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4章 三疯实力

第024章 三疯实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木儿看着两脚不丁不八,手上持着伞遥指门外匪汉的食馆小二,心里难以抑郁的泛着怪异。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黄飞鸿吧?

    那朵怒绽着出乎常人认知的硕大河莲,宛若处在瓢泼大雨筛打,风雨飘摇间。子弹比暴雨更迅即,声势比雨力更惊人。夹带着无比吓人的裂撕空气声,一往无前的朝着伞射去。

    枪响

    “哒哒哒哒哒哒哒……”多管加农机枪到死不体的怒吼,机口上不停地轮转着枪膛。长达半米的烈焰里,如竹筒倒豆似的子弹浴火而出。在空间里强蛮穿行,洞透双开门扇,带起半空纷纷扬扬木屑,块块跳飞的木渣。无情且猛狠的朝着木儿一众击去,子弹凶猛,要杀人。

    伞开

    站在伞后的木儿自觉无比荒谬,就这么把比寻常大上两倍的伞,能挡住已经出膛的子弹?

    弹落

    “噗噗噗噗噗噗噗……”沉闷声响传来,子弹无比狠厉地击在伞布上,击在伞节上。匪夷所思并出人意外的嘎然掉地,颓顿无力。但是子弹仍是源源不断,前扑后继,像极永远也不歇止的精密钟表。它们似是一瀑横飞暴雨,不洗涮干净这片空间,不把天与地涤洗成同色便不会停止。

    壮汉仍然开着枪,握枪的手很稳,大口径枪械所带来的强猛后座力并没给他们带来什么影响,壮汉仍然岿然不动。只是随着枪声节奏,整个街道在颤栗震动着。强震后的气波把那些正在空中悠闲飘荡的白色塑料袋吹出好远,街道在这一刻显得很静,死静得只剩下一种声响。

    枪声依然不停。

    伞后一众人也很静,木儿呆呆看着自己面前这处亮白伞布。这也太神奇了,太高科技了!直看见幕布上争先恐后又如雨后春笋般撞击出无数处凸处,那是子弹的冲力造成的。无一不是势弱后,那亮白幕布又恢复原样。

    这伞太不是东西了!

    木儿心里这么想的。

    伞外枪声弹雨依然在撕裂一般疯狂咆哮着,子弹无穷尽一般的洒来。

    那位持着大伞,不丁不八站着,似黄飞鸿一样的食馆小二。仍是“气定神闲”的站着,高手风范十足!下一刻,转过脸,脸色泛青对着木儿恭敬的说道:

    “主子,这伞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还望主子屈尊从伞后凿墙先走。卑职垫后~”木儿看着这位有些当年那位舍身炸碉堡的盖世英雄人物,悲壮气概依稀可见几分。

    木儿这才知道,这食馆小二原来是淡府知事!

    这时枪声嘎然停住。

    “不用了。”木儿淡淡回答道,木儿已经猜到对方此时一定是在换一种轰击力较大的枪支。木儿更加不相信那伙神秘人会不出手,这是木儿的自信,自信带给他自若。

    大约过了十分钟。

    “他们退了。”小二看了外头一眼,发现车旁已然没了两名壮汉的身影。

    “唔?”难道自己猜错了?

    木儿猜的没错,因为街头那边仍然站着那两个壮汉。肩上扛着锃亮发光的火箭筒隐隐瞄准着木儿这边,木儿心里忽然间没了活动。

    一点也不留木儿这边众人的反应,就见筒尾一冲火光喷现,弹头出膛后,拽着两道浓浓亮烟当空划出一条迅线,朝着食馆轰来。两道白烟沿着屋檐与街道两者间投影一线平行射来,这一切变化只有瞬眼之间。不容木儿和身边一众官员做出丝毫应对,三科小知事把壁伞收了起来。火箭炮的当量并不是他手上的这把雨伞能抵挡的,可是他表情里仍然不紧张,也不心慌。

    究竟是为什么?

