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06章 浴室惊情 上

第006章 浴室惊情 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事情怎么样了?”

    老人站在一盆兰花旁不紧不慢的伺弄着,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恭恭敬敬立在一旁的淡华连忙回道:“五人都死了。”

    老人放下手上用来剪焉叶的小剪子,拿起桌上的抹布擦了擦手,慢腾腾地说:

    “干净吗?”

    淡华紧着身:“父亲放心,没有尾巴。”

    老人把手擦干净后,随手把抹布扔在檀桌上,抬着满是褶皱的鸡皮老脸,看了一眼厅堂正中悬挂的流金大匾《万世流芳》,老神在在地对一旁的淡华说:“大华当初分封异姓王爷拢共有13位,知道如今为何只剩下二家?”

    “孩儿不知。”淡华在旁恭敬无比的扶着父亲大人,一副虚心听教的样子。

    “因为它们站错队,”老人有些感喟唏嘘道,“所以,站队很重要。”

    “孩儿受教了。”淡华应道。

    “站队,说不难也不难。说难,也十分的难。我们要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儿,顺大势而为,这才是至高境界。”

    “孩儿谨记父亲教导。”

    “对了,”老人突然想起一件事,“他来了吧?”

    “来了。”

    “来了就好,这下应该万无一失了。”老人这才流露出少有的放心模样。

    ︿︿︿︿︿︿︿︿︿︿︿︿︿︿︿︿︿︿︿︿︿︿︿︿︿︿︿︿︿︿︿︿︿︿︿︿

    木儿把伊儿送到舞蹈老师那儿,转身到了锦泰大厦三楼。其实整幢锦泰大厦都是木儿名下产业,只不过外人不清楚而已。

    地下一层和二楼开迪厅和KTV,三楼则经营着一家叫“一线阁”的网络商务公司。提起这家公司,可是鼎鼎有名。在技术最为发达的大华国,网络和物理、航天、化学等高端科技应用,还是处在极不成熟的发展阶段。但也就是在这个极为恶劣的阶段下,“一线阁”为全世界的人们开了一扇了解彼此的窗口,世界也因此记住了“一线阁”,所以,“一线阁”名扬海内处,在旁人看来,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当所有人自以为对“一线阁”知根知底,了如指掌时,他们正在犯着错误。他们遗忘了一个最大的疑问:“一线阁”的缔造者是谁?是谁有如此庞大的资金支持“一线阁”的拔地而起?又是谁拥有如些开阔前瞻的目光并且使“一线阁”如日中天?

    木儿推开描有“一线阁”公司Logo的玻璃门,走进总经理办公室。正俯在案上批报告的刘忙跳着脚地站起来:“头儿,可把你等来了,有两单项目执行报告需要你通过呢。一单是‘一江水’顶级王室珠宝在选择在我们商务网拍卖,另外一单是我们‘一线阁’独家赞助歌星克里斯蒂娜在京都举行的演唱会。”

    木儿拿着两份项目计划书翻了几页,大致看了重点后,签上名。自已要想当个甩手掌柜,给予手下一定的决策空间是必须的。

    “你爸爸身体还好吗?”闲着无聊,木儿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跟刘忙谈上了。

    “还行,他一直很感谢你给我的这份工作,要不我现在还是整天惹是生非的马仔。”刘忙真诚的对自已的Boss说道。

    “别这么见外,那也是因为你的能力,我只是给你提供了这个机会而已。”木儿一摆手。

    “机会,嘿。”刘忙腆着老脸嘿嘿笑着,“我这脸上的刀疤,还有我这条废腿,哪个公司会要我。”

    刘忙捋起遮及眼鼻处的刘海,认真的对木儿说。

    木儿听后,脸然一正,严肃地说:“那你小子就给我好好干,下季度我还给你涨薪金。”

    刘忙看着Boss走出办公室的身影,嘿嘿一乐:“这可是你说的。”

    ︿︿︿︿︿︿︿︿︿︿︿︿︿︿︿︿︿︿︿︿︿︿︿︿︿︿︿︿︿︿︿︿

    “今天感觉怎么样?”木儿仰着头完嗽口后,把水吐在盥洗盆里。

    “还行。”伊儿把最后道菜放在桌上,侧着脸儿比划着,甜笑盈人。

    木儿走到伊儿身侧,替伊儿拉开系在腰边的蝴蝶结,脱下厨裙。

    “看看我们的伊儿今天都做了多少可口的早餐,哇!有莴笋炒肉,我喜欢!还有小白粥,我喜欢!!哇,还有虾扯蛋,今天真幸福。爸爸有你真是太幸福了!!开动。”

    木儿腆着老脸说了一堆夸奖的话,伊儿微微笑着。矜持的动着碗筷小口吃了起来,时不时给木儿夹着菜,木儿也尽拣些瘦肉放在伊儿的碗里。

    “老刘头说术前一定要多补些营养,这对术后的恢复很有好处。”木儿说完又夹了一块鱼塞到伊儿碗里。

    “可是我都一连吃了半个月的肉了,爸爸~”伊儿嘟着嘴,撒娇道。

    木儿放下碗认真说道:“这可是个大手术,能把你患的先天心脏病治好,到时也能把你不能说话的并发症医好。到时候你就能跟爸爸说话啦!”

