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15章 爸爸好

第015章 爸爸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早秋晨色的阴霾在这个寒冬里不一片刻的工夫便让人们忽略不计了,起床的人儿只惦记着这个该死天气的痛冷。

    这个年头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在身旁,早起的围城刑警队李队长终于发现一个骇人的现实。不,这个骇人的现实前应该加个“重大”的词眼。“停尸房”终于停了尸,死了人!死的还不是一般的人,协立医院里就有几位隶任于糸统的法医。死的人死得很是干净利落,全是切中要害、一刀致命!这种精密臻至外科手术式的杀法,让一辈子见过的死人比见过生人还多的法医头上冷汗直下。这种手法,即使换做数十年沉浸此道的他们,也绝无如此功道。当着活人下刀,还能做到如此细致,他们还没有这种细致和胆量。这种手艺他们也只能在死人身上逞逞余威,做做显摆而已,这就是法医~

    显然,他们这次碰到的是杀手这一行业里的艺术家,一个大宗师!当然这也是欲抑先扬的手法,这是一个超大的屠夫Boss,一个刽子手!一个会在无声中轻轻一挥,轻而易地取人性命的绞肉机。

    李队长神色凝重地站在张德开身后,满面阴云。

    “怎么样?”

    “这里无疑是第一案发现场,按照尸斑的分析,他们遇害不超过2小时,它是最后遇害的。”张德开指了指电梯里唯一一具仰面尸,那具仰面尸赫然就是淡华。

    “奇怪的是…”张德开沉度着不说话了。

    “奇怪的是什么?”李队长追问道。

    “按照这位年长的死尸的血斑显示,它曾遭到它的踢打。”

    张德开指了指死去的淡华,电梯里只有他脚上穿的皮鞋跟血斑上的尺寸相符。

    “谁是凶手,我关心的是这个!”借几十个脑袋,他李队长也不敢嚼什么舌头。

    “按照刀口和杀人方法,只有一个人。道上的人都叫他‘半十指’~”张德开笃定地说道。

    “好。”李队长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转身出了电梯口,“是一个叫‘半十指’干的。”

    电梯口外站着黑压压的一圈人,俱是半白花甲,气象法严,不怒含威的老人物。这里面有海州知府贾一良,刺史、长史、司马……,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李队长心里的悲苦只有自己知道,昨天刚挨了训,今天这么一个在大华影响力举足轻重的豪门望族就这么给齐根剃了,这可是滔天大案啊!

    这案破得了破不了自己铁定要回家穿开裆裤,种红薯了。就好比戴套和不戴套都离不开**的罪名,这还不是他之所以悲苦的原因,他所悲苦的原因是,好巧不巧,死的居然就是自己的大靠山。唉~运气不好喝凉水都能撑死!

    “李队长。”站前的一位开口就是一股子肃杀的威压,很明显是从军统出身的权者。

    “到!”李队长连忙谨小微、大气也不敢出的应声。

    “淡家在大华的地位你是知道,虽然这几年淡家没有多少人当朝为官,但是影响力巨大。”权者仍是淡语慢气但迫力愈加袭人的很,“它们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前朝可查,圣祖当年…算了,我限你3天内给我拆了‘半十指’!”

    “是!”硬着头皮的滋味真不是好受的。

    “要控制舆论,越少人知道越好。殓收的事千万不能怠慢!”权者想了再三,也没想出什么交待,只好转身离场。

    “是!”

    其他的领导琢磨着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讲的,这种场上还是少讲多默的好。纷纷随后离场,一时间满满过道上只剩下李队长和下属。

    李队长这个气呀,牙痒痒的恨不得扑到墙头上咬几口铁皮。

    转身正好看见一个探员不小心一脚带到保剽尸体的头上,箭步冲上前去,一个大大的耳括子不要钱似的印上。

    “小心点!”看着探员窝囊地捂着脸,就好像看见捂着脸面的权者,李队长心里爽爽的。

    “是!”探员痛了还得叫着。

    ︿︿︿︿︿︿︿︿︿︿︿︿︿︿︿︿︿︿︿︿︿︿︿︿︿︿︿︿

    入秋以后,似乎世上所有的人和物都变得慵懒起来。人们穿着加件的秋衣,勿勿流连在万物渐将枯萎的世界。木儿生活也回复到安静有序,跟淡嫣然的感悟温度也像秋日里涌呈出的最后浓烈,日有升温。和伊儿的日子更像静心如水里透着无数点点默契,让木儿觉得舒心且心醉。

    “伊儿,在干嘛?”

