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19章 不爱我 就去死

第019章 不爱我 就去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接下来的话,范坚强一句也没有听清。被无望带来的瘫软瞬間侵占他全身,再也无力抓在手里的手机,掉在床上,房间静得怕人。

    ……

    宽大明亮的房,藏着对爱郞的深深绮念,摸了摸已经不在平坦的肚脐,脸上绽放一抹易见喜色。桌上放着七、八屉卷馅烧饼,已经有大半被淡嫣然吃空了。但淡嫣然仍在大口大口的往下咽着,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淡嫣然必须要咽下去。撑得难受也要咽下,孩子给了她不自觉强大的勇气。孩子,让她对这个世界最终有了归属感,让她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这是属于我的人生。感应到孩子带来的生命厚重以及律动,淡嫣然总觉得在这刻,自己的人生获得了无止境的升华。

    淡嫣然嚼到第六屉烧饼时,范坚强狼狈不堪地破门而入了。他奓着满头乱发,瞪着全是血丝的双眼,不由分说,拉着淡嫣然往外拽,楼下的保安拦不住疯狂到歇斯底里的范坚强,因为他手里有把刀,那小刀很光利,太阳照在刀刃上让人领悟到阳光的白热。

    ……

    小车一路狂飙乱窜,左右腾挪间超过一辆又一辆车。

    “范坚强!你要干什么!!!”淡嫣然怒视着一只手仍拿刀架着她脖子,一只掌着方向盘的范坚强。小翠抖索着缩在后座,一个家村来的女孩哪见过这种眼神对捅刀的阵仗。看着两人对峙着的紧张气氛,小翠只能,也只能用着惊惧万分的眼神在两人身上左右扫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闭嘴~”范坚强对着淡嫣然状若失控的喝到,“打电话叫姓木的来!快打!!”

    淡嫣然冷冷地看着面目扭曲,处在崩溃边缘的范坚强,她不能打这个电话,叫木儿来,然后他想干嘛?绝对不能叫木儿来。

    范坚强见淡嫣然没有打电话的意思,便把小刀指着淡嫣然的隆起的小肚上,倒是有些小心笨拙地威胁道:

    “快叫他来!!!”

    淡嫣然心躯一震,惊得脸色苍白。

    木儿从“一线阁”出来,刚要发动车,手机响了。

    “淡嫣~,什么事?”

    “……”

    “怎么了?”木儿看着强压着惊慌失措的嫣然。

    ……

    听完淡嫣然分明惊惧万分,却又强加镇定的叙述后。木儿立马把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上。油门踩到极致后,迅即拖尘而去。

    ︿︿︿︿︿︿︿︿︿︿︿︿︿︿︿︿︿︿︿︿︿︿︿︿︿︿

    这是座坥山,覆着满是土层的石山。山表上长着直绿的翠松,树叶枝桠间漏下的透光照在地上各处更显得这面山坳的阴凉。再往里已经是山壁斜升,没有进路了。三面绕山一面出路,真是死地一处。

    一道滚滚恢宏烟尘,夹带着枯叶败枝和飘飞的雾粉,速度极快地往山坳里漫延而来,越来越近后,才看清一辆商务车从粉尘里挣脱而出,嘎然停了下来。

    烟尘这才四散落放~

    木儿阴沉着脸急步走出车外,脸上带着一丝担忧,着着淡嫣然。淡嫣然被范坚强挟持着,按靠在车门一侧,车门开着。惊魂不定的小翠则缩在车里不敢出来……

    木儿看着范坚强,不说话。四周只剩下哗哗的阴凉软风,吹着枝丫上所剩无几的叶子发出阵阵寂寥声。范坚强一直都在吃吃地笑着,笑着,你看不出他究竟在笑着什么可笑的事,可他就是没有理由,并且得意地笑着。也许范坚强在得意着,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究竟在笑什么。

    范坚强一手横刀在淡嫣然细嫩白滑粉脖处,一手拣拾着淡嫣然细脖一侧那缕缕秀发,香喷喷、滋滋有味地闻着,一脸陶醉加神经质的笑容。

    “嫣然~我是很爱你的,我白天想你,晚上做梦也想着你,我天天想你~我天天想着你会穿上低领的不吊带,有意无意的暴露着着你那深深的**,我天天想着你穿上短得不能再短的透纱褶裙,秀出你那双纤长又性感的美腿……我天天想着你就这样在我的房间里,痴心、倾心地等着我的疼爱,所有的、全身心的疼爱……毫无保留的疼爱……”范坚强像是对自己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淡嫣然痴痴地轻诉着,“可是你伤了我的心,你居然找了这个乡巴佬。一个没钱!无能!!没权!!!没势的乡巴佬!!!!一个给不起你任何东西的乡巴佬一个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你为什么会爱上他的乡巴佬”

