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七十二变 > 第四十七章 上了这丫头的套

第四十七章 上了这丫头的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萧折浪抬头发现于晴正苦着个脸注视着自己,赶紧调整心情,人家正郁闷呢,自己还喜悦?萧折浪鄙视一下自己。

    “对不起。”萧折浪嘴上道着歉,心思乱转着,不就失恋了?至于这么可怜巴巴嘛?听说在国外留学的男女生们换对象都很随意的呀。

    “而且我回去也没什么意思,我爸妈前些年就离婚了,我后来就没见过我爸爸,连他什么样我都记不清了。我妈妈也不管我,整天就是忙生意,经常回家也是领着不同样的男人回来,唉~~”于晴的一声长叹象小拳头打在萧折浪的胸口,让他突然有种想保护这个柔弱女孩的冲动。

    “别想太多了,你现在不是挺好嘛,自己生活,到处游览,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好象是一种流浪,有种波西米亚式的浪漫,我到是挺向往。”萧折浪是好日子过多了,反有点羡慕那些可以无家可归四处流浪的人。

    “哦?是嘛?”于晴觉得自己这样很可怜了,经济又紧张,内心有孤独,没想到萧折浪却觉得很浪漫,还反过来羡慕她,这样奇怪的想法让于晴很是好奇,对这个男人也产生了好奇。

    “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穿着名牌开着名车带着管家,现在来羡慕我这样的打工妹。”于晴开始教育目前的这个富家子。

    “其实我的情况你不知道,呵呵,我可不是富家子。再说了,我的意思不是说钱多钱少,我说的是一种心态。还有很多愿望等待我去实现,还有很多责任我要去背负,虽然充实但确实有点累。”萧折浪仰起头,若有所思,等这些早点完成就好了,到那时就带着朴敏姬周游世界,还不知道全部做完要到什么时候。

    想到朴敏姬,萧折浪突然觉得现在自己好象对这个女孩动心了,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她。

    “好了,你到家了,我就告辞了,那家酒馆不要去了,换个工作吧。有需要可以打我的电话。”萧折浪站起身来,把号码告诉于晴就起身离开了。

    出门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萧折浪轻手轻脚走下楼,站在车前,回头看看那陈旧的公寓楼,看看于晴家窗户上那淡黄色的窗帘,迟疑了一下,拉着车门,驾车回去。

    回到骑士城堡,奥瓦里正做着晚餐前的祷告,萧折浪也习惯了站在旁边看他们祷告,每次祷告大约15分钟。萧折浪默默的坐在饭桌旁等待,他虽然装作一个阿拉伯人,但是从来不做祷告,也不是有偏见,其实他觉得阿拉伯人这样的礼仪本意是好的,就象孔子所说的,君子每日三省其身。每天都祷告几次,提醒自己哪些事能做,那些事不能。

    可是萧折浪觉得阿拉伯人的这种祈祷太过重于形式了,有时候一种礼节或者一个活动你搞的过分隆重了反不能突出本意,属于为了祷告而祷告。

    等奥瓦里做完祷告,萧折浪问道:“刚才在祈祷什么?”

    “感谢真主赐予我们食物。”

    “那你知道为什么要做祷告呢?”萧折浪又问。

    “为什么?”奥瓦里大概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为了表示我们对无所不能的主的尊敬,感谢他给予我们食物。”

    “不,那些只是表面,你没有想到穆罕默德要求每个穆斯林祷告的目的。”萧折浪停顿一下,让奥瓦里自己先微微思考一会,接着说:“他是希望穆斯林们知道感谢,善于满足,有一颗感恩的心。在这个由人组成的社会,物欲横流,每个人因为有着无穷的**,所以就产生了自私、嫉妒、贪婪。先知们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创造了各种教条,虽然其中有着很多的偏颇,有的地方过分极端,但是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可以克制人们心里那无休止的**。”

    “好象是这样,但是不是太消极了,大家都不要追求了,没有梦想,也没有进步。”奥瓦里疑惑了。

    “我觉得有个度的问题,并不是要我们大家都不要有梦想不要去追求,象那些僧侣一样,长拌青灯无欲无求。要把握好这个度,对于不可能实现或者暂时不能实现的愿望,要懂得舍弃,而且特别要克制的就是自己的私欲,对于自己都觉得过分的想法和要求,要学会自己对自己说不。”

