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09章 大难不死

第009章 大难不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木儿慢慢地转醒过来,忘不了身上彻体尖刻的痛,嘴角就这么呲咧着醒来,这里不再是那个貌似大型棺材的电梯。除了白花花的粉壁,还是白花花的被色,是医院。

    艰难地转过头。却看见一头美感十足,散在枕边的长发。细细柔顺,缕缕黑滑。粉色的发带夹杂在靓黑发间竟显得极常雅丽浓烈。

    是伊儿~

    想想自己还真是失败,让伊儿担心受怕,想完心里和口里都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唉~”

    木儿叹着做爸爸的失败,这失败也让伊儿失眠了许入,睡不深的伊儿醒了过来。睁着惺松睡眼看到木儿醒了过来,睡醒的红嫩脸颊显然格外的高兴和艳丽。

    “爸爸,你醒了!”伊儿很高兴,伸手细细地帮木儿掖着被角。

    “嗯~伊儿,对不起,又让你害怕了。爸爸真没用~”木儿认真地说。

    “不~”伊儿急急反驳到,“是伊儿,没能保护爸爸,让爸爸在外面老是受苦~”

    “呵呵~我们家伊儿真好。”木儿强忍着全身随着麻醉药效消散后,渐起的痛楚费尽力气地想把被里的左手伸出被外。努力了半天,还是失败了。

    “唉~看来这次手是不能动了,爸爸以后可要我们家伊儿养了~”木儿无比凄惨的表情,看上去故意装出来。

    努力是失败了,可是痛楚的表情和努力的过程却被伊儿看了个清清楚楚。伊儿顺贴着把小手伸进被褥里,把着木儿缠着厚厚纱布左手轻轻**被外,脸蛋慢慢贴了上去,鼻脸儿俏皮地顺着手心摩挲着。小侧着脸俏皮着睫毛俏皮地说到。

    “那伊儿就一辈子养着爸爸,爸爸每天陪着伊儿吃饭,看片子…好不好?”伊儿眨着清红眼圈怔怔地看着木儿,央求着木儿什么。

    木儿从没有看见过伊儿如此可爱佻脱的女儿态,感动得一时竟是看得入迷。

    “好不好?”伊儿追问到,“好不好?爸爸~”

    “啊~好,好!”木儿开心一笑,“只要伊儿愿意,爸爸就一辈子让伊儿养着,一起在吃饭,然后一起看片~”

    木儿凝视着伊儿,痴痴地不知在想些什么。伊儿轻轻枕着木儿厚重的手心,却在静静地想着、憧憬、构画着落日黄昏里,层林尽染余晖里,只有爸爸和自己的家里,静静而有趣地吃着自己用功做出的饭菜,然后在夜色尽灰里两人默默地看着影片,平静、快乐而且有趣、踏实~

    昏昏黄的落暮,热腾腾地饭菜,还有斑驳有趣的生活。这些让木儿想痴了!生活本身是平淡的,只是有些人会从平淡里找出趣味。

    “伊儿,上来吧~”木儿轻轻地说到。

    “嗯~”伊儿轻轻地应了一声,起身才发现身上还套着一件厨裙。颗颗鲜美草霉扎眼的很!

    “腾~”在木儿有些揶揄目光下,伊儿马上闹了个大红脸。

    “不许笑~”伊儿嘟着脸气呼呼地说。

    “好,好。爸爸不笑了~”木儿强忍住笑意保证到。

    伊儿转过身,七手八脸地把厨裙解了,木儿的笑谑闹得她有些心慌。

    医院的被子有点窄,也许是故意的,防着变成单人房双人床的趋势。

    窄窄的被窝里,伊儿侧着身紧紧偎着木儿。娇小身体如猫儿般蜷在木儿怀里,距离有时产生美,可是相互依偎却能产生温暖。这是不争的事实!

    被子是一色白白的,壁色也是白白的,枕头也是白白的。枕头上的伊儿细细打量着近在眉鼻间的木儿认真地说。

    “爸爸,我也要出去挣钱,可不可以?”

