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10章 香满怀

第010章 香满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厨房里飘出一阵可口的葱花味。抱抱嘴里拖着碗,屁颠屁颠地跑了进去,在伊儿脚下打着圈,一早没吃,可把它饿得头晕眼花的。伊儿是真喜欢这只松狮儿,还给它起了个亲昵无比的名儿,叫“抱抱”。

    伊儿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指着桌面上的菜样喜滋滋介绍到,“这是莴笋回锅~这是酸甜排骨~这是鱼香肉丝~这是我吃的小白菜~这是虾扯蛋~”

    “嗯~伊儿烧的菜真好,色好味香,特别是这份酸甜排骨,油脆带滑,蜜里流油。爸爸喜欢。呵呵~”

    “就知道爸爸会这么说,不过,伊儿喜欢听,嘻嘻~”伊儿帮着木儿盛了一碗饭,坐到木儿一边,方便给木儿夹菜,填饭。

    “呜~呜~呜~”抱抱在桌底下直直地看着伊儿叫唤着,仿佛也在喊着“我也喜欢~”

    伊儿小心夹着一份酸甜排骨放在铁碗里,逗趣着说:“每次都跟爸爸抢肉吃,你真霸道~”

    木儿嘴里正嗑着一只大虾,差点没喷到对面墙上。

    伊儿时而给木儿夹菜,填着饭,木儿大块朵頣着碗里不绝的饭菜。桌下的抱抱哼哧哼哧地舔咬着铁碗里的肉丝儿,不时扇着耷拉耳朵。就这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出门后,木儿隔着老远就看见淡嫣然那辆宾利ental GT,这婆娘把车窗摇下来,冲着木儿招手。

    “什么事?我的姑奶奶。”开了车门,坐进副驾驶位,木儿调侃道。

    淡嫣然娇嗔了木儿一眼:“没事就不能找你吗?老娘投怀送抱也是要看对象的。”

    木儿看着淡嫣然,笑了起来:“哎,你当初怎么就看上我呢?像我这号色狼,专等着女孩上楼梯占便宜的败类,你怎么就一见倾心呢?你看对象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淡嫣然听着木儿的挖苦,倒是不以为意。

    “是呀,老娘自甘堕落,找了社会败类,下流人渣做男友。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老娘的命可真是惨绝人寰哪!”

    “我服了你,说吧,什么事?”木儿听过,两腿一伸,白眼上翻。

    “这两天范坚强是不是跟你卯上了?”提到正经事,淡嫣然严肃起来了。

    “我当什么大事,是那个**毛呀。”木儿一听淡嫣然提的是范坚强,顿感无趣,举着两手枕着后脑勺。

    “诶,你别不当一回事呀。”淡嫣然一看木儿根本就不把范坚强当回事,当下心里就急了。伸手狠狠在木儿腿上一拧,疼得木儿龇牙咧嘴。

    “轻点,轻点,我的姑奶奶。”

    “当年开国太祖分封异姓王总共有13家,我们淡家是一家,他们范家是一家。范坚强是他们范家现在家主的嫡长子,你应该小心一点。”淡嫣然偱偱道出。

    呃……

    出乎意外的是,自已的男友没有预计内惊慌失措,而是,而是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

    “哎,你倒是说话…呀。”淡嫣然有些嗔意,推着假寐的木儿。

    木儿突然伸手把淡嫣然揽进怀里,吻着淡嫣然的嘴儿,不让她继续说话。左手摸着淡嫣然柔滑狭长的软背,十分享受。淡嫣然今天穿着一件碎花淡雅连衣裙,露出的纤美长腿,套着致使性感的彩袜。此刻被木儿揽抱着,肢体横陈,更显出身体各部位圆润、诱人的惊人曲线。

    淡嫣然口唇翕动,鼻息热炽,不一会儿就瘫软在木儿怀里,主动给予木儿亲吻。伸手抓着木儿的手,放在自已已然丰满挺翘的翘臀上,抬着水波连连的媚眼,看着木儿:

    “我约了姓范的,把事说清楚,省得麻烦,嗯?”

