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虽说在学校谈恋爱是一种很平常的事,老师也不会过问太多。

    毕竟那么大的人了,管也管不了。再说,学校又不是寺庙、尼姑庵之类的佛门清静之地。

    不过,男女生互进寝室在学校则是大忌。重则可以开除学籍,轻也得记过处分。更可怕的就是公寓下面那些平日温柔亲和的阿姨,碰上这样的事也不会心慈手软。此时,你去找她们说要进男生寝室只会自讨没趣。所以,等林晨到叶斌公寓门口时,虽说很想很想看见叶斌,也没有办法,先拨通了叶斌的电话。

    “叶斌,你现在好了些了吗?我把你买了些你最喜欢吃的东西,你下来拿吧。”

    “恩,好的。”说着叶斌便挂断了电话,下楼来。

    可能是叶斌刚刚起来吧,一个很累的模样,睁开眼睛都感觉很费力,穿一双夹板,满头蓬乱的头发,一摇一摆的走过来。

    “你看你这个样子,像什么话。”一见面,林晨又开着叶斌的玩笑。

    叶斌腼腆的笑了笑,然后用手摸摸了喉咙,”咳咳”的清了下嗓子。声音比刚刚更嘶哑,说起话来更费劲,不过,快乐的神情全部写到了脸上。稍稍微笑时微微闭着的双眼以及那两个大大的酒窝就是最好说明。

    “给你拉,懒家伙。”

    “林晨,现在还早耶,学校买这些水果的店子还没有开门,你在那里买的这些东西啊。”

    “那你就不要管了啊,给你。”说着便把大包的东西递给叶斌。

    林晨的满头大汗似乎告诉了叶斌结果,原来他一直跑到外边然后买了东西再跑回来的。叶斌又感动又气愤的说”你傻呀,还跑那么远去外边,林晨。“

    “你不舒服,所有我就跑去外边买了呀,并且都是你平时最喜欢的,希望不会让你失望了”

    “好啦,谢谢你拉。”

    “呵呵,不要了。”林晨显得有点调皮似的。

    “好了,你回去吧,我还要忙点事,等下我再联系你吧。”

    “恩,好的,那再联系了。”

    “好的。”

    说着,叶斌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朝寝室走去。转身,林晨也离开了。叶斌刚一会寝室,手机又响了起来。心里还在嘀咕着“林晨是干什么啦,不是刚刚才走嘛。”拿起手机,注意了来电显示,屏幕上显示的是“家”。因为爸爸妈妈没有电话,所有叶斌手机存的也就是家里的号码。直到看见这来电,叶斌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有蛮久没有打电话回家了。记得上次打电话时,听妈妈说,爸爸有点不舒服。但是妈妈说就是感染了风寒什么的。也不知道现在爸爸怎么了。看到这来电提示实在感觉有些愧意。很不好意思的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了妈妈的带点急切却很嘶哑的声音。

    “斌斌,起来了没有。”

    “妈,我起来了呢,这么早打我电话有事吗?”

    “你怎么了,声音有点嘶哑。”

    “没什么了,昨天晚上可能感冒了,你也一样啊,怎么了?”

    妈妈好像故意扯开话题似的。

    “那你去医院看了没有,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我说了没事呢,妈,你呢,怎么了。”

    “我,我啊。没事呢。”

    “真的没事吗?那家里还好吗?”妈妈那边停顿了片刻,就像在一瞬间停止了所有一样。紧接着那边就像完全静止了。

    “妈,怎么啦,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叶斌有点急切的问道。

    依旧听不见那边有什么大的动静,这次和妈妈聊天叶斌感觉到非常的奇怪。先前每次聊天时,听的多的总是妈妈那边的笑声,以及爸爸妈妈像小孩子似的争着要和自己聊电话的热闹。今天却截然不同,虽说叶斌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家里,不过爸爸妈妈的热闹应该不会递减,叶斌越来越疑惑,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

    奇怪着怎么爸爸今天就没有和妈妈争着要和自己聊天呢。正当叶斌焦急的猜测时。

    “叶斌,你爸爸”那边终于传来了妈妈抽泣的声音。

    “妈,爸爸怎么啦,怎么啦。”叶斌越来越急。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家里,问妈妈一个明白。而电话那头的妈妈在叶斌的再三逼问下好像变得不知所措。慌慌张张不是给如何去表达自己该说的话。沉默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叶斌,你爸爸他感觉身体不舒服,刚开始他还不在意,仍然做着所有农家活。直到前几天,实在疼的受不了了,才去医院检查,我们那个镇上的医院根本就查不出来怎么回事。然后你大伯他们又带着你爸爸去省城检查了,今天查出来结果却是肝癌,而且是晚期。”说到这里妈妈泣不成声了。而叶斌完全被惊傻了。拿着手机,傻傻的矗立在门口,但是没有流泪,只有一脸的无辜。

    “叶斌,叶斌”妈妈那边更急切一遍一遍的在喊着叶斌。此时的叶斌也根本听不进什么。轻轻的便不礼貌的挂了妈妈的电话,这也是叶斌此生以来第一次挂妈妈的电话。

    现在时间还早,刚刚叶斌也是不想打扰思远、天祺、文博他们三个休息。所以接电话都是在门口接的。带着一脸的苍白、满眼呆滞的目光,毫无表情的走进寝室叶斌便傻傻的坐在自己的书桌旁,没有做什么,就那么坐着。一直坐着

    依旧很早,寝室仍然里面一片寂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