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3章 命要留下

第023章 命要留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顿时,满车的油光锃亮,满车的心惊胆颤。

    枪!各式各样的枪,用途不一的枪,不同口径、不同制式的枪!

    卡宾枪,冲锋枪,半自动,全自动,微型冲锋枪,突击步枪,自动步枪,重型步枪,狙击步枪,霰弹枪,重机枪,机枪,速射机枪.多管加农枪……

    天啊,车里明晃晃的还摆着两挺肩扛式火箭。

    平日里的那些寻常人是不可能分得这么清楚,但是在久在军中又见识广博的李三才眼里,只需一眼就能把这些枪械分门别类的清清楚楚。

    “啊!啊!!……”左右两边路过的人流一瞬间如清水入沸油一般,狂跳四窜。他们争相惊恐万状般夺路而逃,面情可怖、扭曲的脸与一流般的奔跑速度成了鲜明的对比。隐约间还有原先半死不活躺在地上向行人乞讨的可怜人,飞一般跳起来,融入人流里,速度比谁都快。

    木儿上下颚一错,心绪大骇,肠都悔青了。自己原先只不过是想给那些天天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仇家们下手的机会,这下好了,本想搂草打兔子,哪成想跳出一群狼来。从玩火取乐到引火烧身,真的只是一念之间。

    这些孙子为了杀自己还真舍得下血本,那一板车军火俨然就是一个小型军火库。按艺术家的审美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小型的军火展览,只不过要收些逝去的人命当看费的。

    现在人们是如此的珍爱生命,热爱生命。你时时可以听见他们抱怨生活没法过了,可你永远不会听见他们说生命没法继续。如果有人说了这句话,那人一定是一个,疯子!没脑子!!一个对生存不热爱的人,你能指望他的生活光亮朝气?

    所以说,人,都是怕死的~

    一会儿的功夫,整条街上便冷冷清清,戚戚切切,惨惨淡淡。

    偶尔一阵风儿吹过,卷着几口白色熟料袋在空气里无聊打的着圈。步行街没人了,整整齐齐的一条街没人了。

    “驴肉火烧”风味小吃店里掌柜早就逃得没了影,就只有坐着的木儿、李三才和一名没来不及逃生的小二。小二此时脸色虬结,惨白的脸上,汗渍乱流。

    木儿稳稳地坐着,他不能动。不是因为敌动我不动这句战术名语,而是因为,如果木儿一动,门外那两人一看就知道不是省油的好货色,他们也会动。而人家一动,自己这边自然没有一个人活着。

    木儿气定神闲地坐着.

    气氛万分冷凝,危机万分,千钧一发。

    偏偏在这种情形下,木儿伸手抓起茶壶,给对面的李三才已空的茶杯倒满,再给自己也满上。慢吞吞、悠然然又细啜上了。

    同样面不改色的李三才若无其事的看着木儿,他的所有表情,所有动作细节。心里大大暗叹:虎父无犬子!

    门外又是一阵孤寂寂的风吹过,又卷起几只白色塑料袋慢悠悠地飞了起来。一只,两只……

    当木儿看到第五只的时候,枪声响了。

    木儿不动,李三才不动,但就在两人不动的情形下,斜刺里伸出一只脚,把茶桌踹翻,然后两脚往前不丁不八一站,手里一把大伞遥遥指着门外两人。

    黄飞鸿?

    貌似高手,木儿饶有兴致的看着。

    ︿︿︿︿︿︿︿︿︿︿︿︿︿︿︿︿︿︿︿︿︿︿︿︿︿︿

    张三疯远远追着“半十指”若隐若现的影子,这小子太能跑了。

    “小兔崽子,我一定要杀了你!”张三疯时刻脑里记着木儿的吩咐,缩变后两脚之间的跨距太小了,他只能加大步幅。这是门比较偏锋的轻功武学,撒丫子跑起来由于快得不见两腿,江湖人称“风神步”。但是张三疯还是喜欢叫“疯神步”~

    张三疯一阵提气用劲,时速一下子飙到百迈。平时里脏兮兮虬卷的头发向后拉得笔直,同样是脏兮兮的长衫猎猎作响,身后拖起一路的烟尘滚滚,这种随风奔跑的感觉不是一般的自由自在。

    刚才交手时,一指、一拳、一掌同时渗杂着三种不同劲道被张三疯打入“半十指”同一处,指力锐利如丝、深入髓骨,拳劲势大如宏、虽浅但重,掌风绵中带力,絮里含针,伤人无形。只是其中一招,像“半十指”这样级数的高手也要静养数月,何况是三招齐伤,伤上加伤?

    凭自己这加到百迈的脚力,还追不上那只受了伤的神龟?

