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如果地面上能瞬间冒出一个洞的话,此时的叶斌估计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不过,还好,毕竟结局还是在他自己的意料范围内,即使有万分的可惜与后悔,自己毕竟“有备而来听”。爷爷、奶奶、妈妈都没有在这间房子多呆哪怕一秒钟。可能是不想去打扰此时心情挺糟的叶斌,而爸爸呢,故作镇静个把那个破旧车给推进了旁边的旧屋。然后,随便的叭了几口饭就往外边走去。不知道去干什么

    一下子,整个屋子里就独剩叶斌傻傻的矗立在书桌旁发呆。低沉着脑袋,用笔在那张他爸爸吸的烟的纸壳上面画着不知名的符废。除了能听见几声妈妈在旁边厨房洗碗发出的碗与碗清脆的碰撞声之外,其他的就数门口稻田里的蛙语虫鸣了,连平常玩的很要好的几个朋友,走到门口,可能是听到“不幸”的消息也掉头就走了。

    一个人,不知道在那里矗了多久。几乎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六月酷暑给自己的热,整个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水侵湿。额头上的汗珠如黄豆般一粒粒的滚下,流进眼睛,再流出来时,相信叶斌自己都分不出是汗还是泪。然后他轻轻的走出房间,不知在哪里顺手就拿起一条几乎和他自己年龄相同的小板凳。摆在门口倚靠着墙躺了躺。此时,还可以感觉到那贴了瓷砖的墙壁的烫意。

    养了养神,然后慢慢的睁开双眼。仰望着星空,还能看见繁星耀眼。缓慢的几次深呼吸,就像一个极力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无依靠的孩子,在拼命的逃离死神。再深呼吸,心,总算得到了些安静。

    “崽崽,来吃点饭吧!”妈妈在那边呼喊着。

    “不要了,我吃不下”叶斌回答着,头依旧遥望着自己一直的夜空。

    “时间也不早了,那也总得洗个澡吧”

    “恩,”叶斌终于移动了步子朝大水缸走去。

    叶斌在外边的水池里顺手就舀了两桶水。然后再去右边晾衣服的竹竿上取下了洗澡用的毛巾以及要穿的一些衣服。一套熟练的动作,就把自己脱的只剩条内裤。然后就在水旁边洗起澡来了。妈妈感觉到诧异,因为叶斌是一个很害羞的孩子。别说那么“暴露”的在外边洗澡,平时就是要他光着膀子在外面走一圈都会使他为难。但是,这次妈妈没有说叶斌什么。

    不一会儿功夫,他,洗完了。很匆忙,全身还是有那么点汗臭味。平常爱梳理的头发,叶斌也顾不上去打扮,蓬勃的头发,和那个金庸写的金毛狮王谢逊不相上下。看来,今晚状况,叶斌再怎么有心理准备。也注定是个不眠夜吧。

    换上了衣服,然后朝外面走了出去了。

    叶斌家的四周围山,是标准的农村。如果心情不好时,并不能像城市里的孩子可以去找地方KK歌、上上网发泄下情绪。而,山上呢更是恐怖。因为小时候妈妈给他们讲的鬼故事,什么豺狼虎豹之类的就是发生在这样的山里。何况那样的山到处可见有坟墓。所以,一般来说是不敢去是了。

    但是,今天好像是真的不同往常。他竟然无所害怕的去走进那个妈妈一直说会出现怪兽的大山。就是周围飘飘起阵阵阴风也毫不畏惧,看到这些阴森,看上去叶斌倒还蛮开心似的。并且,不时还现出笑意呢。似有所悟,嘴里还在念叨什么,高兴的劲不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低。

