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七十二变 > 第二十二章 自由女神

第二十二章 自由女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萧折浪被她这个新名词弄的只有苦笑的份,看来今天也不会又更大的进展了,只有慢慢来吧,“算了,不说这个了。以后别住这了,住酒店或者去买个房子吧。”

    “不要,我现在挺好的呀,难道你希望我过那种阔太太的生活?我可不喜欢,小折浪,我这样很充实,你让我不工作,不学习,每天无聊的活着,那才是生命的悲哀。我缺钱会找你要的,放心,你是我的小折浪嘛。”

    “那我好想给你做点什么,也想送你点什么。”萧折浪不依不饶。

    “我们去买辆车吧,那我去上课也方便,去其他地方也方便,你就送我辆车吧。小云飞”朴英熙想了想说。

    “是不是太简单了?好吧,但是你必须教我开车。”萧折浪知道在美国汽车实在太便宜了,手续又简单的要命,买辆车是件太普通的事。

    “哈哈,你18岁了还不会开车啊。我说你是小折浪吧。”朴英熙跳下床,速度很快的穿上衣服和牛仔裤。

    “你不是不舒服嘛?能出去嘛?会不会什么侧漏什么漏的?哈哈”萧折浪也笑话着朴英熙。

    “流氓,色狼,我踢死你。”从小受到传统韩国保守思想教育的朴英熙惊讶的发现,在萧折浪这个小冤家面前,说这么令人不好意思的事,都没有一点厌恶,反而喜欢他说这样的话。

    两人嘻嘻哈哈打闹着跑出纽约大学,没走多远就有家专卖丰田车的店,朴英熙也节省惯了,非要买便宜的日本车,萧折浪想想德国也不是什么好鸟,咱也抵制一下,就日本车,便宜,才1.8万美圆,直接付现金。

    然后交保险,都不要见面的,用朴英熙的信用卡直接就可以交了,再开去最近的修车铺检验下车,本来就新车,没什么可检测的,拿到各种证件以后,直接到交通部门就可以领到车牌了,非常简单。

    拗不过朴英熙,午饭还是在第5大道找了家韩国餐厅。

    “为什么韩国人喜欢吃泡菜?”萧折浪又没话找话了,和朴英熙在一起,萧折浪就觉得自己话特别多,想法也奇怪了。

    “因为好吃呀。”

    “不是,我觉得是因为你们韩国以前吧,比较穷,没钱买新鲜的,都腌起来,什么值钱的、不值钱的,萝卜,白菜,都扔坛子里泡一泡,是不是?呵呵”

    “不许你贬低我们韩国人。”朴英熙很凶的举举小拳头。

    “我看很多报道上,好象你们韩国人都很爱国的感觉。不买日本车,抗议参拜靖国神社。”萧折浪又问。

    “韩国人有这么爱国嘛?我都不知道,我们很多韩国人都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美国人,不买日本车,是因为我们韩国车质量不错,比日本车便宜,你看我今天就买的日本车。还有啊,你看那些抗议的,都是韩国的穷人,只要很少的钱就可以雇佣他们在那站1天。”

    “哦,怪不得我们中国奥运火炬在巴黎旧金山传递的时候,很多讨厌的**的苍蝇们都是白人,原来都是雇佣来的啊,真是无耻。”萧折浪联想到。

    下午,他们开车来到了布鲁克林区的林昆斯大街,相对于繁忙的曼哈顿,这人少多了,很适合教萧折浪开车。

    萧折浪那超强的学习能力,不要说开车,就算开飞机估计看这么2次也会了。

    “看来你还真不是普通人。”朴英熙歪着头看着这个不断给她带来惊讶的心上人,心里还有一句话,是不是老天真的开眼了让他来破我那爱情的魔咒?

    傍晚的时候,日落鸟归巢,他们也开着车往纽约大学而回。晚上朴英熙还要去上课呢,要回去休整一下,拿上教案什么的。刚过了布鲁克林大桥,朴英熙没有往纽约大学那边转弯,而是向反方向弯了过去,来到了大桥下边,“陪我坐会吧,我以前寂寞的时候喜欢来这。”朴英熙走下车说。

    萧折浪跟着她来到河边,两人紧挨着坐在干净的水泥河岸上,把脚自然的垂在堤壁上。在这个位置正是哈得逊河奔流着进入大西洋的入海口,数千年来河水把这一段冲击出一块宽大的海湾,叫做纽约湾。

    地平线在把太阳的最后1丝光芒吞下后,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萧折浪只觉得眼前视野非常宽阔,今天的纽约湾非常的宁静。正对面自由女神像清晰可见,自由岛上的巨大射灯在自由女神像边打出1道道通天的光柱。

    自由女神像是法国在1876年送给美国的独立100周年礼物。原来是法国准备送给埃及的,后来因为神像是女性,所以转送给了美国。自由女神像高46米,加上基座为93米,约重200多吨,骨架是120吨钢铁,外皮是80多吨铜。

    自由女神穿着古希望的古典服装,头戴光芒四射的桂冠,七道射出的光芒象征着世界七大洲,女神右手高举着象征自由的巨大火炬,左手则捧着美国独立宣言,脚下是打碎的手铐、脚镣和锁链,这象征挣脱暴政的约束,基座是有花岗岩构造。

    不过萧折浪觉得自由女神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雄伟,从这个角度看上去,还有点矮小和臃肿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看多了现代衣服越来越少的女人。

    静静的夜色,河岸坐着的他们也依偎着,静静的看着对岸一幢幢摩天大楼上慢慢增加的灯光。朴英熙把头搁在萧折浪的肩头,轻轻的说:“我最羡慕的就是自由女神,她高举着火炬伫立在金门口,带给贫瘠的无家可归的放逐者们光明、自由、温暖。如果她带来的是黑暗、悲伤和死亡,人们还会这样爱戴她吗?如果那样的话,人们就应该抛弃她吗?就算人们抛弃了她,她的亲人也不应该抛弃她呀。可是如果不抛弃她,她又怎么忍心看着人们因为她受到死亡的威胁,那样的她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萧折浪听着朴英熙说着自己不懂的话,估计这和朴英熙的身世有关,但是她也不愿意告诉自己,所以萧折浪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吻吻她的额头,用力抱紧朴英熙的肩。“别想太多了,相信我,答应我,有任何的苦难都要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朴英熙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唱道: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

    我的郎君翻山过岭路途遥远,

    你千万不要把我扔下,

    出了门不到十里你就会想家!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

    我的郎君翻山过岭路途遥远,

    春天黑夜里漫天辰星,

    我们的离别情话千遍难尽!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

    我的郎君翻山过岭路途遥远,

    今宵离别后请早些归来,

    你留下的诺言我会永远等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