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七十二变 > 第四十五章 雏菊般清新的美女

第四十五章 雏菊般清新的美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萧折浪突然觉得光玉简里有点动静,这是从来没出现的怪现象,因为那是一个封闭的时空,是虚拟出来的异度空间,怎么会对外界有反应呢?心念一看,发现是那高仁厚送的吸血鬼之王的戒指放出异彩,从红绒盒子的缝隙里射出红亮的光线。

    萧折浪拿出盒子,打开,那戒指仿佛烧着了一般,红的透亮,向四方射出红色的光芒。

    “尖牙之戒。”想不到那些幽灵竟然认识这个戒指,“太好了,成为吸血鬼以后我们就打听过了,只要有人使用尖牙之戒,就可以帮助我们复活或者转生,可是这血族异宝已经消失几百年了,想不到在这,朋友,你那真的是尖牙之戒嘛?”

    “我不知道。”萧折浪心想原来这戒指只有在遇到吸血鬼幽灵的时候才起作用,怪不得高仁厚研究很久都没研究出名堂来,高仁厚他从来不杀人类,又怎么会知道这个戒指的用处呢。

    “快,带上戒指读出戒指背后的咒语,正读就是让我们复活,反读就是让我们转生。”幽灵们都围上来,催促着萧折浪。

    “这梵文,我不认识。”萧折浪带上戒指,发现背后的文字自己根本不认识,“你们能不能让他先变成人,朋友们,然后我再帮你们,快点吧,彗星就要和月亮连上了。”

    几个幽灵互相看了一眼,有一个幽灵说:“好的,我们信任你,昨天晚上的对话我们都听见的,知道你是个诚实守信的人,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说完立即和其他幽灵手拉着手,好象在跳什么神秘的舞蹈,顿时烟消云散,大地亮如白昼。

    “还好来得及,哈利,快!”萧折浪大喊着。

    不用萧折浪喊,哈利已经举起双手,默默重复那咒语,在彗星和月亮连上的那一瞬,哈利头顶迅速闪出一团淡淡的白光,慢慢包裹哈利全身,然后突然象气浪一样向四周散开。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利哭泣着和每个人拥抱,嘴里含糊的说着,“我可以成长了,我的生命从今天才算真正的开始。”

    “朋友,我们做到了,请你不要食言。”幽灵们不依不饶的围着萧折浪。

    “我爷爷研究这很久了,你打个电话给他,看看他是不是懂那些字母。”亨利终于聪明了一把,萧折浪感激的看看亨利,拿出电话,想不到高仁厚还真的会读,萧折浪带上戒指,又问幽灵们,“你们是要复活还是转生?”

    “现在复活别人肯定把我们当怪物,这么久了,就让我们平静的开始另一段人生吧。”

    萧折浪伸出带着戒指的手,另一手扶着电话,跟着高仁厚1个字1个字的读出那些字母,“没反应啊。”

    “不不不,你个臭小子,你读错了一个音,再跟我读一次。”高仁厚在电话那边嚷嚷着。

    萧折浪又跟着读了一遍,可是没看到有什么异样,但是那些幽灵们已经感觉到了,“谢谢,谢谢。”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感谢这个小伙子,只是不断的说着谢谢。等那些阴影慢慢的变淡消失,墓地也恢复了一片死寂,尖牙也好象散发出了所有的热量,慢慢的暗淡下去。

    经历了这样一段,大家也没心情狂欢了,萧折浪又带着他们回到斯德哥尔摩,临行前又对小哈利说:“新的生命开始了,要把握好这唯一的一生,记住善恶有报,善良的同时拯救了别人也拯救了自己。”

    ……

    萧折浪独自回到佛罗伦萨骑士城堡,他发现和吸血鬼们呆了一天,自己更会享受生命了,没事的时候,就坐在城堡最高处的躺椅上,看着远处的农田,端一杯鲜红醇厚的红酒,翻几本阿拉伯语和意大利语的书,偶尔开车去佛罗伦萨的博物馆和美术馆欣赏一下那些知名画家的画作,欧洲文化复兴时,是佛罗伦萨最辉煌的年代,达芬奇、但丁、米开朗基罗、伽利略都曾聚集于此,也留下了许多的名作。

    看着车库了那仿是豪华车展一般的各种名车,萧折浪有点眼晕。他本不是个喜欢炫耀的人,中国人的骨子里透出的是中庸的气息,他喜欢的车也是看上去比较凝重内敛的宾利奥迪一类。

    可是住在骑士城堡的他感觉自己有点象中世纪的游侠,如果不开一辆象烈马一样的车就不能将这骑士精神演绎的精彩。所以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那辆最新款的银色敞篷的法拉利f612作为自己的坐驾。

    开着车,柔和的风吹在脸上。

    意大利电台正在放着喧闹的扰舌歌曲,湛蓝的天空下,公路一侧种满看不到边界的雏菊,另一侧则是一片熏衣草的世界,公路就象那金黄和紫色的分界线,空气中满满的都是那淡淡的清香。

    萧折浪手轻扶着方向盘,咪着眼睛,“多美好的生活啊。”

    突然而来的电话声打断他的平静心情,关小收音机,按下蓝牙耳机的接通。是亨利来的电话,原来经过老王子的斡旋,王宫护卫队将亨利的手下都释放了,亨利代表他们表示了感谢,可是说完亨利还是舍不得放下电话,支吾了半天才说,原来哈迪那不知道从哪听说那些人释放了,就打电话给亨利,2人因为上次的生意而认识,亨利和哈迪那说话的时候不小心露出了点萧折浪在佛罗伦萨的意思,现在想想觉得不对了,所以提醒下萧折浪。

    “该来的总是要来,别自责了。”

    萧折浪又拨通奥瓦里让他不要独自出去,有事就打电话,又约好下午一起继续去品尝黑啤酒。打完几通电话,已经进入了佛罗伦萨市区,这几天下午他都会准时出现在著名的花之圣母大教堂,这正在举办一个达芬奇的画展,每天都会展出不同的名画。

    萧折浪今天把头发都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理成成熟的大背头,露出高高的额头,鼻子上架着细黑框的眼镜,穿着米色格子的t恤,不小心会以为他是某个大学非常年轻的教授。

    萧折浪领了资料,站在今天的珍品画前流连,以前他还真的看不出画的好坏,现在的他却可以感受到画家创作时的意境。

    “对不起,我的资料被你踩着了。”一句轻柔的中文在耳旁响起。

    萧折浪扭头看去,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孩子正微笑着站在身边,齐耳的短发,弯弯的眉毛,就象公路边那雏菊,不艳丽但却让人看上去非常清新。

    “哦,对不起。”萧折浪赶紧抬起脚,并帮女孩子拣起资料。

    萧折浪还很少在佛罗伦萨看见华人,这样漂亮的中国女孩更是第一次遇到,“谢谢,先生您也懂中文吗?”女孩又用中文问。

    “哦。”萧折浪想起自己现在是阿拉伯人,刚想说不懂,可是说不懂不是就表明听懂了?“哦,你说什么?请用英语好吗?”

    “没什么。谢谢您。”女孩用英语说完就回头走了。

    萧折浪楞了下,突然觉得自己泡妞水平真是差,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连人家名字都没问呢,再想寻找,那个美女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