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2章 驴肉火烧

第022章 驴肉火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昨晚的那番神秘谈话,让木儿心里一直犯堵、不通透。算算,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按照那位霸道强势的个性,能妥协退让二次,已经算是多么大的奇迹了。但木儿实在无法容忍他居然把湖心亭做为自己回京都的筹码,这是对已逝去的母亲大人的亵渎。生前百般懈怠,死后还要如此不敬,这就是木儿一度心火从生的缘故。

    悄悄压了压腾在心头的火苗,转脸看了看左侧的李三才。40开处的大龄老处男,不但对街角红灯区的流莺,口水横流;街头巷尾的任何摆设,新鲜玩意,居然也是一副兴致勃勃的好奇样。像他这个德兴和一副人畜无害的表面天真,能混到江南油水肥缺——漕运总兵的位置。在外人眼里,也算是一个让大部分人跌碎眼镜的天数!

    其实大华如此之多的文武臣工里头,最是所谓的近臣,在大华官场内外,算是屈指可数、凤毛麟角。每次夜里谈话后,第二天,这家伙一定屁颠屁颠赶到围城,问一句,一句相同的话:

    “你回不?”

    显然,这种略显笨拙,带着些微说话不经大脑的粗糙询问,竟没有引起木儿一丝恼怒。细说起来,木儿对于这位貌似老实人,心里还有一些不可言语的愧疚。要不是自己跑到围城,人家也不会离开天子脚下,当个劳什子漕运总兵。

    “不回。”木儿看着李三才,笑眯眯地说,“已经说了两次,这可是第三次。”

    李三才仿佛并没有听到木儿的回答,看着斜对面一家食肆,垂涎三尺。

    大华地域极大,自从前朝一统天下后到现在的三分天下,虽然大华幅员大减,可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地域宽广,民族不一,造就了不同的文化,比较让人注目的就是一日三餐的饮食文化。

    “北方的饮食讲究的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透着一种粗犷豪爽。”木儿慢慢悠悠地说道。

    “南方人则比较精细了,他们讲究味美且做工讨巧。像这一家的云面,一团3两的面团,师傅硬是抖弄成细如丝絮的十几万条的面线,这也就在江南这一处独有的手艺。”木儿继续说道。

    木儿接着说完后半段话时,已经是半小时后。身后跟着仍然意犹未尽的李三才,一只糙手拍有些鼓圆的肚皮。

    而后,木儿领着李三才,从担担面,到肉夹馍,再到酸梅汤……这一路下来,李三才算是过足了美食家的瘾。兴高意满~

    干!从小就发狠想吃遍天下美食,好不容易有这机会,今天就发飙一次。吃它个盆朝上碗向下,吃它个天下大同!吃出它个清清朗朗、人见人爱的美好明天!!

    木儿带着李三才,最后坐在一家驴肉火烧的老字号小吃店里,意足悠暇地咬着牙签。做着念想,这也是今天游玩临要回去的最后一家了。

    这家吃店风格古朴,镂空双开扇门,阁窗堂屏。整个楼房通体木质,隐隐间有些通古意韵。

    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这驴肉火烧确实味道鲜美脆软,回味无究。

    “李叔~”咬着牙签的木儿说道。

    “啪~”正胡乱咬着碗里最后一块火烧的李三才,听到这“李叔”两个字,恍然心悸之下,手里筷子掉在地上。

    “咳~咳~”伏在桌下把噎在口里还未下咽的火烧吐了出来,火烧果然是火烧,吃在口里火辣辣一般。

    其实木儿说的那两个字,更像火烧。烧得卓老实喉口烫滚一片,心悸一时。

    “您就不要叫俺叔了,这不要俺老命嘛?”卓老实胡乱扯些纸巾抹着嘴。

    木儿嘴角一撇,满不在乎:

    “我要愿意,可以认你当干爹。”

    ……

    李三才大惊之下,后背豆大的冷汗淋漓直下。

    ……

    也就在这时,服务员恰好端着一盘茶水进来,这家吃店很干净卫生,服务员一律戴着口罩。

    好不容易来的台阶,李三才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嘿嘿,喝茶喝茶。这,驴肉塞牙,塞牙。嘿嘿……”李三才腆着个脸,一通胡言乱语。

    酒足饭饱后,喝点茶刷刷油,洗洗腻是必须的。

    服务员先给李三才放上一杯香气四溢的茶水,又向木儿递去一杯。

    轻笑间,木儿眼角忽然感到一些东西吸引着自己潜意识的注意力,那是一双手,一双不是完整的手。

    倏然间,端盘翻,匕首现。

    一只半残缺的手握着明晃晃匕首,夹带着必杀的阴厉气势割裂虚空,向木儿杀来。

    木儿眼睁睁地,木儿无处可躲。可是木儿却怪异的一丝一毫也不慌张,木儿依然坐在位上,泛着诡异的微笑,看着刺向自己,不断寸进的匕首。

    “半十指”身为世界顶级杀手,对于危机意识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执感。杀手杀人是不强求拼死搏杀,“一击不中,远扬千里”是他们的生存道理。所以,“半十指”果断的选择避开。

