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16章 葬礼 上

第016章 葬礼 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1987Club,睫毛紧闭的小翠正酽酽然拼命酗着酒,冷冽酒水呛得她脸色酡红。不管周围人声嘈杂不清的巨大轰吵还有DJ高声嘶喊,她只管喝她的酒——苦情酒!

    过往伤心情事,在不停晃闪的灯光里,一一浮现。对前男友的忠贞执着,对前男友的有求必应,对前男友的苦苦挽回,一幕幕痛苦往事,涌上心上,夹杂着苦味又难以抛却,只好一杯又一杯喝下冷咧酒水。再想到遭到抛弃以后,大乱的心扉又让范坚强趁虚而入,想到那天中午,睡醒之后,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横陈大床之上,范坚强那一脸诡笑,还有那双不可名壮的眼,让自己感到如何的不堪、和洗涮不去的羞臊、。想到这里,小翠又灌下一杯烈酒。

    从贵宾包厢里下来的范坚强一眼就留意到打扮“下流”的小翠,穿着短得不能再短的褶子裙露出白得不能再白的腿儿,敷白如粉的纸脸上长长的假睫毛正时时挑逗着范坚强那颗永不回头的色心。

    “又一个人?”范坚强带着绅士微笑风度翩翩地坐在小翠旁边的空位上。

    “嗯。”小翠退却又强自硬撑的眼神和语气让范坚强见猎心喜、跃跃欲试。

    小翠看着包厢的地上散落一地的衣裤,看着正在自己两腿间亢奋不停地范坚强,听着身体下的沙发发出沉闷却带有节奏的声响,听着身下的男人和自己难以抑制的喘息声。当初和当初前男友有关于分手的最后一次争吵,尤在耳边回荡。

    “你脑袋给水淹了?我…我就是玩玩你而已,结婚?我会跟你结婚?”………

    “操你!操你!!老子泡你算是便宜你了,你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

    ………

    回想到那一幕,那句句带伤的话,让一直执着坚强的小翠终于流下了泪水,难道追求婚姻,追求幸福也错了吗?难道拼尽全力爱一个人了有错?难道保留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自己男人的作法也有错?

    ……

    零星月光洒在垂花门,徘徊在游廊穿堂。映在倒福坊,让空落落的正房大院更显冷清,幽微灯光照出雕梁画栋的精美透彻来,衬出一代名门望族已经过往的辉煌,也辉照出现下正面临的窘迫处境。

    身板清瘦的李林朴收回看向门外的视线,伸手拨弄起桌台上那盆长势不是很好的兰花。眼神眉目间藏默默温怀、谨谨关爱,对于躬身站在身旁的五位淡家长老,一次抬眼也没有。李林朴的正眼不看,让五个上了大把年纪的淡家长老感到惶恐。

    “5、6个保镖,还有一个司机一起进的电梯,没有一个活着出来~”李林朴一边伺弄着手底下的兰花,一边用着不以为意的腔调说着话,但说出的声音总是让人感到怪怪的,低沉秀气里透着一丝丝阴鸷,让人怵粟。

    "这就是你们范王府的作派,啊?这几十年安乐日子是不是已经把你们身子骨掏空喽?把你们的精神头掏空喽?啊?"

    李林朴突然眼神凌厉,盯着乖乖杵在跟前的五个老人,阴沉的语气像是严冬腊月里迎头浇上一盆冰水,让人不寒而粟。

    “这,这……”淡家五大长老里面资历最厚的一位,抹了一把老树脸上涔涔如雨下的冷汗,语不成顺,恐慊不安。其余四位更是不济,后背隐隐湿透,渗着丝丝不知所措的凉意。

    李林朴冷眼看了一眼,直接吓得为首的那位长老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欲言,却又止。

    “当年圣祖爷以强势奠国基,凭一已雄韬武略,定鼎中原,书下不世之功章。淡家先祖更是紧随圣祖爷,身先士卒,为你们淡家子孙争下这份世代皇恩厚泽。虽然这几年你们淡家并没有多少人出朝为官,可仍是五大世袭王爷里的骄宠及榜样。”李林朴伸手合揖,恭敬地向京都方向深深作福打礼,接着说道:

    “主子前些日子还在朝堂之上好好嘉扬了你们淡家,可如今出了这档子事,你们让主子圣颜何在?啊?”

    “啪~”李林朴说到此道,肝上大火往上冒了三丈,桌上兰花往地上一推。

    兰花卉盆坍碎的突响,把毫无准备的五人吓得齐齐一跳,老脸一片泛青。心惊胆丧之下,跪倒在地,不敢做声。

    李林朴面色平静,拿起桌上那一方绦布,好整以暇的擦去手上些点污迹。

    “说吧,你们准备让谁继任淡家家主?”