    “爸爸,嘻,我在帮老师带小朋友~可好玩了!”伊儿银铃般的笑意清晰传了出来。

    “你等会,我去接你回家。”

    “嗯~”

    路过街角的时候,正要挂断电话的木儿没留意一旁飞驰而来的电动车。

    “戛~”

    “怎么走路的?!!”驾驶电动车的男人一脸粗眉浓眼,态度暴躁。

    “嗤…”一只手撑在地上的木儿呲着气,从沥青路上站起,撇了一下嘴,伸手指了对过不远,刚好对着街角的路务摄像头。

    “绿灯闯人行道,你还觉得你有理了?”

    暴躁男一看对面的摄像探头,乖戾气势一下子蔫了下去。

    “哼!”看见旁边围上来的路人越来越多,灰溜溜的开车走了。

    伊儿那位舞蹈老师是幼儿园老师,可就是这么一个幼儿园老师却在围城拿过奖。一个心无旁骛、淡漠名利的人才是得道的高人,这也就是木儿为什么一定要把伊儿送到她门下受教。

    幼儿园和这家公园是相通的,公园里几棵碧空云天的大榕树郁郁葱葱地遮了半壁的天蓝,平空多了阵阵诗情画意。里头趁着晚阳西挂的弥留时光赶紧晚练的老人们比比皆是,中间一湖河水伴波向晚,零散几对情侣徜徉处处。绿荫下全是由小孩子手手相牵的列队,吱吱喳喳又歪歪扭扭地走了过来,伊儿充当临时的幼师,施施然背个小背包护在一旁,时不时提醒那些好动走歪的孩子走好。脸上淡淡笑意毫无做作,正沉浸在天真欢乐里。

    “爷爷好~”

    “爷爷好~”

    “奶奶好~”

    “奶奶好~”这列迈着幼稚不稳的队伍每每经过老人晚练的地方,都会由着伊儿带头向老人们问着好。年幼不懂现实的孩子口里喊出问候更显得犹为真挚,让木儿一旁动容和感动。

    “哎~”老人们带着厚重的笑颜,老意乐怀的应着。

    木儿看看这里蓝蓝的天,看看这葱郁的树,还在一汪的白水心里感概道。

    “真是好地方,地方好人更好!”

    伊儿明眸浩齿,就发现了站在远处不动的木儿,脸上淡意更胜之前怡然。微咧的小嘴让洁净的贝齿愈加的白闪亮人,风儿吹动着她的衣领,带着依在细颈处的发儿泛着金色的飘动,这一刻比天上刚刚染红的晚霞竟更加的娇艳动人!

    “爸爸!”伊儿大声说着。

    “爸爸好!~”哪知手下领着的几十号小孩子,顺着伊儿的话喊了起来。

    天依然还是蔚蓝如缎,风柔柔拂过摇曳着哗哗做响的树梢,无奈挣脱了树枝和叶儿,悠然向下飘落。夕阳黄昏晚灿灿一片,伊儿红彤彤的脸蛋儿与之一比,丝毫也不逊色。这一刻太安静了!

    “哈~”在场的老人们还是情侣这才哄然大笑起来,带善意的笑声让伊儿无比窘迫。

    “哎~孩子们好~”木儿腆着尴尬的脸快步走了过来,厚颜无耻地打着招呼,一副占足便宜的嘴脸。

    “哈~”周围又是一阵笑声。

    “爸爸,你怎么能这样?”伊儿气里含嗔地反对道。

    “爸爸你的手怎么了?!”伊儿一声惊呼,小心翼翼地抬着木儿的右手看着,满脸的痛惜,好像伤的是自己一般。

    “没什么,嘿嘿~”木儿赶紧缩回右手,心里怪了自己一声,伸出左手来。

    “怎么右手也伤到了?!脸上也成青了?!!”这时伊儿仔细打量起木儿,才发现才一天不见,自己的爸爸怎么就成了这样,浑身是伤。眼眶不由得泛起红意,眼看着噙着泪花。

    “伊儿,不是这不小心嘛~不要哭!啊~”木儿慌了手脚,在木儿面前伊儿从来都外面柔弱但是内心却是坚强的女孩子。

    “都是伊儿没有照顾好爸爸,让爸爸这样子。都是伊儿不好~”伊儿自责地说。

    “没你的事,不就是过马路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木儿捋着伊儿额前发梢安慰到,“老师来了,别哭鼻子了,让老师看见就不好了。啊~”

