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5章 奔 一

第025章 奔 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枚飞弹拖曳着浓白尾烟,直向木儿所在的食馆打来。速度极快,飞弹击破音障后的音波,震得周围建筑所有门板、窗户摇摇欲坠。原本被浮气卷到外围的塑料袋,再次被音波,远远抛往天外。

    电闪火光之间,也不知道具体如何变化,木儿只觉得有个人影硬是从旁刺里跨了出来,挡在门口。等到人影站定,林儿这才看清:老者,一件筠色长衫把老人特有的消瘦身材段衬得清风道骨,须眉皆白的老者回头看了木儿一眼,眼意里流露着莫名关爱。

    而就在老者回首一眼的当口,两枚火箭弹已经炸门。

    下一刻,矍铄老者抚着长衫前摆奋力一揎,抱手作引。本是并拢一处的右腿向旁一踏,一个正宗得不能再正宗跨步引雀。两手作合间,顿起磅礴气机。咆哮迸发的气机顺着老者一袭筠色长衫,作劲风吹岭状,猎猎作响。食馆内外被激荡外扩的气波一荡,碎成粉屑的木尘夹着土齑,一扫而净;再一刻,老者两手虚合微压,只见老者外发的气机猛得收敛无端,劲风不再作响,而两手慢慢蕴养成聚的气机渐压渐巨,温凛成冽的风威储势徐徐涨溢出老者如枯般的指缝。最终一刻,老者右腿向后悍然一步,两手合压已然光芒四放的能量光球,两只精目锁定近在咫尺的火箭弹,轻喝一声,两手全力向前一推。加压着巨大能量的光球,拖着眩目光尾向飞来的火箭弹轰去。

    从老者的出现到老者聚气发功,仅仅短短一瞬之间的工夫。

    能量光球在没有外力刻意的压缩下,在飞射的过程中慢慢强势爆放。跟两枚弹头同时相撞后,尖啸嘎然而止,取得代之的是一阵振人耳鸣的爆炸声,外放能量以同圆尘暴外扩的方式。摧杇着一切。**气流抛飞着它们能带走的所有,炸点中心的尘土,掀飞的大砣水泥块,一切的一切……

    “咣~咣~”一辆小车轮盘径自落在食馆门外,在道上砸出一副四通八达的龟裂丝网图案。冒着熊熊火焰无聊的在地上划着圈,轮胎上的胶囊引出阵阵让人难闻犯呕的气味。

    老者在众人眼力被光波晃得闭眼的时候,如风儿一样,又消失得仿佛跟本就没有存在过。

    ……

    ……

    两枚火箭弹把占地不少的美食步行街一下子夷平了半条街,爆裂炸力产生的激荡音浪直接震碎以中心点向外1500米一应建筑物上的所有的玻璃。离着步行街最近的一家玻璃店掌柜虽然自家也震碎五扇玻璃,可他还是很欣慰。他要感谢发炮的那个歹人,也许不是一个。他在掌柜眼里是个老好人,死后还不忘造福人类。

    木儿看着眼前残垣断瓦、盏破碗碎的一幕颓废惨景,心里倒是没有多大动情。抬头看看天色已有些垂暮向晚,想想是该回去了。

    也就在这时,远处慢慢走来一个身影。张三疯倒拖着业已死去的“半十指”,向木儿稳步走来,轻烟淡漫里,木儿看出张三疯走得极为寂寥,极为无趣。身后那道红渍血痕在燃起火光的照影下,显得略为妖艳,有些落莫……

    看来“半十指”死了。

    “轰~”天外突的一个响彻,阵阵春雷滚滚响起,快要下雨了。

    “走吧~”木儿看了一眼李三才,“把你伞先借我。”

    历练老成的李三才对于那把能挡子弹的雨伞同样感兴趣。

    食馆小二认真说道:“这把伞只能挡子弹,不能遮雨。”

    “你说这把连子弹都能挡的伞,不能遮雨?”

    小知事心情陡然惶然,气弱说道:“正是,它除了能挡世上所有小当量硬物外,就是不能挡雨……”

    木儿一阵气短,心里狠狠地咒了一句“干!”