    “您说的非常有道理,阿瓦希德叔叔,我努力做到。”奥瓦里诚恳的说。

    萧折浪默默点点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萧折浪觉得奥瓦里这孩子还是不错的苗子,所以经常也把自己成长中的一些感悟说给他听。奥瓦里深处王宫,接触的也都是那些达官显贵的纨绔子弟们,哪里听说过萧折浪说的那些道理,所以对萧折浪所说的觉得非常的新奇,又因为萧折浪的真实年龄和他也差不多大,言语中很少有教训的口吻,好象一个老朋友一样,更多的时候是探讨的性质,所以奥瓦里已经真正把萧折浪当作自己的叔叔、老师。

    第2天,为了防止黑手党报复,萧折浪要求管家和仆人们注意点出入的人,因为这个山头都是属于骑士城堡,所以要求保安对不熟悉的车辆人员在半山腰就截住,不让上来。

    接连几天,萧折浪都没敢离开骑士城堡,可是黑手党和哈迪那都很平静,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发生,也没有针对他们的行动,萧折浪估计在酒馆教训的那几个流氓也只是街上的小喽罗,没有能力来找什么麻烦。而于晴,萧折浪没找她,她也没打电话来,可是萧折浪端着红酒的时候总是想到茶,于晴家的茶。

    萧折浪闲暇的时候都会和小拉姆学习阿拉伯语,而萧折浪则同时教小女孩英语。往往是萧折浪拿着一本英语和阿拉伯语互译的教材,指着那阿拉伯字母由拉姆读,然后萧折浪再读旁边的英文,这样大家都知道意思了。

    萧折浪一直都忙,正好不出门,就抓紧学习,以萧折浪的学习能力很快阿拉伯语简单的对话基本都能行了。

    “阿瓦希德哥哥。”一大早拉姆就在萧折浪房间外敲门。因为不是在沙特,萧折浪早关照拉姆不要叫王子什么的。

    “进来吧。”萧折浪还没起,躺在床上呢,在城堡大家一般都不关门的,每个人都很有礼貌,不用担心有人会不敲门闯进来。

    拉姆无声无息的走进来,萧折浪发现自己上次还真没怪错她,这小丫头真有装鬼的潜质。

    拉姆走到萧折浪床边站定,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不知道看着哪,小脸红红的,萧折浪顺着她眼光看去,“不准看,背过去。”

    “叫你别看,你这丫头也不害臊。”只要萧折浪在城堡,拉姆就会早早的钻进他房间,说是想好好学习英语,其实每次都能吃到萧折浪不少豆腐,萧折浪在她面前春光也泄的无所谓了。

    “还有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比奥瓦里还要小,你跟他叫我叔叔,你老是叫我哥哥,那奥瓦里又要抓狂了。”萧折浪发现毯子盖住了下半身,这死丫头那怪怪的眼神又盯着自己光着的胸口。“嗨嗨嗨,看啥呢?我这块老豆腐就这么好吃?”赶紧把毯子又拉上来,把全身都裹好,只露出个头。

    这回拉姆啥也看不见,眼神正常了,脱了鞋子也爬上了床,半躺在萧折浪身边,递过一本书,“阿瓦希德哥哥,这个怎么读?我忘了。”

    “昨天晚上不是刚教你的,还有,你跟我说话尽量用英语,这样你才能学的更快。”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这句话英语怎么说。”

    萧折浪用英语教她一遍。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拉姆又用英语问了一遍。

    “我靠,敢情你不是来学英语的,是专门来消遣我的。”萧折浪觉得真是热啊,30多度的天气还拿毯子裹的严严实实。“看吧看吧,反正你都看过的。”萧折浪受不了,把那毯子扔到床的另一头。

    “我漂亮吗?”拉姆也不看了,只是坏笑着。

    “恩,是个漂亮的小孩子。”萧折浪故意把小孩子说的很重。

    “我才不是小孩子了。”拉姆推开枕头,仰面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是现在心情好了营养好了,还是以前没看清楚,总之这丫头胸部好象是大多了。

    在意大利,入乡随俗所以拉姆也穿着牛仔裤和t恤,拉姆t恤里什么都没穿。

    “是大多了,人家打肿脸冲胖子,你该不会是打肿胸冲波霸吧?”萧折浪其实心里也没什么邪念,多半还是给这个问题迷惑了。

    “叮咛咛。”突然电话响了打断这旖旎的一刻,也唤醒了萧折浪,心想不好,上了这丫头套了,原来这丫头是来勾引我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