    范坚强机械一般强扭着头,突然转脸恶狠狠盯着木儿,眼神泛着一种近似于野狼的兽性,仿佛下一秒,他就是扑过来,咬出木儿的心,狠狠的咬上去,吸干木儿身上所有的血,一滴不剩。

    车里的小翠紧紧地抱住自己,几滴苦泪又落了下来,慢慢在车座沙发上散湿。

    木儿甩了一下手,手是的银链闪过一道白练:

    “喜欢和爱根本就是两码事,喜欢只能说是单相思,它是每个人拥有的权力。可是爱,是两厢情愿的事儿,每个人心里都围着一座城,我能走出我的城,走进嫣然心里的那座城,这就是爱情。你的喜欢只能算是困在自己的城里,暗恋着嫣然那处城里风景罢了~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范坚强抽颤的身子冲着木儿吼到,激动神情不能抑制。

    “你,你放了我吧~我现在都已经有了木凡的孩子了。”淡嫣然已经有些体乏不支的迹象,声线也弱了不少。

    “孩子?哈哈~孩子……”范坚强听后吃吃笑着,仿佛听到一个不可沉默的笑话,对着四处直绿翠松,还有裸枝间隙下的漏光狂笑着。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笑后,范坚强附在淡嫣然耳边压低着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那天晚上在假日酒店你流了很多血,我都不记得用了多少张纸巾。那天晚上的你是最美的,哈哈~”

    这声音虽然压得底,低到恰恰木儿也能听见的程度。

    范坚强得意的冲着木儿狂笑:“乡巴佬,你争不过我!哈哈~”

    ……

    “不可能!不可能!!”淡嫣然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道,举足无措的脸色愈加的苍白如纸。

    “深水鱼里的营养可多了,我早就根你们说了。你们不听,我也没办法~哈哈!”

    淡嫣然极度绝望,当范坚强说出这个事实后。全身若然劲力全失,软软绵绵。像是置身在冷入彻骨的冰窟里,看不见木儿,四周全是嘲笑声。无比的大声,无比的刺耳……

    “啊”淡嫣然下一刻仿似发疯,一口咬在范坚强左手上。范坚强自然不敢对淡嫣然下重手,反而极力的护稳淡嫣然防他跌倒。

    木儿终于找准机会,窜身上去,一击重拳打在范坚强下巴外。打得范坚强后仰向后跌去,空中夹带泛着点点血渍。地上满是大如鹅卵山石,范坚强摔倒在地,难免全身疼痛,木儿紧接欺上,压在他身上,两只握紧的拳头直往范坚强脸上揍,范坚强嘴角带着两边地上全是咂出来的血!

    “嗯”慌里耍狠的范坚强一刀扎在木儿大腿处,痛得木儿闷哼一声,而后,他硬是忍住痛,夺过范坚强手里的刀,扔到远处。

    早被酒色掏空身体的范坚强,哪是木儿的对手,“咚咚~”撞击声不绝,木儿揪着范坚强的头往车皮上不要钱的撞。罢手后,失去反抗力的范坚强斜歪在车门里一动也不动。口鼻处直往外咳着血~

    木儿这时理智的收了手,再打下去估计就要出人命了。拭着嘴角的血,一瘸一拐地走到淡嫣然身边,蹒跚地把已经昏过去的淡嫣然横身抱起来,往自己小车走去,一边无关咸淡的也说出一件小事:

    “那天在假日酒店,跟你上床的还是小翠,你的酒杯也被我的人放了**,之后发生什么事情,我想不用我说了吧?”