    ……

    欢快的时光就这么眨眼似的过去,下午要送伊儿另一位老师那儿上文化课,然后自已还要去Club。

    ︿︿︿︿︿︿︿︿︿︿︿︿︿︿︿︿︿︿︿︿︿︿︿︿︿︿︿︿︿︿︿

    八、九点,1987准时营业,照例又是人满为患,震耳欲聋。

    木儿先从二楼开始巡场,自从上一任主管离任之后,一直就是自已在管场,倒也不觉得累,这间Club是自已一手创建的产业,多少有些看着自已的孩子欣欣成长的喜悦心情在作祟。

    二楼除了那些扯着破锣噪干嚎,并且时不时上下其手的“色狼”外,其它也没有特别。送饮料递果点小妹们在过道里忙碌而过,秩序井然。

    一层的霓灯打得晶亮眩眼,一堆年轻男女疯狂的摇着、晃着。他们衣着光鲜,他们青春活力。人生对于他们来讲,才刚刚开始,他们现在只踏出一步而已。

    往日的习惯让木儿穿过热烈骚动的舞场,进了更衣室。掬了一抔凉水敷在脸上,稍稍褪去些许躁热。突然心里一动,想起昨天的事情,刚想感叹人生的际遇总是让人瞠目结舌,忽然身后隐约又传出一些声响。

    那是一间储物室,在更衣室的最里边,平时很少有人问津。储物室里传出的声音很小,但仍然能分辩出是男女混杂在一起的粗重喘息,还伴有节奏分明的挪响,类似于重物压在瓦愣箱上来回移动的响声。

    “你…回答我,爱…我…吗?”

    嗯…嗯…

    气喘渐急。

    “爱我…吗…”小翠在坚持。

    嗯…嗯嗯…

    粗气喘得更加急促。

    “你爱…爱…爱我吗…吗…?”小翠还是不依不饶,尽管起伏的身体敏感不堪。

    “贱~贱人,这不是在做吗?每次爱不爱的,你烦不烦?唔!~”男的迫不及待后又骂骂咧咧一阵,接着专心干事。

    嗯~我~我娘说,要爱一个人~人,才能~才能让他做这~这事。”小翠好似有心无力一般,说出话来软中无骨,却又**的撩人。

    “嗞!这不是在做吗?”男人想来是孔武有力的那种,一阵用力又传来“啪啪”不停的肉响声。

    “爱是做出来的,懂吗?呀!”看来储物间那小子开始横刀跃马,立挺冲锋了。

    “轰~”一声大响,惊了木儿一跳。

    ……

    “TMD,这纸箱怎么这么不经压呀!”好半晌那男的才骂了这么一句。

    “你帮我吸吸,就差这么一点了。”那男的祈使道。

    “……”小翠沉默了一会儿,“你爱不爱我?”

    “你要不做,以后这句话你跟别人说去!”男的威胁道。

    “…好…好吧。”

    “唧…”

    “唧…”

    木儿实在不堪地落荒而逃,每个人都有自己虚伪丑恶的一面,只是当你目睹或者耳闻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

    逃出锦泰大夏,入夜的寒湿很快让一脸红臊的木儿冰冷了下来。

    “主人来电话了,接电话,快接电话!你想累死我哟~”是伊儿发的短信。

    “爸爸,我在洗手间,出不去了。好冷…”手机显屏透着蓝幽幽屏光。

    “啊!伊儿,你坚持住!!我马上回去!!!”按伊儿的性子肯定已经关了很久,受不住了才给自已发短信。

    木儿拍上手机翻盖,三步并两步跑到路边。正好有个人正拦着一辆出租车迈腿想进去,木儿一个健步上前把他拉到一边,掏出钱包急扯出两张大钞硬塞进那人怀里。

    “锦园!快快!!”木儿心急火燎的喊着。

    “呯~”车门带上。

    “这个…”司机为难。

    “加钱!”木儿这时顾不了多少修养了,一副暴发户嘴脸。

    “有红灯…”

    “一个200!!”

    “吱~吱~”车轮擦着青烟一下子窜出老远。

    漆黑夜色里,升腾起的青烟清晰可见,硬给木儿拉下来的那人拿着手上两张大钞欲哭无泪。

    “师傅,我不是要饭的!~”这声音飘出夜空老远。

    ︿︿︿︿︿︿︿︿︿︿︿︿︿︿︿︿︿︿︿︿︿︿︿︿︿︿︿︿︿︿

    七楼硬是让木儿一溜烟奔了上去,开了防盗门。冲了进去!

    “伊儿!听得见吗?”木儿使劲拍着洗手间的门。

    ……

    “啪啪~”

    木儿听到若有若有的拍门声。

    谢天谢地!

    “咔,咔~”门锁坏了!

    操它大爷!早不坏,晚不坏,偏要等伊儿进去才坏。欺软怕硬的货!

    “伊儿你往里头靠靠,我要踹门了。”木儿往门缝里仔细地吩咐着,怕伊儿听不清楚。

    “嗯。”终于听到浴室里传来微弱回应,木儿心才稍稍心安一些。

    向后退了两步,提胯、冲前、踢腿。

    “咚!”门锁禁不住大力,撞开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