    “啪~”木儿在淡嫣然的舒爽处轻轻一拍,“你都约了,我能不去吗?”

    ︿︿︿︿︿︿︿︿︿︿︿︿︿︿︿︿︿︿︿︿︿︿︿︿︿︿︿︿︿︿︿︿︿︿︿︿︿︿︿︿

    假日酒店,听淡嫣然说,是属于范氏家族名下产业。人流较多、周围环境也好,所以经营的不错。

    下午的淡嫣然早就在大厅下等他,换了全新的发型,显得温顺柔和。恬静优雅的淑女装对比知根知底的**野性,尽显深藏魅惑。

    “我们上去吧。”淡嫣然说。

    范坚强桌上插着一瓶血色玫瑰,陷入一厢情愿的幻想:

    “我是深爱淡嫣然的,她的指尖,她的唇,她的笑。她所有的一切,无可救药的深爱着。没有任何的热度能取代我范坚强对她的炽爱,就是天上的太阳也不行!甚至盛夏的烈日也不行!!神哪!假使你见过汪洋,你一定清楚我对我一生的挚爱有多么的迷恋;假使你见过这世上最高峰巅,你就会切身了解我对我的女神,有多么高浓爱意!神哪!!求求你,把她带到我的的身边,我需要她!我需要她!!”

    “咔嚓~”

    淡嫣然的推门而入嘎然打断了范坚强的狂想,不过当他看到淡嫣然身上穿的花格子长裙、长及到膝的筒靴,范坚强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让淡嫣然了解他有多么多、多么多的浓情蜜意。可惜满眼全是木儿反影的淡嫣然心里,哪怕是一丝一毫,也没有他范坚强的窄位。

    范坚强这架豪华级空客绝望的无法降落在爱的港湾,看着淡嫣然时时不停给木儿夹菜的幸福场面。范坚强两眼几近抓狂喷火,可恶的是,还得保有着仅有的冷静。

    “木凡呀,前次那些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要知道你和淡嫣然是朋友关糸,我打死也不敢啊!嘿嘿~”范坚强皮笑肉不笑的打着哈哈。

    “事情都过了,范总实在太见外了。”木儿淡淡不咸不淡地敷衍着。

    “是,那倒也是。”范坚强点头认同,“来,大家尝下,听说这种深水鱼里头的营养可多了。”范坚强殷勤无比地给木儿和淡嫣然两人夹上。

    “喝些酒,喝些酒~”

    小口浅尝着鱼肉的木儿,看见了范坚强那双精小眼球里划过的一线光束。

    “失陪下,我去趟洗手间。”木儿用餐布擦净嘴,带着歉意说。

    木儿出了走廊,看看过道正面向阳的落地窗户,那团太阳正火热地燃烧着它青春。

    ︿︿︿︿︿︿︿︿︿︿︿︿︿︿︿︿︿︿︿︿︿︿︿︿︿︿︿︿︿︿︿︿

    也不知这一觉睡了多久,早晨的暖阳渗过精宽玻璃窗洒了进来。透过瀑布倒浪样式帘布,投印在地板上散出一地的斑驳,这片斑驳在润合温馨气氛的包容下更有一番别样的活力。卧室里通体采用的是暖褐色主题,彰显出一种高贵和一份淡雅。大开大合的桌椅、现代致远的吊灯。

    暖白一片的大床上躺着两人,淡嫣然慢慢睁开眼儿,白色的丝绸绒被半挡着她的视界。她看见了木儿仍在熟睡的半张脸,呵出的气儿哄在她的脸上痒痒、湿湿的。淡嫣然不禁感到一阵幸福和甜蜜,小腿轻轻一动,没想到牵动下体,传来撕裂疼痛。疼得她不由得咬紧嘴唇,痛苦但快乐着~