    木儿说完,伸手随意往五步开外的一处小树后面一指。那位跟木儿、淡嫣然同坐一张桌,吃相邋遢无比的年轻小道士从树荫后面,默默无声的走了出来。脸上没有表情,但却透一种神秘,还有丝丝不可明状的威压。

    把淡嫣然扶到车里,让她躺好后,木儿一**跌坐在一旁,喘着粗气,脚底下不断淌出鲜红浓血,染着车毯上,格外醒目。大腿处的刺骨巨痛让吞着粗气的木儿不由吸得更加急促,伸手扒拉下紧束的领带。这些疼痛在木儿眼里算不了什么,但分明有不计其数的针尖,灸在木儿越发憋闷的心头上,让木儿渐渐呼吸困难,而且伴着一次呼吸,牵扯着一次又一次剜心挖骨的疼痛。

    分外殷红的血水,慢慢从昏迷的淡嫣然下身裙衣间,慢慢流淌着…

    木儿能透过空间,在山林的尽头,光亮的虚空处,看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孩,露着一脸天真憨笑,渐渐远去……

    “怎么可能?不可能!”躺在地上的范坚强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不停的呱噪着,他不能相信木儿刚才说的话。

    “咳~咳~”范坚强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脖子试着动了几下。范坚强感到阵阵冷冰冰的彻骨失败,他,范坚强已经一无所有,今天凭着仅有的骄傲和自信,却在木儿随意的一席话下,土崩瓦解得一干二净,湮灭的无影无踪。绝望就像是一座不断压近的万年冰山,一点一点的把他对于绝望的解析,演绎得更加透彻,入木三分。

    范坚强在这一刻感到万念俱灰,绝望到极点。

    但就在这时,在自己视线上空,突兀的露出一张脸,是冷漠的小翠。

    “你爱不爱我?”小翠问到。

    “……”范坚强脸皮还没有很么厚,刚才口口声声说爱死了淡嫣然,现在说爱小翠实在…

    “呯~”车门被小翠用力甩上,卡在车门位的范坚强嘶扯的惨叫来不及发出,只能似断非续的哼哼。

    “你爱不爱我?”面无表情的脸上的那张嘴一张,还是那句话。

    “……”这次范坚强倒是很想说爱的,可惜的是他现在连喘一句都显得很吝啬。

    “呯~”

    ……

    “哗哗~”是划过小石子的摩擦声,小翠拽着范坚强往山圈碎石处艰难拖去。

    “你爱不爱我?”

    “爱…”范坚强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骂道,“爱你…你妈的…”

    ……

    这下小翠没说话,躺在地上的范坚强视线有限,颈内折位的骨块,把脖子顶成一种怪异形状,内出的淤血,使脖间的肤色显得不同寻常的妖冶。范坚强只能看见天上偶尔候鸟的飞过。眨眼后再一看,清晰无比的看见小翠费了老大的劲,抱着一块大面石,缓缓移到他仅仅能看见的视野上方,把他的脸遮成一片阴影。

    然后……

    然后范坚强只瞧见那墩面石,在自己眼里放大,无限恐怖的在不断的放大。最后,他甚至能清楚的瞧见面石下面,一块湿软泥土上,一条不慌不忙蠕动的蚯蚓,一节一节,黝黑黢灰。

    “啊!~~”

    “咔~咔~嚓~嚓~”一种独有的骨头节节碎断的声音沉闷地传出来,在地势低处的松里诡异的回荡着。

    小翠消了神,往后踉跄几步,吃吃看着松林围簇外的一小片天。

    “不爱我…不爱我……”

    范坚强直挺挺的躺在碎石地上,抽搐的次数越来越少。在他原先头部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大面石,面石下溢着肉白的浆糊和褐红的血水,混着土石流着…蠕着……

    终于他不动了~

    终于他死透了~

    终于警车来了~

    随着灾难之后而来的,人们总是喜欢叫它正义。

    虽然**跟**两词只有一字之差,但经过的差别总是代替不了同一结果的实质。

    几辆警车亮着闪烁的转灯,发着刺耳的响鸣刹在不远处。跑下十多名武警,迅速的封锁现场。伊儿从车上跑下来四处找着木儿,焦急万分。

    小翠傻怔怔地站在已经冰冷的尸体旁,还在自言自语地质问着同一个问题。

    “你爱不爱我?……”

    “你爱不爱我?……”

    痴呆的脸面、僵硬的表情加上开嘴露出的白森森的牙儿让人倍感阴森恐怖!

    “你不是说爱死我吗?咯咯…那你就去死吧~”

    白锃手铐铐上小翠两手后,警察带着癫狂发疯的小翠上了警车。他们有的紧急护理,有的侦察现场,还有的带人回去审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