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斌一直一动不动的坐在书桌旁,像极了一具没有了灵魂的死尸。面容依旧呆滞,神情仍然彷佛。当初升的阳光徐徐洒进窗台,当到处洋溢春的绿意,当听见破晓人们的欢歌,就在此刻世界彷佛和自己绝缘。父亲的面容一遍又一遍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然后又模糊着离去。欲哭无泪,叶斌彻底的怕了。

    “叶斌,你怎么了。”天祺爬起来,揉了揉依旧朦胧的双眼,看出了叶斌的反常,关切的问着。而此时的叶斌全然不知。完全浸入了自己绝望的世界,挥舞着无辜的眼神,唱着生命的绝章。

    牵挂着远方的奔波

    亦担忧故园的无奈

    无济于事的情绪

    铅笔字总无法尽情表达

    斜斜歪歪的缺口

    或似生命的绝章

    接近冰缘的温度

    与内心几乎持平

    由内向外的慌乱

    恰如早春的寒风

    吹拂着内心的凄伤

    孤凉追寻的温存

    偶见点滴光芒

    梦魇中的恐慌

    总能随梦醒消亡呵

    哪怕夜半沧桑

    孤独的陷入绝望

    “叶斌,怎么了呢?”天祺这一次小心翼翼的靠近叶斌,用手轻轻的推了推叶斌。思远、文博也都起床,走了过来。

    “叶斌,怎么了?”

    “傻小子,新的一天不要那么不开心吗?”思远很着急的开导着叶斌。

    “对啊,斌哥,你总是我们几个里面最坚强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博见状也急了。寝室有种快窒息的感觉。三个人把心都悬在叶斌身上。因为,这是相处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看见过的情况。从来只有叶斌想方设法来鼓励别人坚强。在不高兴时,他都会很认真的去掩饰。今天可想而知叶斌受到了多大的打击,连他自己最擅长的伪装都不起作用。最后,叶斌终于扭过了头看了看他们几个。使劲的强装着笑容。紧闭着嘴巴含着泪水在笑。此时的叶斌完全失去了表达能力似的,该不知道说什么好,该怎么说。

    “梦魇中的恐慌,总能随梦醒消亡呵,哪怕夜半沧桑,孤独的陷入绝望。叶斌这才是你哦。不管多大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不管你多么恐慌,不管你多么绝望。我们几个总会永远支持你。”文博借用了叶斌曾经写的那首《生命绝章》里面的诗句来安慰叶斌。

    “谢谢你们了,不过你们是帮不上我的。”叶斌还颤动嘴皮发出了不完整的音。

    “叶斌,什么事情你闷在心里只会让你更难过,你为什么不和我们分享呢。说不定我们能替你分担些呢。”

    叶斌一个劲的摇着头,面无表情。

    刚刚从我妈妈那里得知我爸爸得了癌症,肝癌晚期。’

    就在这一瞬间,寝室时间都停滞了。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四个人,都傻傻的立在原地,没有动,也不敢动。怕一动就会掩饰不住自己的感情。谁都再也没说话。叶斌低沉着头。其他三个只有无助的相互看了看。叶斌一直就那样,没有流泪。不知道是恐惧的到头了还是内心早已麻木。叶斌变的更加像个游魂似的。目光呆滞之极,脸色苍白的更加难堪。如果叶斌不出声,或许寝室的几个永远都不会发出一点的声音。寝室永远在安静着。善解人意的叶斌知道寝室几个对他的关心,叶斌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而使自己最好的几个兄弟背上不快乐的影子。叶斌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思远,天祺”然后又侧身对着文博轻声的说了声“文博”“你们不要为我担心啦,我还好了,只是想一个人静静。”说着便指着刚刚林晨给自己的那袋子东西“你们几个吃那些东西了,我是吃不完了,刚刚林晨送过来的。”说着便起身到走廊上打电话给妈妈去了。

    寝室里的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不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听见外边约隐约现的声音,很低沉,甚至还能听见电话那边的抽泣。通话完毕,叶斌勉强着走了进来。走路有点踉跄,像是个老头儿。脸上还有些未来得及干的泪痕,坐在书桌旁,叶斌趴在书桌上终于大声的哭出来了。

    思远走进叶斌,轻轻的拍了拍叶斌的肩膀。天祺、文博依旧傻傻的呆在原地。

    “思远你们几个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好吗?”

    “好的,叶斌,你看开点。”

    就在这个时候,叶斌手机响了。是林晨打来的。

    “叶斌,我来把你接电话吧。”

    “没事,思远,谢谢你了。”说着自己接通了电话。边接边用手擦了擦了满脸的眼泪,故作坚强的问道着。

    “叶斌,你现在还在干什么?”

    “我现在还在寝室了。”叶斌硬是勉强着,不过在坚强总还是掩饰不了内心的悲痛,语言变的无精打采。而林晨肯定不会猜想到就那么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竟然会发生了可以完全击垮一个人、一个家庭事情。一直还是以为叶斌感冒了,有点失声。

    “叶斌,怎你感冒比刚刚更严重了。”

    “没有吧,还好了,你自己可照顾好自己哦。”

    “我会的了,好啦,那你还得好好休息下哦,我先不打扰你了。”

    “恩,好的”

    然后便听到那边“嘟,嘟,嘟”的声音。叶斌久久的都没有挂下电话,一直捂在耳边。而他自己或许谁都不知道他此时会在想什么,又能想什么。眼睛死盯着挂在墙上的画,手依旧拿着电话。

    “叶斌,这个事情你打算瞒着林晨吗?”天祺从后面走到叶斌旁边,轻轻的说着。

    叶斌这才慢慢的挂断电话,把眼光从那幅画上面移开,仰头深深的舒了口气。然后用手揉了揉眼睛。

    “我现在也不知道了,看情况吧,不过,请你们不要告诉别人。包括林晨,好吗?”那样的语气似乎带着哀求。

    寝室再也没有发出声音,几个人就那么傻坐在那里。继续寂静着。就连天祺和女朋友的约会也因为天祺的心情而无理由的取消,好在天祺女朋友明事理,没有深究天祺什么。

    四个人,坐在自己各自的位置上面,忘记了时间,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天祺索然无味的翻阅着手机,没发信息,也没打电话;文博,不自然的翻了翻桌面上的书,翻过来翻过去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思远,和叶斌一般傻傻的像宗活佛矗在那里,唯一不同的是,思远还能在想些什么。一个上午,再到中午,延续到下午。他们甚至忘记了自己,陪叶斌就坐在那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