    说话间,门外已是电闪雷鸣,风行雷厉起来,瓢泼大雨倾盘而下。木儿看着门外,心急着要赶着回去。跟伊儿说好了要一起吃晚餐的,晚回去,丫头生气了不好。

    “你自已想办法回去,我有急事,先走了。”木儿向后招呼一声,脱下外套,顶在头顶冲了出去。

    看着已经冲出食馆不远的木儿。漕运总兵李三才施施然站起点,伸手抚了抚沾上些许土尘粉末的裤摆。收起一贯挂在脸上的玩乐表情,有些硬线条雕刻的峻脸,在这刻变得无比的肃然。这,才是一位久经沙场的铁血军人所应有的表情。

    “二十几许,却偏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心态。胜他们兄弟俩太多了,太多了……”

    ︿︿︿︿︿︿︿︿︿︿︿︿︿︿︿︿︿︿︿︿︿︿︿︿︿︿︿

    “伊儿,”木儿用力甩了甩沾在头梢上的雨滴,顺手把鞋放在门旁的鞋架上,“我回来了!”

    可惜的是,大厅很安静。木儿只听窗外沿着檐瓦坠下的雨滴声,在孤独的闹腾里,倍显落莫。

    木儿没有多大在意,抱抱也不在,可能是伊儿拉着抱抱在活动中心遛着呢。走到盥洗间,洗了一把脸,自我感觉清爽通透了许多。该死的冬雨,总是那么粘人,愁困得让人往往感到窒息。

    “鸣鸣……”抱抱的低声嘶叫在大厅里若有若有的响了几声,声音不大,但音频却高,所以显得尖锐。

    “怎么回事?抱抱在卧室?”木儿马上感到不对,扔下手上还没拧干的毛巾,急走几步,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的拉窗敞开着,户外的冷风不停的在房里对流吹过。窗帘刮得一起一落,房里的光线也变得一明一暗。一明一灭里,抱抱蜷着身子守在床边一角,两只眼儿直地盯着床上。

    伊儿正躺在床上,那墨云秀发盈盈间散了一侧锦枕。

    只是在杏脸桃腮的脸色里,隐隐浮现着一丝令人不安的苍白。

    “伊儿,怎么了?”木儿弯下腰,摸了一下伊儿额头。

    伊儿徐徐睁开眼,眼神里并没有初醒后惺松睡意。秋波宛转般的眼眸看着木儿,甜甜一笑:“没事,肚子有点不舒服,让伊儿睡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

    说完,伊儿微微闭上眼,慢慢睡着了。

    木儿伏在床边呆呆看着渐渐入睡的伊儿,人生本是平淡无趣,可又偏偏出些奇妙安排让人徒然叫绝,喟叹有感。当初收养无家可归的伊儿只不过是出于一番好意,也给当时正颓然无目的自己找些生趣。一直把伊儿她当成养女关爱的女孩,可到了最后,连自已也不能正确定位自已跟伊儿之间真正的关系。木儿想到这些,心里又是一阵无奈感慨,想着这些年来两人的相依相伴,两人的点点滴滴。还真是冥冥之中有些安排。

    想到这里,木儿直起身,打开卧室房门,把床边的抱抱拎了出去。三下两下脱了外衣裤,上床钻进另一单绒被,支着手肘,守在伊儿身侧。

    看着伊儿的眉如春山,看着伊儿那双指排有如削玉一般。伊儿的一切的一切,都能让木儿觉得倾心相向,拂目相看!

    窗帘上风缓缓的吹着,一下,两下……最后,窗外的无数个窗,逐盏逐盏的亮了起来。华灯初上。这所有的一切让木儿不自觉的联想起遗失给黑夜里的回忆,想起自已的母亲,想起自已的父亲,想起一个娟秀的江南女孩以及认真爱的勇敢故事。于是,木儿又回想起一个无良父亲对于倾心母亲的无耻背叛。木儿实在不能分清,究竟是母亲的认真爱,还是无良父亲的背叛爱,让自已能够铭记这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但是,母亲。您的儿子,现在需要您的帮助。需要您当年对于爱情忠贞不渝的勇气,一往直前,不曾回头的激荡坚决。

    因为现在的自己,也遇到了母亲当年遇到的难题。

    木儿想了许久,最终抵挡不住睡意,慢慢睡着了。

    夜,真的已深。如水,湉淡静去。天上那一抹云彩依然时时被阴云笼着,却一次又一次的穿出云腚,冲出雾霪。洒下月华当空~

    ——————————————————————————————

    木儿在睡梦里被伊儿轻轻摇醒,窗外的余光泄进房里,晃得木儿饧涩双眼好一阵睁不开眼。又不得不在心里赞一句:好一个五彩斑斓、绚丽多姿的早上。

    “爸爸,好疼~”

    木儿这才注意到,趴在自己胸前的伊儿脸色特别苍白,那只纤手颤微微的摇着自己。

    “怎么了?”

