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18章 声声慢,声声浪

第018章 声声慢,声声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关山远,云水遥。时光如白驹过隙,过得飞快,一转眼的工夫,就是两月后。

    两个月的时间,物事人非。时光荏苒间,也让木儿越发觉得把握当前幸福的重要。因为没有人能让过去的幸福跨过时间的阻隔,飞回失主的怀抱里。这个事实延伸出一个让人万分残酷和痛苦的结论:每个活着的人,都在进行着慢性自杀。

    于是,企望着简单生活的木儿,每天只有一个期待,那就是抓住每天属于自已的幸福。

    “孩子,我是你爸爸~”木儿偎在淡嫣然身侧,一手摸着淡嫣然微隆的小肚,两眼皮直打架。

    “坏死,哪有你这样有气无力地跟孩子说话来着?”

    ……

    淡嫣然嗔惜地看着满脸睏意的木儿,这段时间真把他给累坏了。拉过一旁的锦被盖在看上去又有睡意的木儿身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淡嫣然看着头枕在自己胸前,一只手搁在自己肚上正睡得欢快的木儿,幸福的自笑了起来。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所以才甜蜜!

    性格原本**如楚天椒的淡嫣然,在怀孕以后,正一天一天发生着惊人蜕变,在母性光辉的蕴养下,淡嫣然现在就像一曲山间宛水,默默也脉脉的从涧溪里顺从而下。木儿有时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个孩子怎么就会带给淡嫣然如此巨大的转变?究竟这是得益于爱情的力量,还是爱情结晶的伟大力量?

    转眼前就快到了晌午,阴郁的天空这时竟没了光色,太阳躲进了上天浓厚的云朵里。不知不觉间四方云涌的灰云满布天穹,广袤又遮掩了一切。一场浩大的冬日洗礼就要倾盘而下,这是难得一见的!

    卧房里光线也有些暗澹,颇有些初入傍晚光景。淡嫣然正疑神看着手里的杂志,淡家这么一个大家族,经营到她这一代家伙,手下自有能人无数,维持着家族有力运转。

    淡嫣然刚要翻页接着再看的时候,忽然胸腹上传来阵阵异样。木儿正趴在被里用手在她一无余脂的小圆肚上画着小圈圈,一边还隔着薄软睡衣啜含着她胸前的兴奋点,不停地挑逗着她的反应。怀孕期间的淡嫣然**旺盛,直觉得全身发酥,小腹有些发胀,不由自主的浑身哆嗦起来。

    “嗯……”

    窗外数道闪电一划而过,天色越发的阴沉。卧房的一切一下子变了黑白,变得漫漶。

    没有感情、没有出口。淡嫣然紧紧箍着正在自己怀里一阵乱动的木儿的头不放,直往她的**按。两腿早就分开,那儿有着桃源深处的渴望。还有着深爱的回应!淡嫣然载着挚爱的木儿不耐地在床上腾挪辗扭着她那曼满身姿。

    “嗯~!”淡嫣然很是享受地又闷哼了一声。

    “轰隆隆…轰隆隆…”远边传来阵阵的爆雷,沉闷却又惊醒。夹杂着闪电亮光,含带着轻滚滚雷动,响彻四野。阵阵巨响压得平时里喧嚣尘上的那些种种嘈杂安安静静,静谧处处!

    “啊~”淡嫣然紧着木儿的背,忘情呢喃着。窗外的惊雷冬雨声声不入耳畔!紧闭着的迷离美目仿似只隐约眺见眼里**四射的亮光。

    “哗啦哗啦”的大雨转而瓢泼洒下,相比那阵阵震耳发馈雷鸣,显得淅沥清新许多。但雷动夹杂着雨声还是浩然惊人,烟雨片片压着花贵寓所内那些冬日盛开的海桐叶梢儿!幕幕向斜,飘洒着。砸落池溏水波里,荡起面面波圈儿!

    “呼~”木儿一阵气喘,扑在淡嫣然身上。薄纱似的睡衣早已洇湿了一片!淡嫣然这一刻觉得眼里那点光亮刹那间无限的放大,迸发耀眼无比的晃眼。引得脑里一片的空白,还夹着木儿的粗腰高抬在半空上的长腿也慢慢放了下来。白光终于渐渐散去,淡嫣然才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双手紧搂着木儿背。胸前一片湿滑,全是汗!

    雨住了,放睛了。这声狂风暴雨来得激烈又去得快!

    “孩子,我是你爸爸~”木儿低下头无神看着淡嫣然的小肚,两眼皮直打架,极度犯睏。才一会儿,木儿又睡着了!

    淡嫣然看着渐入梦境的木儿,脸上总有些嗔怪。

    “圣诞节的前天,总要有些话对我讲吧?”

    现代的年青人总是比较在乎西方的节日,淡嫣然显然也是其中的一个女孩儿。

    ︿︿︿︿︿︿︿︿︿︿︿︿︿︿︿︿︿︿︿︿︿︿︿︿︿︿︿︿︿

    王宝贵一只手紧捶着大伤未愈的腰背,一只手拿着DV机,戴着运动帽,帽檐低低地压着他大半张脸。整个人隐在一棵大树后,瞪着从大厦里结手而出的一男一女,上下排大牙咬得 “咯咯”直响。咬牙切齿道:

    “贱人,还说不贱。老子刚甩了,转眼又找了一个。长得也不咋样!看我怎么收拾你!!”王宝贵就这么一天一路在范坚强、小翠两人后头远远缀着,找着机会。

    王宝贵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自从上回在学府巷子里让人海扁了一顿,警告他和小翠之间不允许再有任何纠葛后,王宝贵的腰背就一直好不了,上床也疼,下床也疼。腰背隔心,不知道是不是心上的肉疼? 反正王宝贵总觉得自已掉价了!小翠现在似乎跟那男人好上了,现在她的肉价也水涨船高,这是一个让王宝贵无法容忍的事实。

    那男人还真是有钱的,又是陪着小翠逛商场,又是给小翠买手饰。出于男人之间的嫉妒心态,王宝贵一路跟着,一路骂着,一路也在苦苦寻着机会。

    机会来了!