    伊儿点点头。

    伊儿兴致不高地把小孩交还给了老师跟着木儿回家,一路上沉默不语,木儿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逗她笑。

    “伊儿是不是很没用?总是要靠爸爸,让爸爸在外面受那么多的苦~”伊儿幽幽地问。

    “没有的事,爸爸觉得自己很幸福,为了伊儿,这了这个家,没有什么辛苦的。真的!”木儿一直挨着伊儿坐在,搂着伊儿,轻轻的抚着伊儿日益显美柔感的香肩说到。

    “为了伊儿~”伊儿喃喃有语的回味着木儿的这句话。

    “对,爸爸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可珍惜的,也没有什么可以珍惜的。伊儿!你是爸爸的全部,全部!”木儿深深地吸了口气,“爸爸不善于表达,爸爸只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可以一辈子拥有,钱,权。只有伊儿,才是爸爸心甘情愿付出的原因。”情感的可贵木儿一直很看重,在木儿心里一直摆在第一位。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更是!

    “爸爸!”伊儿情动激切地扑进木儿怀里,哭声传来让木儿只能抚着伊儿越发性感柔和香肩平抚着伊儿的恸动。两条精细不一却成分玲珑致巧的“一路向北”熠熠生辉。

    当然夕阳黄昏最后一缕暮色拼了命的洒进大厅画窗时,木儿吃着伊儿精心烹制的晚餐,时时的两目相对,生活默契透着生趣。

    当黑夜占满各个角落时,两人正并排靠坐在沙发上看着DVD。低语轻笑里品着生活的偶然,每一个故事都有开头,有结尾,过程最是精彩!

    当夜色厚重只能靠着天上的眨星和孤月才能参照出天有多高时,木儿正跟着伊儿躺在床上斗着脚影丫子、咯吱着痒儿。黑夜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一颗白天的心。

    伊儿正轻轻慢慢地给木儿左手缠着纱布,小心翼翼地生怕触疼木儿,就是像是自己的手一样。一旁的木儿安静认真地看着伊儿,那一圈一圈打缠在自己手上的纱布全是变厚变重的关爱。

    “爸爸,伊儿好想快些长大,”伊儿看着木儿思索一番地说道,“伊儿要让爸爸像今天一样,可是陪着伊儿吃饭、可是一起看DVD,一起斗脚影儿。伊儿不要让爸爸那么累~”

    “傻伊儿,爸爸现在还能动,不要伊儿养。那样爸爸不就成了吃软饭了?嘿嘿~”木儿抚着伊儿额前前的秀发打趣道。

    “伊儿就是就要养着爸爸,伊儿就要吃软饭!”伊儿执拗地看着木儿认真的说。

    “好,好!爸爸就让伊儿养着,就当一个吃软饭的人。这下好吧?”木儿心里开怀地依着伊儿的语说到。

    “夜深了,睡吧?”木儿看看窗外夜色恍然说到。

    “嗯~”

    木儿探手关了床头灯后,伊儿在床上坐立起来,脱下淡粉睡衣后,双手托着胸罩把白溜后背侧给了木儿。木儿还是有些不稳地伸手费了一会儿才解了胸罩后面的糸扣,70c的C罩杯现在束在伊儿身上显得很紧,木儿忽然倍感难解。木儿觉得是不是该给伊儿换个D型号的?

    伊儿好如一条美人鱼一样滑溜进被里,透窗而进的月光也只能恰巧映到她脸上一抹红颜。木儿为伊儿掖好了被自己也躺好,眼里迷糊糊地总算睡下了。

    窗外高空上那轮半弯月牙雾里雾出,暗亮不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