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坐上南下的火车,听着外边呼啸的风,看着路旁一栋一栋被火车甩开的熟悉房子。叶斌心中感概万千。

    而此时北上的若雨,想必也难理清自己心中的愁绪。叶斌在他心里的模样随着两列火车之间拉开的距离的递增而越来越模糊。

    经过了漫长的奔波,终于到学校了。毕竟在异乡,开始时,原本不怎么害羞的他也表现的有点胆怯。不过,并不是那么的不可想象,因为自己毕竟不是小孩子了。

    “哇!学校好大,好美啊”这是叶斌第一次见学校时内心的想法,相对原来自己小的可怜的高中,到处还充满碳灰的操场而言,这里用天上人间来形容实不为过。而校门与公寓之间的距离可以用夸张来描述,原来高中时的就那么百米不到,而现在竟然还用的着公交车。就数食堂与高中还有点相似的地方,那就是都靠近公寓。“民以食为天嘛!"学校也不例外。

    提到南方,提到南方的的大学,不难使人联想“江南古镇,烟雨蒙蒙”的独特景色,即使临近秋天,也依然挡不住南方这座城市散发出了的无穷魅力。

    刚来学校,把家里带来的大包小包放好了,把该办的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叶斌锁上了暂时还只来了自己一个人的寝室的门,便出去了。

    从校门进来时就发现这里有着与众不同的色调,每处建筑都经过精心雕琢而成,充满着现代的气息,似乎在向每一个来访者讲叙着它神奇的故事。不置其中,不评其物。而当叶斌深处其中,则应更具表达感概的权利吧。

    公寓的左前方是学校的校门,现在还能听见那边传过来的杂乱无章的声音。广播声、车鸣声、说话声构成了一幅无法言喻的欢乐景象。那看似杂乱的节奏却能与那些建筑完美的融合,似乎预言着未来的希望。公寓的正前方则是学校标志性的建筑—图书馆,不过,图书馆与公寓之间还间隔着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从公寓弯弯曲曲的通向图书馆的入口。小石路穿过一段幽静的竹林,使图书馆更具神秘色彩。在公寓门口看到是图书馆的侧面,宛如一个害羞的女孩蹬在面前,在等待着自己梦中情人的靠近;亦如睡美人般,期盼着王子给自己希望的吻。公寓的右边呢 ,则是图书馆那片竹林的延续,有个不高的山遮挡了视线,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也猜不出会有什么。

    本来还好,不过闻到食堂飘来的阵阵香味,就记起自己原来很久没有吃东西了,像个孩子似的本能的摸了摸肚子,感觉有点饿了,叶斌就径直朝食堂走去。

    “厄,厄,老板这是什么啊,怎么买的?”叶斌带点羞涩的问道。

    “我们这里最有名的面条哦,”

    热情的老板一一答到,并且给叶斌上了大大的一大碗。

    “恩,好香啊”

    不到一会儿工夫,叶斌吃的就只剩那么点汤了。

    “你好啊!你是新来这里的同学吗?”一个不是很高,圆圆的脸蛋,显的有点微胖的女生靠过来,很关心的样子对叶斌说。

    叶斌感觉到好惊讶,“我们认识吗?”他甚至还在这样的反问自己。“她没有弄错吧。”等到那女生靠近自己了才知道没有弄错,她说的就是自己。

    当她走进看见叶斌时,看见叶斌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笑出来了,笑的那么的可爱。

    叶斌仰着脑袋,瞪大着双眼,紧闭着嘴巴,嘴巴里面还夹有几根刚刚吃的面条,而面条的一半悬在空中,双手死死的掐住筷子,筷子的一头浸在碗里,恰似个乞丐在守护着自己的地盘般。

    “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有必要那么惊讶呀?”那女生大方的说着。

    “厄,厄”叶斌的脸一下子就涨的通红。

    “你看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那么的害羞啊。”她微笑着说,“我叫王诗雅,是大二的学生,你可要叫我学姐哦。”

    到现在为止,叶斌还是昏昏糊糊的,被面前这个如此热情的女孩子完全震惊了。差不多用尽了全部的勇气,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用僵硬的语调回答到

    “你好,我叫叶斌,很高兴认识你,”

    “你刚来学校,对整个学校还很陌生吧,等你吃完东西我带你出去走走了”

    “带我出去?”