    ……

    木儿呆呆看着伊儿那张越发娇艳纯媚的脸“伊儿,爸爸不苦,真的。”

    “你都这样了,还说不苦?”伊儿说道。

    “这个是**上的痛苦,比起几年前的心理上的痛苦好多了。”木儿尤自强辩道。

    伊儿闭上眼,索性不理木儿了。

    其实,让伊儿出去见见世面未尝不好,过了这个年已经是18岁的伊儿再不融入社会,显得越来越脱节了。

    木儿斟酌再三,再三斟酌,终于有所决定。

    “好吧。”木儿无奈地做了让步。

    “真的?”伊儿倏的睁开眼,喜开满怀地问道。

    “嗯~不过,具体的要先经过我同意。”木儿又在后面加上条件,面对所有伊儿的事,木儿始终显得惴惴然,谨慎的很。

    ……

    “好~伊儿答应你。”伊儿腻声应着,凑近在木儿脸上狠狠地亲上一口,咯咯笑着。手儿贴着木儿胸前再往里靠靠,眯上眼看样子想睡。

    果然,没过一会。木儿就看见伊儿那张甜甜的睡脸,让木儿又痴痴地看了好大一会儿。

    病房里没有表钟,木儿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啪~”门开了,刘忙走了进来。

    看见被里正在熟睡的伊儿,保持着缄默。

    “帮我看看伊儿那边的被子有没有掖好。”木儿一脸关心的说到。

    刘忙掖好被角:“看来有人盯上您了。”

    “活的人永远不会被死吓退,尤其是我。因为我们永远逃不脱死的循回~”木儿看着不知不觉展露着怡静恬美睡姿的伊儿,“要是换在几年以前,我可能还要感谢那个叫‘半十指’的杀手,可是现在,我不想死了,因为这个世上有了我眷恋的人。”

    “那该怎么办?现在。”高民问道。

    “这个并不是问题,那个杀手我想我能对付。他有弱点,一个一直不想让别人发现而且利用的弱点。”木儿自信地笑笑,“之所以不想让人发现,因为它重要。之所以不想让人掌控,因为那会致命!”

    “那公司…”刘忙随后开口问到。

    “公司的事,该怎么做还是该怎么做,我会尽量少去。”

    凝神细想的木儿许是耗了过多的精力,闭了口不说话了。

    “出去吧~”

    刘忙才小心细致的走出病房,轻轻的带上房门。

    ︿︿︿︿︿︿︿︿︿︿︿︿︿︿︿︿︿︿︿︿︿︿︿︿︿︿︿︿︿︿︿︿

    淡嫣然轻轻掩上门,坐在床边,看着木儿。心有余悸地问道:“怎么成这样了?”

    在医院里没躺完一个星期,就出院回家的木儿一脸的无所谓。

    “没事。”

    木儿那副若无其事的嘴脸在淡嫣然眼里是那么的熟悉,还有他那双清澈的眼,不知为什么会这么让自已着迷。

    淡嫣然静静的看着,也不知道眼圈在不知不觉间红了起来。

    漫不经心的木儿刚想给淡嫣然讲讲新笑话,却发觉淡嫣然的不对劲。不管是她的眼神,还是她的眼圈,都有一些异样。

    “你怎么了?”

    ……

    木儿看着不回话的淡嫣然。

    “下次不许这样了。”淡嫣然鼻翼抽咽一下,眼里带红的盯着木儿说了这么一句话,开门就走了。

    躺在床上的木儿愣愣看着淡嫣然急急离去的身影,脑袋还转不过弯。

    “她凭什么这么叮嘱我?我又不是她丈夫?丈夫?”木儿想到这个敏感词眼,一个骨碌从床上坐起。看着刷白天花顶,喃喃道:“女人真是难以琢磨,她喜欢我?这才总共见过几次面呀!”

