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白天的军训忙的让人忘记烦扰,而一到夜深的时候,则是这一群男生最无聊的时候。用一句歌词“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来形容简直太贴切不过了。而寝室每个角落飘起的这首《叶子》彷佛是为这些人所写。不时还能听见他们不由自主的和着调调,每个角落都渲染着悲情,每个语调都游离伤痛。

    关了音乐,四个人坐在各自的位置,谁都不敢多说话,空气中弥漫有一种很不祥的气息。尤其是思远,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和白天很善言谈的他完全是两人。一边的叶斌呢,也在为林晨的事儿着郁闷,单恋着林晨的感觉不知道怎么才能表达出来,林晨每每对他的冷漠更是让他寒心。每次都在军训的场地用锐利的目光扫视全部,好想好想看见哪怕一眼林晨的影子,而林晨好像是跟自己作对似的,从来没有在他的视线中逗留很久,偶尔的出现一不留神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周围的气氛容不得天祺再去嬉闹,感觉出不对劲的天祺只能乖乖的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偶尔哼出一两声都会马上打住。文博呢,干脆做起了好学生,拿出本英语字典就在那边写啊,背啊的。

    军训期间,寝室大多晚上就是那么的僵着。直到一天晚上,思远很流畅的用自己的家乡话聊了个电话。电话不是很久,但是可以看出满写在脸上的思远的无奈,很是勉强却没得办法不去接受。

    “好了,终于解脱了。”边说着思远顺手把电话朝床上一扔,电话碰撞在靠床的墙上还能听见“啪

    “的一声。叶斌、天祺、文博愣了下,不知道什么事。只听见思远又在自言自语的说,”现在终于没事了、没事了。“文博、天祺、叶斌相视对望了下,一头雾水。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思远便开门走了出去,叶斌跟了出去,但此时的思远已经走了很远。在不是很明亮的那条过道,思远那消瘦的身体以及摇晃的步伐消失在那个拐弯处。叶斌左右张望了下,然后便轻轻的关上了门。

    “思远怎么了?”天祺很小心的问道。

    叶斌也满是疑惑,“不知道,可能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吧。”

    “应该是的,还没有看见过他这么不开心过,我们让他静静哦。”文博在一边出谋划策。

    正当大家胡乱猜测的时候,思远提着一包瓶瓶罐罐的东西进来,走到床边定住了脚,然后把那些东西放到了床头,随便的冲了把脸便往床上使劲一倒。叶斌他们几个好奇的把目光移向那里,只看见思远拿出了一瓶一瓶的不知名的酒放在那里,冷漠的面神不屑一顾,却满脸无辜,眼神又流露着恋恋不舍的残光。微闭着双眸,把头靠在床头墙壁上,摸出了一瓶,一用劲便把瓶盖给旋开,然后咕咚咕咚像喝水似的在那里”享受“着。

    一瓶,两瓶,三瓶

    很多的酒从嘴里流出来,打湿了衬衣的大部分,醉醺的脑袋变得越来越沉却又使劲的在抬。抬起来又低下,低下了又抬起来。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名字,估计是女孩的名字。叶斌他们几个大概明白了思远是什么回事儿。此时思远脸上的液体不知道是酒是汗还是泪,混成了一体,如泉水般的往下滑。房间里的酒味越来越浓,思远也喝的越来越有劲。

    “思远,怎么了,不要这样子呀,”一寝室人都急了。但是此时的思远根本就听不进什么,一股劲的继续喝着自己的酒,唱着自己的歌,流着自己的泪。地上的酒瓶歪歪斜斜铺满了那一地。

    “酒,酒,我还要酒。”满脸通红的思远拼了命在豪,说完了又四处在床上找酒,摸到一瓶,放进嘴里倒了倒,没什么出来,便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呯’的一声,寝室里就好像窒息了似的,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然后继续“酒,酒的喊”。叶斌、天祺、文博简直怕了,吓呆了。

    “呃”只听思远一下就扑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呕吐着。文博一下子就靠近去扶着思远,天祺、叶斌马上去弄了两条湿毛巾给思远擦了擦满头的汗。

    “呃”思远继续在那里吐着,哭着的。可苦了文博,一地的呕吐物,满身的酒味,一房子的怪味,差点文博都跟着思远吐了出来。

    终于有了点平静,叶斌马上用拖把打扫了地面,水冲了又拖,拖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几个再把思远那衬衣给脱掉,用毛巾把身上那些酒给擦掉,然后再把他穿上了另外一件,才算勉强过的去。

    虽说思远看上去显得比较瘦,毕竟他那身高抬起来还是有点吃劲。完全睡熟的思远无论他们怎么摆弄也没反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思远展开躺在床上。紧接着就是毛巾使劲的在额头敷着。醋呀!牛奶!能用的一切可能解酒的办法都用上了,可是此时的思远仍然死躺在那里。刚刚还有的动静,现在连动弹都不动了。

