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05章 单人床双人房

第005章 单人床双人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真是的,不会喝,就别喝那么多呀。”淡嫣然口上这么说,语气里带着关心抱怨。

    甩了甩酸麻手臂,偷空打量起卧室的布置。

    晚风吹打着窗口那串风铃,发出的“叮叮”声儿清脆的响着不停,连着它身后的是连绵不绝的黑夜。星星点点,听上去只有那些零星的蝉儿在悉悉索索的叫着,夏尾的时节快到了,不知道这段时间是不是它们最后的辉煌还是近于的暮昏的哀唱?夜风吹着园内树儿簌簌哗响,夏末苍凉更胜以往。

    “啊~”淡嫣然觉得嗖嗖着凉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手臂一紧。吓得自己一跳,才发现是沉醉里的木儿攥着自已的臂腕不放,嘴里迷糊不停地喃喃自语着。

    “母亲,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而后嘟囔声越来越底,直至没有。淡嫣然忽然心里一暖,抽出手来软握着木儿的大手。

    ……

    ︿︿︿︿︿︿︿︿︿︿︿︿︿︿︿︿︿︿︿︿︿︿︿︿︿︿︿︿︿︿︿︿︿︿

    淡嫣然的心情儿特别好,手上的车钥匙跟着她的心情,和她嘴里哼出的歌儿,随着一层层楼梯,一起一落着。

    楼道口那线昏黄的灯火没能掩埋她那愉悦明亮的心情。这时听园里的那些知了儿最后生命时光里的私语,也不是那么的悲悲切切。悉悉索索的蝉调好似成了大象稀声的华丽乐章。路过本是芳草萋萋的绿草地,走过一点也不漫长的甬道。开了车门,“嘭”的一声,把她的快乐、跳佻心情劲儿全然、

    一丝不漏地收进了车里。那歌儿的舒畅、人儿的美艳!留给范坚强的——依旧是漆黑一团、毫无生气铁冷一片的夏夜。范坚强嘴里使劲啵着已经烧到**头的烟嘴,恍惚里也没发觉手指尖传递来的热烫。一明一灭的烟亮和擦肩划过的灯光显然对比强烈而且格外落寞!

    范坚强自认为自己是神一样的男人,那是因为从小到大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当无度的索取变成一种习惯的时候,无端无由的失落总是排山倒海一般拥来。心似狂潮!他觉得自己心里少了一块肉,虽然这块肉原先根本就不是他的。但他的愤恨偏偏控制不住,早就像决了堤的大坝泛滥成灾,一发而不可收拾。更像千里覆原的洪水猛兽一样,势不可挡!他恨死了这那个淡嫣然所谓的男朋友——木儿,他很可恶!是的,他非常可恶!!他就是一个三岁就把母亲推河里、十岁就自灭满门的凶徒。残忍并且可耻的掳获了自己心上人那颗本属于自已的芳心,自己这么一个有着惊天动地才气、庞然天成诗气、一塌糊涂帅气的男人。难道就真落得个高开低走、无人问津的惨淡景象?老天爷太不长眼了,太让人翻白眼了!

    “咳~”范坚强心里忧郁,口上更是堵气,烟气呛得他不轻。“调查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出生很简单,没有背景。”一个脑顶颇有冲天冒光的会计师打扮模样的老男人恭敬小小地说道,“就是一个进城瞎晃的农民。啊……”

    农民是一个奇怪的群体,他们人口比重占大却不大受重视,时事议论、潮流时尚也少有他们的声音,城镇居民看不起他们那是因为他们有医保,农民没有。农民有着养活他们的粮食,他们则拥有看不起农民的资本——钱!

    “你个贫民窟来的农民,我才不管他有没有背景,出生好不好。你给我听着~”范坚强还没等那会计讲完,一脚踹了过去,把秃顶老男人从驾驶位上踢了下去。“我要整死他,慢慢地整死他!!”

    范坚强歇斯底里的狠叫声得老男人不敢吭一声,烟**头掷了出来砸到他那点点亮光的秃头处也不敢叫一声。穷得只剩钱的“贫民”总比没钱的农民好上许多倍!

    “农民!!”

    范坚强开着车就像箭一般窜了出去。夜色如幕,一下子就把车掩埋在里头。

    ︿︿︿︿︿︿︿︿︿︿︿︿︿︿︿︿︿︿︿︿︿︿︿︿︿︿︿︿︿︿︿︿︿︿︿︿︿

    伊儿坐在床旁正拿着浸了冷水的毛巾,拧干后小心翼翼地敷在爸爸胸膈上。

    费了半天才把木儿身上穿的那件T恤脱了下来,伊儿看着现在裸着上半身躺在床上的爸爸,眼瞳里的神采有些迷离。

    酒醉的人因为身体机能下降,容易着凉。胸膈上再捂凉毛巾是很容易让木儿短暂清醒过来,看来伊儿是因为经常的照顾木儿才有了丰富的护理经验。

    “伊儿,我喝…醉了?”木儿一只手捂着头,睡眼惺松的醒来。

    “嗯,今天喝得有点多。不过没关紧,有伊儿在呢。嘻嘻~”

    “谢谢你,伊儿。下次一定听你的话,不多喝。又让你一阵忙了,爸爸…爸爸保证。”木儿舌头有点打滑。

    伊儿认真的浅笑甜笑着,脸上浅浅的俏色好比须臾间空山一片妖艳花儿,刹那铺放!