    淡淡的忧伤

    一丝一丝的惆怅

    如结网的蜘蛛

    在认真认真的游荡

    束缚的心脏

    一息一息的跳动

    似残缺的落叶

    一点一点的飘向衰亡

    飘飞、残落、衰亡

    总能给自己空间希望

    在坟坑旁

    我再拾希望而不消沉

    有些失落,但,叶斌总算还是给自己留了不少的希望。他边念边往家跑,跑到家里,迅速的记下刚刚脑海里闪过的一大串词汇,

    可能只有真正接近极限才能体会自己的爆发力,只有真正接近死亡才能感受死亡的力量,只有真正体验失败才能通往成功,只有真正把握过短暂才能享受永恒吧。

    很晚,爸爸回来了、爷爷奶奶也酣睡了、妈妈也忙完所有的家务准备休息了。

    家家的灯火一盏盏的熄灭,然闹的小动物们也叫得快嘶哑了时。

    累了的叶斌也总算放松了自己了。休息了身体,而努力追逐的心却一直都不曾停泊。睡了时,依旧能看见得意笑脸,浅浅的酒窝像是在告诉家人

    “儿子会有明天,儿子仍会努力”

    翌日,叶斌恭敬的告别父母。去自己所在的高中填报志愿。临走是留下了句“爸,我会继续努力的”。而他爸老叶紧闭着嘴巴使劲的点了点头。无数的深情全部寄含在这一动作里。家里唯一的孩子,只要他过得好。这也是老叶这一家人的目的。

    来到学校,叶斌还是像往常一样,像个孩子似的把头伸进传达室里。东望望西瞧瞧的四处搜寻陈老伯。其实,老伯早就知道叶斌没有考上这回事。老伯本也想好了好多好多的安慰的话来着,但是,看见叶斌能这样释然老伯也舒心多了。

    “怎么啊,这么久不见想陈伯了吧。”陈伯先发话了。

    “不想呀,谁想你这老家伙呢,呵呵”

    “小兔崽子,小心我揍你哦,哈哈。”

    他没有呆在传达室呆多久,因为,恰好是填志愿。来来往往经过传达室的人蛮多,不时还有些家长放着鞭炮从校门口进来,另外,叶斌也要去填志愿了。所以不得不匆匆告别陈伯

    他也很快的填好了自己的学校。当叶斌准备离开时,却发现一个身影在教室的角落里,似乎有所思。叶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直觉告诉叶斌有点不对劲。

    有点散乱的头发怎么也遮掩不了那股秀气,恰是头发散乱无章的披在肩上,宛如午夜给我们的心灵散了一层银辉。修长的身体,单眼皮里流露出忧伤神韵,嘴角还别着一丝丝的不甘心。看上去很是可爱。

    “你怎么啦,没事吧。”叶斌先迎上去。

    “没事,”那女孩狠狠的揪了眼,然后便转身而去。

    叶斌就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那得罪人家了,我招谁惹谁了,我这”嘴里嘀咕着,“就算我倒霉吧,”

    填完了后,叶斌又和几个很要好的朋友去拜访了班主任。他们都明白,这次一别也不知道何时才会有机会相见。在班主任那里,班主任张老师很替叶斌惋惜,同时也替另外的几个金榜题名的同学高兴。为了避免考试的话题让叶斌这几个落榜者感到不高兴。他们在一起聊的大多都是关于过去回忆,或者未来憧憬。“希望”是那段聊天中师生几个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而“努力”则是这些学子对自己未来的要求。虽说猪头这次考试不理想,但是他好像决定了去复读,打算明年再来。而叶斌则是选择了一个在他那一档次可以说是最好的学校,因为他是学理科的。所以还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工科专业,只是那个专业在他选择的那个学校不算很好而已。

    最后,兄弟几个与老班告别。各自朝自己的回家的方向走去。几个小伙子都装的很坚强的道别了。

    由于,叶斌还要去看看陈伯,所以暂时还没有直接回家去。而是向传达室走去。

    走到传达室,看见老伯在和人聊天。叶斌示意老伯

    “我要走了”

    老伯起身,有点踉跄,和高考结束的那天比好像虚弱了许多。招手要他进来,可能老伯还想和这个老朋友聊聊天吧,因为不知道这次之后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呢。

    走进不是很大的传达室,里面的干净、整洁总能给人舒服的感觉。没有空调,只有台旧式的电风扇。但六月的天气,在里面也感觉不出酷热,因为老伯总是很和蔼的出现在最需要的时候。

    而在老伯对面靠墙的哪儿,坐着一个女孩儿。

    “咦!这不就是刚刚对我要理不理的那个女生吗?”叶斌在猜测着会是怎么一回事。

    “我叫“陈若雨”文科481班的学生。”

    “481班,481”叶斌惊讶的问。

    “是的啊,怎么了?”

