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7章 奔 三

第027章 奔 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时间在“嘀嘀嗒嗒”的走着,木儿在伊儿身旁守着。时间的失去,造就了自己和伊儿的永恒。

    时间总有一天会消失殆尽,但自己和伊儿之间的故事却会永恒。木儿觉得用时间来称呼时间,显得有些生分和生硬。如果用时光来形容和概括时间,多少会显得有些亲意。时间的消逝虽然残酷无情,但它也造就了许许多多的人和故事。

    永恒的,感人心肺的故事。

    是啊,从第一眼看见这个穿着**连衣小裙的小女孩开始,自己的幸福时光就开始悄悄的运转。那一刻,她宛若天使一般,一尘不染。她在医院大门外看着自己出来,然后静静的跟着自己回家。中间没有一句话的吐露,她就这么相信自己、信任自己。

    木儿很难形容那种被她无条件信任的感觉,像是一个在深处濒临溺水的人,突然抓住莫名伸来的一根稻草。这对于那时处在人生低谷,无边困境的木儿来说。伊儿是上天给于自己最美妙的馈赠。

    她是自己这一辈子有且仅有的一块巧克力,微带着些许苦涩,那是现实社会的不平和残酷,而后的回甜,那才是伊儿赐于自己的最大收获。

    不知不觉中,木儿才发现自己心里已经隐隐刻下了执着:一定要誓死保存这份回甜!

    这份执着是在木儿不知情下滋生成长的,木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它就在自己心里留放着,也许自始自终就在心底存在着,不用迷惑。只需信仰它!!

    骄阳当空,有的人只是用它来单纯的取暖。有的不但在取暖的同时,还用它来填充自已的光亮和梦想。在这一刻,木儿已经从一个单纯的取暖者过渡到了一个有着属于自己的光亮,有着自己梦想的理想主义者。这个社会的维持,最需要的是安民;这个社会的改变,最需要的是理民。

    “爸爸~”木儿发着神正想的时候,耳畔响起伊儿柔弱的轻唤声。

    “在这,爸爸在这。”木儿看见伊儿终于醒来,心里欣喜若狂。紧紧攥着伊儿的手,伸头靠近枕边,贴紧伊儿那张苍白却显得异常纯虚的脸儿。

    “伊儿不要说话,节约体力。爸爸在听呢~”木儿看着伊儿本是白腻无比的葱白小手此时苍白无比,心里倍感疼惜。

    “伊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伊儿怕。”伊儿虚弱并努力睁大着眼看着近在眼前的木儿说着,眼里噙着泪花。

    “那地方很黑,一片漆黑,无边无际,看不着,也摸不着。呜呜~丫伊儿遍又一遍喊着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伊儿委屈后怕的说着,手上用力的攥着木儿的手。惟恐木儿下一刻会无故消失一般,也不知道这时正虚弱的丫伊儿哪有这突如其来的力气。

    但是木儿却从丫伊儿“突如其来”里,看见了依恋,一种无法分开的依恋。

    “爸爸在这儿,一直都在这儿!”木儿凑近丫伊儿头,浅浅的亲了几口,安慰道。

    “嗯~”伊儿听到安慰后,也许是心情放松下,又沉沉的闭上眼,睡了过去。

    用于麻醉的药剂,并不是一次性能完全消除。

    木儿执着伊儿的手,就这么看着伊儿。

    ……

    “爸爸~”伊儿又睁开眼。

    “怎么了?”木儿有些惊异。

    “我身上,是不是只穿着一件…小裤?”伊儿一阵扭捏犹豫地问道,本是苍白的脸颊显得分外妖艳。

    “好…像我…也不太清楚。”木儿嗫嚅道。

    ……

    伊儿红着脸,木儿则是一脸的不知所措。

    “扑哧~”伊儿看见爸爸现在还光着上身,身下胡乱套着一件陈年裤子,滑稽的样子让她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木儿老脸一红,这个样子确实有些不堪入目。

    “能不能帮伊儿看看?”木儿腆红着脸悄声说道,“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好…”木儿惴惴不定地应道。

