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14章 暗杀 下

第014章 暗杀 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他…”半十指惜字如金的慢慢说到,“已经,死了。你该~说了…”

    听完半十指这句话,淡华奇迹般须臾间收起悲愤难当表情。回复生漠不近人情的冷酷外在,仿佛刚刚那个痛彻心扉、歇斯底里的人并不是他。

    淡华老神在在地踱到费然倒地的亲生父亲身边,蹲下身伸手在淡章鼻间探了探。确认死透才站起身,优雅无比地称称了衣领和衣袖。嘴里却极不相符地骂道:“老不死的,霸着粪坑不拉屎的混蛋。忍了你几十年了!龟儿子!!呸!!!”

    可以看出这家伙也是一个藐视自然遗传学、颠倒伦理关糸的典型癫狂分子。

    “你…你说~”半十指貌似结巴地问道,“你…把…我师傅…藏哪…儿?”

    “哈~我说你就不能诚实一些?”淡华优哉游哉地晃到半十指跟前,自顾自的掏出一支烟点上,华丽地吐出一道烟圈。

    “是你该死的老爸就是你那该死的老爸,还叫什么师傅?哼!”半十指的父亲兼师傅控在自己手里,淡华想不嚣张都难,“瞧你们父子俩,关糸搞得跟个什么似的,还好我经过调查,要不还真是给你们给糊弄过去了。”

    淡华又吐了一口华丽烟圈,无比惬意地背着“半十指”欣赏起电梯间里贴着克里斯蒂娜的海报,那美丽动人、诱劲十足的海报让人隐隐热血贲张。

    “这个妞,我早就想上了。该死的孙子,尽给我说道什么儒学礼法、人伦纲常,害得我白白浪费了几十年的宝贵青春!”

    说完还不能解恨,返身一脚接着一脚狠狠地踢起早已死透的淡章。骂骂咧咧,凶光毕现。

    可怜的淡章,一心想杀木儿,岂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根本想不到自已的亲生儿子,会因为自已迟迟不把淡家家主的完整主事权交给他,而杀自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局,一个骗局,一个圈套!一个**绞杀财富,一个欺骗扼杀亲情,一个儿子弑杀老父的大闹剧。

    “桀桀…”巨大的成功之后,淡华走样的狂笑有些许的神经质。

    淡华两手高举兴高采烈地庆祝他的成功,他的算计。他即将到手的财富和权势,他看着头顶上的白煌煌日光灯,耀眼而夺目。这预示着他即将开始的辉煌一生,他看着日光灯,肆无忌惮、得意忘形的笑着。

    但人生并没有计划中的一帆风顺。

    “唰~”一片刀光如魑魅划过。

    “呃~”淡华圆睁着他的鱼目眼,一脸的不可置信。财富,权务和**瞬间就像是掉了线的风筝,随风飘去的无影无踪。

    脖间顿时传来一声扯裂轻响,“嗤~”那是颈肉上开了口子,而后感到一阵清凉,沁人入肺。在夏日里,尤其显得冷冰!淡华看看天花板上日光灯,惨白色一片,无望且绝望。喷出的血丝像是在他头顶上空燃放的烟花一样,妖艳、绚丽,更是短暂。

    “为…什…么?”淡华嘶着声问,气管整根割破让他出现了破音,他讲得很艰难。

    半十指定如止水的凑近淡华越发狰狞的脸,饶有兴趣的说道:“你很蠢~天下的路,天下人走。只许你背叛你老子,就不许我不管我老子死活?”

    半手指拿着短柄利刃兴趣有致的在淡华衣间细细地擦亮着,对很快很快就要死去的淡华说教着,解释着。在他看来,这是很有趣的一个过程,这也是享受他人死亡的一个美妙过程。

    “我说你蠢~是因为你一点也不了解杀手这个职业,不,你简直是一无所知。杀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绝情,绝情你知道吗?哦,你是知道的。你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杀,你说明你很绝!”半十指兴意盎盎地再凑近,隔着鼻眉间就快要粘到的距离。“你快要死了……”

    半十指攥着淡华衣领用力一推,淡华撞到壁上,顺着梯壁无力的瘫滑在地。瞳孔已然放大,死了!

    灯光依然绚丽辉煌,人,却无息!

