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毕竟纸包不住火,那么些天就算叶斌再怎么的掩饰自己的内心的痛苦。还是被林晨有所发现。可是当林晨问及叶斌缘由时,他总是很礼貌的避开话题。而天祺他们几个也只能替叶斌按当初的约定来隐瞒,当林晨追问过来时,天祺、思远、文博怪怪的便走开了。林晨再多的不解,终究无法了解到叶斌突变的究竟。在心里,林晨在慢慢的怀疑者叶斌。而叶斌从不会有一点儿的解释。漠然着看所有一切。天天夜晚,叶斌总会想着此刻家里的爸爸,常常会在夜里不由自主的流泪,在梦里无缘无故的哭泣。而林晨呢,叶斌的举动足以让她恐慌。每天晚上很想给叶斌打个电话,但是近来总是被叶斌礼貌的早早挂断电话了事,敷衍着就过去了。现在林晨都有了“电话综合症”,因为叶斌现在的心情而导致对林晨态度,只要和叶斌通过电话发信息或者打电话联系便会自然而然就有了忧郁。所以,林晨常常会在寝室里面向李薇抱怨着叶斌。

    “李薇,你说叶斌最近怎么了。”

    “怎么啦,林晨?”

    “我就是感觉他最近不对劲似的,但是我又说不出个究竟。”

    “我认为你不要多想,你应该相信他。”

    “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只是,我感觉他现在有事瞒着我。”

    “林晨,可能是他事情比较忙吧,你想想看,专业课那么多,实验那么多,最重要就是他看的很重的电子设计大赛也进入了最后阶段,所有可能暂时没有很多时间来陪你啦,晨晨。”

    林晨急了,撅着嘴在李薇面前调皮的反驳着:

    “可是,什么事他也得跟我说明白吧,总不能把我晒一边吧。”

    “林晨,凭你对叶斌的理解,他会是那种让你不放心的人吗?”

    林晨想了想,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那你应该相信他的决定,并且一定要站在他一边给他鼓励,不要让他再来担心你呀。”

    “恩,李薇,你说的对。”躺在床上,林晨翻滚了一圈。把被子捂住自己的头,然后又伸了出来,带点兴奋的说“叶斌,加油,我会一直支持着你。”然后才安心的睡觉去了。

    叶斌的寝室,则一直洋溢着一种沉寂的气氛。夜晚,叶斌用被子盖上了头,挣开,盖上,再挣开。就这样反复着这动作,直到夜很深很深都难以入眠。爸爸、家庭、学习、林晨、班级、思远都是叶斌多考虑的,而所有这一切叶斌怎么也不可能去兼得。曾想过狠心的离开林晨,回到自己的家里。可这一切那是那么容易抛开的。家永远是叶斌不能离弃的情结,爸爸则是叶斌最深的爱的归宿,林晨也是叶斌难舍的追求,班级是叶斌自己精神的一种寄托。

    寝室的几个总会是在叶斌之后才会睡去的,即使灯已经熄灭。思远、天祺、文博不遗余力的在努力分担着叶斌最内心的痛。叶斌发自内心的感动或多或少能给自己点安慰。每天晚上,叶斌都张开了嘴巴想和天祺他们几个说些什么。但是最后总是都没有说出哪怕一个字。夜深时,思远几个总是张大着眼看了看四周的墙顶,一动不动的死盯着不放。有时会有人把头趴在枕头上傻傻的望着天上的星星,乞求着流星的出现,再渴望着奇迹的降临。

    这天晚上,叶斌终于战胜了自己,开口说话了。

    “天祺、思远、文博,电子设计大赛接近尾声了,我们得加油哦,可不要忘了我们的目标仍然是那个沉甸甸的一等奖杯。”

    “叶斌,大赛的事,你别担心了,我们会全力以赴的。”文博从床上坐起来依靠在床头。

    “恩,叶斌,你好好调整自己,虽然我的水平还有些欠缺,不过我会付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天祺看见文博坐在床头他也跟着起来坐起来。

    “对啊,叶斌,大赛不要你多负责了,我们会加油的,你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思远把头朝向了叶斌。

    “谢谢你们几个了,能在这里遇见你们真的是我最大的幸运,你们放心,我会没事的。”

    “没事就好”思远深深的一呼吸,在床上转了锅圈。

    “但是,我想暂时离开学校回家去,毕竟我现在是家里唯一的脊梁柱,”

    “你真的这么想的吗?”文博在那边开始紧张的问了。

    “恩,我现在总还得回去看看爸爸、妈妈,以及自己那个家了。”

    “那也好,叶斌,无论你怎么选择我们都支持你。”

    “谢谢啊,文博。”叶斌停顿了下“思远,班上的事,我不在时,你帮帮副班长处理些问题。”

    “叶斌,你放心吧,这些我都知道。”

    “我回家了,会很想念你们的。”叶斌很感动的望了望几个。

    “叶斌,你打算什么时候走?”一边的天祺问了句。

    “这个月的28号,下午的回家的车。”

    “啊!28号。”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一定那么急吗?28号是电子设计大赛决赛日。”思远说着。

    “这个我也知道,但是,那天不走还要下周,我等不及了,我相信你们最后没问题的。”

    “恩,也好,早点回去也行,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叶斌,你回家的事难道不打算告诉林晨吗?”天祺满脸关心的问着。

    沉默了片刻,叶斌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转了转脸,“到时候会告诉她了,瞒了这么久总不是办法了。”