    木儿慢吞吞的揎开被子一角,伊儿则羞涩无比侧过脸去。太羞人了~

    木儿抱着惶然心态,伸出右手慢慢的探了进去。被里很暖,却烫染得木儿手心手背一片燥热。木儿伸着不知所以的右手,小心翼翼地向前摸着。手上正暗燃的燥热加上脑海里的一片空白,实在让不木儿不知把手往哪放。

    突然,手心触感到一片柔滑如绸,中间还扎带着无数挑逗意味。吓得木儿倏得缩回右手,脸上大红一片,口里津汁翻腾。

    “啊~”丫伊儿声颤叫,但马上有意识的压低。

    “人家叫你看…看,你干嘛用…用手…”伊儿羞嗔的看着爸爸,口里埋怨着木儿的鲁莽,但语气还是一如往日怡淡,不曾生气。

    “我…我…”木儿急得抓耳挠腮,手脚不知道放哪才好,最后闷闷气的蹦出三个字:

    “对…不起。”

    ……

    这句一下子就把气氛打冷了,两人低头都在想同一个问题。

    彼此有什么对不起的?

    “爸爸~”伊儿说道。

    “嗯~”木儿答道。

    “木凡~”伊儿状似语声低了下来。

    “伊儿我在这儿。”可能伊儿没有听到。

    “木凡~”这次伊儿干脆像是呢喃低语起来。

    “伊儿爸爸在这儿!”木儿意识到什么,害怕的加大声音,并把头贴近枕头。

    “啧~”丫伊儿然睁开眼睛,在木儿脸上亲了一口。

    喜滋滋的笑着,喜滋滋的看着木儿。

    木儿呆呆的捂着被亲的那半边脸,看着明艳动人的那张脸。

    伊儿收起笑意,认真地说:“木凡,伊儿爱你,全身心的爱你,一辈子爱你。伊儿的身体迟早也是木凡的,伊儿的一生也会是木凡的,伊儿要把身体完完整整的交给你,只是……”

    伊儿话还没说完,木儿突然伏下身子吻住伊儿的小唇,不让伊儿继续讲下去。

    这一记长吻并不漫长,但却很是炽热**。伊儿从来没有接吻的经历,并不熟练的香丁在木儿嘴里笨拙的缠绕、纠结着。彼此品味着彼此的香津,彼此体味着彼此的情热、湿度……

    木儿现在才明白为何世人如此推崇长吻和湿吻,这确实是一种对方相爱到已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更近一步方式之一,相互进入对方的快意,让对方无限满足。当然,还有更近一步的进入方式。

    口齿留香、意犹未尽。

    就在木凡依依不舍的把舌头缩回的时候,伊儿突然用牙齿轻轻咬住,不让爸爸全身而退。

    四眼相对,鼻息相闻。爸爸的气味是那么的让自己沉醉,让自己迷离,让自己依恋。伊儿齿间品尝着木凡舌尖的柔软,看着爸爸脸上进退不得的憨样,就这么近在咫尺。就这么幸福,而幸福就在眼前,是如此之近。

    伊儿自小认为自己是一个从来离幸福很远的人,但是现在,幸福就在眼前,它是属于自己的幸福,他是我的男人!

    闻着爸爸身上散发出来燥热体息,伊儿觉得全身一阵悸颤、酥酸。

    木儿心里夹杂着无奈且甜蜜,又带着高兴。两个人的爱情,总比一个人主动的爱情,憧憬幸福得多。

    木儿窘迫下,只好拿手指指房门。

    伊儿这才松口,木儿咂吧咂吧有些麻软舌尖:“嘿嘿~”

    爱情,真好。

    “不许笑!”伊儿红着脸,嗔道:“给我买些衣服、裤子、还有…还有…”

    至于还有什么,伊儿硬是说不出口,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木儿奔出医院,立马驱车前往商城。还好医院附近就有一处比较繁华的街区。伊儿在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让人看上一眼,木儿都觉得不可忍受。还好,街区里就有一家Vie旗舰专卖店。里头倒是摆卖着琳琅满目的服饰,可真正进去以后,木儿就傻了眼。导购员一问关于伊儿的身高,木儿思索回想,也只能说出一个模糊的身高。导购员再问伊儿的三围,木儿琢磨一阵子,也只知道伊儿戴70C的胸罩。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木儿只好找了一个身型和伊儿差不多的导购员做了对比。

    一个大男人给女人买衣服,实在是让人怪异。

    做比较的那位导购员,虽然身材不错,但是要和丫伊儿相比较起来,何止差上一截。

    最后还有最难以启齿的女孩内衣裤没有着落,木儿实在攒了十足的勇气问了那女孩:

    “请…请问你穿的是多大的内衣裤?”

