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叮铃铃,叮铃铃

    高考最后一场结束了,教室里的人一群一群地涌向了操场。学校操场不是很大,除了中间有个水泥的篮球场,四周的跑道都是用那黑乎乎的碳渣铺的一层。人在上面走,脏姑且不说,就是碳灰也能飘满全场,酷似弥漫的硝烟,而人,仿佛成了一个个的战士,无所畏惧的样子。天气呢,也有些沉闷,似乎洋溢着一种不祥的预兆。

    从门卫室的陈老伯了解到,学校的环境虽然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但就高考的成绩而言,这里还是"顶呱呱"的呢。轻易就能看的到老伯那毫不掩饰的自豪。“前两年,我们市的理科状元就出在这里呀。”“张榜的那天,学校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越说老伯越来劲,模仿春晚上面的宋丹丹简直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老伯也是非常的喜欢这里,所以,到现在为止,年逾花甲的他还舍不得离开。当人问起来不离开的原因是时。“对学校感情深嘛!”他总是那样回答。

    陈老伯很是喜欢这份工作。再者,他也非常关心这里的每一个学生,在他眼中,每个人都是自个家人。这不,学生们都亲切的称他为“陈爷”。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很多很多的人都“陈爷”、“陈爷”的问候声然后才满脸笑意的离开。而,陈爷呢。看到那一张张比往日更灿烂的脸,贼高兴。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缝了,眼角、额头和弥勒佛一样的高兴的沟壑就是最好的证明。目送着这么多学生满意的离开,老伯自豪的把手渡在后面,然后悠然的在那里品着往常舍不得喝的学生送的茶,很得意,就连中了彩票都难有那么的高兴。望了望离去的学生,再转头四处看看,恨不得一下子把自己的高兴传染给所有人。也恨不得头能360度的转动,把那不变的笑脸以及脸上高兴的皱纹留在这个破破学校的每个角落,每个学生。

    正当老伯高兴之余,透过传达室的玻璃窗。一眼就看见一个背着书包而又不舍离去的身影在操场,无精打采的低垂着脑袋,在操场的一个范围内从这边渡到那边,脚还不时的用劲去踢下地上的硕大的煤炭颗粒,好像有话无处说。此刻,老伯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不对劲似得,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二话没说,原来要几步才能跨下的传达室的阶梯,老伯两步就蹬下了。幸好身子还健朗。有点佝偻的身体,再配上那勉强的急速的步调。不禁让人有点担心。连旁边小卖部的阿姨都傻望着他去了,依稀的几个还未离开的老师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很少会看见年迈的老伯会这样的急切。老伯很远就确定了那个人:

    中等的身高,有点凌乱的头发还未曾梳理,稍显消瘦的身体,不知名的运动服歪歪斜斜的穿在身上,不知道是脏还是旧的缘故,脚上的篮球鞋显得有点不协调,肩膀上搭了个大大的背包,手指间还夹了支可能是考试完还没放回背包的钢笔,笔半悬在空中不停的打着转儿,画出了那个年代的青年最喜欢对着许愿的流星的轨迹。

    “叶斌”老伯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现在还没有走。”

    愣了下,叶斌腼腆的转了转脸,用劲的眨了眨眼,勉强的收回了眼眶里的泪水,说的很吞吐,“没-事-呀,就是想还看看。” 老伯一眼就看出了叶斌的伪装,有点累的眼圈中依旧还含有些晶莹的液体。八成是考试不如意,老伯猜测。虽说,叶斌并不是那种成绩非常好的学生,但是他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的。每天早晨天刚刚亮,叶斌读外语并且练就了一口不错的口语,老伯锻炼身体,两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很自然两个人便成了跨年龄的知己。

    “ 想还看看吗,有点难舍啊?不要紧啦,难道你不知道大学有多美吗?呵呵再说,人总不能停留在某处不前进吧。”

    “可是”,叶斌欲言又止,“我”。

    “孩子,怎么啦,我们俩的关系还用的着这样啊,有事尽管和我说。”

    叶斌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我考试考的”。一大堆的后悔、委屈全部写在他的眼泪里。

    “没关系啦,你应该要相信自己哦“,一个哭哭啼啼的男生和陈伯聊了很久,也谈了很多。

    不知不觉,一下就接近黄昏。最后送叶斌走时,老伯天真的还冒出了句英语“good luck ”。这样,刚刚还被泪水侵润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最后,叶斌告别了老伯走出了校门,在那个拐角处,还不时的回头望望。而此时,陈伯则脸色沉重。在黄昏中又走进传达室时,那佝偻的背影却显得那么的沧桑。他没有去看电视,更没有品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