    半十指整了整风衣,施施然走出了电梯,蹲下身解了裹在鞋上的塑料油纸。四处看了看,走到垃圾甬道一缩身顺着甬道滑了下去。留下的是一电梯的死尸,和四处横流的血渍。

    电梯门关合、合关、关合,无谓的重复着,本是空洞的声响在空洞的空间里显得更加的空洞。

    ︿︿︿︿︿︿︿︿︿︿︿︿︿︿︿︿︿︿︿︿︿︿︿︿︿︿︿︿︿︿︿︿︿︿︿︿

    木儿双肘枕着八仙桌沿,看着正小口小口嚼着烤鸭嫩肉的伊儿。觉得此时此刻,没有任何辉煌荣光能侵占眼前的这份温馨和恬静,即使一丝一毫也不能。嬿婉怡然的伊儿张着如水精致的小嘴,小口的嚼着,偶尔抬脸,对着愣愣发呆的木儿浅浅淡淡又甜甜一笑,清雅风韵一显无疑。

    自从摆脱纠缠多年的先天性心脏,休养过后的伊儿,正悄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惊人蜕变。整个脸面在木儿不知不觉中渐渐容光焕发,唇儿也趋于丰润,眉儿像是远山外的一抹浓春,脸色延伸至周身皮肤日益水嫩透亮。越加丰满的胸围以一个完美弧度,完成了急转直下的升华。本有的雍容典雅气质,更是显溢无疑。多年被强压抑制的生长能量,一旦得以解脱和释放,其间蕴有的无限奇迹,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听着院外若有若无的虫鸣,看着静静进食的伊儿。木儿心想,这种安怡生活真是难能可贵呀!

    也就在这时,和木儿有说有笑的伊儿忽然眉头隐约一蹙,一股莫名的痛苦表情爬上她的俏脸。

    细心的木儿马上觉察出伊儿的细微表情变化,连忙来到伊儿近前。

    “怎么了?”

    “嗯~坐久了,腿有点麻。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嘻嘻~”伊儿把脸儿贴在木儿怀里撒娇道。

    木儿无奈且纵容道:“好~爸爸听伊儿的吩咐。”

    木儿横身把伊儿抱起,坐在座椅上,而后把伊儿放在自己大腿上。脸上流露着宠溺表情。往大厅走去。

    “你看你,叫你早点回来,你非要逛街。!”

    伊儿脸上适时露出一副受到责备后的委屈表情,小嘴微微嘟着:“人家高兴嘛~”

    木儿一脸无奈,只抱着伊儿小腰,在自己的大腿上用轻轻的掂了掂。

    “咦,这半个月不抱,伊儿胖了许多。”

    伊儿凑近木儿耳边,张牙舞爪的“恐吓”道:

    “不许说伊儿胖,要说也要说丰满。丰满知道啵?”

    木儿一阵无语,爱美真是女人包括女孩的天性。

    夜色悠绵而深沉,但灯光却是光灿照心。木儿开车载着伊儿回到锦园,回到了家。

    在爸爸帮忙下,解去文胸的木儿并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上头的开花板。

    “伊儿~”木儿轻轻问了一句。

    “嗯~”

    “伊儿,你说永远到底有多远?爸爸经常在想,有没有一丈远,比如爸爸现在和伊儿的距离?有没有一眼的距离?比如爸爸现在看向伊儿的近在咫尺?爸爸经常在想,是不是上天对自已格外宽厚,在爸爸最无助寂寞的时候,遣了一位天使降世并留在爸爸身边。给爸爸快乐,给爸爸无忧,给爸爸满足。”木儿说到生情处,不由伸出一只手轻轻抚着伊儿越发明丽的发梢,“爸爸现在很满足,永远距离爸爸并不遥远,只不过一丈远,只不过一眼的流离。爸爸爱你,伊儿~”

    伊儿痴看着这时动情感叹的木儿,眼里噙着满满泪花。慢慢转过脸,慢慢靠近正发着愣的爸爸,烫慰着木儿的脸。

    “爸爸~”

    木儿此时心里触叹万千,抬头看着顶上的灯盏。今天说的这些话并不是无由而发,自已和淡嫣然的感情日益笃厚,又感觉自已和伊儿在一起的时间正在不知觉的减少,再想若干年后,伊儿也会长大,也会有一天嫁人作娘,心里总有不能割舍却又只能割舍后的阵痛,所以才有感而发。

    “伊儿永远爱爸爸~”伊儿亲昵地蹭着爸爸的脸,呢喃轻语,流露着不能改变的坚定。

    ︿︿︿︿︿︿︿︿︿︿︿︿︿︿︿︿︿︿︿︿︿︿︿︿︿︿︿︿︿︿︿

    ︿︿︿︿︿︿︿︿︿︿︿︿︿︿︿︿︿︿︿︿︿︿︿︿︿︿︿︿︿︿︿︿︿︿︿︿

    夜幕下最后一道亮光也灭了,紧紧偎在木儿身侧的伊儿在睡梦里,睫毛一眨一眨,很是正甜,这一天,伊儿玩得十分尽兴。

    电话这时响起。

    木儿悄悄起床,蹑手蹑脚地来到大厅。

    “喂。”

    ……

    “我已经洗单了,确认后把剩下的另一半佣金汇入我们账户,啪~”电话那边传来生冷语音,而后挂断了电话。

    “这么快?”木儿放下电话,全身伸了一个懒腰,惬意的瘫在沙发,看着阳台外连成一片的万家灯火,一动也不想动。

    又是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

    沙发下,桌几旁,同样趴在地上的抱抱,耷着两只大耳,同样看着阳台外连成一片的万家灯火,一动也不想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