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七十二变 > 第七章 萨利赫王子

第七章 萨利赫王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连续好多天,有点沉醉在这样的生活里了,每天白天和朴英熙在宿舍看书聊天,晚上又陪她去上课、下课,就连韩国社区那些大爷大妈都以为他们是情侣,而他们互相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原来朴英熙还有个爸爸,后来发财了,把朴英熙和妈妈甩了,又娶了个年轻女人。朴英熙的妈妈拿着离婚分得的财产离开了伤心地,来到了美国生活,孤儿寡母生活也很艰难,没多久就在孤苦伶仃中得上了重病,家里一点钱都给妈妈看病花完了,最后连住的公寓都卖了,可是病魔还是无情的夺走她妈妈的生命。

    朴英熙说着,其实其中也搀杂不少假话,但是她不是故意要哄骗萧折浪,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想到自己的身世,自己去世的妈妈,哭的眼睛都有点肿了,萧折浪也不太会安慰人,只好心疼的站起身,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朴英熙本来这些情绪憋了好多年了,第一次向人倾诉,萧折浪的温柔让她一下哭的更来劲了,一转身把头扑进萧折浪怀里,呜呜的哭着。

    良久,才起身,发现萧折浪胸前给他哭湿了一大片,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哭了一下,心里舒服多了,真是对不起,让我帮你洗洗吧。不好意思了。”

    “好了好了,你们韩国就是礼节太多,不为个事道歉半天。不用洗了,又不脏。”萧折浪本来就觉得朴英熙的眼泪水不脏,而且这又没衣服换了,孤男寡女的脱了光着上身,萧折浪还是有点磨不开。

    “没事,很快干的。要不我会良心不安的。”朴英熙郑重其事的说。

    “这样就良心不安?呵呵,那我回去换一件,这件就给你洗吧。”萧折浪也没办法,脱下衣服就光着上身出门了。

    变身后唤出筋斗云,直上云霄,就准备回去换件衣服。萧折浪经过最近短短一个来星期,英语水平突飞猛进,韩语也达到了日常会话的标准。朴英熙对于他的语言学习能力非常吃惊,才这么几天,萧折浪就能和社区的大爷大妈用韩语拉家常了,再看萧折浪手上,竟然每天在看的都是一本学法语的书。朴英熙认为他是个语言天才,也经常缠着萧折浪学中文。

    以前,萧折浪来回纽约和长江之间都是走的东半球,过太平洋。今天他决定走条新路,从西半球走,这样可以经过欧洲,一来可以欣赏下美丽的欧洲,二来也是为他第2站法国,踩踩点。

    萧折浪在天空中慢慢的晃悠着,在埃菲尔铁塔尖吹了吹风,又去莱茵河尿了次尿,就拐弯向南,飞跃过罗马,意大利,地中海,来到了埃及,经过苏伊士运河,大金字塔,来到了红海上空。

    红海是一条狭长的海峡,主要位于埃及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红海含盐量极高,海水湛蓝发绿,两侧陡峭壁立。

    很快萧折浪就发现了奇景,依稀可见由大小300多个岛屿勾勒出的一幅巨大世界地图,漂浮在蓝色的海面上。缩小的中国、美国、一块块,就连南极都有。

    再远处还有岛屿组成的超级大棕榈树,岛上别墅林立,停靠游艇的私人码头环绕四周。

    如此雄伟的巨大人工岛群,让萧折浪为之咋舌,心里想这一定是超级有钱人才能来住,我以后发财一定要来这买套别墅把爸妈接来住。

    地图岛还在建设之中,棕榈树岛上边好象已经有人居住了,萧折浪对这些世界顶极有钱人的生活还是很好奇的,于是便降低高度,靠近棕榈树岛最外层。岛上居民很少,萧折浪转了一圈没看见一个人,到是中间一个码头上停靠的白色巨型游艇上有人影晃动。

    这艘游艇大约有80多米,远看甲板上大概是3层,笔直的船舷两侧喷着黑色的小字“constellation”(星群号),雪白的船身和深蓝色的海水相应成辉。船顶上竖满长短天线,船中间有一个大型露天的游泳池,船后部一侧放置一艘深黄色救生船,用帆布盖着;另一侧则停着一架直升机。

    直升机螺旋桨已经开始转动了,周围站了10多个持枪的男子。只见一个穿着一身纯白色阿拉伯长袍的中年男人正在和一个带着墨镜的白人男子握手告别,只见那阿拉伯男人好象是电视经常看见的酋长打扮,年龄大约40多岁,脸上有一个明显的刀疤,头上披着纯白色的头巾,这一身是电视上常看见的那些阿拉伯酋长们的打扮。不过有点不同的是白色长袍靠近领子的地方有一个长约30厘米的绳穗垂于前胸,穗的底端开一小口,状若花萼。

    中东酋长就是有钱啊,游艇,直升机,出门保镖就带一个排,还全部重武器。萧折浪感叹着。

    保镖们送走酋长,1个个晃悠着分散开来。萧折浪心想,来了就参观一下吧,老子活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奢侈的东西呢,记得以前在街上看见辆劳斯莱斯还围着看半天呢。

    跟着带墨镜的那个保镖头子走进船舱,“好家伙。”萧折浪吸了一口气,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真是会享受啊,船舱内部主格调是明黄色,显得富丽堂皇,奢华无比,仿佛是一个移动的7星级酒店。刚进船舱就是一个大宴会厅,地上铺着名贵地毯,厅顶挂着古典吊灯,大厅中间放着一部钢琴,一周又分割了几个小区,都放着米色真皮沙发。健身房,咖啡厅,小会议室等等,一应俱全。

    跟着那个带墨镜的保镖头子,转了一圈,一直来到2层的一个门口,站着2个保镖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也没等里边说话,就开门走进去了,萧折浪牌小飞虫也随之而进。

    房间里也坐着一个50多岁的阿拉伯中年男子,一身纯白的阿拉伯长袍,不过他的头巾并不是白色的,是红色格子的。阿拉伯男子正在抽着雪茄,可以看见他手指上带着2个巨大的祖母绿戒指,看见进来的人,突然很激动的站起身来,用雪茄指着保镖头子,大声的用英语说:“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你们这是绑架!真主是不会宽恕你们的!”

    “我尊敬的萨利赫?本?阿卜杜勒王子,我的雇主并不想怎么样,只是请你在这休息一段时间,您的安全我们会保障的,您有一切需要可以找我。哦,我叫亨利,很乐意为您服务。”亨利说完就出门去了,萧折浪却没有跟着出去,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大好青年,对着坏人坏事怎么能置身事外呢,再说了你没听他说嘛?王子啊!虽然有点老,果然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啊,叫王子的也不一定是帅锅啊,不过一定是富翁!老子今天就要演一出帅哥救王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