    “那辅导员彭老师那里呢?”文博继续问着叶斌。

    “彭老师那里我肯定会跟他说的,我想他会理解我的。再说,作为班长,班上的一些事总还得向彭老师一一汇报下了。”

    “叶斌,学校所有的事情你都放心,回家后好好的照顾叔叔就是了。”思远满含深情告诉着叶斌。

    “谢谢你们啦,现在我真的不知道对你们说什么好,什么感谢的话或许都没有用了。”

    “千万别那么说,叶斌,这么说是对我们的见外,我们是最好的兄弟,永远是。”天祺满脸的真诚,此时的心情怎么样去表达或者都表达不完全。

    “恩,好啦,时间不早了,是时间该我们睡觉了哦。”

    “晚安”

    “晚安”

    “晚安”

    “晚安”

    寝室里的气氛才这这次聊天中有点转机,终于打破了原来的寂静以其每个人心里的恐慌。而此时的叶斌更加清楚的明白,这次的离开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这次可能就是和思远、天祺、文博、林晨、彭老师的最后一次见面。再多的不舍似乎都由不得叶斌去选择。亲情、友情、甚至爱情面前,怎么选择永远都没有,也不会有正确答案。怎么选择都会是一个足够让自己后悔一辈子、堕落一辈子、恐惧一辈子的噩梦。而,事实上,平日里叶斌心中最仁慈的上帝则毫无表情的把这个选择交给了未经太多世事洗礼的自己。稚嫩的肩膀现在不得不尝试着去扛沉重的生活包袱。

    想着想着,眼角竟无知觉的流出了泪水。仰着头望着上面,任眼泪流出眼眶然后沿着那条眼泪再熟悉不过的泪痕轻轻是滑落在枕头上面。滴落在枕头上面的图案上,显得枕头上的图案更加的凄美。

    这一夜,又无眠。

    眼眶上已经显现出来了浓浓的黑眼圈,脸庞的消瘦使脸上的骨头也越来越突出。望着无穷远方的夜深,是否会有人和我一样失眠?听着来自周边的寂静,或许我才是这个世界此时的唯一?品着来自内心最深处的孤独,看着源于最心底的恐惧,脸色被荒凉所掩盖,内心给沧桑而掩埋。

    傻望着夜空,终于一秒一秒的熬完了黑夜。第二天,叶斌找到了彭老师。走到办公室门口,叶斌轻轻的敲了敲们。忙着一大堆事的彭老师最和蔼的发出声音“请进”。看见叶斌进来了,彭老师便主动的和他聊起来了。

    “叶斌,怎么了,我听人说你最近状态不太好了。”彭老师忙着的事一时半会还放不下来,边问着叶斌一边还在忙活着。

    “老师,我想请假。”

    “请假?”彭老师有点诧异,慢慢的便放缓了忙的事情的节奏。

    “是啊,”

    “请假干什么去呢?”

    “回家”叶斌声音开始变得有点低沉。

    “回家?”彭老师更加不解了,“叶斌,你家离这里那么远,你回一趟得多久,得耽误多少功课你知道吗?”

    “我知道,只是我”叶斌开始变得结巴了。此时彭老师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便完全停下来自己刚刚忙活的事情。拿起一次性杯子便给叶斌倒来了杯水。并且要叶斌坐下两个人聊聊。当叶斌把近来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告诉辅导员时,辅导员开始沉默了。他没有说话,脸色沉重。起身在不大的办公室来回的渡了几圈。或许他都不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也或许现在他说什么都只会是苍白的言语。

    “叶斌,你定好了什么时候回家吗?”

    “考虑到爸爸的情况,我定在28号的那天。”

    “叶斌,假如是我碰上这样的情况,我都会束手无策,不过,我会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彭老师额头上的皱纹,眼睛发出的温柔的光,嘴中吐露出来的话都在向叶斌传递着勇气与希望。

    “老师,谢谢您了。”起身时,叶斌朝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

    彭老师则走近叶斌,双手用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很多的语言,却将师生之间的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老师,我先走了,谢谢你。”

    “恩,去吧,路上小心点。”

    转身,强忍着泪水狼狈的离开了办公室。叶斌的身影在老师的眼里一直消失在那个拐弯处,彭老师深深的叹了口气。站在门口目送着,而后便轻轻的关上办公室的门。

    叶斌家里发生的事,也这样慢慢的传开了。下午,当叶斌正在收拾回家的行李时,接到了林晨的电话。电话的那头传来的是从来没有过的恐慌。一直哭泣着。

    “叶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都没有告诉我,我恨你”

    “林晨,不好意思了,我不想让你来分担那些不必要的痛苦。”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我会更加的绝望。”

    “就算是我告诉你了,除了给你负担,又有什么用呢。”叶斌不慌不忙的说着,“你不哭好吗?对不起。”可是电话那头的哭泣声就从来没有终止过。

    “我是不是很傻啊,连你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没能替你分担,甚至没有发现。”

    “晨,你做的很好了,我非常的感谢你,都是你一直在我不开心的分享着我的痛苦。”

    静了会儿,林晨稍稍的冷静下来。

    “叶斌,你什么时候走。”

    “28号下午的车。”

    “28号,就是明天啊。”林晨的语气中满是急切。

    “对啊,就是明天,哦林晨,明天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好”想都没想,林晨便答应。

    不舍的挂断了电话,继续在那里想游魂似的收拾着行李。不时停停,又不时的望望,再不时的想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