    “哦,哦”叶斌急忙回到

    “没什么,没什么”

    她不知道呢,叶斌自己高考就是481呢。为了不让自己影响气氛,叶斌含糊就带过了。

    “若雨,其实也没什么了,想开点吧,高考只是你们这一群年轻人的一个中点,而不是终点哦”

    “经历了高考,你们就享受过了那种竞争的残酷,相信你们都会有更进一步的人生解悟”

    “现在成绩出来了,是否是坏看开点吧”叶斌还不知什么回事,老伯就说了一大篇

    虽然哪个叫陈若雨的女孩的脸上有一丝开窍的意味,不过,还不是很开心的那种。

    “你还比我好啦,我苦苦努力了这么久,到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叶斌知道陈伯是没有拿自己去和她比较,估计是不想打击自己的自信心了。看见陈若雨还是那么的不开心,叶斌就只好自己挖苦自己,自己数落自己一番。

    这一招果然奏效,可能是女孩子虚荣吧,也可能是女孩子爱面子。叶斌把自己剖的一无是处,把自己剖的如何如何的悲凉凄绝,最后终于换来了“红颜”一笑。看见她笑的那么高兴,老伯,叶斌相望下彼此也会心的笑了笑。

    “原来女孩子那么容易上当啊?”叶斌寻思着,不禁在脸上显现出了笑意。

    “你在笑什么啊”若雨问。

    “没,没,没,没什么啦”紧张的又补了一句“真的没什么"

    “那么紧张干什么吖“,

    呵呵,呵呵

    三个人在一起笑成了一片,忘记了所有因考试而带来了不开心。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嘛!

    若雨,叶斌依依不舍的告别老伯。离别的时候,有万千的离愁别绪,却不知道怎么去表达。不坚强了若雨干脆就是急了,倒在老伯的怀里就哭了起来。简直像极了小孩子。而,叶斌则强忍住了泪水,将泪水留在眼眶里头。边安慰若雨边挥别陈老伯。

    “老伯,有空我一定来看您。”一个“您”字道出了叶斌对他的尊重,与对这为一直关心叶斌这些学生的老伯的祝福。

    走出校门,还有一段几百米的路才能坐车回家。

    “若雨,你没事吧。”

    “没事,刚刚谢谢你啊”

    “谢什么啊,都是老校友嘛!”

    “那也是,不过,叶斌我很少看见你的啊,今天之前我们几乎没有见过面吧。”

    “那是啦,我们学校又不小,毕竟有那么多人,况且我也基本上不参加什么活动,所以”

    “可能吧,”若雨很认真的说道,“所有,要是进大学里了,要多多锻炼自己哦”

    “明白啦”

    “呵呵”

    看着若雨的笑脸,尤其是那酒窝。真的比任何时候还美丽,比任何人还漂亮。看了一眼,叶斌腼腆的转过脸,很是害羞的样子。

    到了岔路口了,两人将在这里乘车往两不同的方向回家。

    此时的叶斌,好想好想车能慢点过来,好多给自己一点和若雨在一起的时间,多看看她的酒窝也不错,会很舒服。

    终究,车还是来了。

    “我走啦,再见”

    “啊,好的,再见”

    叶斌傻傻的望着车远远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最后才不舍的离去。上了回家的车,叶斌一直沉默着,想着。想母校,想老班,想死党,想陈伯,想若雨

    还不知道会去想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