    厅里静得发冷,厅外月光更是清冷,如一圈圈荡扩水波,让人发毛。

    五位长老微微抬脸,彼此用眼神瞧了瞧。还是那位资历最深的长老小心翼翼地开口:“上任家主淡华,除去庶出子嗣,嫡出的只用淡秦。依据条件,我们觉得除了他,没有其它人选。大人你看……”

    这位深资历的长老并不是二愣子,淡家出事,近臣李林朴用快的不能再快的速度赶至围城,说是带来主子的慰问,三岁小孩才相信。

    之所以李林朴如此心急火燎的飞到这里,关心的无非是淡家下一任家主的人选问题。而京都方面这般急切关心淡家,在外人看来,那是君臣之间的真挚情意,但在极少一些人看来,这里头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淡秦?”李林朴听后,脸上脸上第一次蹙起的眉,迈步在五人间踱了几步,突然**一撅,蹲在为首的长老跟前,“你以为管理一个能动摇国本的庞大特工部队,是过家家?淡秦,哼,一个整天无所是事的佤侉子弟,见财起意、看色着迷、提笔忘字的二世祖!我是不是应该期待着他当上家主之后,让那些训练有素的知事,满大街的帮他找女人?还是应该期待着他们横行街市,鱼肉民众?啊?啊?!啊?!!”

    李林朴弯着身,冲着已经不敢抬头的长老,一阵训斥。跳脚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踩到屎的袋鼠。

    一连三个“啊”,如一通暴雨,压得五位长老挺不起腰,像是雨雾里摇摆不支的芭荷。

    长老们冷汗淋漓,每个人都有过半百的年纪,身虚体弱。无奈之下,只好改用乞求语气,讨好道:“那依总管的意思?”

    在场的每个人都心知肚知,眼前站着的这位总管,他的意思代表着此时远在京都的那位主子的意思。五位长老本想凭着仅剩下的老骨头,多少为家族争取些自主的独立意志。但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远在京都的那位主子,经过这二十多年的成长,已经不再容许任何人阻挠他的意志,即使一些、一点也不行。

    李林朴满意的站起身,看了看身下跪着的五个老头,从身上捻出一张纸。放手,任由着它如秋后飘叶一样,一晃一荡,慢悠悠地落在冰冷地上。

    老眼昏花的长老,伸出抖颤不休的老手,捡拾起那张,厅里光线的阴黯,让他不由得眯起眼,仔细看了起来。

    “这,这……这…不可能!这……”这位最为年久,最为资深的长老,一边看着张上的字眼,一边的皱起脸皮。越是往下看,脸上的老皮老肉越是虬结在一处,脸样极为难看。最后只能恍然失神一般,喃喃数字,瘫坐在地。

    其余四位长老,也顾不上礼仪,挪着早就**寒腿,慢慢围上前,拾起再次掉落在地的那张纸。

    这是一张测孕病历表,内容只有寥寥几字:

    停经12天,早孕,尿检 +

    再看上头的病患署名,淡嫣然。

    没有人能明白五个老人此刻心里是多么的复杂,淡家这个份若大基业就这么转眼之间,轻易让一个外姓人探手夺去。一时之间,背负在每个人几十年的家族荣誉和使命,就像一把深深扎入心口的锥子,让他们痛不欲生。

    站在一旁,仍然清瘦里却又带着丝丝浅媚的李林朴,脸色微微有些惬意。

    “你们放心,主子对你们淡家的恩惠绝无打上一分一毫折扣的可能,怎么能让一个外姓人接手淡家家主呢?我的意思是,在那孩子还未出世之前,淡家家主的位置,先由淡嫣然暂任。你们说呢?”

    李林朴这句话让每个人高悬在半空的心又徐徐落了下来,但旋而一想,又皱起了眉头。

    这才几天的时间,没有人能知道淡嫣然肚里的孩子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那么,京都方面的真正的意思,就是让女儿身的淡嫣然继任家主的位置,其它人选,一并否决。

    也许让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管理一个,在全世界几乎算是顶尖的特工团队,才会稍稍让京都那位安心一些。

    可是,如此一想,也不对呀!二世祖淡秦在某种程度上也能让京都方面感到放心,这又是为什么呢?

    “你们说呢?”李林朴仍然站在一旁,带着让人感到莫名的笑意问道。

    “这,这个,我们五个人商量过了,觉得还是这个提议可行。还是大人您高瞻远瞩,一计万全啊!”

    “对,对。”

    “就这么办……”

    ……

    年长长老一说完,后头的其余四位长老马上附合。

    这时的李林朴,脸上才些些露出一丝真正笑意:“哈哈,诸位夸奖了。那明天的葬礼就多多劳烦诸位了。”

    五位长老迎合着李林朴的张扬笑意,脸上显露出的,更多的是苦涩意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