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03章 罪人 上

第003章 罪人 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送走淡嫣然后,木儿沿着熟得不能再熟的小巷,进了锦园。这是一处物业小区,当初之所以选购这处房产,主要是因为她喜欢这里的向东窗台,因为那扇窗台可能是整座围城里,迎接第一缕晨光的入口。当然,也是她迎接第一缕晨光的心灵出口。

    锦园离1987Club只有两支烟的工夫,木儿喜欢在两者之间独自往返,走得轻松,也惬意。进了锦园,顺着花墙茂盛的甬道指引,踏着脚下的鹅卵石,找到家的方向。

    木儿狠命地最后吸了两口烟,然后把烟头摁熄了扔进垃圾桶,最后刻意地整了整衣袖,才小心翼翼地敲门。

    “我回来了!”木儿心情些许轻快又有一些安宁。家的定义只能用来体会,它给你带来一种沉醉,一种洗涤,一种落淀。

    防盗门开了一口小缝,探出伊儿可爱的脑袋。甜美而俏皮的笑意让木儿瞬间心情大好,偶尔扎起麻花辫的伊儿变得格外的天真。淡淡染了些金棕色的刘海和辫梢让清纯俏美呼之欲出,扎在上面的全黄色头绳又偏给了木儿一个不小的讶意。蓝白相间的公主小衫给木儿简单又清凉的美感。

    “我们的伊儿今天打扮的很美哟。”木儿忍不住夸了起来,“比成天电视台上的那些花枝招展的明星还漂亮,嘿嘿。”

    木儿换了鞋走了进去,伊儿满脸红红的。脸上却是少有的笑意盈盈,把木儿脱在外面的鞋儿放到大厅里的鞋架上,径自走到洗手间木儿跟前手上打着手语说道:“累吗?”

    正在刷着牙的木儿含糊不清的应到:“还好。”

    一会儿的功夫,伊儿一蹦一跳地偎坐在木儿的身边。拿了瓶易拉罐啤酒费力的拉着起子,“啪”一团雾气喷薄出来,打在木儿面上有些湿意。伊儿俏皮地吐着舌头把它递给了木儿,眼睛跟着睫毛一眨一眨着。

    木儿按了一下遥控,影片进机。

    喝着啤酒,让自已保持醉意,但却清醒,有一种放纵自我,又有一丝约束的超快感。

    伊儿喜欢这种天然的依赖感,依赖在爸爸身边,陪他看喜欢的影片,一起欢喜,一起为剧中人物的不平遭遇感怀。一起悲怆,一起为剧中的跌宕情节激动。

    《返老还童》说的是名唤本杰明·巴顿的主人公以七老八十的模样降生人间,此后却随着时光流逝而越活越年轻。故事跨越将近一世纪,探讨在时间长河中逆水行舟的滋味。最后,巴顿的实际年龄仍在向上增长,并终以婴儿状态入土。

    木儿之所以选这部电影,就是想知道人类在时间长河里逆道而行的全新感觉。

    “嘻嘻,那个杰明·巴顿的主人公的推演者皮特以小青年的嘴脸,钓上布兰切特的时候,他都能给人家当爹了。”

    伊儿关了影机,仍然兴致不减地对木儿打着手语。

    木儿抬头看看心情愉悦的伊儿,事实上,伊儿每时每时似乎都保持着愉悦的心态。她是一个美丽到让人无话可说的女孩,虽然有些小遗憾,但她一直都是完美的。至少在木儿心里,一直这么认为。

    “年龄对爱情而言,只是时间的界限,但它并不能让人畏惧成沟壑。”木儿说。

    伊儿听了这句话,似乎若有所思。

    ︿︿︿︿︿︿︿︿︿︿︿︿︿︿︿︿︿︿︿︿︿︿︿︿︿︿︿︿︿︿

    木儿第二天并没有去1987Club,早上带着伊儿去了趟医院复诊,下午又忙着为伊儿找一位高水平的家教————伊儿的学习能力很强,所以木儿必须随时给她换家教。这么一忙活,就到了傍晚。

    外头昏黄夕阳穿过花格子窗儿照在墙上,金花花的一片。开着窗的帘布在习习凉风吹送下像是一片金色麦田,滚着汹涌波涛一般的壮丽。看着还在厨房里忙碌的伊儿背影,木儿心里忽然由衷地感谢起伊儿来了,是她把自己时时处于流浪漂荡的心收了回来。是她给了自已一个念想、一个牵挂。要不是她,这种昂贵、奢侈的归属感木儿估计是一辈子也奢求不到。想想自已的理想生活:一座古远石桥下的潺潺流水,羊儿不知忧愁地散在远处草地上啃着草。那**洁羊毛比天上的白云还白……

    窗口的风铃发出的“叮叮”声儿清脆的响着不停。透过窗外的物业大楼,看见这个夏季火得一塌糊涂的影星——克里斯蒂娜做的广告。口上抿着水里透亮的水彩,浑似天然的婴儿皮肤的小脸吹弹可破似的。眼神佻脱已极的拿着一款最新手机凑在嘴边做着亲昵要吻状,想来那些争相购买这款手机的人,买的估计只是克里斯蒂娜给予的那份亲昵和爱吻感吧?木儿转而看着正在厨房里轻车熟路、乐于打扮成厨娘的伊儿,眼里少了一份冷清清,多了许多关切切地温热。

    “啪儿~”木儿正思绪飘远地想着那些年的那些事,重要的还有那些人。从厨房里突然传来碗盏摔碎的脆响。惊得木儿像支压成满月劲弓似的箭,“腾”的跳了起来,连地上的板鞋也顾不上穿,飞似的地跑到厨房。

