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时间就这么在徘徊的边缘来回着,叶斌与林晨两个之间一直都是那样。唯一值得叶斌庆幸的就是林晨知道叶斌在喜欢着自己。而让叶斌感到迷茫的则是她对自己的态度,凭叶斌那对感情迟钝的触觉,根本就猜不透林晨的一点点心思。然后加上狮子座男生一遇上自己喜欢的女生就变得很不自在的与生俱来特点的,面临死亡都不会那么的胆怯。每一天,叶斌都会在思念中熬,每一天都会想。但是除了想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法子可以消减些自己对林晨的感觉。日子就那样过着,那态度像极了原来所学的历史书里面的顽固派。不会改变,朦胧着,林晨越来越美。看见不时经过身旁的一对对,花前月下变得了更加渺茫。自己的未来似乎会随林晨的消失而灭亡。

    而林晨则也差不多,每一天都会准时的向李薇打听一些关于叶斌的消息。但是,她绝对不会很明显的表达出来,更不要说别人能看出什么端倪了。两个人谁也不敢去太多的靠近谁,可能是太在乎都有害怕一瞬间会消失。两个人就那么的僵持着这段关系。

    叶斌终于受不了那样的日子,索性就逃课呆在寝室,因为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有压力,却越来越无助。

    “叶斌,怎么啦,上课了哦,一直以来都看你不怎么高兴,逃课不是你的风格哦。”坐在一旁的天祺认真的说着。

    “我还好吧,你呢。不去上课啊?”

    “哦,我们协会下午会有个活动,我现在在准备,课可能就不能去上了。”

    “这样啊。”叶斌很无精打采的样子。

    “叶斌,到底怎么了,这不是我们认识的你。”

    “哎!天祺,先别说我,你好像发现和原来也不同了呀,原来的那种调皮似的特点现在完全没有了,倒还很成熟,很有责任感了。”

    “入学这么久了,经历过很多的事,自己有些变化吧。”

    “比如呢?”

    “你知道的嘛!我女朋友很多地方都会管着我。不过我还是很乐意了,她总是想我想的比自己还多。”天祺很感动似的点点了头。

    听到这里,叶斌才露出点笑意,“哦,原来是爱情的力量哦。”

    “呵呵,差不多吧。"天祺又反问着”叶斌,你还没有说你怎么了呢?老是这么不开心,还跟我们几个玩深沉了哦“

    “没有啦,其实我也一直是受感情的牵绊。”

    “叶斌,不是我说你了。你想想啊,这么久以来你几乎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学习上,你根本就没有花时间在她身上哦。就天天在寝室里面想着想着的,想破脑袋也没有用啊”

    “这个我也知道啊,不过我是真的很在乎她的想法,以至于自己都不敢靠近了。怕处理的不好便会一无所有。”

    “你的感情与其这么惶惶终日,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

    “我是不敢想象假如被拒绝将会是怎么样的境地。”

    “叶斌,就你想那么多。如果被拒绝了,也好让你自己死了心,不会再去天天想一个与你无关的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呀。”

    “可能吧,”

    “叶斌,你真的好让人羡慕的呀,什么方面都好。要不,你可以试着给那女的写情书什么之类的东西。反正你文采好嘛。”

    “不会吧,这样不知道她会不会买单了。”

    “这可是最原始也最适合你这种人的法子。”

    “真的吗?呵呵,谢谢你那么的开导我,天祺。”

    “哥几个还要客气啊,好了,活动快开始了我先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啦,我女朋友还在下面等我呢。”

    “好的,那GOODLUCK。”

    说完,天祺便匆忙的往外边走去了。

    寝室只剩下了叶斌一个热门,一个人独处的日子随很多。但能像现在一样能给自己足够静谧的环境,还是蛮少。因为,平常寝室往往班级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今天则不同。

    叶斌,关灭了所有的灯。一个敲打着难带瓜子使劲的想着自己逃出现在生活的方法。除了林晨自己真的不能在容忍任何的其他东向,就算有时家里打来电话,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叶斌敷衍几句就草草的完工。

