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6章 奔 二

第026章 奔 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车依旧在飞驰着,木儿依旧在心急如焚着,伊儿还是在坚强无比的咬唇坚持着,抱抱乖乖在绒被一旁守着。

    木儿自己也记不清到底闯过多少处红灯了,一路究竟把多少车远远的抛在后面。抢多少次的线,变了多少次的道。木儿这辆商务车就这么旁若无人且肆无忌惮的横行于围城的市道上,围城交通一片大乱。

    一路的交警只见车儿如阵风一般自左向右飞飙而过,手上的多普勒雷达测速仪从起始位一溜往右跳过,“啪~”的一声,撞到顶杠。每一段位的每一个交警,早就放弃了开警车追捕的念头,那疯子不想活,自己仍旧要过活的。

    通往市协立医院的路况,在滚滚烟尘过后,全都乱了套。一个路段的几乎所有车辆,不是追尾就是被追尾,再不就是被蹭皮或是刮花车体。更有甚者,直接被顶到道外。一堆大老爷们从车里钻出来,指着急速远去的那辆肇事商务车,一阵胡乱骂街、唾沫四溅。只累的交警一筹莫展,调度台的通话线路几近占线。

    110、120、交警内务专线的求助和调度请求,没有一刻的停歇。而这种种的一切手忙脚乱,全部都是因为一件事,有辆商务车超速飙车!

    激愤的人们,激愤的电台,激愤的媒体却在第一时间接到上级部门的电话告之:封口。

    ……

    “轰~”的一声,一阵翻飞,市协立医院的那处电动拉门又砸在十几米开外。

    砸得值班室的高大兴面色如常,泰然自若。

    木儿抱着绒被里的伊儿下了车,一路急奔进一楼抢救室。四处的医务人员自然识得这位光着脚,胡乱穿着一件裤子,赤着上身,后头紧跟着一只小松狮的男人。忙一窝蜂般涌过来帮忙,在这些人的帮忙下,木儿小心的把伊儿放在推床上。看着急救室双开门紧闭,指示灯亮起,木儿刹那时一阵无力。跌坐在一旁候椅上,两眼精灼灼的盯着门上方的亮灯。

    惨白依旧,仍然刺眼,气氛异常压抑。

    “啪~”木儿点燃一支烟,在烟雾缭绕里,失神盯着灯。走廊各处漏射进来的光亮,还在其它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与木儿无关。木儿才明白,原来那时对于生活无限,春光华发的美叹,在心里,在潜意识里,只是基于伊儿的存在。是缘于伊儿的生活积淀!

    恰恰没她,这个世界,他的生活,光亮不存,黑暗永有!

    “咳!”好烟永远不能适合所有的人,木儿还是习惯于五块钱一包的南地江。虽然听了伊儿叮咛,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碰烟了,可还是不喜于这种好烟,喉头不禁呛了起来。

    时间过得很慢,时间流逝的很静,木儿一下又一下默默的数着自己的心跳,计算着时间。心跳一下是一秒,或者更短暂,可是这有关系吗?同样难捱。60次心跳是一分钟,

    ……

    ……

    整整过了30分种,1800次心跳?

    漫长┅┅

    难熬┅┅

    突然~

    一名护士从门缝里匆匆走出,随着她的走出,里头飘出一阵痛苦低呤,忽有忽无的飘出:

    “爸┅爸┅好┅好┅疼┅”

    木儿再也坐不住了,一个跨步冲到门前。凑着门缝喊道:

    “伊儿,别怕,爸爸在外面!爸爸在外面!!”木儿喊得声嘶力歇,嗓喉冒烟。

    “┅好疼┅疼┅”伊儿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直至消无。

    没声了?!没声了!!心慌害怕的木儿一下子失了仅有的那点理智:

    “干!你们这些医生在做什么?!开门让我进去!!开门!!!……”木儿此刻竟是前所未有的脸色狰狞,双目充血且挟着极重阴鸷。显着肌肉已然紧绷的上身,身下的抱抱抽着嘴肉,露着白森寒牙吼着。

    “啪~”就在木儿堪堪快要踢到门面上的时候,双开门由外向内开了。

    一个穿着白衣长大褂的女医生,戴着掩了大半边脸的口罩,把手术门推开一条缝,冲着情绪正激切的木儿喝到:“有你这样的家长吗?不老实在外头等着,还妨碍我们抢救!”

