝望,再到绝望后的愤恨。最后,在场的不在少数的人,盯着美女身旁的青年,不怀好意。

    木儿笑嘻嘻坐下,朝摊主招手:20串孜然羊肉,10串鸡翅膀,5串鸭胗,3串鱿鱼,两瓶啤酒。“

    “好嘞!您稍等~”摊主学着古时跑堂伙计的腔调,一声吆喝。

    这一桌除了木儿和淡嫣然,还有两个人。一个衣着邋遢,脏兮兮、身高不到一米光景的年轻小道士。脸上长着几颗格外显眼的青春痘,正自顾自的啃着一块鸡翅,焦流的油渍抹得他满腮满颊都是,偏又用已经污得精精亮的道袖,时不时的抹着腮颊,更显得难以入目。另一位戴眼镜的小青年,斯文倜傥,文质斌斌,一头白净脸面。正用纸巾捻着一串牛肉慢条斯理的吃着。桌前的碗里还架着一只新鲜出炉的烤全鸽,用一根铁条串了个对穿,看来他的肚量不小。

    木儿看着左边的女孩,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淡嫣然”淡嫣然往木儿身边挪了挪,显然对那位年轻道士深感嫌厌。

    木儿看看仍然旁若无人,大展身手的道士;还有一副心不在焉,踯躅浮散的淡嫣然。

    “这名字不错,趁着还有些时间,我给你讲一个笑话?”木儿问道。

    “好。”精神放散的淡嫣然,注意力终于集中起来,居然忘了问木儿叫什么。

    “说呀,5千多年前,京都里有一位名厨,叫李三变,尤其擅长烧烹之术。有一天,他烧了一道怪菜,又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名字用来命名。于是李三变就在自家店门外张榜求名,说是只要有人能起一个和他那道菜相配的怪名,赠百两。”

    说到这里,木儿故意留白,好睱以整地看看着已经急不可耐的淡嫣然。

    “那是道什么菜?最后有没有名字?”淡嫣然挨着桌沿,上身逼着木儿问道。

    那斯文眼镜男也放慢食速,看样子也被木儿讲的这个故事吸引住了。

    于是木儿接着说道:“那是一道烤火鸡,烤的仅仅是鸡头,还有鸡**,没有鸡身。那张贴在店墙外的榜纸,一连半个月无人问津。出乎意料的是,一个从外省赶考入京的落迫书后,一看榜题,伸手就揭。见了李三变,说了两个字,拿了百两奖银就走。你猜猜是哪两个字?”

    说到这儿,擅于说故事的木儿又卖了一个关子。

    这问题可问倒了淡嫣然,只见她一只手撑着下巴,蹙着眉苦苦想着答案。一旁的眼镜男用食指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也在想着。

    淡嫣然最后是穷尽脑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眼镜男又不慌不忙的吃起牛肉,他把他的无知掩饰得极好。

    “是哪两个字呀?”淡嫣然有些沮丧。

    这个当儿,先烧烤出的10孜然羊肉送上桌,木儿抽了一张压花纸巾,包在尖条上,递给淡嫣然。自已拿起另一串咬了一口,说了两个字:

    “**。”

    淡嫣然两只丽眼一骨碌,险些没坐稳。

    木儿忙伸出手,扶着她那粉藕滑白的小肘上,才让她坐定。

    淡嫣然才坐稳,联想到那两个字的精彩处,忍不住笑起。

    “咯咯…”

    她这一笑倒不要紧,可把周围这些男人给笑痴了。这美女一笑果然能倾国倾城来着,笑颜如魅里,加了无数份亲力。像清新晨露,又像春风,沐入心肺。

    木儿就在这种嘻笑打闹的氛围里,和淡嫣然混得渐熟。

    ︿︿︿︿︿︿︿︿︿︿︿︿︿︿︿︿︿︿︿︿︿︿︿︿︿︿︿︿︿︿︿︿︿

    清凉入夏的晚夜,多多少少消去人们或少或多的睡意。

    木儿奋力挺腰站起,看着旁边酽酽然已经有了几许醉意的淡嫣然:

    “该回去了。”

    “你每天都到那里?”淡嫣然脸颊上带着轻轻酡红,滞着一些欣快表情,看着木儿,淡嫣然指的是1987Club。

    “嗯。”