    “豁出去了”叶斌自言自语着。于是拿起笔在那显得比较暗的寝室里面写起了情书。不一会功夫,便长长的写了一遍文章出来了。知道的呢是情书,不知道还以为是篇什么小说之类的呢。可能是发自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所以写起来形如流水,一篇情书便跃然于电脑的屏幕:

    r林晨

    抱歉,我已经把你写在我梦里。

    围在我身边怎有许许多多的乱七八糟,

    而面对你我有的只是更加的胆怯。害怕一不小心,我会让自己在你的世界灰飞烟灭、永不复生;担心一不在意,自己就会走上万劫不复的阴森。每天都会强迫自己去做些事情:拿着专业书拼了命的啃,对着曾经让自己几乎绝望的英语使劲的读,坐在电脑旁绞尽脑汁的狂写至第二天的凌晨。清晨再又早早的起来。就这样清晨到凌晨的过一天。没有把你归在日程中。但请你相信,我已经把你放在心里。我不能专心的去做某件事,也不能忘记自我的去努力,因为一天当中你会在我脑海中浮现千次万次。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不留神你的影子便会很容易的自由穿梭在我的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迷恋上去写东西,可能在我看来,这是对自己唯一的思念你的一种最理想的表达方式。每一次我也尝试着去在文字里给自己一些希望,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我的文字已经确定了一种悲伤的感情基调,难以撼动。永远在呐喊、一直在彷徨。唤醒自己灵魂的举动甚至超过了几十年前鲁迅对麻木国人的惊慌。尽头在哪,不得而知;对生活的写意,也无法揣摩。所谓的努力也变成了逃离现实恐慌的一种挣扎。也仿佛在另一国度里遥遥的看你的出现,再不忍的看你的离开。能确定的是,那另一个国度并不是自己梦想的天堂。恰恰相反,那可能就是自己无形给自己设立的坟坑。不奢求你会给我希望,但是对你的心不会因此而停泊。现实往往很容易让人绝望,就如在我看来的你和我之间的沟痕。我畏首畏脚,全部塞满了忧伤。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我的思想却受你的牵绊。没有你总能感觉出不自在。天天在四处搜寻你的身影,可能到现在还没真正看过你的模样。总没有胆量和你眼望眼的对望。怕被你看穿而会有不屑一顾的眼光。在我心中你的高高在上早已超越了我自己梦想的天堂。拿着手机,想了又想,费尽周折才能发出一条信息给你;对着QQ,即使你在我也不敢贸然侵犯,因为你说你不希望被人打扰;一次一次自己在噩梦中惊醒,原因竟荒唐的是因为你从梦中离开。你说的一见钟情我一直在猜测,会是我吗?很想知道,却又怕知道。你和我说上一句话就会让我欣喜若狂,甚至会延续到笑着进入梦乡。天啦,不知道为什么,你已经成为了我治愈心伤的唯一良方。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我的梦想全部与你有关。“赏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品人间况味,八方风情”那是你的梦想也是我懂事时候的追求。就让我跟随你吧。就认真的想想好吗?我不想去体会掏开心脏放你出来的心慌。我也不想去感受梦碎时自己憔悴模样。

    我已经把你写在我梦里,抱歉。

    叶斌

    与其说这是情书,还不如说是散文。还没来得及等和寝室的几个商量,叶斌便早早的把这东西发给了林晨。此时的心跳一点也不比高考查成绩时慢。周围都只能听见“砰砰砰”的心跳声。然后,又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给林晨“我发了点东西在你的邮箱,那里面代表我全部的感情,你尽快去看看吧。”不很久,便收到了林晨的回音“什么啊,那么神秘,好的,我尽量早点去看吧。”叶斌,再也不敢说话,连呼吸都还得放慢节奏。就如等待上刑场的死囚默默等待死亡的那天的到来般。

    “什么啊?你就那样说的啊。”晚上,等叶斌把这件事全部告诉思远、天祺、文博时。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似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叶斌就像哑巴吃黄连了般,不知道怎么说。

    “叶斌,看不出你还那么的封建啊。”先是思远说了句。

    “哪有哦,”

    “这个哪能看懂什么什么啊,要说就得说明白点呀。”

    天祺也走了过来“叶斌,你也太含蓄了吧。”

    “这那是什么情书啊,写的那么诗情画意,就是散文嘛!”文博很专业的评论着。

    “那我还要怎么办了。”

    “今天晚上继续找她出来,彻彻底底说个明白。”

    “阿!还要啊。”叶斌无辜的望着几个。

    “那看你自己啦,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哦。”思远认真的说。

    “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听了这句话,叶斌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

    等把所有的事情忙完,叶斌连忙又发了条信息给林晨,不过这次好像不再那么的紧张。自己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无缘,又何必强求呢”这是用来自勉的话。“你看了我发给你的东西吗?”

    等了很久,才收到信息。“恩,看了。”回的信息就那么的简单明了,最让叶斌担心的事似乎就快要发生了,叶斌望着窗外沉思了片刻。“那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天。”又是一段让叶斌看来超过光年的漫长的时间等待,才看见了简短的又一句信息,“可以,不过会晚点”

    叶斌深深的呼吸了口气。继续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自己感情的列车下一站将会实在那里?会开往遥远的不可想象的远方吗?不得而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