    木儿心理在面临死亡的须臾间变换了好几回,最后他什么也不想了。因为他想到了伊儿,他忆及了伊儿。

    生与死之间的轮回实在太快了,简直如同昙花一现般迅即。就如同伊儿那颗小巧玲珑心思细细小心表达出来的思慕一样,木儿隐藏深深的心里早就存在着这种思慕,爱意。只是识字读书多年的自己惧怕现实里、阳光下那条隐隐存在的线,道德与社会不容的底线。也是自己人生价值底线,可是这些顾虑、这些妨碍突然之间全部消失殆尽,这些东西跟生死轮回,跟脸前那两颗冲面而来的炮弹相比,显然变得微不足道,微末不计。

    爱情是永恒不变的!木儿在这刻终于想明白,这个人人四处疲于奔波劳碌的人生里,唯有真正的爱情不带任何附加条件,不渗任何杂余。它是最真、最纯、最美、最好的人生馈赠。

    我要把握它!

    木儿抬起头定定死死地看着冲面而来的火箭炮弹,心志已是坚韧如铁,不移一毫一末。

    ︿︿︿︿︿︿︿︿︿︿︿︿︿︿︿︿︿︿︿︿︿︿︿︿︿︿︿︿︿

    井盖贴平横飞,向正急于保命的“半十指”后背击去,张三疯有十足的把握让“半十指”当街毙命。

    忙于奔命的“半十指”五观六识全开,对危机来临的机警,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身后传来尖啸,声声入耳,不曾遗漏一分。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一味奔逃了,杀手不是死士,避重就轻是他们天生的本能,本想不与张三疯过多纠斗,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唯一的保命的方法只能转身迎击。这是无奈且无助的办法,身后那小屁孩出乎意料的狠手。

    无奈无助之下,“半十指”刹时间转身,恰在那井盖快要及身的时刻出手了。大开大合间,一记势大力沉的肘击压下,颠在毫厘间,恰好将那井盖击沉在地。

    “咣~咣~”极度扭曲变形的井盖无力的在地上打着圈,一旁翻卷出一口小坑,可见“半十指”那一肘之力威势极大。

    “半十指”身势不减,身体像是一只陀螺一般急旋两圈。两道暗影一闪而没,谁也没有瞧见他是如何出手,如何收手。

    “啪!”

    张三疯心际巨荡,这才是一个国际排名第一的顶级杀手所拥有的实力。张三疯看着手上使劲捻住的那枚水滴形暗器,这种子母连环暗器在次世界大幻灭后就失传了。张三疯收得了第二枚,却挡不住第一枚。细细的血水自他的袖口细细流了下来,殷红带腥,在地上滴落成渍,尤其触目带剌。那第一枚暗器自张三疯掌心一力贯入,伤筋破骨后,张三疯已然深受其伤。

    “不愧排名第一,佩服~”张三疯隔着十丈开外慢吞吞地说道,表情一点不见变化。

    ……

    “这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我自残半指是为什么,”半十指冷冰冰的说道,“你的那位主人木凡是第一人活着知道原因的人。可是,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当年除了对玻璃刮划声天生心理惧怕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种子母连环暗器必须自残半指方能练成~”

    “半十指”言后小小一笑:

    “自残半指,取人全命。”

    “这可真是无聊的练功方法~”显然张三疯对于这种伤人一千,自伤八百的功夫有些不屑,他知道次世界大幻灭前也有一种更为歹毒的类似功法,叫《葵花宝典》。

    张三疯就在这十丈见方的距离间急跃向前,在与投掷暗器高手之与的角逐里,拉近距离既是一种自杀行为,也可以是一种有效措施。但它反正是一种搏杀,是一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鱼死网破的搏杀。

    所以张三疯两脚前所未有的势大力沉,心神从未有的专一如线。千均重力发于脚下又反作用于身上,见于距离的缩进。十丈开外的距离是如此的漫长又是如此的迅捷!

    距离的急速拉近让“半十指”心里出现了多年不见的怵然,距离越近,他费力巨大的暗器所显现出的威力是越大。可它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距离无限制的接近于零时,“半十指”手持有的暗器优势则丢失殆尽。作为杀手的他并不擅长于近身格斗。而眼前快要接近他的张三疯明显是一个近身格斗的专家。

    不!应该称为格杀专家。

    “半十指”只有一个选择,他要逼退试图近身格斗的张三疯,所以他只能重复着一个动作。不停地转着陀螺,不停地发着暗器。

    暗器如昏暗密云下如丝如絮的暴雨一般,“半十指”并没有的精确到张三疯的部位,他只是罩着张三疯可能闪现的位置泼出去,如泼水一般。

    精、气、神的高度凝练让张三疯殝至一个平时无法抵达的道法颠峰,他在这一瞬间,意识忽然无限放宽放广放大。刹那间,天地间一花一草一木一枝叶无不了然于胸。倾刻间,脚下那方寸之地已然没有空间与距离的概念。他在高速穿越着空间与时间,他沉醉在天地间一花一草一木一枝叶相互交流,意识天地交际。这种感觉太玄太妙!