    轻轻的靠上去,枕着木儿的臂弯躺进木儿的怀里。闭上眼,不知道睡着了还是在回味着。

    ……

    木儿醒了过来。

    “我爱你~”淡嫣然喃喃轻语,小巧可人的嘴儿亲着木儿颈处,寻上了木儿的嘴,肆无忌惮又像是迸放着**一般热吻起来。

    当淡嫣然忘情热吻的那刻,回应了,这份感情渗透着暖人和带来的感动让木儿无法拒绝。

    木儿的手在四下的游走,他在急于寻找着突破点。丝绸白绒被两个人缱绻着,相互应承着。

    木儿在黑暗里摸索已久,他在找寻着光亮的一线。

    突然扑哧一挺。

    “嗯~”淡嫣然不由得发出一声低哼,是那么轻。

    “木儿,我爱你…”淡嫣然展显着如水娇媚般的霞脸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木儿,用满怀的热爱凝视着木儿。

    温热、湿滑。充实、幸福。这就是爱的味道?

    绒被缓缓飘动了起来,像是那天边倘佯着一朵小云朵。远望悠然,近前却是轰轻烈烈、**四溅。

    ……

    ……

    “太深了,别…深了~别使劲~”淡嫣然娇喘连连,不堪**。半露在外的那片雪肤像是抹上淡淡一层粉色,从里而外,很是暖眼。

    木儿像是奔在追赶光亮的冲刺路上,听到耳边匆匆掠过的风儿,无视周遭飞退的淡淡暗影,。眼前只有那束光亮,再无它物。他要追赶它,拥有它。直到永远!为爱向前冲

    冲!冲!!冲

    像孩子依赖着肩膀

    像眼泪依赖着脸庞

    你就像天使一样

    给我依赖的力量

    像诗人依赖着脸庞

    像海豚信赖着海洋

    你是天使,你就是天使

    你是我最初和最后的天堂

    ……

    “啊~”澎湃激流最后像怒放的生命一样,绽放!

    “木凡~”木儿俯身大口喘息,淡嫣然却还缀在高高云雾里,回荡在炽情中,口里尹尹喃喃念着木儿的名儿。紧紧依赖在木儿怀里,牢牢的抱着。这一刻的沉寂跟她急出的烫热气息成了艳明对比!房里充斥着情爱靡味,带着**相间的呵气慢慢消沉了下来。

    淡嫣然葱纤手指轻轻在木儿宽厚胛背上抚着,两眼带着还未消退的情爱,含羞却又脉脉地看着木儿。

    “小样儿~”

    “呃~”

    “下次我要在上面,不能让你骑,累死我了。”淡嫣然嗔怨地说。

    “这个…”木儿额头刚刚冷退的汗意又开始冒出来。

    “什么这个那个,下次不许你不答应,下次不许你骑我,除非我同意,下次……”

    淡嫣然连珠炮似的发问让木儿一个头两个大,但他知道解决的方法。

    “喔~”

    淡嫣然话还没说完。木儿身下一耸,淡嫣然又是一阵体虚身软,下半句话生生给堵得说不出来。

    “坏蛋,坏蛋~”淡嫣然此时更胜嫣红粉嫩,“讨厌,不要让他变大了~”

    “我也不想的呀。”木儿一脸的委屈。

    “讨厌~”

    远处那朵小白云又悠悠飘了起来,悠哉悠哉。

    ……

    ……

    范坚强赤着上半身坐在床沿上,美滋滋的吸着烟,脸上滞留着意犹未尽的表情。扭头看看**床单上那一朵怒放的殷红“玫瑰”,费力耕耘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征服感不由得再增几分。神哪!您终于听到做为虔诚子民的我,虔诚的祈祷。您终于让我如愿以偿,感谢神,赞美神!!

    范坚强转而看向现在还在床上昏睡,饱受他一夜折腾的小翠,脸上不同得露出掩饰不住的厌恶,这种货色只配给自已提鞋。不,她连给我范坚强提鞋都不配。

    范坚强想到咋天自已布局的得意处,以及跟自已苦恋数年的女孩抵死缠绵的最美处,情不自禁的吹起口哨,走进浴室。

    阳光热烈,透过洁澈玻璃,照在白皙床单上,那一朵明艳落红,尤其透着美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