    女医生这句话,让木儿立马冷静下来。

    “可是,可是伊儿她喊疼。”这下轮到木儿抱着谨谨然无比尊敬的态度说道。

    “姑娘的意志确实很坚强,正常的人早就晕过去了。”女医生带着忧色解释道。

    ……

    连脚下的抱抱也装模做样的点着小头。

    医生把门关好,走了出来。摘下面罩,拿出一份风险免责意向书递给木儿。

    木儿一看见那东西,立马心凉到底。这东西实在太熟悉了,伊儿的每次病发,还有上次的手术,他都签过。

    “我们调看了木伊伊以往病历,发现在不久前因为先天心脏病动过手术。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一个19年受先天心脏病抑制发育的女孩,要想恢复体质不是一年两年可以如愿的事情。”医生看了看已经有些呆滞表情的木儿,“一旦先天疾病的根除,耽误多年的身体发育就会来的非常集中和迅猛。昨天晚上是她的初潮,本来体质弱,又出血过多。现在她的血压极不稳定,你要有心理准备……”

    木儿听完一半,医生后头的话他再没听进去。脑海里出现无意识状态,颓然无力的支在墙边愣了起来。他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昨晚还在自己怀里温存,撒娇的伊儿,今天自己就要亲手签下风险免责意向书接受抢救,他死也不相信!

    ……

    无法相信又能如何,无能接受又能如何?

    儿时的木儿选择接受了命运,所以他出了那座城,进了这座城。离开了城里的他,认识了而今正躺在急救病床上的她。

    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拆腾我,命运作弈我,我接受了命运。在命运的安排下开始属于自己的全新生活,为什么它还是不放过我,不放过她。我有什么错?我们有什么错?

    有什么错……

    突然恍悟到,自己和伊儿的未来。是一段实实在在布满崎岖坎坷的漫漫长路,路上可能有世俗的流言,有蜚语的中伤、有千夫所对的唾骂,路上可能还有纲常伦理的阻碍。

    这就是命运?

    好,好。好!

    木儿冷眼看着窗外时近下午已有些漫昏的景致,看着上头无限远大蓝天。

    既然,你不容我,我便与你一争!拿我的身家,我的一生与你一争。我争爱情,你争天道。不死不休,不休不死!

    我,木凡,偏不如你愿!!我偏要和伊儿一辈子在一起,照顾伊儿一辈

    木儿拿起笔,在意向书上无比决绝的一阵挥动。

    木凡

    木儿把意向书递给了女医生,冷狠眼神锁着医生一字一顿钉道:

    “我要你明白一件事,里面躺着的女孩对我很重要,她要是有任何闪失,你们都要,死!!”

    木儿把“死”字咬得极重,也顿得极重。它像是一把开刃的剑,没有人怀疑它有置人死地的能力。

    再随后而来的这句话,传到耳里,把已经惊吓不轻的女医生,不免又是一。

    “她安然无恙最好,要是出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们扔到城外那处归明湖,喂王八!”

    女医生重新戴上口罩,带着有些复杂眼神看了木儿一眼,又进了急救室。

    空落落的走廊上只有木儿一人,长长的排椅上也只有木儿一人。木儿在等着,正在等着那份应属于“自己的生活”的回归,是的,伊儿就是自己的生活,伊儿就是自己生活的全部定义,伊儿如果走了,便会带着自己人生里的所有脚本。一个没有脚本的独角戏,连戏也不是。木儿会变成了一支木偶,一支无所谓的牵线木偶。

    在木儿的生活、生命里,已经完全习惯伊儿的陪伴。木儿习惯于每天醒来能第一眼瞧见伊儿,还有伊儿那淡淡浅浅轻轻的甜笑。木儿习惯于每当自己在沙发睡着醒来后,身上永远都会盖着一床被子。木儿更习惯每天晚上陪着伊儿就着昏灯比着脚丫,木儿还习惯伊儿羞羞背过香肩让自己帮她解扣。

    是的,自己已经习惯了生活里伊儿的陪伴,而不是习惯了有伊儿陪伴的生活。伊儿,对于自己这一生的重要性来说,是唯一的。

    唯一!!

    怨怒恐惧,是这一刻坐在长椅上木儿的心情。木儿受不了这种痛苦煎熬,那是一种直接从内心深处的灼烧。

    换做他们,这时一定在虔诚祈祷。但是木儿却没有,也绝不会去。

    贼杀的老天,我木凡这辈子就是和你斗到底!

    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儿脚底下已经躺了一堆烟头。

    “啪~”指示灯慢慢暗了下来,门也开了。

    木儿一下子跳起来,抓住那位女医生急切万分的问道:“医生,怎么样?怎么样?!”

    女医生拢了一下发梢:“手术基本算顺利,但是目前病情并不稳定,还需要在ICU病房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太感谢你了,太感谢你了。”木儿忘情的抓着女医生的手臂,挥着。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苦候煎熬,心情的阴霾终于得以释放。

    女医生一阵吃疼,皱眉的看着眼前这个很是特别的病人亲属,调用女孩之前的病历时,亲属关糸栏上签名的是:父亲,木凡。可是这次却是:丈夫,木凡。

    “真是一段艰难的爱情路。”女医生看着叫木凡的那个男子紧紧攥着病人的手,随着推床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眼前,她看得出那个男人是真心爱着她的女儿兼爱人,那个跟他年龄相差整整7年的妻子。

    女医生除下口罩,说了一句话:

    “祝福你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