    一寝室更加急了,有很不祥的预感涌向心头。乱七八糟的想法出现在脑袋里。

    “我们送他去医院吧。"坐在思远枕边的文博先开口了。

    三人立即就同意,可是,学校的医务室已经早早关门了,再说现在公交车铁定是没有了的,就说有坐公交车也耽误时间。于是,叶斌马上换上了衣服,穿上那双篮球鞋就朝校门口跑去。太多太多的担心更容不得他去想太多,拼了命的往外跑,跑到校门口,拦了辆车就往公寓下面驶来了。

    “天祺,你们两个现在赶快扶思远下来,我拦到车了,在公寓下面等你们吧。”

    “好的,”

    话刚落音,叶斌那边便挂断了电话。而思远死死的身躯让人感到越来越恐怖,其他房间的人基本上已经睡的差不多了,周围寂静的空气,凉飕飕的分越来越恐慌。

    文博背上了思远就往外跑,当到路上时,叶斌叫的车恰好赶到。开车师傅熟练了将车两下就倒了车,“天祺、文博赶快上车。”叶斌越来越急。

    “可是寝室的门好像没关。”

    “你们赶快上车,马上送他去市人民医院,我上去关门了就来,时间来不及了,你们先走。”叶斌越来越急。说着“砰”的一声就关上了车门,车急促的开走了。

    叶斌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跑上了公寓。带着钥匙,狠狠的关上门,灯都没来的及熄灭就往市人民医院奔。

    公寓管理值班的阿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叶斌那么快的跑过,便关心的问了句“这么晚了,怎么了,跑慢点呀。”叶斌根本就来不及回复,直接往外边跑。到了校门口,拦了辆车,叶斌气喘吁吁的“师师傅送我去市人民医院,快点”师傅都被他吓住了,二话没说就往哪里开。

    天祺、文博送思远道医院后,便马上办理了所有的手续。医生检查了思远的情况,“他怎么看,喝酒喝的那么凶啊,你们也不好好劝劝他。”医生满脸的愤怒。就在这时候,叶斌也赶了过来。医院急忙的把思远吧进行了一系列的救护,情况还算好。一旁的天祺、文博、叶斌总算放下了心。

    “你们是学生吗?”医生狠狠的盯着几个。凶神恶煞的眼神足够扫荡方圆十里以内的任何物体。

    现在的他们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站在思远躺的那张床的一边,就像是犯了什么罪似的,一个一个都低着脑袋。“你们出来下”医生挥了挥手,为了不影响思远休息,几个就老老实实的按医生的意思走出了病房。医生一出门,像个老大哥似的又开始发飙了“你们怎么搞的啊?竟然让他喝成这样,你们知道这样多危险吗?”。天祺、叶斌、文博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们知道解释没有什么用,只要现在思远没事了就万事大吉。耳边继续传来了医生不停的声音,抑扬顿挫,医生说的是飞沫四溅。左耳朵听着,又耳朵就出去了。

    医生终于停下来了,“医生,谢谢你了,我们知道错了。”老实的文博开口了。

    医生见状也不好在追究,只好说道“好啦,以后一定要注意,今天你们是真的幸运,以后千万不能这样暴饮呀。“”好的了,知道了。“三个人就进了医护室,看见思远情况越来越好,三人才深深的舒了口气。

    叶斌对着天祺带点玩笑的语气“怎么啦。鞋子都没换啊,看看你那夹板,脚趾头好黑哦。”

    天祺看了看自己,这才发现,出来的时候走的太急了,根本没有考虑什么换不换鞋。

    “好啦,你们两个别开玩笑了。我们也休息下吧。等思远醒来我们还得去学校了。”文博很困很困的样子小声的说。

    “恩,好啦,休息下吧。”

    于是几个一起,在旁边的椅子、凳子上就合上眼休息着。

    第二天一早,思远醒来了,看见旁边满身狼狈的三个。自己微痛的脑袋才有点映像,然后轻轻的拨了拨几个。“思远没事吧”,“好了没?”“没什么事了吧。”顿时病房开始热闹起来了。

    “嘘!!!小声点呀,旁边还有病人呢,不要影响别人”听见思远这么一说,他们三个马上静了下来。

    “我现在没事了,谢谢你们啦,我们回学校吧。”

    “好累啊,终于可以回去睡觉啦。”天祺伸了伸懒腰。

    “呵呵回去咯。”叶斌试着去搀扶着思远一边示意天祺、文博往外走。四个走出医院大门,太阳也才刚刚升起,只是,四个身影在朝阳下却显得特别的小。

    叶斌抬头看了看刚升起的太阳,“没事啦,终于没事了。”思远依旧虚弱的身体有点吃力的朝学校方向进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