    叶斌除了在网上了解过关于这学校大概的一点点,其他的就是一无所知。难得有这样好心的学姐能帮自己,叶斌连忙的点了点头,爽快的答应了,

    “好啊,好啊。”

    吃完起身走,学姐递给他一张纸巾,示意要他擦擦嘴上的油。他接过纸巾,很不自然的擦了擦嘴角的油。

    跟随着学姐,一路聊着天,不知不觉来到了一间教室。里面每个人都是用跑的,很忙很忙的样子。

    “诗雅,这里一个你们系的学生,你帮忙安排安排下他”一个声音传过来。

    “哦,好的。”

    “你先在这里休息下吧,我现在还有点事去,等下我再来找你呀。”诗雅很抱歉的样子告知叶斌。 “好的,你忙你的去。”

    忙碌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

    叶斌一个人坐在那里闲等了许久。直到蛮晚的时候,诗雅才满头大汗的走过来。

    “不好意思啊,本打算带你去走走的,”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也没时间去了,只好下次了”

    “没关系啦,你蛮忙的啊”叶斌带点好奇的问道。

    “是的啊,这两天开学,所以比较忙,其他时候还好啦”

    “你是学校的什么"正当叶斌要问他是不是什么干部的时候,诗雅的电话突然响了。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接完电话后,她看上去很担心的就告别了叶斌。临走时,还给叶斌留下了电话号码,并且告诉叶斌

    “有事就打我电话吧。”

    天色不是很早了,学姐走了之后,叶斌走出那间教室,在那栋教学楼的四周转了转、看了看就直接向公寓走去了。

    走进公寓属于自己的那房间,其他的另外几个同学也来齐了。每个铺位上都整整齐齐的铺好了床垫。地面打扫的干干净净,四周的墙壁也少了自己刚刚来时的那些尘埃,多了一些关于足球、篮球的海报。感觉很舒服,很温馨。牙膏、杯子整齐的罗列在那里,学校给他们的饭盒也安静的躺在属于各自的书桌上。

    一个同学在哼着音乐,一个用标准的家乡话和家人聊着电话,而另一个则认真的在看着书。“想必这就是我的室友吧!”叶斌默想着,

    “嘿,大家好啊”

    他们三个几乎在同一时间转过头来,朝叶斌笑了笑,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回了句,

    “你好啊”

    刚刚在打电话的那个高个并且显得有点廋的男生挂断了电话,对着自己笑了笑。问道,

    “你的东西我来的时候就看见放在这里了,你来了蛮久了吧!”

    “是啦,来了一会儿了,刚刚和一个学姐在学校转了转。"叶斌好奇的问道,”你们呢,来了好久了吗?“

    一个带着眼睛,一头浅浅的头发的男生接过话”我们也刚刚来不久的,就把寝室清理了下你就回来了。“

    “哦,”叶斌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我叫叶斌,口十叶,文武斌,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叫颜思远,思念远方的思远。”

    “肖天祺”戴眼镜的男生很流利的说出了他的名字。

    “我是文博”我左前方的那位男生这才稍稍的放开了书本,加入到我们的谈话中。仔细打量了一番:浅平头,鼻梁上面架了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可能是眼镜度数大的缘故,也可能是平时看书看的太多,眼睛稍稍的有向内凹的趋势。穿一件橙色的T恤。后颈上面偶尔还能看见有水滴到T恤上面,应该是刚刚洗完澡,头还没来得及干吧。

    “赶了这么久的路,好累呀,你们呢?”叶斌一脸无辜的抱怨着。

    “确实有点累,真想好好的睡上一觉。”思远边说还做出那个搞怪的表情。

    “还好呀,我不觉得啊,今天是我老爸他们送我来的,几乎所有的事都是他们把我弄好的。”天祺插了句。

    “你就蛮幸福哦,老爸那么关心你。”文博也加了进来,说道。

    你一言,我一语,这样几个不怎么熟悉的人就聊了起来。

    “好啦,时候不早了,叶斌你也洗个澡,早点休息哦,明天还要集合呢”思远俨然像个老大哥。

    “恩,好啦。大家也早点休息哦。"说着叶斌准备衣服就去洗澡了。

    可能他们几个真的是累了,等叶斌洗完澡,没多久就睡着了。

    而当夜深的时候,叶斌总难从记忆中彻底的跳出来,怀念以前,也想念若雨。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又瞧了瞧四周

    相思轻放下

    缕缕情丝,丝丝情意,流连心底乱如麻,挥泪如雨下。

    抽刀断发,爱恨无涯,梦里看花终虚假,相思轻放下。

    情诗,情词,一堆情话;

    花开,花落,一地残花;

    梦你,梦他,梦中牵挂;

    缘起,缘灭,缘尽天涯;

    人面桃花,未惧扬沙,霜如华发。

    眸眼入沙,杯酒思量,皓月为裳。

    独忆彷徨,依旧无常,双泪解心伤。

    笑怒哀乐,勉强脸庞,模糊我沧桑。

    思绪尘封,苍老韵无声。

    满腹惆怅,一辈子飘荡。

    听不出来?苦苦独白。

    一生等待?憔悴心怀。

    抓一抹夕阳,捕一丝月光。

    斟一杯清酒,奏一首好曲。

    藏于胸中,地老天荒又惆怅。

    没有再去多想,随若雨飘泊的心慢慢的也无理由的试着在停泊。

    夜深人静,叶斌揉了揉眼睛,安静的进入梦乡,做着自己的好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