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04章 罪人 下

第004章 罪人 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木儿伊儿两人跟着李珊瑚到了一家川菜饭店,淡嫣然拿出一张金卡在知客的引领下进了包房。这个时间段有太多的人来吃饭!楼下人头片动,一眼的黑压压。划拳行酒令的吆喝声,声声不绝,大人小孩其乐融融。

    显然淡嫣然经常来这种高档次的地方,一进来也没怎么退让。拿起菜单就刷刷的像唱菜名似的点起了菜,两眼也不带眨一下。似乎这地方是她家开的一样,什么贵的点什么,什么特色点什么。什么新鲜没吃过的点什么!木儿过惯了居家小住的日子,也不是没钱,只是习惯了清淡生活。现在才明白有钱人到底和平民根本区别在哪儿了,是作派。老百姓在乎的是吃饱,有钱人在意的是吃得爽,包括花钱花得爽。

    木儿扫眼看看桌上满碟满盏色香俱佳的菜,油滑晶亮一片。 秀色可餐这个成语是不是原本就是形容这个的?

    淡嫣然泛着笑颜。

    “伊儿,你还要些什么?”感觉从见面一伊始,眼前这个女孩子一句话都没开口过。这个女孩太静了!

    “够了,谢谢姐姐。”伊儿甜甜地比着手势。

    “木儿!”

    淡嫣然实在想像不到,眼前这个文静柔美的女孩会是一个不能讲话的女孩。惊骇的有些不知所措,“她…她…”

    “她能听得到,只是不能讲而已。”木儿闷着头,情绪有些低落,这个问题总是让他心情郁结,健全的人永远不能了解不能张口—交流的痛苦。

    “对不起。”淡嫣然真心道歉。

    “没关糸。”木儿伸出手放在伊儿头上轻轻的抚摸,“爸爸爱你~来,开动啦。”

    伊儿只喝橙汁,木儿跟淡嫣然浅浅地喝着可乐。偶尔给一边静静听着的伊儿夹着菜,伊儿则俏皮的有空没空地给两人夹菜添可乐。有时听得高兴还比划着手话,木儿一旁翻译着。一会儿的工夫,气氛熟络起来,淡嫣然时时发出阵阵笑声。

    木儿夹了一块香辣肥鸭放在淡嫣然面前的碗里,淡嫣然明显一愣。她经常出过大场面交际,霎时的失态很快便掩饰了过去。只还过本来清亮的眼眸里更多了一份喜意!

    正当一男两女三人聊得高兴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穿着时尚、有品味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满是歉意的大堂经理。男子满眼狂喜,而且有些喜不自胜,对着已经露出很是厌恶神色的淡嫣然表白道:

    “淡嫣然,我是爱你的,除了去死,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死都不愿意,这爱也不咋嘀!这份爱意、这份表白也挺独特的。木儿心里暗想。

    像是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只玫瑰,单膝下跪显得狂热而绅士。对着看样子正强自按捺着怒火的淡嫣然表白道:“淡嫣然,我是爱你的!真的,如果你是这支娇嫩怒放的鲜花,那我情愿是砣牛粪。如果你是那道划天而过的霹雳,我就是那只高耸在楼盘上吸引你的避雷针。如果你是那一阵风儿,我就是那些沙儿,我们缠缠绵绵走天涯”

    在场的木儿和伊儿一听到这位仁兄如此忘怀露骨的表白骇得一身鸡皮疙瘩和冷汗,那位经理拿着手绢一个劲儿的擦着汗珠。显然这房间里的空气好像燥热了许多!

    “如果”

    “够了,范坚强!我不喜欢你,你也别费劲了。你说你出国出了几年,拿了个电气学位回来。别人跟我说你关电脑从来都是直接拔插座,你打字从来只用手写输入法。你就别浪费我的生命和你自己的生命了!”

    “淡嫣然,你不能这样对我”范坚强一付痛心疾首,又恬不知耻的说,“你不能这么残酷的断了我对你的深情,喜欢你是我的权利,你喜欢不喜欢我是你的权利,淡嫣然!正如我对你绵绵深情一样,我是一个坚定不移的人,我不会放弃对你的苦苦追求。我在这儿正式对全世界宣布,淡嫣然,你是我的女人!!我的!!!”