    “咣咣…”像一团线球的松狮儿拖着它的铁碗跑进房间,停下,侧头看了木儿一会儿,又拖着铁碗一溜烟跑出房。

    木儿一拍一团乱麻的脑门,恨恨说道:“这只烂狗。”

    心情却暗爽。

    ︿︿︿︿︿︿︿︿︿︿︿︿︿︿︿︿︿︿︿︿︿︿︿︿︿︿︿︿︿︿︿︿︿

    淡章慢条斯理地浇着他的那盘似乎一点没有起色的兰花,温水气化升腾而起的漫白雾色让人有点看不清他的面目,他就这么细心地浇灌着他的兰花。

    淡华在一旁的茶几上泡着早茶,整个气氛颇有些古意生气、淡雅却不脱。

    “照这么说,是失败了?”淡章问道。

    “说是一时失手。”淡华小心的应道。

    淡章伸手摘下兰花一片焉黄枯叶,拿起花喷细心浇水:“恐怕再没有轻易杀他的机会了,上面那位听说了这个消息,据说极为震怒。但机会,总是需要有心人去寻觅的。”

    ︿︿︿︿︿︿︿︿︿︿︿︿︿︿︿︿︿︿︿︿︿︿︿︿︿︿︿︿︿︿︿︿︿︿

    受伤疗养的这个月,周围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员工私下里传闻小翠在更衣室跟男友**,让一位女员工现场撞了个现形,好像在**的过程里,小翠跟男友爆发争吵。据说小翠坚持下个月结婚,而男友根本就没有结婚的打算。

    大雅集团的范坚强在1987对面开了一家叫“楚阔天”的Club,隐隐跟1987成对峙局面。

    木儿没有想到小翠对婚姻竟是那么的执着,更没想到范坚强竟是这么的小肚鸡肠。让自已欢慰的是,自已一贯喜欢的生活一直没变,伊儿依旧在自已的生活里点缀着色彩,并且还发现了一个暗恋自已的女孩,并且自已和她的距离正在一天一天的拉近,自已真幸运,但愿自已一直幸运下去。

    但以小翠为争端的冲突,还是不约而至。

    与男友告吹之后的小翠,无疑遭受了一次炼狱的洗礼,在真爱与现实两者之间,她迷失了。也不知什么样的巧合,小翠居然认识了范坚强,并且搅在一起。

    木儿透过观察室的玻璃,看着浓妆艳抹的小翠,跟每天准时前来蹭场的范坚强泡在一起,纯朴女孩的样子和服务员的形象荡然无存。木儿觉得痛心,小翠的命运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对生活对爱情认真的女孩,不应该这样。

    范坚强每天带着一大帮人包场,纯粹就是在机会找茬,然后闹事。至于指定小翠为他们服务,只是看上她的那份纯朴气质并且长相不失漂亮而已。

    木儿刚想到这里,迪厅里的正常照明灯一下子亮了起来,音乐也停了下来,场里争吵声骤然大了起来。木儿眯着眼看去,正是范坚强那一个区。

    木儿走到人群外围的时候,就听见范坚强的声音。

    “你们开个屁迪厅,叫小姐吹一瓶也不赏脸,今天她要是不给老子把桌上这两瓶吹完,老子把这儿砸喽!”

    木儿挤了进去,看了范坚强一眼,轻轻一笑。

    “哟,这不是范大老板吗?听说你们在我们对面也开了一家,怎么了?是不是生意不好?不够热闹才到我们这里呀?”

    范坚强正撸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的准备大干一场。一看见木儿终于来了,面上一副假开心的模样:“这是哪里的话呀,你的场子生意不是很好嘛,我就是过来看看能不能砸一下场,争取一些客源。”

    木儿负着手,踱到范坚强面前,抬起头盯着范坚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知道我的来历吗?你知道为什么围城这块只有我这么一家娱乐场所?你知道你手上那块营业执照如果不是我开口,你根本拿不到?”

    范坚强眨巴眨巴眼,看着木儿,镜片上冷光显得有点凉。木儿说的这些范坚强确实不知道,心里有点怵,但范坚强掩饰的很好。

    “今天只是一个暖场,咱们后头多的是时间,慢慢玩。”说着领着手下一众人离开。

    “开场。”

    木儿扭头看了小翠一眼,转身离开。

    关上门,脱下外套。稍稍把领口扯松一些,对着无人的办公室开口说话:“你先不要动手。”

    房里并没有第二人应声,敞开的窗台吹着一阵和风,摇着窗帘拂动。

    年轻小道士伸出掩在油亮袖口下的一双小手,拢在胸前,揖成一礼,表示知道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