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好啦,好啦,傻女孩,你怎么不能把我老是晾在这里吧。”

    这时,林晨似乎才反应过来。

    “呃,呃,好啦,那就开始我们今天美好的一天哦。”

    走在那条与城市有着不同风格的路上,周围的环境也与城市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说城市是一种现代的大气之美,那么毫无疑问的可以说这里是一种清新的小意之美。叶斌抱着所有家里人的希望步入大学,为了就是逃离家乡那种没出息的局面。不是不爱家乡,是家乡真的让自己太寒心。不过当自己看到这里之后,叶斌对家乡的排斥便收敛了不少,开始慢慢的想念家乡点滴。至少现在在怀念。

    “林晨这是你的家乡吗,怎么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这里可以算是我的一个家乡吧,我出生在这里,但是出生之后便去了城里,在这里基本上没呆过。不过我是真的好喜欢这里的坏境,这里的人们以及和城市里截然不同个生活习惯。”

    “其实原来我向往的是城市的喧哗,我认为那是一种成功的象征。但是,现在”

    “你来城市也这么久了,有感受了吧。”

    “感受万千呢,如果将来可以,我宁愿放弃城里的生活,城里的生活比虽然物资上丰富,但精神上满是空缺。”

    “对啊,就是这样。我们城里的邻居这么久了我还没怎么见过见面,就算见面了也就是那样没有表情的打下招呼。”

    “也许吧,但是在农村就不同了,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婶婶、叔叔、阿姨、大伯、大叔并且只要想去和他们家的小朋友玩,随便什么时候去都行。”

    “对啊,所以,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我真的好羡慕你有那么好的回忆。”

    “这就是你喜欢这里的原因吗,林晨?”

    “可以这么说吧,在城里其实看上去很现代化,但是思想却比农村封建的多。”

    “为什么这么说,看上去还好吧,没有你说的那么糟。”

    “你可能不知道了,门”

    虽说现在的社会讲究着男女自由的恋爱、也好像处处在宣扬着一种进步的恋爱观点。但是在很多人身上表现出来的总是不尽如人意。“门当户对”是大多数父母的首选。而恋爱中的男女也比先前现实的多。“梁祝化蝶”的爱情故事或许只能永远存在现代人的手机铃声中。“罗密欧与朱丽叶”则成为了现代社会难以企及的幻想。比在外星发现生命体还难。不否定一切爱情,但是两个相爱的人最终走在一起,先过未来岳父、岳母及亲戚朋友这关的审核肯定是少不的。但是,适当的“审核”肯定必不可少嘛。说不定谁一时头脑发热找了个又傻又呆的回家那不就贻误终身了。而大多的审核内容不是人品什么之类的,却恰恰相反是车子、房子、票子。并且流传这样一句一直都没有改变过的顺口溜“只有你有了车子、房子、票子才能娶到我家的妹子。”

    正当林晨要开口说出个所以然时,前面的一个阿婶在叫了。原来已经来到了林晨的阿婶家门口。阿婶看见林晨来了,便很热情的隔很远就和林晨打招呼。林晨看见阿婶,也很兴奋的拉着叶斌的手朝阿婶家跑去。

    “阿婶,好久不见了,过的还好吗?”

    “好着呢,晨晨,好久不见你变的比以前更漂亮了哦。”

    林晨则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牵着叶斌的手就那么来回的摆动着。而叶斌也是显的尴尬,毕竟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自己跟本不知道怎么招架。阿婶看了看林晨又看了看叶斌,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微笑。虽说脸上布满看岁月刻下的痕迹,两鬓也依稀能看见些斑白,不过阿婶的笑让叶斌感觉的很亲切,很柔和。这样叶斌高悬的心才有那么点平静的意味。

    林晨则毫无顾忌的向阿婶介绍道“婶,他叫叶斌,我男朋友。”叶斌此时则紧紧的抓住林晨的手,手心还在不停的冒着汗。因为这是林晨第一次向他家人介绍自己,也是那么直接的就说出了男朋友这三个字。叶斌害羞的都敢抬头去正视阿婶。

    “小晨晨长大了,呵呵”阿婶依旧那样微笑着“叶斌呀,来我家了就不要客气,当做自己家就可以了哦。”

    “恩,好的,阿婶。”

    “哎呦呦,你看我都老糊涂了,在外面聊了这么久,先进屋再说。”这时阿婶像个小孩子似的急切。

    “好吧,叶斌咱们进去吧。”

    说着,林晨、叶斌牵着手往里面走。而叶斌还是很好奇着周围的与众不同的美丽,还在时而不时的东瞧瞧西望望。

    刚刚来这里时还能看见初升的太阳,但是现在却变成了另外一片天。太阳慢慢的消退,随之而来便是烟雾蒙蒙。或许,在人们眼中这才是真正的江南风景吧。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漫漫岁月中流淌着江南水乡的清秀,江南古镇的恬静,江南雨巷的幽深,江南文杰的的灵韵……