    就在“半十指”衣角刚顿停的瞬间,两人头顶悍然轰开,一条人影从天而降,横亘在木儿与“半十指”之前,丝毫不做间歇,向“半十指”攻去。掌拍指点,腿扫拳轰。其间夹杂着由楼上飘落而下的木屑齑粉,两人像是在一场鹅毛大雪里演绎着一场风花雪月的舞剧,只是这场双人舞剧透着无边阴寒冷杀。

    “噗~噗~噗~”只见其中一人一连中了三记指、拳、掌,连连向后踉跄退了数步。

    “半十指”抵退在镂空木窗前,两颊潮红一片,喉结一连上下咽了好几次,才把涌出的血腥强压下去。两眼尤如冷月无声下如刀尖一般狼眼,不留一丝情感,带着无言残酷的看着对面那人。

    屑飞尽,粉为尘。在满地屑尘上终于露出那人真面目。

    居然是一个佝着身,名不见经传、点滴不起眼的小道士!

    就是眼前这个小道士,在一合之下让自己连受一指,一拳、一掌?“半十指”如钩的两眼里带着深深诧异,细细地看着道士,他想看出一丝与众不同的东西来。可怜的是他什么也看不出,这让他有些沮丧。他正在找着机会抽身而退,他清楚自己已然丧失了一瞬间的优势。真枪真刀的近身格斗,自己完全不是眼前那位年轻道士的对手,这是毋庸置疑的。

    张三疯抡抡有些发麻的臂膀,臂上的衣袖脏兮兮的。同样有些玩味的看着对面的“半十指”。

    “让他受伤还真是有些困难。”他只是心里想,口上却不言语,桌旁还有小主子在,不敢造次。

    “看来想要我命的人,真是不少呀?”木儿好整以暇的吹着杯口浓腾腾的热气,“加上次你在电梯那回,这次应该是你第二次杀我吧?对了,你们杀手接单是不是从来不问买单的是谁吗?”

    现场一阵默然,“半十指”不愿说话,张三疯赖得说话,李三才不愿说话。只有木儿那不紧不慢的砌茶声。

    ……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噢,对了,叫投桃报李。你这样天天张着嘴想咬我,你就不会感到齿冷?”

    木儿“齿冷”两字的说法,引人发笑,年轻的张三疯拼命的想忍位笑意。

    “半十指”等的就是这一刻,往地上砸了颗丸果。

    “轰~”的一刹那,一团白雾蒸罩而起,这白雾来得忽然,散得也是莫名其妙,因为它散太快了。

    “半十指”就趁着霎时间隙,消失了。

    木儿看着空荡荡窗阁一角,只能骂了一句脏话:

    “干!”

    谁知道一个世界排名第一的顶级杀手,会这种不入流,有如杂技的玩意儿。

    “一盏茶的时间,把他给我彻底抹了~”木儿转身就对张三疯命令道,他可不想这个杀手再来第三次暗杀。概率论里有一条经典定理,一件可能发生的事件,那它一定会发生。木儿不想这种将来一定会发生的危险会波及到别人,特别是时刻陪在身旁的伊儿。

    张三疯颔首后,如一阵风似的窜出门外,缀着淡淡的血腥味儿追去。不管追到哪儿,他也要想尽办法把这只神龟格杀掉。

    木儿看着张三疯飘出去,看着对面仍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李三才。反而更加不急不慌地喝起已经烫凉合适的茶水来,他在等人,等他要等的人。

    这里正是午后,阳光不再如秋末尹始时布施的那么凄惨透切了。平缓懒洋的斜洒在小吃街的一侧,把对面那家面食店置在背阴灰暗里。面食店一边的胡同里慢慢出来一辆小板车,小板车上放的东西很多,可能也很沉。压得板车两只轮胎吃气很深,也压得车速很慢。

    这辆板车在幽暗背阴里终于慢慢出来,两个壮年人正俯着身子拼命地推着。虽然隔着有些远,木儿还是能看见两人脸上那些汗水似乎在冒着热气蒸发着。

    小吃街是条步行街,午后阳光已然不烈,人流渐多。在人肩相摩、衣袖相接的人流里,这辆小板车自然很突兀,很引人注目。

    板车就在万分艰难里一点一滴的挪到面食店对面的“驴肉火烧”风味店前,一袭黑衣的两个大汉就着午后的暖阳,两人合力揭开板车上那块黑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