    “半十指”连连后退,他已经无法分出哪个残影闪形是真正的张三疯实体。眼前的这个小屁孩恍似一个能扭曲并且穿越空间的精灵,对!是精灵,在西方,这就是精灵。“半十指”的暗器已经无从发起,他只能后退,连连后退着。

    “呃!”他觉得喉节一紧,然后再紧。再接着就是一阵窒息躁闷无意而起,他开始无法呼吸。一般高手施展的锁喉不会这么快见效,他的视界正渐渐模糊,渐渐不清。在他一生与他形影不离的氧气也慢慢舍他而去,他像是一个锁在冰面下呼不到一丁点新鲜氧气,却看着冰的另一面春意盎然、繁花似绵一样的春天。如此反差巨大对比让他绝望,让他悬在半空的两腿放弃无畏挣扎。

    他认命了!

    张三疯慢慢地把“半十指”举转到自己面前,让“半十指”能看见自己。

    道法有了一个全新进展的张三疯显得生机勃发,却又与天地万物恰恰相融。平时那个邋邋遢遢、脏兮兮的人整个变成一个谦和道貌模样,寒木春华,旧枝新开。

    “咳~你,你是怎么变强的?”半十指在濒死挣扎间述着自己的疑问。

    “以一法通万法,以一物通万物。道法自然~”张三疯平和气淡地说道,“当你六识全开后,如果能趁机体苍天,会万物。以万物之道证已道,你,便得道。这是佛家所说的,悟。”

    “咳,咳~那…那你怎么……变高的?”

    是呀,一米不到的张三疯如果不比“半十指”高上许多,锁喉举顶的这种擒拿术张三疯是做不到的。

    “我今年20出头,因为工作需要尽量不能引人注意,所以练了一种缩骨的软气功。”张三疯说话的话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深无比的样子。

    “不要…杀…杀我,咳~”半十指盯着眼逼视着近到眼前的张三疯。

    “你这样是求我的眼神吗?”张三疯仔细看着同样近在眼前的“半十指”半天,才觉得这小子根本就是在威胁他。

    “咳~我…有…有个姐姐,她…她从不…不出手。”

    张三疯忽然来了兴趣,问道:

    “噢,为什么她从不洗手?”

    这句话让身为俎上鱼肉的“半十指”直翻白眼,好歹你现在已然殝至宗师一流之列。居然讲话还是这样无厘头,让人吐血喷鼻。

    “前世界排名第一的…的那位超级杀手,因为对……对…对她失礼,我姐姐只用一个…个…眼神就让他他心脉碎裂而死……”半十指突然有了些底气。

    “然后呢?”张三疯笑眯眯的问道。

    “然后…我…顶了上去,成了…世…界第一。”

    “所以呢?”张三疯还是乐呵呵地。

    “所以,所以…你不能杀…杀…我~”半十指硬挺地说。

    张三疯这时突然正经了起来。

    “因为你姐姐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所以我更要杀你。这样我和你姐姐结仇,才能有架打。想想,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事情呀~”张三疯说到一半又一顿,“然后,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说了要你死,你,就一定要死!你姐姐的想法一定和我的想法一样,所以你一定要死~”

    “半十指”听得惊恐万状,魂飞天外。目瞪口呆外只能喃喃失神的骂道:

    “疯子!你是疯子!!疯子!!!”

    适才还在眉目浅笑的张三疯突的两眼精光一闪,猛然手势加力,“咔嚓~”一声碎骨长响自“半十指”喉节处传出。后续不断传来的“嘎~嘎~”慢叫声,清淅无比的透析出“半十指”喉里那些业已碎裂的错骨在外力作用下,慢慢搓磨着,发响着。

    “我本来就叫三疯~”张三疯慢条斯理地解释着,这时,这地,只有空气,没有第二人,只有一人一尸。

    “他叫你死,你就一定得死!”张三疯最后那个‘死’字咬得很是清楚明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