    “好疼~”

    伊儿无力的低语着,手儿软若无骨的扒在木儿胸口,说话的间隙隐约听见已经强压很低的哭咽。

    木儿顿时慌张起来,搂着伊儿:

    “伊儿,哪不舒服了?伊儿”

    伊儿说完两句后,紧紧的猫在木儿怀里,像一只在狂风巨浪里颠簸岌危,时时可能颠覆沉没的小舟。昏昏沉沉的闭上眼,乏力过去。木儿只见伊儿秀目低垂,蹙眉紧闭,脸色更是极尽苍白孱弱。心里再加一阵慌乱无措,这种灼心的感觉自从伊儿手术痊愈后,已经好久没有再次焦灼过了。

    都怪自已,昨天就应该带着伊儿去医院了。怪自已!!

    任使木儿再怎么叫唤,乏力昏厥过去的伊儿始终毫无反应。

    “不行,得到医院,得到医院!……”无比惊慌的木儿一把掀开绒被。猛然间,赫然入目的是一片触目殷红。那是一大块血迹,从伊儿私处流出,顺着伊儿滑腻大腿,沿着与自己彼此纠结相叠的腿根处,落在床单上,洇染了一大片床单,刺目如花红,但更胜如火!伊儿穿的那件纯白蕾丝内裤已经尽染成红,木儿看着满目的红渍,满脑的一片血红,入目发指后,成一片艳红。

    一阵更为强烈的惊惧铺天盖地的压来,从没有见过伊儿流过血,而且还是这么多,这么多的血!

    木儿也顾不上心疼,连忙小心翼翼把还趴在自己胸口上的丫头抱好仰躺。连窜带跳的下了床,翻箱倒柜的找着衣物。自己和丫头现在身上除了裤衩外,几乎一丝不挂,片缕不留。

    极度忐忑,无边不安,再到由内而外的惊悚。木儿心里害怕了,真正的害怕了,害怕极了。因为害怕而发抖的双手,在衣柜里惊慌的翻找着,翻找着。

    木儿掖着一件衣服赤着脚跑到床前。把被子摊好、盖好、搂好伊儿后。就着被子抱着伊儿踹开了门直往楼下冲去。

    抱抱一直在外头茫乱焦躁的打着圈,它闻到了血味。

    木儿一脚踹开房门,拼命撒着光脚丫往楼下奔。回头对抱抱喊道:

    “把车钥匙和手机拿下来!”

    松狮儿听后,摇着尾巴斜乜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跳到客厅茶几上叼着木儿的手机和钥匙白光一闪,追了下去。

    忍着赤脚的硌痛,脚板的震砭。一口气不停的跑到了车旁,白箭一“嗖”,抱抱几乎同时到达。摇着狗尾巴,抬着头把两样东西叼给木儿。

    木儿把车门打开,抱着伊儿进了车,妥善躺好后,临开门前,把抱抱也扔了进去。

    车在路上风驰电掣,木儿光着脚把油门一个劲的踩到底。车后一路拖着飘摇烟尘,拉着浓浓滚土,夹着焦人气势直向着市协立医院冲去。

    “┅爸┅┅爸~”伊儿在昏迷与半醒间,呢喃的轻叫着木儿。爸爸这个称呼叫了好几年。

    “在,我在!,我在!!”木儿一听到伊儿张口叫着自己,急急应着。

    “爸┅爸┅,好疼~”伊儿只觉得一阵**带着难忍的疼痛,小腹处无比清晰的往全身,摧枯拉朽般释放着如刀片刮骨似的巨痛。私处一阵坠涨后,全身又开始痉挛性的疼痛。伊儿咬紧着牙,忍着巨痛,忍得很辛苦。全身冷汗香漓,面色苍白,四肢厥冷。

    可还是不忘安慰心悬万分的爸爸:“伊┅儿没┅事┅,不要┅担心~”

    “好,好!伊儿坚持住,医院马上就到了!”木儿一直不曾放松已经狠力踩到底的油门踏板。

    伊儿紧紧咬着嘴唇,点头应道:“嗯~”

    在不知觉用力之下,嘴唇处隐约渗出浅浅一丝血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