    “哎~”木儿晃悠地站了起来,看样子有些艰难。踉跄地走了几步险扑倒,伊儿见状紧走了几步赶忙撑住几近摇摇欲坠的木儿。

    “爸爸,你要做什么?我帮你。”伊儿双手比划道。

    “爸爸…要上洗…手间…”木儿最后那三个字咕哝着没敢大声说出来,很小声的似乎是自己对自己说。

    “噢。”伊儿低着头,金棕色发梢垂在清纯浅嫩地脸上也看不出她的表情。

    最后囔囔着说道:

    “我…我扶你去。”

    ……

    正还处在青春期发育阶段的伊儿,扶着木儿,倍显艰难。走到客厅时,空气冰冷凉,木儿感到腿上一阵力乏。一个没站稳,向伊儿身上一倾,人在慌忙之际总是下意识的能在手里抓到什么是什么。木儿右手也不例外的扯住了他潜意识里认为的比较安全的东西,夹杂着错乱的脚步和惊叫声里,终于又站稳。木儿为了应对这个突兀出现的险情耗费了所剩无几的精力,脸上吓出些许汗渍,

    这才惦起伊儿来,转过头去又急急转回头来。伊儿趁爸爸转过脸,连忙把胸前被拉下半露的睡衣整好,这种纤维质料的白格子睡衣没有多大的伸缩力。

    等木儿从洗手间出来的时间,伊儿已经换了件Q版的连裙睡衣,胸前有着几个看似淘气的外国字,显得娇俏佻脱。

    “爸爸没事,伊儿别担心了。”伊儿执拗地扶着木儿回房,手里攥得紧紧地。生怕木儿又跌倒。

    伊儿手脚麻利地让木儿躺好,帮木儿掖好被子。转身出去又抱了自己的被子进来放在木儿的另一边铺好,自己为自己盖好被子,笑眯眯地看着木儿。

    “睡觉~”背过身,让木儿帮她解了文胸。

    木儿从被窝里伸出手在胸罩带上摸着胸罩的位置,手上抖索着费了老大的劲也没解了背扣。木儿的手触在伊儿后背上有痒,空气有点凉,伊儿忽然嘻笑扭摩着背。

    “痒~啊啾~”还忍不住打了个小气的喷嚏。

    木儿慌了,忙拿出另一只手终于解了那该死的扣子。

    伊儿解下文胸随意地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像一只美人鱼一样滑进被子里。滚了两滚被子压在木儿的被上,如气如兰的小嘴凑到在木儿的脸上小小的亲了一口,又倏的缩了回去。

    “晚安,伊儿~”木儿轻轻浅浅地体会着这个小吻,木儿觉得有一种淡淡的杂味从心底渐渐涌了起来,有甜,有酸,有涩,再有甜。这种感觉,叫幸福!

    单人房双人床,两个人,两床被。

    一整夜……

    ︿︿︿︿︿︿︿︿︿︿︿︿︿︿︿︿︿︿︿︿︿︿︿︿︿︿︿︿︿︿︿︿︿︿︿︿︿

    天还蒙蒙亮,只能隐约看见周围的物事,没能看见成束的阳光剌穿空间的距离照进他的心房。阳光总是在早间精彩!刚想用劲儿的时候才发现胸前让伊儿压得死死的,一点劲再也不敢用了。伊儿正合着时不时颤抖的睫毛香甜甜地睡着,白嫩嫩的脸蛋压在木儿胸前显得圆嘟嘟的。有些凌乱的直发遮了一半在脸前,隐隐约约的美感只倾显一半,美感里又夹杂着让人猜不明想不透的神秘感。

    整个胸脯匍在木儿胸前的伊儿一手放在木儿的肩上,一只肩儿全搭在木儿的胸上。随着呼吸起伏,木儿感到了那件睡衣的滑腻丝柔。透过睡衣的间隙看见狭小胸间的那抹雪白,还有喘息间伊儿胸部的圆润变化,这种随着高低起伏带来的压力让木儿感受愈加深切。

    木儿忽然回想起自已的孩童时,天天也是如此的腻在母亲怀里,心里不由觉得一痛。

    每个人的心事深藏在心底有时候比头发丝还要多,伤口也许永远不会愈合。回忆像是控制不住的毒瘾,忍不住揭开不可能好的伤口,在上面洒盐。一次又一次的忍不住,伤口一次又一次的被撒上盐,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伤害之后还是念念不忘的想着,忆着,接下来还是伤害。

    所以,我们要学会不回忆!

    ︿︿︿︿︿︿︿︿︿︿︿︿︿︿︿︿︿︿︿︿︿︿︿︿︿︿︿︿︿︿︿︿︿︿︿︿

    “事情怎么样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