    这时的淡嫣然眉如一弯新月,嘴角微微斜翘,带着醉意站起身,笑意款款。心情正高兴的她,轻晃晃的身子宛如一步三摆的柳絮。

    年轻的脏道士仍在放开手脚的大块朵頣,并且毫无顾忌。斯文的眼镜男仍在慢条斯理的吃着他手上的烤全鸽,镜片上时而滑过一抹儒雅闪光,跟夜里洒下的清冷月光交相辉印。勤劳的烧烤摊主满头大汗的翻转着手上的肉串,沥出的滚烫脂油结成珠,滴在旺盛碳火上,炸起的“滋滋~”声不绝于耳,腾起油烟火时不时的将摊主吞没。

    当一只烤半鸡滴下它的第一滴焦油,引得油烟炭火腾起一人高时,这个夜静如水的城市就不再平静了。

    “呯!”的一声枪法响划破晚空。

    烧烤摊主一声闷哼,身体顺着强大的弹道撞击,不能自控的向后撞飞,直到重重的跌在五米开外的地上,手上一把手枪再也无力握紧。而这时,腾起的油烟炭火刚刚回复正常。吃宵夜的人群,一下子哄乱起来,人人抱头乱窜,急于逃命。碗盏落地溅碎的声,尖叫声,嘶喊声混于一处,不绝于耳。

    淡嫣然霎时脸色苍白,起身抓住木儿的手,惊慌让她的舌头有些打结:

    “快…快跑!”

    可是,淡嫣然一连拽了木儿三次,都没能拖动若无其事的木儿。

    “坐在我旁边,没事的。”木儿不曾回头,但他的言语仿佛有一种难以言语的魔力,竟让淡嫣然强压心神,乖乖地依言坐下。

    整条马路沸成一锅粥,搅乱不堪。但令人讶异的是,离中枪者最近的一桌四个人,除了脸色惨白的女孩外,其余三个人面容沉稳,泰然自若。年轻小道士仍在拼命消灭手上最后一串鸡翅,斯文的眼镜男正小心的啃着他的乳鸽,时不时还用纸巾擦拭一下嘴。剩下一个人更是难以琢磨,两只手肘叠压,枕着桌沿,不以为意的看着四处逃命的人群。镇定、从容得过份!

    突然,在逃跑人群里,冲出3名持枪壮汉,对着木儿就要开枪。

    “呯!呯!呯!”

    三声枪响过后,地上又多出三具死尸,殷红热血向低而流。

    木儿仍然好端端的坐着,手肘叠压,枕着桌沿,依然一副不以为意的悠然模样。

    三枪的时间,才短短几秒。但恰恰就是这几秒,引开了匿藏在高楼某处狙击手的注意力,对于一个顶尖的杀手而言,一晃而过的几秒,足以完成很多的事。

    三秒后,惊变乍起。

    一只沾满涂椒的烧烤铁条,顺着一条让人讲不清,说不明的诡异弧线,眨眼间刺向木儿心脏,近在咫尺!眼镜男那两面大圆镜片闪着噬人寒光,嘴角往一边斜斜咧着,露出一抹得意杀戳。

    ……

    烧烤铁条将要至,却未至的千钧一发间。一只手,一只脏兮油光的手,突兀的横在铁条和木儿的脖间,恰恰架住铁条誓不罢休的去势。手上捻指绽开,如同孔雀开屏般,一掌叠劈在铁条上,铁条实在扛不住充沛气机,顺着掌势打在眼镜男的胸前。

    ……

    两眼瞪圆的淡嫣然只能傻傻地看着,她也只能看着。

    眼镜男鼻梁上的眼镜,在催发的庞大气机前,瞬间寸寸溅碎,这是一股慢劲。在碎落的镜渣刚刚落地前,眼镜男座下的木藤椅“轰”的一声,散成齑粉。最后又是“咚~”的一声闷响,淡嫣然甚至感得脚下的地平线都上下颠簸起来了。

    抬头仍是傻傻地看着年轻小道士,他正拿起还没啃完的鸡翅,又咬一口,继续用着那管脏兮兮、油光滑亮的宽袖,抹去嘴上流腻的油渍,仿佛刚才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无关。

    再看一侧的木儿,他正神情如常的掏出钱包,拿出50元大华币压在小方桌上。

    “结账?摊主都死了,他还结账?”

    从惊变里回过神的淡嫣然两眼绕雾,脑袋现在还跟一团浆糊一样,傻傻的。

    木儿拉着此时变得无比乖巧的淡嫣然,刚想起身离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转脸对着瘫坐在地上的眼镜男说:

    “替我带句话给你主子,”

    木儿说完半句,抬头看了看夜色。

    “我还活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