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七十二变 > 第二十五章 棍棒教育方法

第二十五章 棍棒教育方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萧折浪刚回到给他居住的小楼,就接到老国王的电话,请他去一下。“唉,看来还是太溺爱啊。”萧折浪摇摇头。

    来到老国王的书房,萧折浪先开口了,“国王陛下,心疼了?”

    “不是,呵呵,”老国王有点不好意思,“是不是下手太重了点呀,我孙子可是唯一的啊,我儿子前些年也走了。”

    “国王陛下呀,我下手不重啊,你知道他下手多重?上来就拿刀捅我啊,如果换普通人,在那就已经挂了。”

    “啊,这我不知道,这个畜生。”看来奥瓦里那小子都没说实话。

    “真不知道?那国王陛下,你说说他前几个老师在哪呢?”萧折浪干脆把话顶死。

    “这,这个,我是没告诉你,不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请你帮忙的嘛。”老国王这回是真的脸红了,“折浪兄弟,真是对不起,我知道你子弹都不怕的,这算什么啊,是不是?”

    看老国王软下来,萧折浪接着说:“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棒打出孝子,惯养忤逆儿。虽然这句话不是全对,但是奥瓦里已经到了不教训就不行的地方了。就是要让他知道做错了事要接受惩罚,你就希望奥瓦里慢慢的变成一个残暴的人?这么小小年纪就敢随便的用刀捅人,那张大了还不要变成杀人如麻的暴君?让我管教,我该打还得打,要想把他调教好,只有这样,如果让他得逞了,那以后谁还敢管他?今天他捅我,明天就能捅你。”

    老国王其实对这些话心里都很清楚,但是一直就是不能下狠心,也没人敢象萧折浪这样对他说。

    萧折浪看老国王还在犹豫,“国王陛下,你相信我不?我下手有数的,不会打伤他的,而且放心,我也不会乱打他的,只要他不太过分,我尽量不打他。”

    “那好吧,只能这样了,不到忍无可忍都不要动手,动手我也不再过问,你下手有数点,以口头教育为主,我这就叫他来,跟他说。”老国王终于下了决心。

    “不不,你不要跟他说,你跟他商量一样,他还是不怕。他如果来找你,你坚决要站在我这边,这样才是教育孩子的方法。”萧折浪自己还是个孩子,居然在这告诉别人教育孩子的方法。

    因为王室学校目前也是假期,所以奥瓦里的学习任务很少,每天就是上午听一课《古兰经》,萧折浪现在几乎就是全程陪护了,只要这小子一起床,萧折浪就跟着他,直到他上床睡觉。萧折浪也每天学习学习阿拉伯语,不过没老师教,又难学,萧折浪也只能说几句简单的问候语,不过还好,这几天奥瓦里还算乖。

    这天上午,萧折浪正在陪着奥瓦里听讲《古兰经》,那穿白长袍的老长老在讲着:

    有一人和穆圣在一块儿吃饭,他在吃饭时忘记念:“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当他吃的只剩下一口饭时,他念到:“我在吃的开始和结尾都奉安拉之名。”穆圣笑了,有人问穆圣为何笑,穆圣回答:“恶魔伊卜利斯一直和他一块吃,当他念诵了真主之名后,伊卜利斯吐出了它吃的所有的饭。”

    穆圣说:当一人准备进房间时,伊卜利斯就跟上了他,如果他进房时念:“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伊卜利斯说:“我无法进去了”。

    当他吃饭时,他又念:“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伊卜利斯说:“我吃不到这个食物了”。

    当他喝饮料时,他又念:“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伊卜利斯说:“我喝不到这个饮料了”。

    当他睡觉时,他又念:“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伊卜利斯说:“在这儿没有我睡的位置了”。如果这一切他没有念:“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那么,伊卜利斯就是他的伙伴

    “等下,”奥瓦里这小子大叫了一声,把在打盹的萧折浪惊醒了,“那我现在念,奉普慈特慈安拉之尊名,是不是就听不到你这老不死的废话了?”

    “死小子,你捣什么乱,你以为自己是恶魔伊卜利斯啊?你怎么不跟好人比?”萧折浪边说边抽他。几天以来,萧折浪发现这招还挺管用,只要不听话,萧折浪就拳脚相加,不过都是很轻的,但是速度很快,急风暴雨似的,打的这小子不能还手。奥瓦里找他爷爷告了几次状,发现没用,也没办法了。

    “你个混蛋,私生子,你敢打我,你还打,他本来就是在胡说嘛,念个咒语啊,都胡扯,我们太阳神殿教只坚信自己的心里有个阳光,只相信我们自己,一切都是自己创造,不象那个白胡子,他就是胡扯,不靠自己,念个咒语有屁用?”奥瓦里跟萧折浪玩着猫捉老鼠,嘴里还在嚷嚷着。

    “你说的貌似有理,可是那些太阳神殿教的人在干什么呢?嘴上说的高尚,行为卑鄙,这就是太阳神殿教迷惑人的地方。”萧折浪反驳着。

    “干什么?在拯救我们高贵的阿拉伯人,拯救穆斯林,你看世界上我们阿拉伯人的地位,要不是还有点石油,我们就得象巴勒斯坦那样连个家都没有。”

    “我抽死你,拯救个屁,拯救也不是象他们那样,绑架你叔叔,他们是绑匪!”

    “你胡说,你们在往圣教身上抹黑,我不信。”奥瓦里大喊着。

    “不信,不信带我去跟他们对质!”萧折浪也停下手。

    “明天就是集会日,带你去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只准去听,不准说话。让你也听听我们传教,说不定你会感兴趣。”奥瓦里想反发展萧折浪成为教徒。

    第2天下午,萧折浪跟着奥瓦里走出王宫,只见外边早就停了一片豪华跑车,数十辆集中在一起,就象开奢侈车展一样,老远的就听“呜呜”的发动机轰鸣声。每辆车上都载着1、2个黑沙遮脸的阿拉伯女子,虽然看不到脸,但是看身材,看表情都是阿拉伯极品美女。

    “奥瓦里,怎么几天没见到你呀,是不是泡上什么妞了?”

    “奥瓦里,我怎么听说你被一个英国来的杂种管的不能出门啊。”

    萧折浪听着这些沙特贵族的纨绔子弟们说出的话,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但是答应了奥瓦里,也不说话,等仆人开来的座驾后,转了进去。倒是奥瓦里不停的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萧折浪,进了车里对头奥瓦里头一阵乱抽,“你看,你再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