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从学校回家的路程不远却也不近。

    但这次在叶斌看来。车速简直可以用飞奔来形容,好像再跟自己过不去似的。车启程了,叶斌还不时的回头望望。以防自己会错过一点点看见若雨的希望。明亮的眼眸里不知道流露着多少不舍的余光,原本稍稍平静的心里又似乎激起波涛汹涌。

    叶斌再一次深深的大吸了口气,索性闭上了眼睛,任车载着自己离开难舍的地方和不舍的人。脑海里还不时的浮现曾经在学校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开心的、不开心的往事。即使再坚强的人也无法过份的勉强,终究还是看到了叶斌眼角有一丝丝的眼泪滑落。说来也奇怪,若雨的样子总是无形之间跑进叶斌的脑海。闭上眼睛,总是很清楚的看见若雨腼腆的脸蛋,甚至能听到似水般温柔的潺潺细语,就是不到几个小时的交往竟然让叶斌如此神往,简直不敢相信。

    “听说,这学校今年考的又不错哦。”

    “是啊,这个学校还是很不错呢。”两个约摸四十来岁的男人在相互扯淡着。

    对话声起,这才稍稍的击退了叶斌的思绪。至少让他找到了理由去转移想象,也找到了不去想若雨的借口。

    当听见有人谈论自己的学校时,叶斌睁开了微闭的双眼,尽力的摆脱这思绪,认真的看了看谈论的两个人。叶斌就坐在大巴车进门的靠近门口的位置。坐在与叶斌同排最左侧的窗户的那个位置上,有一个穿着红褐色衬衫的男子,一头整齐的头发,但怎么打扮也掩饰不了头顶有点秃的事实。一个蛮大的黑色的公文包,双手抓着上面的包口紧放在大腿上面,说话的时候,不时得意似的耸耸鼻、看看窗外什么的。而另外一个则坐到了与那男子相隔一个位置的正后面,稍微有点发福的体型,一件白色的衬衣显的特别精神。没有什么特多打扮却也格外的整洁。

    “老颜,听说今年的高考不是那么的简单哦,尤其是那个数学”那个穿红褐色衬衫的又说道。

    “那可不是,今年好多学生又亏在数学上了,比去年还难呢”

    “是啊,不过无论怎么难还是有那么些学生蛮牛的呀,140多分的数学试卷还是有了”

    “那当然了,住在我们隔壁的那个老王的儿子就考的很好啦,130多呢,那样的学生就真的不错呢” 他们谈到这里,叶斌想着自己才100多点的数学,感觉没面子似的,不好意思的转了转脸,盯着窗外去了。

    由于中间隔了一个位子的缘故,两个人的聊天特别费力。就好像那些不曾接触过电话的老人在接电话聊天似的。几乎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来喊话,以使对方听见。

    自然,不久,两人的对话就结束了。

    车上的其他乘客呢,很少有聊天的雅兴。东斜西倒一个的便依靠在位子上睡觉,也有叶斌不认识的几个学生在听着MP3之类的东西。

    车前进时微微的一点马达的声响,空调制冷的一点杂音,偶尔的一两声咳舒,不时一点睡熟的人的鼾声,便构成了叶斌最美的催眠曲。

    “车子到目的地了,下车吧!”开车的师傅起身叫醒了叶斌。

    “呃,呃这么快就到了啊?”叶斌还不敢相信的问自己。感觉才刚刚睡着呢。

    “哎呀!脚都麻了“叶斌又气又好笑的自言自语着。

    不过,还是勉强的移下了车。在车站门口稍微站立了数秒,用来恢复脚的麻木。然后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漱了下口。咕嘟咕嘟的两口不到就把水喝得精光。将瓶子往垃圾桶里顺手一塞,朝家走去。

    到家后,吃饭时向爸妈汇报了大致的填志愿的情况。没说很多。吃完饭,洗了个澡直接就趴在床上给睡着了。

    天天闷在家里,老爸老妈就像个宝一样把他给供着。除了偶尔一点点的叶斌自己要求去帮家人做的事,其他的事家里人都不让叶斌过问。只是说道“孩子,只要好好学习就可以了。”像这样的话叶斌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耳朵都只差没有生茧了。再说,学习并不是老拿着书就可以了呀!走到属于自己的书房,叶斌很难再像高考前那样认真的看书。现在他的脑海多了一个义务,那就是思念若雨。总会不经意的想起她,不自主的便写下了对她的思念。而那遥遥无期的思念,叶斌自己也不知何时才会是尽头。

    望

    灯火阑珊意犹尽,相思千年情未亡。

    烈酒穿肠微微望,纸醉金迷处处伤。

    浓情且寄心头上,泪滴墨砚锦书藏。

    冷看薄情独思量,风涌云翻复举觞。

    就像这首叶斌的诗上面所写的,从头到脚都是哀伤。可能是真的不舍,自己要自己在望;亦可能是自己在挣扎,勉强自己在忘。“忘”和“望”谐音,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叶斌在“忘”还是在“望”。是忘,因为里面有“意犹尽”、“处处伤”、“复举觞”;是望,因为里面有“情未亡”“微微望”“心头上”。泪滴落在墨池里,然后磨成墨汁将相思泪写在情书中,这就是一个不敢,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爱情的叶斌。把所有的感情保存在自己的心里或者文字中。

    更揪心的还不止这些相思。每到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难发现父亲的皱纹,母亲的白发。看着父亲额头上越来越深的沟壑,看着母亲两鬓的霜白,叶斌总会有揪心的痛。而不善言谈的父母给他无声的爱护深深烙在他的心里。就在家人的呵护下,在自己对若雨的思念中。叶斌总是在找寻着彼此之间的平衡点,却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终于快到了去读大学的时候了。

    “崽崽,不要几天你就要去大学读书了,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些去那里要用的东西了哦”母亲语重心长的说道,“出门在外也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尤其要和人处理好关系,不要和同学闹矛盾之类的”爸爸又插了句。

    “恩恩”叶斌一个劲的点头。

    “这次考试,老爸是费尽了劲儿去帮你拉了点关系,你要自己好好把握住机会了”

    “恩恩,我知道了。”边吃饭,叶斌边连忙点着头。

    只有几天就要去学校了,叶斌也在准备一些大学要用的东西,如生活用品、书籍之类的。去学校的前一天大约中午的时候。突然听到阿婶在大喊:“叶斌,叶斌。找你的电话”

    “好的,我就来”叶斌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去接电话。

    “喂,你好,你是?”