    木儿自己都想挖条地缝钻进去。

    那女孩脸上一阵通红,低着头帮木儿选了几件适合的小裤给了木儿。

    做为报酬,木儿在结账时,给了不少小费,也算是投桃报李。

    “谢谢你。”

    “不…不用,不过你们家那位的身材实在是非常好。居然跟我们品牌代言人的三围一丝不差,她可是国际名模。”

    ……

    从商城又驱车回医院,刚要上楼的时候,昨天的那位女医生拦住了木儿:

    “你好,想跟你谈谈。”

    “什么事?是不是伊儿的病情?”木儿停下脚步。

    “是这样的,木伊伊的病情有些特殊,她的血压现在很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深度昏迷…。”女医生吞吐不定的说道。

    “啪~”木儿手一松,提在手上的衣袋散了一地。

    还好,木儿在很短的时间便冷静了下来,面无表情的问道:

    “说,最坏的情况。”

    “休克,深度昏迷,甚至脑水肿。”女医生据实相告。

    “有什么办法?”

    “木伊伊的这种症状也不是首例,这种临床病患急需一种特效药,‘人血白蛋白’。这种注射剂能够维持病人的血压,防止脑水肿。但问题是,现在市面上已经很少见了。”女医生看着对方越发阴沉的脸,小心翼翼地接着说道:

    “我们协立医院里也仅有三支注射剂,只能,只能支持三天。”

    “哪里有足够的人血白蛋白?”木儿倏的转过脸,紧盯着女医生的双眼。

    “京…京都”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一双具有穿透力且有威摄力的双眼,心慌悸动之下,话语也不连贯。

    木儿默默捡起散在地上的衣袋,转身上楼。

    木儿开门进房后,悄悄观察了一会儿,还好,安静躺在床上的伊儿看上去并没有异样。

    丫头趁着伊儿出去买衣的这一段时间沉沉的睡了一个多小时,精神也有所恢复,只是脸色依然苍白无力。

    尽管木儿已是很小心的开门进房,还是把她惊醒了。

    木儿拎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嘿嘿~”

    “嘿嘿什么?”丫头看见伊儿拎着手上的衣服,脸上难免红粉了起来,嗔问道。

    “那位导购员说她们这个国际品牌,请的是国际顶级模特代言作样板,咱们的伊儿三围一丝也不比她差,嘿嘿。”木儿勉强笑着。

    “嘻嘻,爸爸就会逗伊儿开心。”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这类话。

    “衣服在这儿,我,我先出去吧。”木儿把衣服放在床边,转身便要走出去。

    “爸…爸爸,可是我全身没有力气~”伊儿嘤嘤小声的说道。

    “那,那怎么办?”木儿挠头郁闷道。

    关在门外的抱抱正绕着房门团团转,木儿不让它进去看看女主人,可把它急坏了。

    一只纤手悄悄伸出被,轻轻拉着木儿的手床边上拉。

    木儿只觉得那只纤手柔若无骨,绢秀如绸一般,直把木儿拉到床边,衣物旁:

    “爸爸替伊儿换衣服好吗?”伊儿轻羞腼目地小声说道。

    伊儿这句话很小声,仿若悄悄话,可是听在木儿耳里,却一震。

    伊儿看着爸爸那副窘迫样子,心里不忍。自己这颗芳心早许给了爸爸,伊儿一生再无第二人,也不能再有第二人!心既已许,何惧身侧?

    ……

    木儿站在床旁踌躇了好一会儿,才下了决心。走到房门旁,把门反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