    小桥,流水,人家,流溢在水墨江南里,看不明虚实,分不清究竟;水性的流淌中,滋润了多少文人豪杰的心灵。品读江南,凌波水韵,翰墨流芳。”

    古代的,现代的诗情便油然而起。慢慢的便听见了雨下起来敲打着瓦片的声音,淅淅沥沥。现代的雨与古代的建筑交融在一起,再慢慢的滴落在青石街上,然后还加上烟雨蒙蒙的背景色。江南便不再是江南,而是一幅神奇的古画卷。活灵活现的飘现眼前。那田地里偶尔的一两个披着蓑衣的背影,彷佛是这幅画最唯美的点缀。站在那里欣赏着雨,简直成了一种享受。

    “叶斌,怎么还站在这里呢。“林晨靠了过来。此时的微风吹拂着林晨的脸庞,也稍稍的吹散了她的秀发。林晨也是习惯性用手去拂了拂头发。一些散乱却更加显得自然与美丽。

    “你好美啊,林晨。”

    “讨厌,你就说这个啊!我可没闲工夫理会你这些”林晨故意的说着。

    “我是认真的呢,你简直是这里最美丽的景色。”

    “好啦,好啦,知道了。呵呵”林晨牵着叶斌的手,轻轻的把头靠在肩旁。不一会儿,似乎发生什么了似的。林晨缓缓的伸开叶斌的手。

    “叶斌,等下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林晨有点慌忙的说着。

    “介绍个人给我认识,谁?”看见林晨那么慌忙的表情,叶斌也有点纳闷。

    “我的一个同学。”

    “那好啊,林晨,你怎么了?”

    “没什么了,没事。”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跟我说。”

    “没,没,没有啦。”

    “但是今天刚来我就感觉你和平常有点不同了。”

    “是你多心吧,没这样的事。我先不和你说了,我还得去帮阿婶。“说着便匆匆的离开。

    叶斌看了看林晨,然后也没有多去想什么了。“如果真有什么事,到学校再问林晨。”于是,叶斌继续着自己遨游在从未看见过的美丽里面的思绪。久久都舍不得离开。

    站在那里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看了多久。直到天气逐渐的转晴。

    “叶斌,可以来吃饭了哦。”阿婶张罗好了一桌丰厚的饭菜。

    “好类,就来了。”说着,叶斌转过身就朝餐桌方向走过去。

    “林晨,王子轩怎么还没来。”阿婶问了问旁边了林晨。林晨则爱理不理的好像很不高兴的回答道“管他呢,不来就不来。”叶斌更加纳闷的抬头看了看林晨,林晨则一脸的火不知道往哪里发似的。

    就在这时候,听见有人在外边喊“林晨,林晨”

    “王子轩来了。”阿婶提示着。

    “恩”林晨敷衍似的应付着。满是愤慨却使劲的藏在心里不自在的大声回答“这里。”

    “林晨,今天你怎么了。”一旁的叶斌完全不懂怎么回事了。

    “叶斌,没事,回学校在跟你解释,好吗?”

    “恩,好的,林晨无论什么事别那么的让自己不高心,好吗?”

    “我知道的,叶斌。”林晨看了看叶斌的眼睛,彼此眼睛里还有着一丝一丝晶莹的液体。就在这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提着一大袋子的男人走进来。虽说年龄和叶斌相差不大,最多就大叶斌那么一两岁的样子。不过他的打扮、着装却过分的显示出了他的成熟。一头短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金钱在这上面,过分打扮的恶心。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配一件洁白的衬衫,可能是走的急的缘故,可惜的是衬衫没有扯的很整齐,看上去好像是满胸的褶皱。一双黑皮鞋擦的发亮,刚刚走进来时上面还沾了些地面的雨水。看的出来,今天这位王子轩是煞费苦心。这时,叶斌隐约的猜出了他的来意,以及来这里时林晨表现出来的种种不正常。

    王子轩进来们,很有大牌似的抖了抖身上沾的水。然后毕恭毕敬的拜访了阿婶,很热情的又和林晨打招呼。就是没有把叶斌看在眼里。直到最后才用好像是叶斌欠他两百万的眼神瞄了下叶斌。

    “叶斌,这是王子轩,我的初中同学。”林晨走到两个中间,向叶斌介绍着。

    “王子轩,这是我”不等林晨介绍完。那个所谓的王子轩便很看不起人的不理会叶斌,继续和阿婶寒暄着。这时,叶斌满心的怒气不知道往哪里发。不过,还好“不跟他一般计较。”只是用眼睛望了望林晨。一边的林晨则不然,连说带骂对着王子轩就豪起来。