    “叶斌吗?我是猪头了,你在干什么呢?”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哦,猪头,你啊,我在整理一些东西准备去学校哦”

    “听说你上了一所不错的学校啊?”

    “运气比较好吧!我那所学校报考人数太少。我父亲去找一个亲戚帮了下忙,比较容易的进了呢”说到这里叶斌也勉强的有些笑意。

    “恭喜你啊,兄弟!”

    “有什么好喜的呢,还是有那么点遗憾没能进自己理想的学校,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啦”叶斌带点遗憾的语气说道。

    “还是谢你啦,兄弟,听说你在复读,这一个多月怎么样哦”叶斌又很是关心的问道。

    “ 学习还好,不过生活可是魔鬼生活哦,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呢,呵呵”

    “呵呵,真会开玩笑,努力点哦,good luck!”

    “好的了,你兄弟我会全力以赴的,“接着又急忙的回道

    “我们就要上课了,下次再聊哦,拜拜.”

    “好的,拜”

    挂断了电话,叶斌谢别阿婶,继续去忙自己的事去了。不多久,又听见阿婶在”叶斌,叶斌“的喊。叶斌知道肯定又有谁找自己了,于是一个箭步就跑了过去。

    “阿婶,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那么客气干嘛!”

    没等阿婶告诉叶斌是谁来的电话,叶斌激动的就过去拿起了电话。

    “喂”

    “喂,叶斌啊”

    “姑妈,是你啊,姑妈”叶斌激动的就差没有叫出来了。

    “对啊,好久不见了,姑妈想你了呢”

    其实,就在叶斌知道高考成绩后不久就联系过姑妈。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次在电话的这头,叶斌伤心哭了半天,而姑妈呢,看见侄儿那么的不开心,静下心来开导他,才使得他的情绪真正的好起来,尔后还写信来安慰叶斌。不过像哭这样的"糗事"叶斌连家人都没有告诉的呢。如今他上了大学,姑妈自然替他高兴。

    “姑妈,你今天不忙吗?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来了”叶斌像个孩子似的问姑妈。

    “今天不忙,听说你上大学了,就特意打电话来祝福你呢。”姑妈很高兴的说着“也因为好久没有跟家人联系了,想你奶奶他们了。”

    “呵呵,谢谢姑妈啊,奶奶他们都很好呢”

    “上大学了,记得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别一个人闷着哦,可以找姑妈哦”

    “恩,好的,姑妈你也要注意身体,别累着了哦”

    “知道的,你姑妈会注意的”

    两个人很高兴的聊了许久。

    “好的,努力学习哦。你叫你奶奶他们接下电话吧。”奶奶他们知道姑妈来电话了,其实早就在旁边听了半天。

    “叶斌上大学了,祖宗保佑呢”看奶奶那高兴的劲儿,比吃了蜜糖还甜呢。看着老人家那满带皱纹却又那么开心的笑意,叶斌乐了。

    忙了这么久,总算把所有事情办妥了。想起自己明天就要离开家乡去学校,即使有那么点高兴,终究还是掩盖不了对家乡留恋的那份情。

    夜深了,一个人无眠,比公布成绩的那天更惆怅。若雨现在会是在做什么?她又会去那里读书?我们还是否会再相见?像往常一样一大串关于若雨的问题突然涌上心头,要比平常强烈的不知道多少倍。

    找出若雨给自己留下了联系方式。叶斌拿出了全部勇气。拨通了若雨家里的电话。

    嘟嘟的两声,电话就接通了。

    “喂,你好。麻烦你帮我找下陈若雨”

    “叶斌,是你吗?我就是若雨啊”

    “若雨,就是你啊,怎么你就知道是我叶斌呢?”

    “那当然”

    “真的吗?”

    “真的呢,我一直在等你打电话,那天只有我告诉你了我的号码。但是你却没有留下号码呀,后来我又问过陈伯,他给我的号码也联系不上你,所以”若雨带点委屈的说。

    “不好意思啦。哦,你去哪里读书呢?”

    “内蒙古”

    “内蒙古,内蒙古?不会吧”叶斌惊讶的问道,“怎么会去内蒙古那么远的地方呢”

    “我也不想去啊,只是一志愿没录上就被调配到那里了”

    “那你什么时候去学校呢”叶斌急切的追问。

    “明天,就明天去”若雨很不情愿的说道。 本来还有很多很多话要说的叶斌,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祥的预感困扰着电话两头的彼此。

    问了会儿,静了会儿,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由于车很急。叶斌很早就匆匆的背上了行囊,告别了家。往学校进发,南边的学校怎么样,他自己也不得而知。

    而此时的若雨呢,在爸妈的再三叮嘱下,和另外一个自己的同学也踏上了北上的路。去那里开始了属于她自己的追逐。

    两条茫茫逆向而行的轨道,不知是否会有下一个相同的站点。

    两颗未经世事的年少的心,不知是否会有下一个相同的音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