    “怎么了?”木儿搂住冷缩着、有些怕的伊儿,柔缓地问到。伊儿有先天的心脏,不能受到一丝惊吓。

    伊儿伸着颤微微的手,指了指地上那只正在“嗤溜嗤”四处乱跑的蟑螂。心里头怒气四起的木儿拿过一柄瓢勺往地上敲去。伊儿吓得背过身靠在木儿肩上不敢看,如兰气息茸茸滋着木儿耳根处痒痒地。

    “孽畜~”还不解气的木儿末了还愤愤地啐了那厮尸体一口。

    “爸爸,勺子不能用了。”伊儿眨着眼睛看着木儿。

    “不能用了就不用了,改明天我们买个新的。”木儿看了一眼地上的瓢勺,浑不在意地说。

    “可是,我们的晚饭还没做完呢。”

    ……

    木儿有些语结。

    ……

    “呃…伊儿,我昨天发现我们小区外面好像开了一家粥店。要不去那儿吃?”

    “好。”伊儿侧着脸想了一会儿,点头。

    两人分头准备了一会儿,木儿换穿上了一件休闲的短袖T恤。伊儿则是加了顶毛耸耸的六角帽,整个人显得越发的纯透起来。

    “伊儿越来越像天使,爸爸都不敢站在伊儿旁边了。呵呵~”木儿打趣到。

    “嘻嘻~爸爸你怎么穿这么少?我给你拿点东西添下。”伊儿发现木儿身上穿得少了,转身进了木儿的卧室,给木儿拿出来一件外套和一顶帽沿上故意脱了线的运动鸭舌帽给木儿置上。

    伊儿自然而然地站在木儿身前,帮木儿整着衣领。木儿平视着紧贴站在自己跟前的伊儿,看着伊儿小巧的挺鼻,认真恬静的眼神,竟有点恍惚了起来。要说伊儿很依赖木儿,可自已又何曾不依赖着伊儿?木儿突然间发现,如果失去了伊儿,自己的生活一定会乱七八糟到一塌糊涂。似乎生活里的苦乐甜涩也只有伊儿才能让木儿有倾吐的机会。

    ︿︿︿︿︿︿︿︿︿︿︿︿︿︿︿︿︿︿︿︿︿︿︿︿︿︿︿︿︿︿︿︿︿︿︿︿︿︿︿︿

    走在初初入夜的街道旁,正被微风鼓动着,说着“哗哗”私语的乌桕树伴着木儿和伊儿,像是走在一条漫漫没有终点的长路上,斑驳陆离的光点和时暗时亮的阴影烘托着静谧。木儿仍然陷在刚才的思绪里,看着正兴致泛泛一蹦一跳、有时倒着走并甜甜看着木儿,有时又在木儿后头拱着木儿快步的伊儿。木儿更有感慨,

    感谢上天把她带到我的身边,她带来的不止是馈赠。她的快乐很纯,没有任何附加,她的笑脸很真,没有一点牵强,没有一丝的情非得已,没有一丝的身不由已,更没有一丝的无何奈何,没有一点与身俱来的附带……

    “爸爸,你在想什么?”伊儿觉得木儿从家里出来一直都在若有所思的想事情。

    “你是天使!”木儿笑咪咪地看着在自己前头倒着走的伊儿,“爸爸说伊儿像天使,会飞的天使!!”

    “嘻嘻~”

    两人正笑着的时候。

    “吱”一辆宾利ental GT在两人身旁停了下来,车灯照的前头路面亮堂堂一片。车窗慢慢打了下来,淡嫣然的脸从车里探了出来。脸上一丝表情也不带,问到:“去哪儿?”路过的软风吹得她额上的刘海飘飘然,有点像玛利莲.梦露那蠢蠢又急欲飘飞的裙摆。伊儿从木儿的另一侧探出甜美可掬的笑脸,算是给淡嫣然打了招呼。

    “和我们家伊儿到外头吃些东西。”木儿的口气更冷。

    淡嫣然伸手轻轻一捋额前的刘海,略想一会:“正好我开着车,也要找个地儿填肚皮,上来吧。我请客~”

    木儿坐在舒适的真皮座椅上,心里不安的很。总觉自己上了贼船,命运多舛了起来。伊儿则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窗外的勿勿而过的远景。脸上的笑得还是甜甜的、浅浅的。车里舒缓的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歌声空灵,意境悠远。有点像王菲的《人间》,又有点像萨顶顶的《万物生》……

    “我们去哪儿吃呀?”淡嫣然看着气氛有些沉闷,开口说起话。

    “吃些粥吧,清淡些~”木儿这才回过神来。

    “吃粥下次吧,这是我第一次请你妹妹。一定要隆重才行!”淡嫣然两手控着方向盘一边不在意地说着。

    妹妹?

    妹妹就妹妹吧……

    他看得出淡嫣然并不是恰巧路过。锦园小区地处位置并不是繁华地段,傻子才信。淡嫣然明显是对自已有些想法,但木儿已经麻木了。当初母亲在那处高墙大院尚且落得那般下场,何况在这座城市里。在这里,物欲凭空放大无数倍。人们把自己打扮的性感清纯、焕然一新。清纯有人追求,性感有人需要。但是不论是清纯的女人们还是性感的女人们,因为她们需要钱。她们清纯了,性感了!爱情却玷污了。一杯清水加了咖啡,成了饮料。用了苞谷成了白酒,它还是一水,可是谁又会记得它是水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