    “王子轩,你什么意思的。不要以为你了不起啊。”

    看见林晨这样,王子轩便吓得像只看见了猫的老鼠。不过,还别说。很少看见林晨这样不高心,和林晨在一起这么久了叶斌从来没有看见林晨这样。连叶斌都怕了起来。

    叶斌伸出手扯了扯林晨的衣角,林晨才稍稍的好了些。而王子轩看见林晨这样,便老老实实的着到了餐桌的一角。阿婶也看出了些端倪,也没有说什么话。沉默了片刻,阿婶才打破定格在尴尬的那一刻的局面。

    “好了,准备了这么多。吃饭了再说。”

    吃饭的吃的很不是滋味,谁都小心翼翼的。谁都不敢多说什么话。偶尔叶斌会试着夹菜给阿婶,夹菜给林晨。林晨也会回敬。但让叶斌看不下去的就是一旁的那个年轻的“砖石王老五”,老是盯着林晨。终于,就像弥漫着世界大战硝烟的吃饭结束了。王子轩则想尽了招数来靠近林晨,一一都被林晨识破,远远的安放在离林晨至少五米之外处。看见林晨态度的坚决,王子轩便只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欣赏着不知名的电视,甚是无聊。

    从林晨那里了解到,王子轩,林晨的初中同学。初中时候就“不务正业”,早早的便对学习失去的兴趣。家里很有钱,他也是家里的独生子。家人找尽了门路想让他继续读书,但他自己死活就是不肯。家里人没辙,他就跟着父亲在外边奔走。由于有家里得天独厚的条件,他成功便完全不需要理由。从初中时候起,王子轩,便对林晨有心。当时在学校什么人都不怕,偏偏就对林晨有畏惧感。一幅长相与他的名字前两个字“王子”成绝对的反比,但是,在学校除林晨之外其他人就得叫他“王子”。不叫王子的便成了他修理的对象,不管男的女的。一直以来,王家和林家都有生意关系上的来往。加上林晨的爸爸和王子轩的老爸儿时就是一起的玩伴,现在的王子轩也相对原来而言懂事的多了。两位老人家便更满是希望他们两个能走在一起。不过,现代社会不存在指腹为婚,更不会出现“婚姻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两老人家也还是把希望放在他们自己的造化上了。林父只对自己的女儿的未来有那么点小小的要求。不要再因生活而受累、受苦。毕竟林父是过来人,吃过苦头。

    了解到这些,叶斌都震惊了。原来林晨还碰上这样的事啊。不过,还好啦。原来叶斌会担心自己境况会不会招来林父的不理解,而阻止自己和他在一起。叶斌默默的在心里说着,“我会让林晨幸福的。”坐在阿婶家的床头上,想的发了呆。林晨见状,靠了过来,和他一起坐了下来。

    “叶斌,今天让你见笑了。”

    “哪有了,哦,林晨,那个‘王子’走了吗?“

    林晨深舒了口气,“刚刚总算把他给打发走了,现在应该出了门吧。”

    “王子,呵呵,王子”叶斌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开着林晨玩笑“其实王子也蛮可爱的嘛!”

    “哪有啊,我都被她气死了,看不下去”林晨越说越气。

    看见林晨急了,叶斌心里偷乐着。而林晨也发现了叶斌拿自己在看玩笑。

    “怎么啦,那么可爱还气你了呀。”叶斌继续着。

    “你是希望我把他叫回来呀?那我就去了。”说着林晨便装着起身去追王子轩的样子。这下叶斌可急了。

    “不是,不是啦。”

    “不是,那是什么啊。”林晨继续着起身走。这时叶斌急的话都说不出来,起身一把抓着林晨的手。

    “我,我,我”

    “你,你,你怎么啦。”林晨依旧那样。

    叶斌什么思维都没有了,脑海里一片空白。以为林晨真的会去叫那个\'王子\'回来。说实在的,叶斌真的是怕了他。情急之下,叶斌只是紧紧的抓着林晨的手,一把便把他搂在怀里。像个很害怕的小孩子一般,乞求着林晨。

    “好啦,松开你的手拉,我知道你开玩笑了呢,傻瓜。”

    叶斌依旧那样紧紧个搂着林晨。

    “林晨,无论怎么不准你离开我。”

    “叶斌,相信我,我不会的。”

    “我爱你,林晨。”

    或许这三个字叶斌真的很少说,说的次数太少了。在林晨看来就变成了无比的珍贵。这次,林晨竟然流泪了。叶斌帮她拭去去了脸上了泪水,然后轻轻的吻了吻林晨的脸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