    下午2点许,看来那男的有点“战斗”需要了!

    挽着“贱人”的手双双进了一家宾馆,王宝贵紧跟在后也开了一间相隔的房间。摆弄了一阵终于把窃听器弄好,说是窃听器也不具体,应该说是纳声器。说明书写明100米有效范围内低于20分贝的声儿都能一一纳进,没有更好的招了,有机会的话,谁不愿意装针孔?

    声音挺清晰的,传来了落水声,看来有一个在冲洗身体。不一会儿的工夫,王宝贵听见隔壁响起一阵手机呼中声。

    “喂~”

    ……

    “我查过了,钱已经进我账了。这件事你们可要做得滴水不漏,最近户部的佟尚书还在强调不能操控和炒作楼市。”范坚强话里还是有些紧张。

    ……

    “华明商业圈的炒作底价你们和我心里都有数,1千万?你以为我是2呀?我是开发商,我随时可以收回委托意向书~自己想想吧!”范坚强一番威胁后挂断报手机。

    王宝贵全身受了凉似的颤个不停,一千万!!他还嫌少

    该我王宝贵发财了~

    王宝贵急急收了机器,小心翼翼地把录好的碟片收好,匆匆退了房。他必须办好一张假身份的银行卡,这是敲诈勒索绑架工序的必要手段之一。又照样画葫芦,开了一张新的手机卡。这才琢磨着华丽的词藻,好让范坚强充分相信自己绝对是一个专业的,并且把专业当成艺术来欣赏的敲诈犯!

    当王宝贵捏着公鸭嗓子装腔作势说了几句话,再放出一段录音。就看见范坚强星急火燎、衣衫不整的从宾馆冲出来。

    几天后~

    农夫果园一个采果老汉发现了一件令他纳闷的事,采了几十年的果实,今天终于采了个人。一个死人,一个死了有些久的男人。男人很重要!也很遗憾,不是女人,美女如花。

    直到警察问口供时,老汉还是遗憾地摇头,真遗憾!!

    王宝贵终于遗憾地、离奇的死了,但是隔了几天,州郡级报刊——《围城机关报》同样离奇刊出一篇关于围城东城房地产开发商私下与地产商勾结哄抬楼市的头版揭露,这样的报到同样让仍然对生活尚有些希望的人们,又大大的遗憾一回!

    奇怪的是,一直不敢招惹范王府的官媒,这次居然意外的对这件事连篇累牍的进行深挖掘,广报导。对于舆论压力完全不屑一顾,罪名直指范氏地产及范坚强。于是府州以下的报纸刊物也争相转载,一时间堂堂知名企业范氏实业商场炒价吭害百姓的丑闻恶评喧嚣尘上。再加上大理寺也收到了一盘匿名举报脏物,是一盘录音碟片。这下罪名板上钉钉,本身就恶臭垢污,真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百姓本身就易于欺哄,何况这还是真事。伤天害理呀!天诛地灭呀!!老百姓辛苦一辈子居然连房也买不起,我们这些房奴就是你们这些狗日的炒房团造成的!!群情激愤的人们开始失了控的天天上书上访,海州知府贾一良的办公室专线一天歇停不下,占线无数!这件事对围城市政府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对于省政府的信任度极负损伤!

    “父亲大人,你能不能出面压一压。这些报社实在是太操蛋了,哪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范坚强手上拿着手机躺在床上呲牙咧嘴地说着,另一只手隔着小翠的一头秀发,往自已的下身摁。

    “找个地方躲起来。”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声音,低沉语气里隐隐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势气。

    凭恃着范王府的天子宠信,在大华一直横着走的范坚强从来没有想过自已有一天也要躲起来,所以听见自己父亲居然要自己先找个地方躲藏一阵子,脑袋里一时间一片空白。

    “为……什么?”范坚强愣着神,嘴里打着结巴。

    “早跟你说了,当今皇帝的强势,是大华开国以来所有君王里面,所未有的。范府子弟一定要夹着尾巴做人…”

    范家家主冷着声静静说完这一句,从语气里,范坚强听得出来,自已父亲已经舍弃了自已,自已就像一块嚼尽味道的口香糖,让人狠狠的吐在污秽不堪的过道上,随时等着让人无意,又狠狠的踩上一脚。他很是了解自已的父亲,这一代范府现任家主,为了家族荣耀的延续,他什么都可以舍弃,而且毫不犹豫,一点一丝也不吝惜。

    范坚强呆了,失了魂了。虽然自已是个只知道玩的京都二世祖,但好歹也是太子党一列,一些行事禁忌和底限,范坚强从来讳莫如深,并且绝不会跨过。别看这些在京都人人都能呼风唤雨的太子党,如何人五人六,风光无限。但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无数条不可逾超的禁规,这些禁规的最大受益者,一定是那位坐在遥不可见的深宫龙椅上的那位。

    范坚强的失魂落魄,足足2分钟。嘴上嗫嚅着,最后问了一句:

    “为…么?”

    “诶…”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声,“今天早朝临退的时候,圣上突然赐了半月赋闲给我,你一定惹了你不该惹的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