    跑了一会儿,张三疯追进了一处批发市场。还好这里人也不多,临近收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店家也已经开始在收拢货物回家了。

    张三疯细细踱到“半十指”最后消失的地方,这是一家布店。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关门,张三疯平时疯疯癫癫,但那是小事疯癫,大事不疯癫。他心里十分明白,这是“半十指”向他发出的死战,这是“半十指”刻意制造的环境。

    张三疯瞬时收起漫放的心态,训练营里的训练是他赖以生存的本能。一米不到的他细细地踱着,小心的留意着四处。对方是国际排名第一的超级暗杀高手,他能在百千重环环护卫下轻取目标首级,也能在一顿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一顿饭里要了你的性命。这种人就像是一只死守待噬的幽灵,让你防不胜防,让你倾刻之间付出昂贵的生命代价。

    张三疯在成匹成堆的布店里慢腾腾的踱着,但是绝大部分遮住他眼目的还是那些挂在半空的展布。有白的、有黑的、有蓝的、有紫的、有绿的,种色繁多,各式各样,姹紫嫣红。

    张三疯全身处在一种蓄力临界状态,一旦有变化,他自信能发出全力一击,让神龟去见鬼。

    他踱到红布前,又踱到旁边的那块白布。他觉得红布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有处好像特别的红艳,转过身去。

    突然异现乍起,无比锐利刀锋势如破竹一般划开白布,往暂时分了神的张三疯眉心切去。张三疯丝毫不怀疑“半十指”手上那把刀的刃利,他看过路摊上卖豆腐的大妈是如何切豆腐的。

    张三疯先是上半身拼命的折腰后仰,然后整个身子向后弹。这样也许能把那把豆腐刀的伤害减到最小,身在空中还不忘朝“半十指”踢了一脚,刚好踢在对方手腕处,恰到好处好处的止住了“半十指”向下劈的余势。

    张三疯重重的摔在地上,无比狼狈,但也好过没了一条命。

    “受你三记重伤,现在,扯平~”“半十指”依然几字一顿的说着话,还是那么的干脆和冷漠。

    张三疯嘴肉一跳一跳的抽搐着,血水就像是秋露一般慢悠悠的自眉心滑到鼻梁,再到鼻尖。张三疯低眼都能看到那血珠在慢慢的壮大着,他自然不会心惊胆颤,只是可惜了自己这张厚脸。

    “你会死的,”张三疯抬起头,显出那道触目惊心的刀口,“你没有优势,还受了伤。三伤齐中,伤上加伤。嘿嘿~”

    张三疯配上那张娃娃脸,笑得很傻很天真。

    “不得不承认,你们大华国全是怪物。尤其是那个木凡~”“半十指”看着张三疯那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感叹道,“你小小年纪能到达这个水平,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张三疯眨眨眼看着眼前的“半十指”,态度不置可否。

    在“半十指”眼里,一米不到的小屁孩即使具有再大的威胁,也微不足道。

    可是下刻他为了这句话后悔了,而且是后悔莫及,而且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跌坐在地上的张三疯忽然之间暴起,一轰重拳一路把“半十指”轰出墙外,连带着在布店砖墙上开出一个大洞。土尘纷飞里只知道外头依然晚阳暧昧,已到垂暮时分。

    张三疯伸手抹了抹眉间残血,一拳之下又把刚开的大洞开大了一号,面目冷然的走了出来。这是条紧挨着批发市场的街道,一个人也没有。

    “半十指”手脚并开的躺在地上,衫褛凌乱。短柄匕首掉在一边,表情依然冷冰,但是眉目多了一些东西,惨淡~

    “他让我杀你,”张三疯顿了顿,“你必须死。”

    张三疯这话说得极有自信,语气里没有嚣张,只有实力。

    “半十指”从地上坐起,看着张三疯,一阵失笑道:

    “可惜了。”

    “可惜什么?”张三疯有些不解。

    “可惜你是小孩。”

    “小孩怎么了?”张三疯更迷惑。

    “你听过一句老话么?”

    “……”

    “胳膊肘拧不过大腿,小孩跑不过大嘴。”“半十指”看看张三疯,“在我们大宋,大嘴指的就是成年人。”

    趁着张三疯发愣,“半十指”跳起身来,如箭一般“嗖”的往外玩命的跑。一眨眼就跑出了十丈多!

    张三疯这个气呀!

    真把我当小孩了。

    往地上用力一跺,地体跳晃下,脚下刚好一口井盖翻飞起来。落在张三疯手时在,张三疯提劲用力,用力一甩,那井盖如同一块铁饼一样,向“半十指”飞去。中间削飞十几个置在街边的垃圾桶~

    “人可以走,把命留下!”张三疯吐气开声地喝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