    “白痴!”木儿心里暗骂道。纵观古今中外好像还找不出一个脸皮厚的,能跟这位范姓男子相提并论的人吧。

    “淡嫣然,你不是说我没才吗?好!我这就随兴做上一首,好让你了解,我其实是一个惊天彻地的诗才!”范坚强雄骄气昂,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你就吹吧,诗才肯定远远够不上,我看是湿材吧。”木儿心里嘀咕着。

    范坚强很有些样子的来回踱着方步,略有思量一番:

    我愿意是急流,

    是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

    淡嫣然看着范坚强,想从他眼里看出一丝抄袭的迹象。厚颜无耻这种东西其实跟其它东西一样,只要多练练还是能做到浑然天成并且不败痕迹。范坚强自从猛追狂赶淡嫣然后,对抄袭很快就有一手独到领悟。并且自成一派,独树一帜!从古到今,从中到外。从死人到活人,又从活人到死人。抄的多了就像那些盗墓的小贼一样,刚从业时连死人的身都不敢近,熟络了以后进墓如同进自家领地一般。范坚强抄着这些才气沛然的诗词,难免也沾染了一些骚气?

    木儿伊儿两人相对看看,脸上抹过一丝笑。木儿动起筷子夹起一只龙虾放在伊儿的碗里,嘴里咕哝:“虾扯蛋~”

    哪成想,范坚强这小子偷鸡摸狗的勾当干多了,成的一副弱者心态,听觉格外敏感。这话也成了一缕若有若无的云烟,飘进了他耳里,这还得了?猫尾巴给人踩了,虽然不疼,可还是叫一下,表示抗议的!

    “你这是对艺术的犯罪!对文化的辱没!!你这是对伟大的人类文明赤露露的挑衅!!!我是一个正经的文化人,我对文化有着强烈的归属感。我是一个有文化的人!”范坚强理直气壮的怒视着木儿。

    “伊儿,告诉他这是谁的诗。”木儿毫不在意地说道。

    伊儿微笑地从随身小包里拿出纸跟笔,摊在桌上写起来,范坚强一对小眼贼溜溜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上拿着的那束玫瑰有点颤,鼻梁上那副眼镜遮住了他的想法。

    伊儿把笔帽儿套上后,然后把那张纸递给了淡嫣然,笔容还是一如既往的安然。

    “这是一裴多菲写给他妻子尤丽亚的情诗,可惜我不是尤丽亚。”淡嫣然侧过脸来戏谑地看着还是单膝跪在的范坚强,“要不要我把后面几段也念出来?”

    “你也知道的,我是爱你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范坚强毫无尴尬的长身而起。

    “就是死不值得是吗?”淡嫣然说道。

    ……

    “他是?”范坚强求情不成,转而求其次,发现好像这里还有一个疑似情敌的人。立刻毛发充血,敌意愤张。孔雀开屏不单是示爱,它还要吓唬情敌。

    “我是她的…”木儿正身起来刚想自我介绍。

    “他叫木儿,我现在的男朋友。他叫范坚强,一直想当我的男朋友。”淡嫣然一旁抢着介绍了起来,后头一句多少带些戏谑和挖苦。

    这一讲,木儿立马头就大了起来,这不是硬把他往火坑上推吗?谁都看出眼前这小子不是一个善茬。不过,既然淡嫣然这么说,也是希望木儿能帮他。算了,演戏要演全套。就帮淡嫣然圆了这个谎!

    “噢,前辈你好。”木儿忙伸出手来跟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范坚强握在一起。

    “哼!”范坚强抽回手,极为仇怨地瞪了木儿一眼。颓然走了出去,那比啤酒底还厚的镜片闪着阵阵寒光。站在一旁的经理连忙过来小心万分地赔着不是,怕怕的样子,十分可爱。

    “郑经理,好歹饭店里我们家也占了一些股份,我拿着金卡你都让人闯进来,那要是普通的顾客呢?”想不到淡嫣然家竟也是这个若大饭店的股东。

    “这个,这个…其实范少爷也在隔壁包间里吃…”郑经理手上拿着手绢擦得更勤。

    正说着,门又开了。鱼贯进来几个满脸通红的人,酒气醺醺地对着木儿说道:“我们听说你是李大小姐的男朋友,赶紧过来结识结识一下。来,干了这杯。”那男的也不等木儿阻他一口就把杯里的酒喝干,一脸的挑衅。

    木儿桌上的可乐被他们撤去,换上大杯倒上剑南春。凛冽酒气盖住了可乐和橙汁的甜味。

    “喝呀,喝呀!…”几个人一个劲的起哄到。

    “来!”木儿把空杯往桌上用力一墩, 木儿一声不吭地操起桌上酒杯一仰而尽,杯底朝下,一滴不留!

    "看样子,你哥哥很能喝。"淡嫣然抱着手。

    伊儿眼睛眨了眨,微微点了一下头。刚喝完一杯酒的木儿已经顺着桌沿滑倒在地。

    醉了。

    … …

    “嘭~”伊儿手上忙乱地把门顶开,和淡嫣然扶掖着醉得一塌糊涂的木儿晃晃悠悠地进了卧室。

    木儿在床上重重一躺,不省人事。

    “你不是说他挺能喝的吗?”淡嫣然问道。

    伊儿拿出一张纸:“刚才他们喝的是高度的白酒,爸爸平时喝的都是啤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